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四7)

  哥林多後書四章七至十節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

寶貝與瓦器

  寶貝放在瓦器裡,是很有名的一句聖經。寶貝是指主耶穌,瓦器是指我們人。我們信主接受基督,卻不是信從一個學說,也不是相信一個道理,乃是把基督耶穌信到了我們裡面,像寶貝裝到瓦器裡一樣。以後基督徒的一生,就是寶貝與瓦器,是一又是二,是二又是一的故事。為甚麼稱基督為寶貝呢?因為他才是真的、好的、活的,像寶貝一樣。在他之外一切的事,若不是虛假的、虛空的,就是壞的、惡的,再不然就是死的。尤其是對我們的人生說,有了基督才有真理,才有最好與最美的,才有生命和生氣,所以基督乃是我們的寶貝。

  我們為甚麼是瓦器呢?不光因為我們原是用土造的,如同瓦罐一樣,更因為人類墮落之後,離開天越來越遠,接觸地(就是土)越來越近。土在聖經中預表卑賤、低下、咒詛、困苦以及死亡,人既是出於土,所以人生的表現不過是卑賤、脆弱、低下、咒詛、困苦,死後又歸於土。又因為我們像個盛裝東西的器皿,所以是個瓦器。

  若是我們不信基督,和他不發生關係,我們這一生不過像些瓦盆瓦罐瓦缽,便宜得很,沒有多少價值。有些人花費了不少的心血精力,裝了不少學問,得了不少金錢,搶上了高位,還不過如虛空的瓦器,到頭來只賺得一聲嘆息。對裝的東西不滿意,對自己更不滿意。但是相信基督耶穌的人,發現基督是寶貝的時候,那種喜樂,那種驚奇,叫人無法形容。從此以後,不必為自己嘆息了,因為在我們裡面的乃是無價之寶,這個瓦器竟然裝了個寶貝。

  甚麼是基督徒呢?基督徒乃是瓦器裝了個寶貝的人。看一個基督徒,外面分明是個瓦器,但是裡面有個寶貝,這是基督徒的特徵。人看見我們是瓦器,因為我們仍舊脆弱、卑賤等等,但是在我們裡面的,卻是剛強、高貴、活潑等等。人是同一個人,卻有兩種表現:一種表現屬土,一種表現屬天。

莫大的能力

  使徒保羅寫哥林多後書的時候,就把自己這種寶貝放在瓦器裡的光景,描寫得十分得體。他自己是軟弱的,但是他裡面卻有神的莫大能力。他常四面受敵,好像無路可走,但是寶貝叫他不被困住。他常常心裡作難,甚至常常哭泣,好像沒有希望了,但是寶貝使他從不失望。他遇到逼迫,似乎無人幫助,無路可逃,但是寶貝照顧他,沒有丟棄他。他也常被人打倒,似乎一敗塗地,甚麼都完了,但是寶貝作他生命,不至於死。他常被人置於死地,但是就在死地,寶貝又藉著他顯出生命來。這就是寶貝在瓦器裡的生活,也是一切基督徒該有的生活。

  保羅的生活又給我們看見,瓦器就是瓦器,寶貝就是寶貝,瓦器雖然不是寶貝,卻要顯出裡面的寶貝。全本哥林多後書,保羅都未說他這個瓦器怎樣變成寶貝,卻在每章中說,寶貝怎樣彰顯於他這個瓦器。

  例如在第二章中,他說他無論走到哪裡,都顯揚一種或叫人死或叫人活的香氣。這香氣不是出自他,乃是出自他裡面的基督。又在第三章中,他說他承擔了一種職事,是最榮耀的職事,遠超過摩西所承擔的。不是他能承擔得起,乃是在這裡面的寶貝─靈。以後各章中,都有類似的例證。

顯出寶貝

  我們作了基督徒,不要盼望把自己改得完善,作一個完全人,好榮耀基督。你要作完全人的時候,寶貝就顯不出來了。不是你以瓦器來榮耀基督,乃是基督的榮耀從瓦器上顯出來。我們想,一個標準的好基督徒,應該是只會笑不會哭,哭是軟弱的表示。我們以為標準基督徒不該軟弱,不該有爬不起來的時候,不該有灰心的時候,也不該膽怯如鼠。我們不但這樣要求自己,也在別人身上要求。看到我素以欽佩的屬靈人,居然也會傷心流淚,也會軟弱如水,也會躲藏後退,沒有丈夫氣概,就批評他,說他不該,忘了我們每個人都是瓦器。

  神不要我們單看瓦器,保羅本人不也是個瓦器麼?主耶穌要我們看寶貝,更要使寶貝顯出來;寶貝不顯出來,不過是個瓦器,不值得討論。寶貝怎樣顯出來呢?乃是藉著經歷每個人裡面的寶貝。你經歷他越多,他就顯得越多。保羅把他的寶貝顯得很多,就是因為他經歷得多。例如在林後十二章,保羅說他身上有一根刺,刺得他很難過(這根刺大概是指一種病痛)。他三次禱告主,求他把這根刺拿去,主都未答應他的禱告,卻告訴他,要給他夠用的恩典。主說:「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人的軟弱就是瓦器的本質,不能改變,但是主的能力乃是出自寶貝。從那時起,保羅一面還帶著他那軟弱的瓦器,一面又彰顯神的能力。我們也要轉我們的想法,不去改良我這個瓦器,只去經歷基督,好使寶貝從我身上顯出來。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