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六月
1

他求學的精神:不信權威,不信教授,

凡事尋根究柢,查個水落石出。

有這一部奇書。

三十八年前,他從上海到美國,讀出人所不知的大智慧。

有這一個實驗。

兩位高材生,藉著一本奇書,用一個下午查出宇宙中驚人的未知數。

從倫敦到昆明

 有霧都之稱的倫敦,正是我的出生地。

 一九二零年代,家父承爺爺之命,為處理家族的生意往英國去,我這黃皮膚的中國人就此生於異邦。

 提起我家爺爺,也算是一條漢子。

 當年外曾祖父兩個女兒分別下嫁姓馬和姓郭的男兒,正是中國百貨業的兩大先驅。兩家人開枝散葉,事業日見興盛。爺爺白手興家,長袖善舞,立志為中國人謀幸福。由於與孫中山先生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爺爺乃暗中在經濟上大力支持革命,等到推翻滿清,他便不求利祿,只專心發展生意,興辦慈善事業。

 先人淡泊名利,抱「施比受更為有福」的理想,與家族的信仰息息相關。原來外曾祖父是牧師,女兒更是虔誠基督徒 (我年幼時稱呼她們為郭婆和馬婆), 爺爺也深受基督至善至聖的精神感召,不求聞達,但求福澤人間。

 我在一九三零年返回上海。一九三八年我還是個孩子,國內局勢緊張,父親和我遷居昆明,以後再往重慶。

 沐浴在純樸的鄉土氣息中,我學會一口昆明話,賞盡內陸秀美的風光,和家父共度簡樸的生活,使我對中國的一草一木留下深厚的感情。到一九四八年,我從上海到美國升學,又譜出了人生的新樂章。

進入史丹福大學

 洋船送我到加州,不久順利進入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 一心要讀醫科,以便懸壺濟世。惟家母知我體弱,怕行醫太過操勞,加上家族有經營紗廠和染料廠,便著我改修化學工程。

 人生際遇跟化學的反應異曲同工:表面上看似無端,背後卻深藏智慧,有跡可尋。

 聖經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 (主耶穌) 也作事。」(約翰福音五章17節)天地的主宰從未停過手。我從基督教的家庭長大,卻跑到萬里之外的史丹福大學認識耶穌,也算是個神蹟。

 頭一年踏足美國,人地生疏,遇上美國同學阿威,是個高材生,念歷史和哲學,又是運動健將,對我頗加照顧,以後帶我到基督徒福音營。我嬰兒時代已在英國聖保羅大教堂領過洗,一直有名無實,如今離鄉別井,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油然考慮投靠救主耶穌。

 會後阿威想教我祈禱,不過見他太迫切了,反而引起抗拒之心,寧願暫時擱置信仰。

重遇模範生阿威

 一擱四年。

 四年內事事如意,名列前茅,還取了金鑰匙,每逢週末便到處尋娛樂;但是心靈的深處,卻若有所缺,常常捫心自問:生命就是這麼樣嗎?

 人人如此這般生活,我也隨波逐流,世事真的僅是毫無意識的「化學反應」嗎?

 或是千般波浪裡,隱含著人所未識的玄機?

 用何法可推究出人類為何而生,為何而活的奧祕?

 能在有生之年查明真相,才算真智慧啊!

奇哉天下

 四年級因為要選修其他科目,上課時重遇阿威。這位模範生依舊鶴立雞群,眼看他將來終非池中物,但他卻認真地告訴我,打從大學一年級起,他已定意畢業後不從政、不從商,決心去讀神學!

 在校內,我倆在自己的科目裡都獨佔鰲頭,可謂各領千秋,但他為人溫柔謙遜,比我多一份無言的快樂和信心,使我衷心佩服。可是為甚麼他會立下如此「無聊」志向,要作個無名的傳道人呢?

 耶穌真有甚麼寶貝之處,值得他奉上一生?

 大考行將結束,我和同學異常灑脫,為求早日飽覽黃石公園等名勝,索性驅車北上闖天下,寧願回來後補考最後一科。

 跑過美國西北部,從華盛頓州折返,頓覺宇宙之大,品類之盛,人類窮一生年日,苦苦鑽研,亦難窺其一鱗半爪,歷代科學家所知不過汪洋中的點滴,心中不自覺謙虛下來。

 為考試,回來後我向阿威商借筆記,對方欣然答允。正要步離他的房間,阿威問:「你的旅程是否愉快?」

妙哉求證

 一九五二年一月十二日,下午五時,一個我永難忘記的日子。

 我不知為何衝口而出回答說:「我不是不信有神…」 (剛剛見過自然界的奇蹟,美得叫人難以解釋,若說沒有神,自覺極其武斷。)

 「你不妨作個實驗!」高個子神氣地說。

 「實驗」兩個字叫我又驚又喜。

 一切實驗不外乎三個結果:成功、失敗、未可知。

 好哇,就作實驗,驗出有神就好辦了;驗出沒有神那就算了;驗不出結果便是未知之數,也是一場造化。

 我一生求學,絕不迷信權威,也不盲從教授和名科學家,所以養成凡事親自查考,自己動手設計方程式,從假設開始,但求融匯貫通,舉一反三,因此考試常用一半時間便可交卷

,勝過猶太學生。如今以實驗方法尋找宇宙萬物創造者的奧祕,要找出天地主宰的真相,豈非妙哉!

奇哉實驗

 是神再賜機會,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機會。阿威和我一同禱告,我說:「若果實驗不成功,我能否退出?」他說:「當然可以退,是實驗嘛。」

 他肅然地說:「這部聖經是神對你說話的書,我們輪流一人讀一節 (隨即翻開約翰福音一章一節)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萬物是藉著祂造的…生命在祂裡頭…凡接待(接受)祂的…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

 幾年前當我離別故鄉時,家母最後也是囑咐我好好讀聖經。現在我留心靜聽阿威開聲朗讀,要聽一聽神有否對我說話。二人全神貫注地讀完第一章。

 「好不好再讀一章。」「好,我願意!」心中想:這聖經中所講的那一位似曾相識,聲音很熟悉,卻又似是初次聽到。

 讀完第二章,他又問要不要再來一章,我毫不考慮,讀下去好得無比。一口氣讀完了三章,我不禁茅塞頓開!

 實驗不用再做下去,兩個人都明白到神好像藉這些簡潔的文字,從宇宙的邊緣向我們說了話。此刻神就如同面對面的站在我們中間。

 我心絃震動,像重遇失散幾十年的摯親一樣興奮!

 「PAUL,」他說,「我們要趕去餐廳吃飯,不然要關門了!」那頓晚餐倒像是在天上吃的。兩個小子樂得忘了時間,也忘了世界上還有別人在吃飯。

全是祂的

 次日是週六,平常史丹福的同學們大多腳底抹油,溜之大吉,我卻乖乖地上課去。

 史丹福校內幅員廣闊,如今走在綠草林蔭之中,更覺造化者的奇妙偉大。行行重行行,心中不住思量:這些全是那位父神的,全是祂造的…我成了神的兒女,神竟活在我裡面!

 心境開朗,頓覺教授也比從前可愛得多了!

 從此我和阿威天天捧讀這部奇書,每次都聽見神的聲音;上午讀完,下午又彼此熱烈暢談經歷,說到主耶穌如何和我一同讀書考試,處處都像有主的同在。

 我們的足跡印遍校園的大小角落,拿著聖經,從宿舍讀到地下室、客廳,畢業後阿威終於讀到神學院去了!

 大學畢業後,一心要全力研究這部奇書,想明白神寫給人類的巨著。我寫信回上海,告訴母親我立志事奉神,郭婆也極表贊同,家母也便許了我。

 神並沒有依我的方法辦事,反而讓我和另一位史丹福的學長往各地大學,大約到過二十間高等學府傳揚主耶穌。二人既非正式傳道人,沒有薪酬,卻全時間、全天候與主耶穌一同

生活,帶了不少學生認識主,使祂的名被人尊崇。

樂哉有主

 一年之久,神蹟奇事隨著我們,從此我完全靠主而活,再沒有仰賴親人的供給。世上再不能給我們如此長存的喜樂。有時在大群的青年之中,他們都見證說我們的標誌就是「常常喜樂」。

 差不多四十年了,這喜樂如潮,一直在我身上湧流!

 我所認識的基督徒朋友,有些後來往阿拉伯國家去,也有些到南美,甚至尚待開發的偏遠地域,如新 內亞等地。你或者會問:甚麼力量驅使眾多青年才俊,遠赴不毛之地,涉足蠻荒之邦,只為領人認識耶穌之名。是理想?是名利?是心理作用?

 是耶穌。千百年來,人肉眼雖然不見祂,但正如今日繁忙的電波,沒有半刻在空氣中靜止過;同樣的,復活了的基督耶穌,也在地球的每個角落運行不休。

重返史丹福

 我始終沒有進入神學院,耶穌倒把我送回母校史丹福大學,完成了碩士課程。以後曾經有兩年短期往遠東任教,最快樂的一年有六十個理科生認識了耶穌,校園裡一片喜氣洋溢。

 其餘近四十年的時光,我一直留在加州。主也醫治了我的哮喘病,幾次危急關頭,我都向祂禱告,性命得以存留。

 幾十年過去,我的心仍舊充滿力量,沒有一點人間苦難、歲月磨輾,能使我的快樂稍減,每次虔讀聖經,我也像當年一樣,心靈裡仍能聽到神兒子的柔聲。

 經得起時間考驗,恆常不變,這才是真信仰,才是真神。

 今天讀者諸君也不妨求主耶穌引領,找個像阿威一樣真誠的基督徒 (不管是何國籍), 一同來作個實驗,存謙卑的心靈讀神的話,實驗必定成功!

 願你能像我一樣,常聽見耶穌的聲音,常常喜樂!

 「看哪,我(主耶穌)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祂那裡去,我與祂,祂與我一同坐席。」(啟示錄三章20節)

——見證人為美國史丹福大學化學工程碩士。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