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聖父阿,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約十七11)

教會的見證

  我們這些蒙恩得救的人,也應該是基督耶穌的見證人,因為世人看不見基督,他們看見我們的言語行動、生活表現,就看到基督,認識基督。哥林多前書一章六節,啟示錄一章二節,都說我們是耶穌基督的見證。

  不但我們每一個人應當為主作見證,我們合在一起,成為教會,更是基督耶穌的見證。一個人只能作主一部分的見證,教會卻能為主各方面作見證。譬如一個人很難見證基督的豐富,但是教會就能為主的豐富作見證,使主的豐富,在這一群情形不同的人身上大量的顯出來。我們為基督所作的見證中,最重要的乃是我們合一。我們不管人數多少,若都在教會中合一,同心合意,就是對基督的最高見證,因為基督的工作,就是要使我們合而為一。他是頭,我們是身體:一個頭,一個身體,這個「一」的見證,就是給撒但的最大羞辱,也是叫神最得榮耀的事。

合一與分裂

  撒但出現之後,宇宙中出了兩個敵對的頭:一個是神,一個是撒但,宇宙成為二,而不是一。神造了人,原是要人歸在神這個一裡,撒但卻拐騙了人,使人歸到他的二裡。亞當以後,凡是神得著的人,撒但總要加以破壞,使神的人不在一裡,而到二裡,所以我們若肯在「一」裡,堅決不分為二,就是「基督是主」的好見證,也是撒但的羞恥。

  亞當失敗後兩千年之久,神才藉著大衛建立了一個以色列國,作為屬神的國,作神獨一的見證,但是大衛之後僅僅傳到第三代,羅波安作王的時候,有一個人名叫耶羅波安,與王作對。又因王處理得不當,耶羅波安就帶著十個支派,與王的兩個支派分裂,一個稱為以色列國,一個稱為猶大國。剛建立起來的合一見證,就裂開了,一分為二,撒但又得勝。

  耶羅波安分出去,在北方另建了一個國,使神的合一見證破壞。耶羅波安又惡上加惡,罪上加罪,在伯特利和但這兩個地方,設立了偶像,不叫人再去耶路撒冷事奉神,就在這兩個地方拜偶像,免得人去耶路撒冷的時候,還會造成兩國合一的機會。事奉一分開,合的機會再也沒有了。列王紀上十二章三十節說:「這事叫百姓陷在罪裡。」又同書十三章三十四節說:「這事叫耶羅波安的家陷在罪裡,甚至他的家從地上除滅了。」

  這段歷史,乃是叫我們認識神一個重要的法則:神要一,恨惡二;要合,不要分。神也要一切屬他的人為一,不可為二;要合,不可分,因為我們是神的見證,見證我們的一。若是我們破壞這一的見證,便是大罪。耶羅波安把見證神的國分為兩個的時候,不但為自己和自己的家招來大禍,也給以色列帶下許多年的禍害。每逢有君王犯罪,大半都是犯「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一切罪」,永留臭名。

持守合一

  到了新約時代,聖徒在教會中也當合而為一,因為教會為神作合一的見證。約翰福音十七章中,主為我們的合一向父禱告。十一節說:「聖父阿,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二十一節又說:「使他們都合而為一,正如你父在我裡面,我在你裡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裡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來。」主所要的見證,乃是我們合而為一,又在靈裡和聖父聖子合而為一。

  主復活升天之後,教會先在耶路撒冷,以後又陸續在猶太及外邦、亞、歐、非三洲許多地方建立起來。那時教會的特點,就是為神作合一的見證。他們人數雖多,分布雖廣,卻能共同的作合一見證,又分在各地方,各自作合一的見證,這是非常寶貴的事。

  在那個時候,哥林多教會開始出現一個危機,叫合一的見證有破裂的可能。那次事情的起因,在於有些使徒,如保羅、亞波羅、彼得(就是磯法)等,都先後到過哥林多,在那裡作過工。使徒們走後,聖徒們開始議論紛紛,有人說他們是屬保羅的,有人說他們是屬亞波羅的,也有人說他們是屬磯法的,還有人說他們是屬基督的。他們因為各自標榜使徒,起了紛爭,教會就呈現分黨分派的趨勢,合一的見證呈現破裂的危機。

  使徒保羅就寫了哥林多前書,指出他們的危險,闡明破壞教會合一性質的嚴重,並且告訴他們,他們這種不顧教會合一的大局,而只顧個人的愛好,標榜個人,乃是出自人的肉體。哥林多前書三章三節說:「你們仍是屬肉體的,因為在你們中間有嫉妒分爭,這豈不是屬乎肉體,照著世人的樣子行麼?」保羅又告訴他們,不是你們屬於我們作使徒的,我們作使徒的乃是屬於你們的。教會不是為我們,我們乃是為教會。標榜人而分裂教會的合一見證,乃是最嚴重的愚昧行為。

  保羅也為他們對症下藥,如林前二章二節所說:「我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基督作生命,十字架治死肉體,就能消除破壞合一的因素,保守住教會合一的見證。

  在今天,教會合一的見證已經受到大大的破壞,但是主今天託付我們,不是去清算已往的舊賬,乃是重新建立合一的見證。主已經動了工,興起了千萬新一代的聖徒,我們當重新建立主在各地的合一見證,使主得榮耀,撒但蒙羞。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