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四月
1

宇宙像個謎;越是猜不透謎底,人就越想探得它的究竟。

 一九八四年底,本書記者有機會訪問曾在台灣一座虎爺廟裡當了十五年住持的虎神乾兒子——李管;以下是他在廟中長大的經過和成年後的遭遇。

虎爺的乾兒子

 一開始,我就對他的綽號感到好奇,忍不住問道:「您的大名有甚麼含義?」

 「沒甚麼特別。」這位健碩的老人說:「我一出世,爸爸便將我獻給老虎神作乾兒子了。當時虎爺廟沒人管,所以乾脆給我起名叫李管,意思是要我這一生都管理廟宇,侍候老虎神。」

滿天神佛

 供奉各式各樣鬼神的風俗﹐在台灣本地人當中非常盛行。他們以為樣樣東西都有神,上有日、月、星宿神,下有土地、河、海神,甚至五牲六畜、樹木山石、家宅雞舍也都有神可拜,因此大大小小的廟宇自然就數不勝數了。較大的寺廟道場裡供著玉皇大帝、關聖帝君、觀音佛祖、天上聖母、福德正神、釋迦佛、玄天上帝、保生大帝、開台聖王、開漳聖王,以及各姓王爺,還有元帥爺、三寶佛、城隍、媽祖、有應公、石頭公…。眾多廟堂之中更有專門供奉游魚走獸的,例如鯉魚廟是拜鯉魚神的,虎爺廟是拜老虎神的等等,而李先生從前就是在虎爺廟裡當住持。

 「我從八歲起,便在廟裡當學徒。白天在廟裡走動,晚上就回家睡覺,如此度過了童年。」

 「這些年您學了些甚麼?」我想知道虎爺廟裡到底有甚麼「必修科」。

翻釋鬼話 真假參半

 「學『作法』時用的術語,也就是學作虎爺的翻譯官。當有人被鬼附身時,我就大聲叫喊,『翻釋』鬼話。」

 我禁不住問他,到底這個翻譯的背後是否真有鬼在說話,還是他在裝神扮鬼?

 「真假都有。總之,看在錢的份上,假戲也得真作。鄉下人生病都來找我,每次求籤燒香都免不了讓我大撈一筆。十五歲那年,廟裡的委員叫師傅來正式教我,接下來的十五年,我便在廟裡幹活,後來還當過全省虎爺廟的負責人呢!」

 一個從童年到少年而青年,直到步入中年仍朝夕與「虎爺」為伍的人,到底日子是怎麼度過的呢?

 「還不是天天打架、鬼混、喝老酒!我是學國術的,曾經跟日本人打過架,結果一起被抬進醫院,出了院仍舊再打。後來打出了天下,成了出名的流氓頭,許多幫派中的人都來找我出面『講數』 (講條件)。

無聊人生 醉臥街頭

 日子隨著說鬼話和求神問卜而溜走了。哎,那時真覺得作人沒有半點兒樂趣。每天太陽剛升起,我就開始了那『鬼扯』的生活;太陽一下山,我又往外胡混去了。有時跟人打架,被人拋到河裡;有時喝得大醉,臥倒在路邊。若有那個晚上不出去胡鬧,便雙眼一閉,『三個飽一個倒的』了卻一天,真是無聊至極。單調的生活令我的脾氣像火一般,只得用更多的酒精來麻醉自己,每次一定要喝到吐出來才肯罷休。

你當豫備迎見神

 在廟裡混到三十歲,我開始在外邊找一份兼職。如此這般又過了十年。記得那是一九五八年的一天,我獨自在一所大體育館外遊蕩,見有許多人身穿白背心,其上寫著紅色的大字。我好奇的走上前,想看看背心上到底寫的是甚麼。其中一位的前面寫著『耶穌是主』,後面寫著『你當豫備迎見神』。這時有幾位基督徒前來請我進體育館聽福音。我想,反正是閒逛,不如進去看看罷。

 那是個露天體育館,木板凳,場內有幾千人,卻是一片平和。我看不見虎爺的兇臉,聽不到求卜者的催促,無需裝神扮鬼,也不想打架、買醉;生平頭一次靜靜的坐下來聽福音,我的心好像旭日初升。那天外面下著大雨,奇怪的是體育館附近卻沒甚麼雨。

太初有道 道成了肉身

 我聆聽著迴盪在空中的聲音。傳道人引用的是約翰福音第一章裡的話。那裡說:『太初有道(即耶穌基督),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藉著祂造的…生命在祂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

 原來耶穌基督是天地間唯一的真神,除祂以外就再無別的神。天地萬物、蟲魚鳥獸都是祂造的,當然人也包括在內。如此看來,人不該拜受造之物,而該拜那位造他們的主,因為祂是生命的源頭,是神來人間。

 我服事虎爺三十多年,從童稚到中年,天天守在廟裡,只求香火鼎盛、善信不絕,年復一年替人開光、定名,那能真正解除黎民的疾苦?那天,生活在漫長黑夜中的我,忽然看見了真理的光芒。

 接著,是那震撼心弦﹐令我茅塞頓開的呼聲:主耶穌是自有永有的。在未有人類先祖以前就有主耶穌了。祂既是萬有的主宰,所以敬拜主耶穌才是對的…」

慎終追遠

 真的,幾千年來,孝道在中國社會歷久不衰;曾子要人慎終追遠,喪盡其哀,祭盡其敬,叫人對祖先永思不忘。但是有多少人會追到最遠、最始?對上幾代的先祖尚且要追思,那麼對創造人類,給人生命氣息的真神,豈不更要俯伏拜叩,盡心、盡性、盡意、盡力來服事嗎?

 「就此我接受了主耶穌,離開那虛耗我數十年的地方,開始過一個有意義的生活,不再對木、石叩拜,也不再鬼話連篇。此後的二十六年,我心中充滿仁愛、和平、喜樂,並來生的盼望。如今我已是六十六歲了。人有了耶穌基督,就有了屬靈的生命…」

 他仍滔滔不絕,而我在細看他的神情時,也分享了他眉宇間流露出來的喜悅,心裡不斷地回味著他的一句話:「不拜創造人類的真神,怎能算得上是真孝順呢?」

——李管先生現定居台灣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