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

  在舊約時代,神能和以色列人同住,起先是藉著摩西所造的會幕,以後是藉著所羅門所造的聖殿。不論是會幕或是聖殿,在結構上都有三大部分。最外面的一部分叫作外院子,以色列人都可以進到這裡來。裡面的部分叫作聖所,只有祭司才可進來。最裡面還有一部分,也是最神聖的一部分,叫作至聖所。這一部分,連祭司也不能進去,因為是神來到人間所居住的地方。只有大祭司才有資格,每年進去一次,在那裡朝見神。

舊約的蔽罪座

  在至聖所裡最適中的地方,安置著約櫃,作為全部會幕或聖殿的中心,表示神照著約櫃中的約版來作神,來與人相會。約櫃的上蓋,是用純金特別製作的,稱作施恩座,也可稱作蔽罪座。座上有兩個金基路啪,張著翅膀,遮掩著施恩座。在理論上,大祭司代表全體以色列人,進到至聖所裡面,在施恩座這裡朝見神。神若對以色列人有甚麼指示,也在施恩座這裡說話。在舊約時代,是以色列地最重要的地方。

  為甚麼施恩座又稱作蔽罪座呢?因為以色列人雖然蒙神揀選為選民,但是他們的行為並不義,常得罪神。當大祭司代表他們來朝見神的時候,就等於罪人來見神。按照神的義,罪人必定倒斃在神面前,所以神給他們一個挽救的辦法,就是在進入至聖所之前,先殺個祭牲,流血為他們贖罪。大祭司就帶著這祭牲的血,進到神面前,把這血灑在施恩座上,遮蔽他們的罪,使神不擊殺他們,反能向他們施恩,對他們說話,所以又稱作蔽罪座。

  在舊約時代,人要見神,必須到至聖所裡,因為在至聖所之外,遇不到神。來朝見神也必須帶著祭牲的血,否則神的義不放過人的罪。神就在至聖所的施恩寶座上,因血而不追究人的罪,並向人施恩惠,向人說話。這是舊約時代的必需步驟,缺一不可。

靈裡的居所

  到了新約時代,不但時代轉換了,神對人一切的關係,也都改變。一切物質的、儀式的、條文的,都落實到基督身上。無論是會幕、聖殿、至聖所、約櫃、施恩座,連祭牲被殺,都如歌羅西書二章十七節所說:「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因此神與人相會,向人施恩惠,以及向人說話,也都不在任何屬物質的地方,而都完成在基督身上。今天若有人說,只有在某某地方有神,這話絕對不可靠,因為時代已改了。基督就是那靈,所以神一切的事,今天也都在靈裡。

  神的一切事物雖然都從物質的轉為屬靈的,但是神與人相會的原則並沒有更改。神在地上的居所,仍舊是在至聖所裡,但不是人手所造物質的至聖所,乃是住在我們信徒的最深處,就是在我們的靈裡。哥林多前書六章十九節:「你…就是聖靈的殿。這聖靈是從神而來,住在你們裡頭的。」又以弗所書二章二十二節:「你們…是神在靈裡的居所。」神在天上的居所是至聖的,我們的靈在性質上和天上的至聖所完全一樣,所以神就住在我們的靈裡。我們找神不必上天,乃是到我們自己的靈裡。

  今天神的施恩寶座,也在我們的靈裡。在這個施恩寶座上,神不僅賜給我們一點慈惠而已,他要賜給的,乃是他的恩典和他的憐恤。通常我們向神禱告懇求的,多半是求物質的、身體上的需要,神也常把這些需要賜給我們,使我們不感缺乏。有的時候,我們祈求神來幫助我們,叫我們克服困難,脫離危險,醫治疾病。但是神更大的恩賜,乃是他的恩典,再就是他的憐恤。有了神的恩典和憐恤,其他的東西不需你求,也都跟著有了。所以使徒們為我們祝福的時候,多半是祝我們得到神的恩典,因為恩典是神最高的祝福。

施恩的寶座

  希伯來書四章十六節說:「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怎麼知道這施恩座是在我們的靈裡呢?因為希伯來書所說的這些事,都不是遠在三層天上,若在天上,我們就無人能去,也不是指死後再去,因為明說是我們現在就要作,而且是可以作得到的事。它更不是指舊約的至聖所和施恩座,因為舊約的事都過去了,都消失了。本書第四章十二、十三節,說到神的話是活的,比兩刃劍還快,能把我們的魂和靈分開,所以希伯來書所說的許多事,是在天上又通在我們的靈裡,而不在我們的魂裡。

  我們能以到神的施恩座前,得憐恤,蒙恩惠,也因主耶穌已經為我們流了血,捨了命,把我們救贖出來,否則我們沒有一個罪人,到神面前還能站立得住。在舊約,雖然有祭牲為人流血,但是祭牲的血只是把罪遮蔽在那裡,並不能除掉人的罪。基督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流了血,這血才除盡我們一切的罪。因此在新約,我們的罪已得到完全的赦免。施恩的寶座,不是來定罪,乃是有恩典湧流給我們,也有神話語的光照亮我們,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前來就好了。

  保羅是一個認識到恩典可貴的人,而且他也學會了怎樣隨時享用恩典。他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九和十節中,說他怎樣隨時取用恩典:「主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