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林後二15)

馨香之氣

  基督未出現在地上之前,就有許多東西,作要來之基督的預表。舊約聖經中,用一些芬芳馨香的物品,預表基督那馨香之氣。例如挪亞出了方舟之後,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這燔祭,就成了神面前的馨香之氣。燔祭預表基督,所以基督是神所愛聞的馨香之氣。

  在雅歌書,又用了幾種不同的芳香植物,預表基督的香氣,例如說:「你的膏油馨香,你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又說:「我以我的良人為一袋沒藥,常在我懷中。」都是指基督那芬芳的香氣。此外,聖經也以各種的香花香草,如哪噠、乳香、菖蒲、鳳仙、桂樹等等,預表基督發出的各種香氣。

  基督在地上的時候,說的話、作的事、走的路,甚至他的一舉一動,都帶有一種特別的風格,呈現一種與眾不同的優美。這種風格和優美,就是他散發出來的香氣。當他在山上,告訴門徒天上的父是怎樣的父,他的話就散發著香氣。他伸手摸大痲瘋病人,叫各種病人得醫治的時候,同時也散發他憐憫人的香氣;即使是在駁倒反對他的人時,在威嚴正義中,仍有芬芳的香氣。他每一個行動,都發生一種香氣,無怪許多人一直跟隨他,不離開他,原因在於他的香氣能吸引人。

被香氣吸引

  我們今天跟隨基督的人,也同時聞到他的香氣;他不但有權柄,有能力,有智慧,他還有一種幽雅、高貴、雅致的芳香之氣,使我們陶醉。當我們從各種的忙亂中出來,投身在他愛的懷裡,與他密語交談的時候,同時也會聞到他那沁人心脾的香氣。凡是聞過這香氣之人,都能作見證說,世上沒有第二個人,沒有另一個地方,能叫我們在其中沉迷。只有基督的馨香之氣,吸引我們,叫我們看世界如同糞上,一生只願追隨基督。

  反對基督徒的人,因為不知道我們是被這香氣吸引,還以為我們是愚昧無知,盲目的跟隨一位不存在的神,生活在狹小天地裡,清苦無聊的度日。他們更不了解的,是看我們更有一股傻勁,不辭勞苦、不怕困難、不顧反對的把基督傳給別人。他們也曾猜想,這其中必定有甚麼奧祕的緣故。奧祕是因基督不但有恩典、有真理、有慈愛,而且還有基督美德昇華出來的香氣。我們不但親身經歷過,而且也照著主的託付,在各處高舉基督,傳播香氣。

散播香氣

  哥林多後書二章十四至十六節:「感謝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因為我們在神面前,無論在得救的人身上,或滅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氣。在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這事誰能當得起呢?」

  我們在各處傳揚基督,不但是宣告基督的勝利,向撒但誇耀,而且所到之處也散播香氣。我們傳揚基督是受主的託付,而這個託付太偉大了,太榮耀了!因為我們是在這腐爛的社會人群中,傳播香氣。不管別人怎樣批評,我們卻很清楚,只要我們傳基督,就有香氣發出來,是世界上沒有的。凡是聞到這香氣的人,也就陶醉在這香氣中,把基督再傳出去。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無人能阻擋得住,因為人人需要這香氣,基督徒就這樣繁殖眾多,所到之處,又充滿了香氣。

  有一個基督徒告訴我,他在未信主之前,是一個激烈反對基督,以逼迫基督徒為樂的暴徒。有一次,在逼迫基督徒的運動中,他也親身參加反基督教的行列,辱罵、侮辱甚至拳打腳踢的對付基督徒。被逼迫的人,通常都是柔弱乖順,毫不反抗,他就更洋洋得意,為所欲為。有一次,他打了一個基督徒的耳光,那人既不反抗,也不聲辯,雖然臉腮紅腫,血絲從口角流出來,仍舊面帶笑容。他說,運動過了好幾年了,許多事都過去了、忘記了,只有這一個人帶著血絲的笑容,常常顯在記憶中,他多次想要抹去,不要再記憶,但是無法抹去。他說,那個笑容不是苦笑,不是裝笑,乃是勝利的笑容,給了他一個深刻的啟示。他因著那個人的笑容,開始轉了一個方向,從反對基督轉到接近基督,又進一步拜倒基督面前,作了一個基督徒。

  那個被逼迫的基督徒,雖然為基督受了苦,但是有種香氣散發出來,是世人所沒有的,因此叫聞到的人,知道是香氣,就歸向了基督。他所發出來的香氣,就如保羅所說,成了活的香氣,叫那個逼迫他的人聞到之後,終於得救。

  也有許多逼迫人的人,始終不反悔,仍舊不肯到基督面前接受他作救主。保羅從前傳道的時候,也遇到這樣的情形,所到之處,有人信了,有人反對。信的人熱烈相信,剛強為主作見證;不信的人,就激烈反對,甚至引起暴動。保羅知道,不是他有甚麼鼓動力量,他所有的,乃是基督馨香之氣。他認識基督越多,這香氣就越盛,對信的人,這香氣成了活的香氣叫他活,但對滅亡的人,這香氣就成了死的香氣叫他死!這等始終不信的人,即是滅亡,仍舊聞到過香氣。我們這樣傳揚基督,同時也散播這種了不起的香氣,正如保羅所說:「這事誰能當得起呢?」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