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七月
1

四十年前發聲與他說話的是誰?活命之恩,四十年後才知端倪…

活到六十四歲,才認識數十年前救命的恩人。深恩難報,且道出自己蒙福的緣由經過,與讀者諸君共享。

世界微塵裡

  人人總有段傷心史。

  回憶起一件難以常理解釋的事,只能相信是天意。

  倒流五十年時光,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其時生死禍福,由誰主宰?白頭翁空歎命運苦,黑頭人無言問蒼天。

  蒼天未對香港額外施恩。日本人輕易攻陷了危城,進駐街頭巷尾。

  我才十七歲,和表兄共同進退,在紅磡區的黃埔船廠(即現時大型屋邨黃埔花園舊址)幹活,當造船的小學徒。

  避開了東洋的鋒刃,逃不過盟軍的炸彈!警報「嗚嗚」作響,我懷著卜通卜通的驚心,腦海裡一片空白,隨人群聚散─只為逃生。炸彈擲下來了,恰似炎夏無來由的暴雨。

  彈雨所沾,前後左右,翻天覆地,硬生生的吞噬一個個活人。

  我無宗教信仰,但家母曾經教導,遇險便要向天求(求甚麼、向誰求則從未解釋)。

生死兩茫茫

  可能是出於潛意識,也可能是出於家母含糊的叮嚀,我求告未識之神,如果冥冥中有的話。

  下雨天,漫步街頭,乾著身子回家算不得奇蹟,準是打了傘子。可是親眼目睹在你前後左右的人倒下了,沒有一個倖存,自己卻仍活著,咬咬舌頭知道並非夢境,該算是神蹟。

  表兄走在前頭,當場被炸死。而我在電光火石之間,忽然聽見一個聲音叫我走,我便順其自然地向某一個方位逃命,也就因此活到如今。

  我也無法解釋那是甚麼聲音,只知道絕不是凡人的喊叫聲。我無法解釋自己為何毫無恐懼,只是傷了背部,讓貨車送我到廣華醫院,一躺十多天。

  出院後回中國內地,為求生存,我竟作起農夫來。

  你道種些甚麼?鴉片!或者在咒詛之中,生存已經是一種罪孽。

誤落塵網中

  德國兵敗如山倒;原子彈燒焦了地球另一角,廣島、長崎玉石俱焚。從南到北,日本軍人放下屠刀,炎黃子孫欣聞勝利,鬆一口氣,慶幸又能活下去。

  重返香江那一年,是十九歲;時勢艱難,掙口飯吃談何容易。日後跟黑白兩道都有往還,十年之久混跡江湖,浮沉於黃賭毒之間。

  俗語說:不義之財,理無久享。雖然白花花的銀子也曾裝滿口袋,惟是十年虛耗,家無寧日,鈔票都雙手奉送給醫生。我惟有聽從內子規勸,脫離黑暗的圈子。

  千金易得,平安難尋,是否仍是你我今天的寫照呢?

  轉回正行,任職司機,一作三十年,直到幾年前才正式退休。此時無意中與舊上司重叙,別來滄海事,數十載萬事改遷,彼此都已經退休,兒女長大成人,放下人生重擔,自然無所不談。最令我感到特別的,是他們夫妻倆都和我談到信仰。

  回想五零年代,我一度在警署當侍應生,認識這位頗為正直的華籍上司。以後他離港他調,往外國繼續除暴安良,多年來在不同國家的警察部門擔任要職,清廉自持,公正不阿。

別來滄海事

  如今相聚在他家裡,他依然精神奕奕,侃侃而談,數十年如一日。多年來,他的同輩後輩,不少因種種緣故,或瑯璫下獄,或流亡異鄉,而他倒有幾分豪氣,說惟獨他仍能堂堂正正,昂首闊步走在香港街頭。他們夫婦因為虔信基督,才會潔身自愛,不肯隨波逐流。

  為人光明磊落,自然能夠心安理得,頤養天年。社會上或者也有不少這樣的好人;但是到夕陽黃昏,暮年之際,仍表現對生命的信心,知道生存的價值,對未來充滿把握,這樣的人倒不多見。

  是宗教的迷信?這是永生的盼望?

  而我不但心臟有心毛病,心情亦隨體力衰弱,消沉不已,不能振作,從前未想過的人生問題,現在反覆思想,煩擾不安。

  甚麼力量在背後支持他們?我知道,那是活的盼望,正是基督徒常提到的福音。

  若有一生命,可賜我永恆安息,可使我心靈安穩,我是何等渴望能得到!

  記得一段聖經這樣說:「這福音是神從前藉眾先知在聖經上所應許的,論到他兒子我主耶穌基督。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後裔生的;按聖善的靈說,因從死裡復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羅馬書一章2-4節)

  原來福音就是神歷世歷代所預言,要來到世間的那位偉大人物─神的兒子耶穌基督。

客從遠方來

  原來按聖經預言,祂生於以色列大衛王的家族;按歷史事實,祂從死裡復活,勝過死亡與墳墓,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是人類救主,是天地真神。

  還有另一處聖經說:「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這等人…乃是從神生的。」(約翰福音一章12-13節)

  我從前當機場貴賓車的司機,先後接載過各國元首,不少風雲人物、名流大亨,也曾受我接送。甚至尼克遜未任美國總統之前,也是由我接送。雖然每次不過匆匆一瞥,我也感到一陣風光。

  我忽然若有所悟,不禁喜樂難言─接待世界名人到車上,已感畢生有幸;接待天地至高真神到內心,豈非更是三生有幸?難怪他們說是福音。

  在一個佈道會裡,在許多陌生人面前,那一個晚上我站起來公開決志,接受耶穌作救主,成為基督徒。當晚,我被講者觸動心弦,發現幾十年前在彈如雨下的現場,危急中救我逃出生天的那個聲音,就是從天而來的稀客─基督耶穌。是祂救了我的命,指示我逃走的方位的,是祂的慈聲!因為聖經這樣說:「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提摩太前書一章15節)祂如何拯救呢?

  「…他按著名叫自己的羊,把羊領出來。既放出自己的羊來,就在前頭走,羊也跟著他,因為認得他的聲音。」(約翰福音十章3-4節)

  當日的心情,有如迎接幾十年前的救命恩人,重遇萬里之外的遠方來客,不亦樂乎!從此不能不說:謝主隆恩!

  我本來心臟有毛病,要每天吃藥,心理上頗為受壓,心存恐懼,不知下一分鐘會發生何事,對世事灰色悲觀,得了頑疾,徬徨無依。自從主來住在我心,精神煥發,海闊天空,逍遙自得,吃藥也日漸減少,以後一個月才取藥一次,如今好像完全好轉,主已賜我一顆新心,不再作無謂思慮,輕鬆多了。

天地有正氣

  「老去原知萬事空」,但神按手在我身上,使我返老還童,如鷹展翅。受浸當日,更衣之時,天氣稍寒,見有一同受浸的小弟兄微微瑟縮,我不禁道:「年輕人,怕甚麼寒流,看我啊!」

  信主頭半年,說也奇怪,晚上常作怪夢,荒誕離奇,有看見早已作古之人,也有驚心詭祕之事物。但我知這是因為魔鬼不甘心我投靠真神,竟欲存心攪擾,希圖我放棄信仰。我哪有如此愚蠢,豈能放棄救命恩主耶穌,屈服於黑暗權?於是置之不理,對夢中所見,處之泰然,反而誠心信天地的主宰耶穌基督,每逢求告其尊名,便感聖靈同在,發出天地正氣,使我心緒安寧,屢試不爽,至今已有兩年多了。

  由於自己親身體驗,故常向親友談道。有位高齡親友,近日患了胃癌,我每逢夜半醒來,必為他祈禱,且常加安慰,勸他「應當一無掛慮」。他接受主的話,手術後三天就不再感痛楚,可謂奇蹟!

知音世所稀

  浮生若夢,轉瞬六十多個寒暑,彷如昨日事,上了年紀的人都同聲感歎。

  試問六十年代人心不安,社會蕭條;七十年代掀起股市狂潮,富商巨賈,自殺身亡者有之,精神崩潰者亦有之。人一生好像旅客,匆匆數站,下車之後便不知身處何方,真可憐啊!

  但是我今日已成主的小羊,有天父為我牧者。我先後讀過很多卷聖經和書刊,尤以「荒漠甘泉」最得助益。背誦詩篇和羅馬書也是我所喜愛的,(如今不只不覺無聊閒散,反而感到天天時間都不夠用!)大概讀得聖經多了,心境和以前不同。人沒有辦法避免生老病死,但人可以選擇面對困難的態度。現今可說是我有生以來最安然的時候,因我裡面有了永恆的生命,不再靠自己來面對世界。

  今天我能藉著聖經,天天聽見主的聲音,因此我笑口常開,無憂無慮,有豐盛的生命。如果主藉我這篇見證,叩你的心門,使你聽到主的呼喚,也想和我同享這福氣,不妨找處安靜的地方,向主耶穌禱告:「主阿,我需要聽見你的聲音,因你為我流了寶血,死在十字架上成功救贖,我求你赦免我一切的罪孽。我願打開心門,求你進來,作我永恆的同伴,作我的救主。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主耶穌今天如同電波,無所不在,必定聽見你誠懇的呼求。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詩篇十九篇1-3節)

─本文見證人為退休公務員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