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信息

四月
7

讀經:哥林多前書一章26-31節

今天教會面對種種問題,例如:仇敵的工作、肉體的發作,主藉著哥林多前書成為歷代教會的幫助,叫教會蒙拯救,走在信心的路上,對應不同的挑戰。我們從中看見主如何保養顧惜祂的教會,除去斑點、皺紋,好叫教會成為聖潔、沒有瑕疵,能與主匹配,迎接祂的再來。願主光照我們,讓我們知道如何實行教會的建造,在地上分別為聖。


世人的價值觀

哥林多教會有紛爭,源於價值觀未變;紛爭是病徵,價值觀是病因。人信主時價值觀就被分別出來,可惜哥林多教會的信徒仍未轉過來。我們的價值觀是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是與世界完全相反的。保羅用兩批人說明世人的兩種價值觀:猶太人要神蹟,希利尼人求智慧。猶太人心中的彌賽亞是一位有能力的拯救者,是能帶領以色列脫離羅馬政權的軍事強人,是行神蹟的,又怎可能是釘十字架的弱者呢?而且凡掛在木頭上的是當受咒詛的,因此十架的道理成為猶太人的絆腳石。

希利尼人即希臘人,此處代表外邦人。希臘是哲學發源地,文化地位祟高,就連羅馬統治希臘時期都以希臘文化為主,稱為希羅文化,影響第一世紀以後的思潮。希臘人重視思考及辯論,並以他們的智慧為傲。對希臘人而言,一個連自己問題都不能解決的人怎會拯救別人呢?他們以此為愚拙。「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林前一23)保羅這話非常震撼、顛覆,是人所看低、所拒絕的,但當我們一信主並承認基督十字架的拯救,便是與世界的價值觀割席。我們在世上是異類,價值觀與世人完全相反。


對付仇敵和肉體

神為何不按猶太人的要求行神蹟,也不按希臘人的要求顯智慧?原因如下:

第一,對付仇敵。撒但的墮落源於高升自我,要顯出自己的榮美,要與神同等,要奪取應當歸給神的敬拜和榮耀:「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賽十四14)這是撒但放大自我的價值觀,也是牠營運世界的法則。主從來沒有跟撒但鬥大,反而以卑微的身分降生於馬槽,成為卑微的人,藉十字架打敗仇敵。

第二,對付肉體,叫人謙卑。若神應人的要求顯神蹟或智慧,就鞏固了人的價值觀,人會認為神要照人所想的而行,結果就如父母因小孩胡鬧而縱容他們、順應其意,令孩子變本加厲。神不叫人隨意而得,而是叫人的肉體完全被了結。


人不能自誇

「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26-28節)

在教會裡的就是軟弱的、地位低微的,叫人無可誇口。保羅告訴哥林多人,你得著神白白的恩典,今天為何還誇口呢?另一方面,蒙召、揀選是神遠在創世以前所定的,故此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能在神面前可自誇(29節)。保羅提醒哥林多信徒,沒有一件事在神面前值得誇口。


以神的智慧誇口

消極方面,人不能自誇;積極方面,人在基督裡要以神的智慧誇口。「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裡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30節)公義、聖潔、救贖乃解釋「智慧」一詞,另一翻譯是「衪使基督成為我們的智慧,就是公義、聖潔、救贖。」說明神將人擺在基督裡,又叫基督成為人的智慧。

「智慧」是名詞,「智慧的」是形容詞,這個詞在哥林多前書一、二章出現超過二十次,可見在這兩章裡是主要的字詞,以此對比世上的智慧與神的智慧。如何使基督成為我們的智慧?就是使祂成為我們的聖潔、公義、救贖。為何保羅強調神要廢棄人的智慧?因為這智慧是從那惡者和人的反叛而來。始祖亞當、夏娃因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悅人眼目、能使人有智慧而吃了,但這智慧是要與神同等、與神分離,源自那惡者。這是教會的危機:今天我們是否求神蹟,要神按著我們的要求成就事情?這是猶太人的心態;或是因某人有學識、名譽、地位、口才,我們就聽他?這正是希臘人的心態。願我們的眼睛不被人的智慧蒙蔽。

保羅指出哥林多教會第一個要處理的問題是價值觀,我們的價值觀是否被顛覆過來、分別出來?教會不能建造在仇敵的原則上,教會的價值觀要分別出來,成為聖潔。神要我們脫離分辨善惡樹的墮落,讓我們重新領受生命樹的果子,領受從神而來的生命、智慧。若跟從世界的道路,教會就只有拆毀,沒有建造。我們需讓神帶到一個地步,認識肉體是沒有可誇口的(29節),也認識基督是我們的智慧(31節)。保羅正是價值觀被顛覆過來的例子,他因著認識這智慧的源頭,從此不再回到從前。他說從前以為有益的,現今都當作有損;他要認識釘十字架的基督,因他知道人智慧的源頭是那惡者。願我們一同領受神的亮光,並仰望聖靈帶我們到這地步,不憑肉體誇口,只誇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