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九十10)

  神創造的人,乃是個有高級生命、有智慧、有活力的生物,每個人也都該有個美麗健全的人生。神把人造好之後,安置在伊甸園中,就是象徵他們人生的快樂。

  人犯了罪之後,不但被趕出伊甸園,而且也失去了神。人失去了神,人之為人就起了大改變。不必說人犯罪帶來罪的痛苦,在人生上,也產生幾種特別的現象,是其他任何動物所沒有的。

短暫與不足

  第一,人感覺生命極其短暫,無論東方西方,許多哲人學者,都有人生短暫的嘆息。中國古人就有人生如白駒過隙之說。摩西在神面前有篇祈禱,記在詩篇九十篇,也有同樣的慨嘆:他說:「我們經過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嘆息。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人的年日又好像火車向著目的地,一站一站的飛跑。一想到人生的終點站快到,不覺氣餒,但是沒有人能越過這個大限,都想如何能長生不老。

  第二,人生還有個不滿足感,無論得到多少,總是覺得不夠。有首詩歌說,世界雖大,我心雖小,大者難使小者足。似乎世上沒有一樣東西,能以填滿人欲望的心。人得了還要得,有了還要有,高了還要高,升了還要升,永無止境。

  主耶穌稱人這種現象叫作口渴。約翰福音第四章記著一個女人,已經有五個丈夫,現在所有的也不是她自己的。這說出那個女人多麼乾渴,一個一個的丈夫都不能使她解渴,不能叫她滿足。當她中午出來打水的時候,耶穌在井旁遇到她,向她要水喝。在這問答之中,主就指點她說,凡喝這水的(就是世界之水)還要再渴,人若喝我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主所賜的水就是生命之靈,得到生命之靈的,人生才得真正的滿足。

  主所賜的滿足,也不是古人所說的知足。知足是說我看開一點吧,不要強求了,雖然不夠,但總比沒有好。滿足不是這樣,乃是我要有的東西我有了,我滿意了,我足夠了。得到主耶穌的人,才能說我滿足了。

不安與虛空

  第三,人生也感覺不安全,沒有保障,一生常在恐懼、驚慌、緊張、抵抗的光景中,因此人不得安息、安寧。人先要保衛自己,鞏固自己,再擴大到保護並鞏固家庭。又要保護財產和所有的,保護地位,保護利益,保護團體…一面是加強保護,實際內心中永不安全。

  有了主的人,就有了真保障、真安寧。有主作倚靠作保護,你得到了穩固的人生。大衛是一個多多經歷神的人,他作詩篇說,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所以人生的安全和穩固,仍舊在於基督作生命。

  第四,人生如夢,虛空,如捉影,如捕風。這種感覺,幾乎每個人都可以體驗得到。世上的事,好像是真實,好像是美麗,吸引你去追求,去得著。你若得不著,就怨恨、嘆息、悲觀、灰心。若是你追到了,得著了,發現也不過是這樣,又叫你懊悔、失望,覺得太浪費。最後你發現說,一切都是虛空。傳道書五章十五節說:「他怎樣從母胎赤身而來,也必照樣赤身而去;他所勞碌得來的,手中分毫不能帶去。」

  在中國北方,有人用驢子推磨,磨芝麻作麻油。把驢子套上磨的時候,驢子不甘願拉這沉重的磨石。主人先把驢眼蒙起來,再用一把芝麻醬往驢鼻子上一抹。驢子聞到芝麻香味,雖然眼睛看不見,卻知就在前面一步之遠,因此精神抖擻,情願拖著沉重的石磨盤,大步向前而行。

  驢子走了一段時間之後,也許心中有懷疑,為何還未吃到美食,所以再舉起頭來,把鼻孔朝前一煽一煽,吸幾口氣,確定知道,美食就在前面不遠,又肯拖著重擔,繼續向前,直到把芝麻磨完。似乎是走了一大段路程,其實何曾邁出磨房一步。只有磨房的主人,一面得意,一面還笑驢子愚蠢。

  哥林多後書四章四節說:「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之神弄瞎了心眼。」就把虛幻的當作真實的,把飄浮不定的,當作永遠的。為著前面一點模糊的理想,背負著重擔,耗費上生命,爬山越嶺,涉水渡川,為要尋找那個渺茫的理想。總有一天發現,你所尋求的,無非是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都是捉影而已。

美滿人生

  人得著基督,並非得著一篇道理,也不是聽了另一種學說,因為道理學說還是屬於虛空,仍然對你無益。基督是生命,基督是真理,得著基督,你生命改變,你認識真理,才生活於真理。人生滿足,安全、有意義、有目的、積極、有活力,並非來自道理和方法,乃是一位活的基督,活在人裡面而有的自然結果。

  何況基督還帶給你無比的、永遠的愛,這愛又是世上找不到、金錢買不到的。這愛不僅溫暖你冰冷的心,滋潤你枯乾的靈。基督的大愛要澆灌在你心中,你能隨時向天感激的說,我得到了個美滿人生。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