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五月
1

科學帶動了物質文明,也提高了生活的質素,

惟有偉大的信仰能更新人類的心靈。

 本文作者曾經面對各類窮兇極惡的囚犯。後來負笈加拿大,在大學專攻犯罪學。

 文中追述他多年來所見所聞,道出許多令人沉痛的故事。

 目睹人性可悲的一面,他為甚麼依舊樂觀,充滿盼望地努力工作呢?從以下的見證中,我們不難尋出答案。

學校家庭 痛苦回憶

 童年的我在貧民區長大,一家六口擠在百來方呎的空間,在公眾走廊燒飯,更衣沐浴都要跑到又髒又臭的公廁和浴室。我討厭我的家,只愛在外遊蕩,與頑童、市井之徒為伍,吃喝玩耍。

 沒有家人的策勵管教,加上小學時遇到一位冷酷無情的老師,動輒打罵、召見家長,甚至當眾用膠布封嘴,每次留堂時總要罰站一個小時,把我當作犯人般看待。本來已經放任的我,更是滿腔抑鬱憤怒。每當我看見她的背影,心底裡總是滿了憤恨和屈辱。家庭、學校兩方面的生活都不愉快,結果多次留級。而我卻認為是家人、老師以及社會的錯,自己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期考之後,抖顫著手把成績表交出的一剎那最為難受!發誓有一天我要走出囚牢般的家庭,逃出刑場般的課室,幹自己喜歡幹的事。

精誠所至 頑石點頭

 小六轉校之後,情況卻截然不同。任教的幾位基督徒老師呵護備至,安慰鼓勵,又義務替我補習,甚至帶我這教而不善的頑童回家,盡力開導,為我解答疑難。沒有他們,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明白甚麼是真實的愛。

 當時老師教我認識了一段聖經,多年後仍然成為我的安慰,其中一處說:「耶和華(神)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二十三篇)優美的詩章加上無限的愛心,給我注入溫暖和動力,使我心裡充滿了盼望,此刻才覺得人生有意義,從此疏遠損友,勤力向學,成績便突飛猛進,更成為運動健將,練得一副好身手,靈活敏捷,精神奕奕。

 大學入學試期間,為了前途,也為了自尊,我挑燈夜讀。但斗室之內電視機的震耳聲浪,家人的嬉笑、嘈吵…令我有時候看著課本就黯然淚下。應不應該認命,向現實低頭?我不甘失敗,惟有盡力而為罷!

放榜之日 失望之時

 放榜之日,失望之時。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家,我自卑、憤恨,可是埋怨歸埋怨,放下書本,又要匆匆走上人生的新旅途。幾番思量,決定投身紀律部隊,在監獄中工作,想不到一幹就是三年。這三年的生活給我留下刻骨銘心的體驗。

 受訓半年之後,我在全港最大、設防最嚴密的監獄任職。初次上班,面對囚犯,非常緊張。本來自由自在的人,從押入牢籠的一刻起,便再沒有自己的姓名,各人只不過是一個號碼;囚犯入獄時所有衣服都被取去,換上藍色間條囚衣,頭髮一律剪短,每一行動都要請示長官,一舉一動,連洗澡也受到監視,完全喪失私隱,活像動物園中的走獸。監倉偶然亦有人滿之患,要三個人席地睡在一個倉中。

自由無價

 自由的人很難領會自由的寶貴。當日我處身全港重犯的集中地,加上廉政公署「打老虎」的工作雷厲風行,獄中盡是名噪一時的販毒頭子、高官、富商,還有冷血的積犯和悍匪。每當飯前,各人例必要蹲在地上,稱為「 班」。眼見犯人不論背景、學歷、貧富,一律都要蹲下的情景,令我唏噓不已!從前以為只有市井流氓才會犯法,親歷其境始發現人的劣根性是無分貴賤的。貪官污吏和名人通常隔離禁閉,但仍不免提心吊膽,恐防仇家報復。夜裡巡經囚室,有時亦聽聞他們飲泣之聲,背後的辛酸惆悵誰人了解同情?

 最令我心緒不寧的是獄中遇到一位少年時候的摯友。從前天真無邪,一同分享過不少快樂時光,如今一個成了階下囚,一個是鐵石心腸的獄警,彼此面面相覷,欲語還休,真不知是何種滋味。

監獄—社會的縮影

 監獄就像社會的縮影,囚犯之間同樣是人情冷暖,弱肉強食,最要緊的是不顧一切,保護自己。獄中終身監犯、死囚等重犯雲集,他們大半生都在鐵窗內度過,獄警與囚犯之間相處日久,一般相安無事。但是也有問題人物,自恃判了重刑,再闖禍亦無大不了,所以會有群毆的事發生,連我也要忍氣吞聲。

 有一次我忍無可忍,闖進囚室,拳打腳踢,把搞事者痛毆一頓。霎時間多年來在家庭、學校、社會上所受的鬱悶都像得到了抒發。受罪的囚犯如同自己的寫照,象徵自己的軟弱、卑污、失敗。我要打倒它,使它永不能翻身。

往加拿大升學

 事後一切回復平靜,心內一陣空虛。捫心自問,身為管教罪犯的人,自己豈不也是罪惡的囚徒,難以自拔?別的同事沉迷賭博,而我則流連酒吧,一杯在手,「一醉解千愁,千杯萬事休」,出入舞廳…每次卸下制服,離開崗位,便往黑暗的場所去,我又比犯人好得了多少?又何來有真正自由?往深處想,無論社會多繁榮,但一天有罪惡就一天無太平;人無論多有修養,一天懷著罪根,一天就不會幸福快樂。回想自己的先祖也是布業巨賈,染上毒癖後便令家道中落,終以悲劇收場。

 我衡量再三,決定辭去高薪的職位﹐用多年的積蓄往加拿大升學。我想:知識或者能解決一切問題。其後各項申請進行順利,九月間便成行,重續未了的學緣。

心靈疾病

 到了溫哥華之後,舉目無親,投靠無門,只得由校方安排寄宿在外國人的家中。

 家主是個工程人員,一家五口生活相當舒適。我按月付出頗為昂貴的食宿費,可是主人家卻甚刻薄,中午只供給一個麵包,我在晚上飢餓難抵,要跑到唐人街買即食麵充飢。為節省電費,他們更限制我最多只能隔天洗澡;每逢他們全家旅行外出,屋內就連吃的也沒多留一點。我忍著一肚子氣,主客之間難免齟齬時生。主人身高六呎多,我自然不敢動他分毫,一個月後惟有一走了之。

 這一次的打擊震撼了我的心——環境、人事可以變遷,人類自私自利、惡毒和仇恨的心病,並不會因地域和文化差異而稍減。

窗外窗內

 在這頭一個月之中,每當辛勞整天之後,回到住所,總愛推開窗戶遙望遠景,窗外極目處是空靈的野地,微寒的晚風帶著草木生機的氣息,令疲倦的異鄉客心曠神怡。明月皎潔,優閒地守住晴朗的夜空,入秋之後,楓葉飄零,灑得滿地是橙紅,又幽靜又安寧。窗外萬物和諧地彰顯著造化的奇工。可是回首屋內,卻是磨擦、忌恨、衝突與不安。有時閉目沉思,我但願能永不回首地飛越人性的枷鎖與囚牢,投身於永恆的境界…

他們有甚麼祕密

 以後我轉到一個基督徒的家庭居住。想不到一生中兩次轉機,都和信主耶穌的人結下不解之緣。

 初到外國便受到不合理的待遇,本來心存疑懼。但是搬家後卻跟先前的情況截然不同。他們關懷愛護,更常帶我上街購買日用品,又樂於教導我英語,不時和我一同燒菜洗碗碟,使我心頭常覺溫暖洋溢。彼此雖非親非故,但他們的關懷令我如同回到自己的家鄉。這裡的人能彼此傾吐心聲,悲傷時有人安慰,歡笑時也有人共鳴。有時更會歡聚到深夜,談哲理、論人生,同唱詩歌,和前一個月我寄居的那家人真有霄壤之別。許多個夜晚憶起往事,想到那位狠心老師和基督徒老師之間的強烈對比,心裡總有疑問:為甚麼會這樣?沒有主耶穌的人缺少了甚麼?信主的人心中又有何祕密?如果只是精神寄托、宗教規條,為何在不同時空、不同種族、不同教育背景的人身上,都顯出令人羨慕的影響力?

神關心我嗎?

 為了尋根究柢,我參加了一次聚會。會中講到聖經羅馬書第一章:「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不錯,人可以迷信星相、占卜、紫微斗數、風水,甚至壓根兒就毫無根據的事物,為何不能接受規律這奇妙宇宙,創造此優美、壯觀的大自然的主宰?而這位造物主又與我何干?祂關心我的生死禍福嗎?祂能改善我的性情人格嗎?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講員引聖經說,「虧缺了神的榮耀…」

 「罪」這個字深深壓在我心頭!從前種種有如時光倒流,重現腦海:毒打犯人,與同事明爭暗鬥,粗言穢語、酗酒、上舞廳…對冒犯我的人存死不寬恕的痛恨…我羞慚得像被烈火焚燒著一般,醜惡的真我呈現眼前:可憐!可怕!可悲!

 「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傳道人接著說。

不再作罪囚

 噢,原來主耶穌為我死在十字架上,是以無罪的身份來擔當一切的罪孽,代我接受了神的審判。因祂的死我得著了神的赦免,因為我所有的罪都歸到祂身上,從此我便自由了!

 罪咎的感覺像有千斤重,叫我透不過氣來。我要把一切重擔卸給主耶穌,祂來到世界正是要作我的救贖主…我信神因著基督的死,必要寬恕我一生的罪孽,無論是看得見的,或是看不見的,祂都全赦免。我鼓起勇氣,站起來接受主的代死,更接受祂作我的新生命。雙腳還在發抖,臉上淌著熱淚,心裡感受的卻是喜樂的湧流﹣﹣「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多年憂鬱一掃而空,換來的是無限平安。從那一刻起我不需要借酒消愁,耶穌,一位又真又活、又聖潔又光明的永生神來到我心,更新了我的性情,填滿了我的空虛,使我真正自由超脫,不再作罪的奴隸。在霎時間我拋開了灰暗的回憶,好像飛越人性醜惡的樊籠,遨遊於海闊天空之中。

 從此我才體驗甚麼是光明、喜樂的新生命﹣﹣是主耶穌,我耶穌!數載作客他鄉,無論在孤單自處的深夜裡,在掙扎奮鬥學習中,或在世俗邪惡的引誘之下…我只要真誠祈禱,與創造主靈靈相交,恬靜、安詳之中耶穌基督都賜下無比的信心和體諒。

 離鄉別井,匆匆五年,所享的盡是神的恩典。假期間曾四處觀光,沿著洛磯山脈驅車前行,腳下盡是壯麗的湖光山色,雄美無匹。不過有些地勢奇險,猶如人生旅程的崎嶇,稍微不慎,一失足便永遠沉淪。曾經有一次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氣溫下,在亞伯達省 (ALBERTA)積雪的半山失腳掉下,垂直滑行了不知有多深,危難中惟有叫「主阿」!結果掉在軟雪堆中,竟然絲毫無損,使我深深體會到生命氣息不在自己手裡,而是在全能者的手中。

可怕的定律

 大學裡我專攻犯罪學。專家以生理、心理、環境等各方面因素解釋犯罪的動機,但我從實際的工作經驗和人生閱歷中發現,越文明的都市,人心越黑暗詭詐,人犯罪的方式越是層出不窮,因為人雖有為善之心,但還有另一個活生生的邪惡力量,伺機而發。難怪聖經說:「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羅馬書七章21節)為甚麼社會上充斥著叫人絕望、痛苦的事?因為人類違反了宇宙中至高者的定律和計劃。人本來是照神的美善而被造的,可惜背棄了神,便失去了尊貴的價值。好比在加拿大,許多地區都是零下三、四十度,街上根本不能久留,卻有很多人毫不珍惜生命,醉臥街頭,凍死在冰天雪地裡,真叫人痛心!

偉大的信仰

 自然科學、社會科學雖然改善了人類的生活,但惟有偉大的信仰才能更新人的心靈。這樣的例子屢見不鮮

 我在加拿大認識一位富家子弟,終日泡的士高,虛度光陰,荒廢學業。到他要離開加拿大往美國升學之前,我們有機會坐下懇切詳談。言談間他頗後悔昔日的愚昧。從前他一再拒絕福音,那一刻才知悔改﹐受感動決心信靠主,要憑主賜的力量重新做人。此後不只成為科學院的勤學生,更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

 回港後,我在少年人中工作,發覺其中有位少年十多歲已入了黑幫,為了戒煙用盡方法,甚至以火燒自己的手亦無濟於事。彼此接觸有一年多,我亦千方百計,運用所學來輔導,且盡心竭力、愛護、指引、鼓勵,仍是徒勞無功。最後只得告訴他惟有主耶穌基督才能救他,只有主聖潔、大能、復活的生命才能改變他。少年人真的誠心接受主,之後,不僅斷了煙,還離開黑社會,重返夜校讀書。

 一次教會舉辦旅行,我看著他樸實、可愛的面容,喜樂、自由的笑臉,敏捷地馳騁在球場上,我心想:若他沒有主耶穌,或許今天已和黑道朋友在監牢中了。至於我亦不例外,沒有主,或者會更冷酷,一樣的花天酒地,不擇手段的往上爬,直爬到老爬到死。

 莎士比亞說:「人生充滿聲音和憤怒,卻是毫無意義。」這或者是一切在囚牢中人的寫照。而我已聽到神兒子的聲音,生命於我是光明、燦爛﹐又自由,又滿了意義。

 本文作者曾任職紀律部隊,其後往北美深造,專攻犯罪學。回港後任社會工作者,主理輔導青少年的工作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