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十月
1

痛失慈母的十七歲女學生,重新面對人生的真實故事。

  醫生能醫治身體的病痛,可是,誰又能醫好內心的創傷呢?

  我本來有一個美滿的家庭,但在五年前,一件不幸的事發生了─母親患了肺癌,那時我才十六歲。自從她得了絕症之後,家中大小事務都由我承擔。我沒有抱怨,只是記掛著母親的病,希望她餘下的日子能過得快樂些,所以從不在她面前發脾氣。

  母親是我唯一最愛的人,無論甚麼事,她總是依著我。她愛護我,關心我,滿足我一切的需要;有母親在身邊,我就感到溫暖、快樂。若是在學校裡遇到甚麼不如意的事,回到家中看見了她,心中的煩悶便煙消雲散。

  母親病了一年多,終於靜悄悄的離開我去了。十七歲的我驟然間失去母愛,好像一切都在一夜之間化為烏有,我傷心到極點。自從在法國醫院見過母親最後一面後,我無時無刻不想著她。我的生活中再沒有倚靠和溫暖,失落的心情再也無法填補。我恨上蒼無情,恨整個世界,恨世上所有的人。沒有母親,我的世界寂寞、冰冷,眼前的一切盡都是灰暗、無望。我的心靈空虛,每天都在發呆而無聊的狀態下過去。功課固然無心去做,就連從前最感興趣的玩意也覺索然無味。每晚坐在電視機前直到深夜,眼睛雖然凝視著電視,腦海中卻空白一片,根本不知道看的是甚麼。

  夜深人靜,更是難過,時常抱著枕頭痛哭,或坐著發愁。睡著了,也時常夢見自己倚偎在母親的懷裡撒嬌;忽然驚醒,又回到殘酷的現實裡。好苦阿!我終於不能忍受了,便轉向物質的享受以麻醉自己,以為這樣會快樂些。跳舞、飲酒、聽歌、逛街、看電影…聖誕節和新年都在荒誕中渡過。我極力逃避現實,但到底心靈還是空虛、痛苦,得不著滿足。

  有一天,似乎是神引導我,突然間找著一位同學,並叫她帶我去聚會。我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做,也不知會有甚麼後果,但心中總覺得要去。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八日那天,我第一次來到教會。很希奇,那天早上一起牀,就覺得甚麼都變了似的,一切事物都變得美麗而有生氣,內心並有一股莫名的信心和希望。

  聚會中講到約翰福音第七章三十七節─生命的活水和人生的乾渴。猶太人的住棚節到了第七天,乃是最後的一天,也是最高興的一天,但過了這天,一切又都回復平靜,只餘下冷清清的景象和失落的心境。主耶穌就在這時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信我的人…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當傳道人解說的時候,我終於得到我所要找尋的了。我明白為甚麼物質的享樂不能填補我的空虛,因為世上的一切都有窮盡之時,只有主和基督的靈可以解我的乾渴,並不斷地供應我。

  現在我真的找著了、滿足了,一切難題都解決了。我內心很興奮,如獲至寶一般。我不再發愁,不再發呆,而是充滿信心和希望。禱告時閉上眼睛,就像跪在耶穌基督面前,祂用手溫柔地撫摸我的臉,並牽引我從黑暗中步向光明。啊!我已經變成另一個人,因我得著了新的生命。我從消極變為積極,原本不敢面對現實,逃避自己所犯的罪,更受不了良心的責備,但現在可以面對現實,因為我的罪已被赦免。我不再在黑暗中徘徊,不再空虛,祂領我到青草地上,到可安歇的水邊。主擦乾我的眼淚,平靜我的歎息,賜我新生命、新希望和新信心。祂醫好我這傷心的人!

─本文見證人畢業於香港大學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