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八月
1

醉心武術的警員,在罪惡黑點聽見生命之歌。

 廣東有句俗語說:「好男不當差 (警察)。」 可見警察這份差事,過去實不為人所稱道。

 父親在警隊服務了二十多年,內中苦情我亦時有所聞,因此年少時即下定決心,將來一不當差,二不信教;我既不信天命,又不信鬼神,只信自己,相信憑我一雙手能闖天下。雖然在宗教學校讀了五年書,仍能守住自己的「宗旨」。

 可是世事卻很難預料,冥冥中似有主宰,左右著我的命運。後來我既加入了警界,又信了耶穌!

醉心武術

 我熱愛武術,一心只想在國術上有所成就,盼望有朝一日能將中國武術發揚光大。

 由於醉心武術,不願讀書,成績自然一落千丈,會考也過不了關。我拿著成績單,心中盤算著,有甚麼工作既富挑戰性,又可繼續苦練功夫。想來想去,終於有了決定﹣﹣當差。

男子漢、大丈夫

 母親知道後,極為反對,說,如果我真去當差,就不認我這個兒子。但在一九七四年二月,我還是投身於人稱「香港少林寺」的皇家香港警察隊。

 六個月的體能訓練相當嚴格,有人經不起考驗,中途退出,但我卻立定心志,無論怎樣艱苦,也要捱過這半年,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

夜巡黑點

 訓練完畢,我被派駐守九龍區的罪惡黑點。警察這份職業,對一個中學畢業生來說,待遇、前途都相當不錯。唯一不足之處,就是經常要在深夜十二時到早上八時當夜更。

 冷清清的街道上,日夜的繁囂稍歛,營營役役的人群也暫回夢鄉。漫漫長夜給我數不盡的光陰去沉思。

 人,實在太複雜了。白天在報案室所見所聞,都令人沮喪;開片 (殺人), 打架,追龍(吸毒),販毒,家庭悲劇,人間慘案…凡此種種,幾乎天天都在發生。有時夫妻反目,帶著子女鬧上警署來。人的內心似乎有一股惡勢力,牢牢的控制著人,驅使人們走向罪惡的深淵!我對自己說:「看開點罷,世界就是這樣,或許居高位、有學問的人會好一點。」

 可惜就我所接觸和觀察的人中,也不外乎喫、喝、玩樂。即使在這配備精良、效率先進的紀律部隊裡,也不容易找到人性的善良和光明。

出生入死所為何事

 幹我們這一行的,經常要冒生命的危險,隨時隨刻都有殉職的可能。死,對我們來說,實在太容易了。每當夜闌人靜,在街頭巷尾緩步而行,我常會自問:人生存的意義是甚麼?難道就是為了三餐一宿,或是升官發財?若不是,那麼到底人為何活著?並且,有甚麼事值得我把一生擺上的呢?我希望能早日尋出答案。否則有一天上了班卻再也不必下班,那就真是死不瞑目了。

一個奇妙的禱告

 有一次,前一晚十二點才落更,第二天一早又得趕八點的早更,身心極其疲憊。那天早上我被分配到九龍一處水果欄巡邏;當地經常有販毒和

罪惡的勾當,是出了名的罪惡黑點。

忽然從一間學校裡傳來陣陣歌聲。

 啊!有人在唱詩歌!我忘記了疲勞,全神貫注的站在牆外細聽。多喜樂、多安息的聲音,心想:這班人真幸福!羨慕之情油然而生,我抬頭仰望,簡單的禱告說:「如果真有一位神,希望你叫我能夠認識你,能夠相信你;如果我知道你是真的,我會相信你、接受你。」

胞弟、好友,相繼信主

 幾個月後,舍弟信了耶穌。過不久,和我一同練武的同窗好友也成了基督徒;一次練武完畢,他向我傳講福音,並見證主怎樣救了他。我想回家問弟弟,究竟信耶穌、得救是怎麼回事。進了家門,正好見到弟弟在唱詩、禱告。

 我留心的聽著,他的歌聲打動了我的心。一個是好友,一個是胞弟;二人今天都這樣快樂、安詳;我從他們的行為和表現上看出,他們所信的絕不簡單。但我還有些猶豫,想到自己這個當差的,既不完美也不善良,能信耶穌嗎?

不是作供詞

 無論如何,後來我還是去聚會了。那次和十多位大專的學生在一起,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講信耶穌的經過。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女學生在作完見證、唱詩歌時,被主的愛所感動,流下淚來。我聽完之後,覺得他們講的都是真實的故事,不是在作供詞!他們得著的這位主耶穌是又真又活的神,也正是我多年所要尋找的永恆至寶!

 會後有人問我:「你是第一次來嗎?有甚麼問題沒有?」我說:「沒有。」心裡卻默默的禱告說:「神啊!我願意相信你,就在這一分鐘,接受你作我的救主!」

得著新生命

 就這樣,我成了一個基督徒。

 此後,無論在報案室或出外巡邏,一有機會,我便向人見證我所接受的福音。記得在一段值夜更的日子裡,足足有一星期之久;每晚都不停的向同事傳福音、作見證,結果,把聲音都講啞了。

 我得著了一個新生命,實在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樂,怎能不傳講?怎能不讚揚?

 很多同事對我的改變感到非常奇怪,追問箇中緣由,我便告訴他們,那是因為耶穌改變了我,祂為我的罪死了,又復活了,現今作了我的一切,並且使我能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正如聖經上所說:「主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親愛的朋友,祂愛我,同樣,祂也愛您,請打開您的心門,讓主耶穌進來,您也必定像我一樣,成為一個最喜樂的人。

 他的父親服務警界達二十六年,九一年亦已受浸,非常喜樂。

 本文主角於一九七四年投身警界;現時已離職,在中文大學工作。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