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林前五7)

 

 羊羔或作羔羊,在全部聖經中常常出現,每逢出現的時候,都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代表一項重要的意義。在舊約,羊羔多半是基督的預表;在新約,則常明指基督,譬如施浸的約翰看見主耶穌,就說看哪神的羔羊,保羅也說逾越節的羔羊就是基督。到了啟示錄,羔羊更扮演了最後宇宙之戲的主角。到了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時,掌管宇宙一切的寶座,稱為神和羔羊的寶座。羔羊在寶座上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羔羊的救贖

 羔羊在舊約,是預表基督的救贖,因為人在墮落之後,需要基督的救贖。基督未來之前,作他預表的羔羊,就先出現在人間,叫我們認識那要來的基督。舊約時代,每逢神的子民在重要關頭的時候,都有羊羔出現。

 亞當夏娃犯罪之後,眼睛明亮,看見自己是赤身露體,所以用無花果樹的葉子,編作裙子來遮羞。但是神來到他們那裡,用皮子作衣服,給他們穿。解經的人都承認,神必定是殺了羊羔,以羊羔的皮為他們作成衣服穿上,作他們的遮蓋。神怎樣殺羊羔取皮子作衣服,相信亞當夏娃都必看見,給他們一個印象說,有一個生命為他們捨了,使他們受到遮護。

 以後他們的兒子亞伯,不但牧羊,而且把他上好的頭生的羊,專用來為祭牲獻給神,神就悅納了他和他所獻的祭物。亞伯是第一個蒙神悅納之人,而他所以蒙神悅納,是藉著他所獻的羔羊,預表神只喜悅基督,人必須憑著基督獻給神,神就因著基督的緣故悅納人。人若在基督以外,勿論有多少功勞和德行,拿來獻給神,神並不喜悅,也不接受,因為神的性情只悅納基督。

 亞伯以後,凡是討神喜悅的人,也是以羔羊為祭獻給神的人,象徵凡是靠著基督、生活為神的人,都蒙神的喜悅,得到神的祝福。挪亞如此,亞伯拉罕更是如此。亞伯拉罕為著獻祭,無論到哪裡,一面築祭壇,一面搭帳棚,祭壇和帳棚是他一生的標記,他因此也蒙到神空前的祝福。

逾越節的羔羊

 以後神揀選了亞伯拉罕的後裔,全體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住在埃及的時候,人數雖然日見增多,但是似乎忘記了神,他們落在埃及王法老手中,為法老作苦工,受法老的欺壓和虐待。神記念他的百姓,打發摩西去到埃及,準備把以色列人,從埃及王法老的轄制中領出來,但是法老雖然受到摩西多次的擊打,仍然心中剛硬,不肯放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到曠野去事奉神。摩西照著神的吩咐,對法老和埃及,執行末一次的擊打,同時也給以色列人立了一個救法。以色列人因為有救法,不至於受擊打,可以安然走出埃及。這個救法就是逾越節,成了以後以色列人的第一個大節期,世世代代作為記念,而逾越節的中心部分,還是一隻被殺的羔羊。

 逾越節的事,記載在出埃及記第十二章。舊約以色列人的事,正預表新約信徒如何蒙到基督的救贖,脫離審判,也脫離這世界之王撒但的權勢,歸到教會中,作事奉神的國民。

 首先,以色列人所選的羊羔,必須是無殘疾的,預表基督也是無罪、全義的救主,可以代我們死。他們選定正月十四日黃昏的時候,宰殺羔羊。三千五百年之後,基督也在逾越節那一天下午,死在十字架上,符合他乃是逾越的羔羊。他們殺了羔羊,取牠的血,塗在房屋的門框上和門楣上,全家就在塗血的房屋裡面,不被滅命的天使所殺,象徵基督為我們流血捨命,他的血呈現在神面前,神公義的審判因著基督的血,就可以越過去。你也要全家取用神的救恩,一同帶到神面前。

 以色列人不但在門上塗血,救他們脫離被殺。他們還在屋內,把羔羊烤了,全家同吃。基督為我們流血,使我們的罪得赦,基督更要被我們接受,如同把肉吃到裡面一樣。我們不但信基督為我們擔去審判,也要把他接受到裡面,塗羔羊的血固然重要,吃羔羊的肉更要緊。血是為消極的用途,叫我們免去審判;肉是為積極的用途,叫我們得力量,走出埃及,前進到曠野,成為國度事奉神。

接受羔羊

 羔羊固然為我們流血,他更要作我們的食物,吃他就得生命。基督在世的時候,固然告訴我們他要為我們流血,但是更多次的說,他的肉是可吃的,吃他才有生命。這種話當時就被猶太人反對,以為說,這個人的肉怎麼能給我們吃!因此他們斷然拒絕。約翰福音第六章五十一節,耶穌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吃這糧,就必永遠活著,我所要賜的糧,就是我的肉,為世人之生命所賜的。」又在第五十五、五十六節說:「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他裡面。」

 以色列人過逾越節的時候,他們是腰間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並且趕緊的吃,因為他們吃了羔羊之後,就不再在埃及逗留,就要走出埃及,經過曠野,進入迦南,建立一個事奉神的國度。我們也當這樣,當我們接受基督之後,就有生命的力量,使我們與這敗壞的世界不再相合。我們的興趣、口味、目標、前途,與以前大不相同,不向世界,乃向基督;我們不再在世界之王的轄制之下,雖然在這世界上活著,卻與世界有別,這是他來作羔羊的目的。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