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肉之體,

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二14-15)

神的救恩

 當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我們所希望的救恩,是拯救我們不滅亡,但是神的救恩要我們成為他的兒女。我們的眼睛是看怎樣免死,神是看如何得到一群兒女。神不但要得著我們作兒女,還要這些兒女最後都進入榮耀。

 神要我們作他的兒女,乃是他心裡的愛好和喜悅,好像他若不作,心裡便不快樂,而且他作這事也不是忽然定規的,乃是他不改變的旨意。他在千萬族類中,獨獨揀選了人類,並且愛我們,還愛我們到底。天使雖然美麗,但是神並不愛他們。許多天使墮落了,只因神不愛他們,所以也不救拔他們。惟有我們人類,神不但要親自拯救我們脫離墮落,還要使我們成為兒女,進入榮耀,這就是神的救恩。

神成為人

 為著說明神是怎樣的看重人,在人身上顯出神莫大的救恩,希伯來書前二章把天使拿來與我們作比較,顯明神是如何的看重人。希伯來人很高看天使,認為天使不但長著翅膀,自由的飛來飛去,既可上天又可下地,就對他們既羨慕又敬畏。與天使對比之下,對自己這血肉之體,可能覺得厭惡、憤恨。我們很多人也有這同樣的觀念,對於我們這血肉之體,不但不存好感,反倒恨。但是神來啟示他們,你們所羨慕所敬畏的天使,神並不愛他們,他們不過是神的僕人。你們所憎恨的血肉之體,神反而有興趣,要在你們這些血肉之體上,成就他的旨意。你們不是僕人,你們要成為兒女,你們所羨慕的天使,倒要作你們的僕人。

 神就採取步驟,實行他的計劃。第一步,如希伯來書二章十四節所說:「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基督不光是神,他還來成了血肉之體,與我們一樣。神成了血肉之體,乃是宇宙中空前大事,因為地上出現的那個帶血肉的人,乃是天上的神。他是以馬內利,是神與人同在。他本是父,現在來作子;作子的目的,是要為父得著許多的兒子。在地上這個有血有肉之人,乃是天上的大神。

 人的宗教觀念,通常都是人成了神,沒有想到神成為人。特別在中國,許多人因為是好人,是英雄,是偉人,在他死後就封他作神。他們能告訴你,這一位神原來姓甚麼叫甚麼,甚麼時候生在那裡,是個怎樣的好人,所以他死後就封他為神。一般的宗教觀念都是人升級了,就成為神。人一升級,就不再是人,不再是血肉之體,不再有人的味道,成了與人大有分別的神。所以人很難想到神也親自成了血肉之體,居然成為人。

 中國從前雖然也有神仙下凡為人的事,但那是因為神仙犯了錯,罰他下凡為人,所以那種為人是懲罰,是降級,是墮落。但是耶穌這位神成的人,絲毫沒有受罰的因素。他來作人,雖然是降卑、委曲,但他不是被逼,而是心甘情願、歡歡喜喜的來作一個人。

 你可以看出來,在神的眼中,何等的重看人。你覺得你算不了甚麼,神卻把你看得很重。你以為你要不要神沒有多大關係,神卻少不了你,沒有你他的心有所失,所以他堅定不移的要得著你。你會自暴自棄,神卻總不丟棄你。在神面前,沒有其他的可以代替你。他親自來成了血肉之體,可以看出他如何看重你。

敗壞魔鬼

 他成了血肉之體,和我們一樣之後,希伯來書二章十四節接著說:「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我們最大的難處是死,死的背後又是魔鬼掌權,所以主耶穌成了血肉之體,再經過死,藉著死,就敗壞了魔鬼。十字架的死,是我們的救法,也是撒但魔鬼的致命傷。本來魔鬼執掌著死的權柄,而死又是我們最怕的東西,所以人的一生,就因怕死而作他的奴僕。主耶穌為我們受死,進入死的領域。這個死的領域,人人都進得去,卻沒有一個人能出得來。這個為人的耶穌,雖被死關進去,但是他有復活的大能,把死亡衝破了。死亡不能拘禁他,也不能拘禁一切有復活生命之人。死的權勢崩潰了,死的毒鈎折斷了,從前怕死的人,都在基督裡得到釋放。從此以後,我們再不受死的威脅,因我們有復活的生命。基督耶穌死而復活,升上了高天,還要繼續拯救我們,且要拯救我們到底。

體恤軟弱

 我們雖然不受死的威脅,但是生活在世,仍然會遇到試探和試煉,使我們軟弱。基督耶穌經歷過人生,他深知人生的痛苦,也最能體恤我們的軟弱,所以二章十八節說:「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若他光是神,可能不體會我們人的軟弱,也不了解受試探的痛苦。感謝我們的救主,他仍然帶著人性,他仍然是人,深知我們人生的軟弱和痛苦,能以體恤我們,繼續以他的生命能力供應我們,使我們勝過試探,又化痛苦為喜樂,因為他還帶著人性,繼續的搭救。

 他的工作並不停在這裡,他還要作得完全。他的目標不但要為神得著許多兒子,還要領這些兒子進入榮耀。本來只有神的光景是榮耀,若不和神同性質就不配進榮耀。當神的兒女,既和神同性質,又經過基督長年的生命供應,死亡的因素已經除淨,神的兒女也顯出榮耀,和神相同。基督工作完成,「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裡去。」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