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信息

一月
30

 在這末世,世界越來越敗壞,各種罪惡的事不斷發生,例如:淫亂、邪盜、兇殺、欺詐、暴亂、殘酷、走私販毒、貪污舞弊,人性敗壞,道德淪亡,各種異端邪說乘時興起,在基督徒中也有離道叛教的事發生,再加上天災人禍頻頻發生,這個世界敗壞已達極點。這一切都說明主來的日子近了,逼近眉睫了。一方面我們要好好裝備自己,等候主回來;另一方面,要聽從主的吩咐,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好讓我們見主面時可以交賬。我們要把握時機,趁著還有今天,恩門大開之時,速興起傳福音,速搶救靈魂。

主的心腸

 我們要體貼主的心腸,他願意萬人得救,不願意有一人沉淪。馬太福音九章35-38節說出主的心腸是怎樣的:

 第一,逼切的心。「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35節)主是何等殷勤,對人有沉重的負擔。他不願意一人沉淪,他的心是何等逼切,所以不辭勞苦,奔波勞碌,去各城各鄉傳道,要接觸各種各樣的人,他們有不同的處境、不同的難處。我們的主不但顧到城市裡的人的需要,也顧到窮鄉僻壤地方之人的需要。「走遍」一詞,不但說出了他的殷勤,也說出了他心裡的逼切。他是「走遍」各城各鄉,馬不停蹄。

 舊約一位先知約拿的故事,與我們的主剛好成為一個極強烈的對比。神差遣約拿往尼尼微城去,傳達神的信息,但他毫無負擔,違背神的命令,不去尼尼

微,而逃往他施去。後來神興起環境,使他降服,他才照神的話,起來往尼尼微城去。聖經記載,尼尼微是個極大的城,約有三日的路程,但約拿進城,只走了一日,宣告說:「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雖然約拿遵命而去,但他並不甘心作這事,所以三日的路程,只走了一日,不像我們的主「走遍」各城各鄉。「走遍」乃是不辭勞苦,每個角落都走過,為了拯救人,要人悔改歸向神。主肯付上代價,他逼切的心與約拿漠不關心的態度,成了極大的對比。在此主留下了一個好榜樣給我們,他對人的關切、負擔是何等重。

 第二,憐憫的心。「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36節)主所看見的是人,他寶貴、看重每一個人,看見他們情況堪憐。主有惻隱之心,主有無限的體諒,主有不死的愛。「憐憫」一詞,說出了主的心腸是何等的慈愛,何等的體恤,充滿柔情,他能進入人的感覺裡。人有困苦,他知道;人有悲傷,他同情。他感同身受,知道人的困境,知道人的需要。這同情、這體恤,令到他甘願上十字架。他知道只有藉著十字架的救贖,才能解決人的一切問題。

 第三,良牧的心。「…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36節)如同羊沒有牧人,那就是任憑羊自生自滅;危難當中,無牧人保護,是何等危險。主不但是牧人,並且是好牧人,甚至肯為羊捨命。他見到這些人困苦流離,就憐憫他們。他不但同情、體恤,他更有能力施以援手,施以拯救,要救他們脫離困境。主看這些百姓不僅是羊,也是莊稼,「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37-38節)接著馬太福音十章,門徒有了行動,他們遵從主的吩咐,兩個兩個的出去,傳天國的福音,收主的莊稼。讓我們一同來看主僕人的榜樣。

保羅體貼主的心

 「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裡著急;於是在會堂裡與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徒十七16-17)使徒行傳講到保羅在腓立比獄中帶領禁卒全家信主,獲釋後繼續他的行程,先來到帖撒羅尼迦,傳了福音,再往庇哩亞去,又得著了一批人,然後弟兄們又打發人送保羅到雅典去。那時,保羅的同工提摩太與西拉仍留在庇哩亞,但保羅為福音十分逼切,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這裡來。

 保羅因見雅典這地方滿城都是偶像,心中十分「著急」,這個詞在希臘原文是「靈裡激憤」之意。保羅見到他們的光景十分可憐、十分無知,一個文化水準那麼高的城市,竟然那麼迷信,滿城都是偶像,所以他焦急、激憤、無法再忍,來不及等提摩太與西拉來,便開始有所行動。

 要向這班人傳福音,當然難度甚高。他們自詡智慧過人,具哲學思想,但保羅不用智慧委婉的話對他們傳講,不投其所好。就如某佈道家一次在劍橋大學講道,聽眾數千人盡是博學多才之士,所以他事先預備了許多科學資料、許多哲學名詞,結果該晚無一人信主。第二晚他棄用智慧深奧言語,只講簡單顯淺的福音,結果有六百人信主。

 保羅先在會堂裡,然後在街市上,與遇見的人辯論。他所辯論、所傳講的中心,就是耶穌基督與復活之道。保羅為道十分逼切,他為神的道,為主的見證,早已把生死置諸度外。保羅的確體貼主的心腸,對人的靈魂非常有負擔。

腓利順服主的心

 使徒行傳八章26-39節記載腓利如何得著一個古實人太監,把福音帶到非洲的過程。這段經文說出順服聖靈的引導是何等重要,當主有呼召時,我們就應立即答應;當主有差遣時,我們就要順服,不要疑惑,就如腓利那樣。

 主的使者要腓利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聖經特別指明:那條路是通往曠野的。腓利本來在撒瑪利亞作工,現在竟被聖靈差遣往曠野的那條路走。曠野是荒涼之地,沒有人煙,沒有對象,究竟去那裡做甚麼?腓利沒有講許多理由,也沒有問「為甚麼」,因他知道主的道路高過他的道路,主的意念高過他的意念。他只是一味的順服,領命而去,就看見有一輛車駛過,有一個太監坐在車上。

 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去。」他就照樣行,跑到太監那裡。聖靈的工作是兩面的,他既感動腓利,也感動埃提阿伯的太監。那太監在車上坐著念以賽亞書,腓利問道:「你所念的,你明白麼?」太監回答說:「沒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於是請腓利上車與他同坐。他所念的那段經說:「他像羊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太監便問腓利說:「請問,先知說這話是指著誰?是指著自己呢?是指著別人呢?」這正好給腓利有適合的話題對他傳講福音,腓利就開口從這經上起,對他傳講主的救恩。因著腓利的順服,給聖靈有機會作成這件美事,把福音帶到非洲去。

 有時聖靈在你裡面有感動,有引導,差遣你到甚麼地方去,對甚麼人作見證,或感動你去邀請一個你認為沒有可能得救的人來聽福音。你知道他向來是心硬如鐵的,但即使你有更多的理由,請你回想一下腓利的故事,就應該會放下自己的成見和想法,體貼主的心腸,順服聖靈的引導,一面給聖靈作工的機會,一面也給自己與聖靈配合的機會,相信主必使用你成為一個得人的漁夫。

我們的心如何

 主有逼切的心、憐憫人的心、良牧的心,保羅有為罪人著急的心,腓利有順服神的心,他倆都有體貼主的心腸。今天我們的心如何?求主也賜給我們有體貼他的心腸。

 「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麼?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四35)主不但視百姓為羊,也視之為莊稼。羊需要牧養,莊稼需要收割。雖然以色列民的首領棄絕了屬天的君王,但百姓中仍有不少成熟的莊稼需要去收割的。看看我們眼前的社會,亦有不少莊稼,需要人去收割。

 主說:「…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38節)這裡有兩個字很重要:「求」與「去」。我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就是我們)出去,收他的莊稼。我們必須舉目向田觀看,就會發覺莊稼的確已經熟了,我們需要起來,與莊稼的主配合。

 先知以賽亞說:「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賽六8)但願我們都有這樣的回應:「我在這裡,請差遣我!」人人都出去,收主的莊稼。願主祝福他的教會,要來的新春佈道會是個大豐收,主得著榮耀,教會也蒙福。

(分區主日信息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