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

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約十四16)

真理的聖靈

 約翰福音十四章十六節,主說:「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這另外的一位保惠師,十七節說:「就是真理的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你們卻認識他,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裡面。」

 主耶穌來到地上,乃是作保惠師。主告訴門徒他要離開,他離開後,父要打發另一位保惠師來,就是真理的靈,所以聖靈的另一個名稱叫作保惠師。約翰一書第二章一節說,主耶穌是我們的中保,那裡的中保,原文也是保惠師。我們知道主是保惠師,聖靈就是另一位保惠師,只是兩個保惠師的任務和工作,完全一樣。

保惠師的工作

 保惠師向我們所負的任務:他是保護我們的,為我們辯護的,安慰我們的,站在我們這一面幫助我們的。我們作了基督徒,又是神的兒女,在我們的生活上,免不了要受到批評、嗤笑、攻擊、毀謗,叫我們軟弱,叫我們畏縮,不知如何是好。有的時候,甚至叫我們作難、灰心、喪膽,所以我們需要保惠師,和我們站在一起,安慰我們,保護我們,為我們辯護,使我們不畏懼、不退後,得到扶持、鼓勵,剛強的往前去。

 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作了門徒的保惠師,當稅吏利未撇下一切所有的,起來跟隨主的時候,曾在自己的家裡,大擺筵席,請了許多的稅吏和別人,和主耶穌一同坐席。但是就有法利賽人和文士,向門徒發怨言,認為他們不該丟棄身分,不顧體面,和稅吏罪人一同吃喝。像這種的諷刺和藐視,很容易叫人跌倒。主耶穌在這個時候為他們辯護說,無病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主這話,把攻擊者的假冒偽善完全拆穿,門徒受到保護。

 一次法利賽人看見門徒在安息日掐了麥穗,用手搓著吃,又起來攻擊門徒,說他們犯了安息日。這種攻擊的話,也是打人的弱點,挑人的毛病,好叫人覺得有虧,站立不住。主就為門徒辯護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拆穿了法利賽人的瞎眼、愚昧─只抓住形式,丟棄了活的主,因此也堅固了門徒,叫他們知道,耶穌才是一切的主。

 又有一次,他們也攻擊門徒違反遺傳,吃飯之前卻不洗手,主耶穌指出他們只注重表面,豈不知他們的心裡充滿了污穢,所以門徒一面受到主的保護,一面也受到教導,知道神更重看人的內心,不重看人的外貌。

此外,門徒們缺少吃的時候,主為他們預備食物;門徒們有危險,主為他們施拯救。除了這些在他們身外的預備,主也常開導他們,把父神的心意告訴他們,鼓勵他們,安慰他們,在一切的事上,作他們的主。所以當門徒們聽到主說要去的時候,他們頓覺失去依靠,因此十分憂愁。他們一向依賴這位保惠師,萬不能缺少,因此主告訴他們說,父還要打發另一位保惠師來,叫他們不要憂愁。

保惠師與我們的關係

 這另一位保惠師來了之後,就永遠不會走了;因為他不但要與門徒同在,也要在他們裡面,這就是真理的靈。我們由此知道,主和靈都是保惠師,作同樣的工作,負同樣的任務。不過主在門徒的身外,靈在門徒的身內,在他們裡面。主來了也會去,靈來了就不再去,要永遠與門徒同在。比較起來,另一位保惠師對我們更有益處。

 那麼主耶穌與另一位保惠師有甚麼關係呢?是不是不同的兩個保惠師呢?到了約翰十四章十八節,主把指保惠師的「他」字,改成「我」字:「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裡來。」二十節說:「到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父裡面,你們在我裡面,我也在你們裡面。」前面說他要在你們裡面,後面就說我要在你們裡面,很明顯的,這裡的他也就是我。這裡不是兩位保惠師,乃是一位。主在門徒身外是主,在門徒身內是靈,主就是靈,就是另一位保惠師。

 主甚麼時候變成靈呢?約翰十六章七節,主說:「我若不去,保惠師就不到你們這裡來。」可見主成為靈是在主去之後。主的去,當然是指受死說的。主若不死,他就不能成為靈,也就不能進到人的裡面。主必須去死,死才能脫去他的肉身,因此他上了十字架,在十字架上死了,並埋葬了,第三天復活了。他一復活,就換了一個形態,成了靈,就再來到門徒中間。

 從主死而復活之後,不但成為靈,住在門徒的裡面,並且又住在一切信主接受基督之人的裡面。這一位保惠師,就是真理的靈,在我們裡面,引導我們明白一切的真理。當初主和門徒在一起的時候,主所作的一切,今天靈也照樣的作在我們裡面。靈同主一樣,在我們裡面開導我們,教訓我們,為我們辯護,作我們的安慰。我們讀經的時候,他就啟示我們;我們禱告的時候,他也為我們代禱。我們為主的緣故,被人嗤笑,被人誤會,被人攻擊、逼迫,他在裡面加我們力量,鼓舞我們,叫我們喜樂、剛強,給我們全備的供應,這一切都是保惠師在靈裡作的事。

 這位保惠師不但與主是一,而且與父也是一。約翰福音十六章十五節,主說:「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說,他(就是靈)要將受於我的,告訴你們。」主和父乃是一,所以父所有的,就是父的生命和性情,父的尊貴和權柄,父的一切一切,都是主的。保惠師就把主的一切,都告訴我們。可見保惠師在我們裡面作的事,乃是把父的一切都要作到我們裡面。我們裡面的靈,不僅僅叫我們看見一點屬靈的事,得到一點啟示而已。他在裡面,要把父的一切,都作到我們身上。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