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一月
1

他是麻將桌上的高手,然而144隻牌並未填滿他的空虛。

  我一向無心向學,心想:在這隨時都可靠運氣致富的香港,最要緊是能把握機會,讀死書又有何用?為此我十七歲就停學,接著考進一所造船廠當學徒!待遇還不錯,從此我可以不用讀書,也不用考試了,真是好不快活。

發財夢

  我的嗜好和許多香港人一樣,就是熱衷賭博。每逢赴外地返港,按例必順道去澳門賭場搏殺一番。我工作的船廠在青衣島,每天早晨都乘坐工廠的專車上班,車程大約半小時。足足有兩年,我在車上既不看報也不打盹,只幻想一件事─若是中了六合彩,我該怎樣使用這麼大筆的彩金?首先當然是買房子,然後環遊世界、投資…最終成了億萬富翁。每當想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是名牌貨時,廠車就嘎然停住,半小時的發財夢也頓成泡影。失望之餘,只好垂頭喪氣地繼續到工廠做牛做馬。

  週三、週六是我最「用功」的日子,因為這兩天有跑馬,我要留神研究馬經;若是我心意中的馬兒跑了第一,豈不樂哉!一到星期六,我就無心工作,上午忙著閱讀報章上的馬匹報道,下午趕去下注,晚上再來個通宵麻將,真是賭得不亦樂乎!在工廠午膳的那段時間我特別忙碌,因為在這短短的四十五分鐘裡,除了吃飯之外,還要賭啤牌、「十五糊」、「天九」…不緊湊一點怎麼行?我滿腦子都是賭,賭,賭!贏,贏,贏!

仍有所缺

初學打麻將時,確實夠刺激,可是過了兩年,一切都麻木了。一閉上眼睛,腦子裡就浮現出一百四十四隻麻將牌,花花綠綠,堆堆砌砌。此時再也不覺得搓麻將是一種樂趣了,我開始感到空虛。麻將牌雖然充斥了我的生活,卻填不滿我的心靈。輸了錢固然心痛,但贏得少也不開心,心裡似乎總有所缺。

內心的呼喚

  有一個星期天,難得我獨自在家裡安靜一會兒。偶然從報上讀到甚麼九星連珠、世界末日的新聞,想想自己已經十九歲了,若能活到六十歲,現在豈不是過了三分之一的人生?我想呀想呀,突然恐懼起來,心裡很不平安,像是犯了甚麼大罪似的,我怕死亡來臨。心想:「如果現在就死去,那真是太不值得了,因為我的年日差不多都花費在麻將桌上了。」我自覺不該再這樣混下去,但又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向天呼喊說:「如果真有一位能救我的神,請你告訴我,讓我能夠找到你!」

  我雖然不認識神,但祂卻垂聽了我的祈禱。不久,我在一個婚宴上認識了一位基督徒。我倆一見如故,無所不談,從看掌相一直談到信耶穌。後來他勸我去聽聽福音。

覺醒

  接著的週六晚上,我去聽福音了。那裡聽不到麻將牌的劈啪聲,內心頓時好安息、好平靜。傳道人說:「人就像一隻空手套,而神就像一隻手;手套是為手而造的,因此只有套在手上才恰當,若改裝其他東西就不合式。照樣,人是專為裝神的,人有了神,就有真實的內容,生命才能豐盛,心靈才得滿足。」這時我才明白為何金錢不能填滿我的虛空。人生在世,營營役役,拚命賺錢,不外就是求得某種的滿足,但是人若沒有得著神,讓神進到他裡面,又怎能有真正的滿足呢?我終於醒悟過來,便信了耶穌。

錢照賭 牌照打

  剛信耶穌的那段日子,每週六晚我都去聽道,但還是照舊打麻將、賭錢。自以為有了「上天堂」的門票,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有一次,週六下午在美孚新邨作方城之戰,還沒打完四圈,便匆匆乘地鐵參加七時半的聚會。散會後再趕回去重張旗鼓,通宵作戰到底。

眼鏡遭難

  另有一個週六,我和同事到大嶼山的長沙露營。那晚黑雲密佈,月色朦朧。同事都下水游泳去了,惟獨我一人在淺灘處踱步。我的眼睛近視達七百度,為了能在麻將桌上攻守自如,所以新配了一副眼鏡。與我同來的人中也有幾個是近視眼,他們去游泳時,我曾關照他們別玩得忘了形,要留心自己的眼鏡。沒想到正踱步時,一個浪頭打來,那副新眼鏡便從我的鼻樑上飛了出去。我趕忙伸手到水裡摸索,剛一碰到卻又滑走了,之後就再也不知所踪。

  失去了眼鏡的我如同落在黑暗中,眼前模糊不清,遠處傳來友人逐水嬉戲聲,放眼望去卻是漆黑一片。我呆立水中,不禁感觸萬千:「為何別人的眼鏡都無事,偏偏只有我的眼鏡被沖走呢?此情此景不正是我的寫照嗎?難道我就這樣混混噩噩、糊裡糊塗的過此一生嗎?離開了主耶穌的人,如同浮沉於大海中的瞎子,絲毫保障都沒有,一生都在黑暗和危險中度過,最後被水沖走,一去不返。」

又真又活的神

  我正茫然之際,裡面好像有聲音問說:「你還玩不玩呢?現在該是你去聚會的時候了。」於是我恍然大悟,知道這次事故並非偶然,乃是主耶穌在教訓我,我就祈禱說:「主啊,以後我不敢了。我不再是單有你永遠的生命就算了,我還要跟隨你、愛你。主啊!我不再離開你了。」禱告完畢,內心非常平安。

  說也奇怪,此後每當我再留戀過去,又想重蹈舊途,過醉生夢死的生活時,我的眼鏡就會出毛病:不是遺失,就是摔碎!信主耶穌以後,我先後換了五副眼鏡,從膠邊的、銀邊的、黑邊的、灰邊的,直到現在這副粉紅色邊的。如今我真知道祂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這位神是我天上的父,祂對我就像父親待兒子一樣,常施以適當的管教和約束,使我不再誤入歧途。

  朋友,願您也來認識耶穌基督,像我一樣的自由、快樂,不至迷迷糊糊的虛度此生。

─本文見證人於造船廠工作

天網難逃

  數百年前,在德國的柏林市內發現了一具少女屍體,經檢驗證實是死於槍下。有兩位平素與此少女來往甚密的軍官─顏禮培和威廉,被指為嫌疑犯。經過多方盤問和審查,兩人都不承認殺人,於是主審官想出了一個千古未聞的判案方法。

「拿戰鼓和兩粒骰子來!」主審官說:「你倆在鼓上擲骰子,點數多的得釋,少的槍斃,以了此案!」

  名叫顏禮培的先擲,結果兩粒骰子都是六點,一共十二點,他心中非常歡喜。

  「骰子每面最多不過六點,現在我擲出十二點,他不可能比我再多,所以他死定了!」顏禮培想。於是退下,換威廉來擲。

  威廉是個誠實的基督徒,未擲之前先跪下高聲禱告,說:「主啊!你知道我沒有殺這少女,這明明是顏禮培幹的。他聽說她要和我訂婚,心生妒嫉而將她槍殺了。求主在眾人面前為我伸冤!」

  禱告完畢,即取骰子擲下,竟然擲出十三點來!原來這兩粒骰子,一粒的上面是六點,另一粒則斷為兩半,一半的上面有六點,還有一半的上面有一點。三者相加,共有十三點!

  顏禮培大驚失色,當主審官再審問時,他就和盤托出了殺人的經過。

  這兩粒骰子現仍藏於柏林的荷肯所離博物館,旁邊有一塊牛皮詳細記載了這兩粒骰子的來歷。

  凡隱藏的事,在神面前沒有一樣不被顯露出來的,因為祂是鑒察人心腸肺腑的神。

人的價值

  人體內所含的脂肪可作六塊肥皂;磷質可作二百二十根火柴;石灰質可以消毒一個雞籠:硫磺可殺死一隻狗身上的跳蚤;鐵質只夠打一枚鐵釘;另有一把鹽、一杯糖;若將氮氣製成火藥,只能放一槍。把全身所有的物質加起來,其總值還不夠買一本牛津英文字典。

  神所以寶愛人、拯救人,並不是因人的肉身有甚麼好,乃是因人有靈魂。所以肉身的生或死算不得甚麼,靈魂的得救才是最重要的。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