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四月
1

富貴之家,人所羨慕,但是否如一般人所猜想,那麼幸福快樂呢?

本文記述一位生長在封建家庭的女子,移居現代都市之後,脫胎換骨的真實故事。

見證人家境富裕,丈夫事業有成,子女放洋留學,她也優悠地享受了幾十年。人生至此,該滿足了吧,可是…

家變

滿足?誰會滿足?

家父是上海紡織界的商人,住的是三層式的府邸,佣人眾多,生活優悠。可是一天早上,一個陌生女子從我們家裡出來,細查之下才知道幾十年來道貌岸然的父親,竟然有了外遇!

家母雖吃齋唸佛二十幾年,這下子也冒火了。眼看就要開火,那女子卻捲席而去。之後父親硬著性子再討個小老婆,更強迫家母答應。

死結

家變令母親信佛愈篤,屋內專置佛堂,一日數回供奉。惟是拜跪愈虔,愁容愈甚,時常臉無光彩,抱怨丈夫。我想神明即使保佑我們生意興隆,財源廣進,解不開她心頭的死結,也是徒然!

我下嫁的也是紡織商人,婆家正像五四時代文學家筆下的中國大家庭。現代婦女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當日婆家繁文縟節,媳婦偶然貪睡,一整天便要受氣;吃飯上菜,佳餚要奉於公公婆婆面前,這是家規,絕不像今天的女孩子,自顧自的大塊肉往口裡送。

女子嘛,在家要克盡婦職,生兒育女,死心塌地照顧下一代。十多年之久我極少出外,也難得讀報紙、看雜誌、上電影院…每天是作刺繡、織毛衣,為孩子梳洗,外邊的世界好像根本並不存在。

享受

一九四九年來到香港,再沒有公公婆婆管束,這可自由自在了!等丈夫生意漸入佳境,子女們都出國留學,我安心把家務交給佣人,又聘請名廚來專門為我燒好菜,自己駕著汽車到處跑,找朋友,尋節目:學跳舞、插花、游泳、烹飪…出入上流社會,偶然也到賭場、馬場,看看別人把鈔票當作廢紙般的瘋狂投注。最令我醉心的是看越劇和電影,重複看幾十遍也樂此不疲。還有吃大閘蟹也是一絕,一吃就是幾小時,也不覺得浪費光陰。

吃的喝的雖然新穎寫意,填滿了肚腹和時間,心靈卻若有所失。終日和穿金戴銀的闊太太們串門子,互相請客,巧立名目來送禮,一面熱鬧風光,另一面卻不知所謂。

熬煉

這樣的生活豈不是很逍遙嗎?不,問題可多呢!

外子天性沉厚正派,長袖善舞,工作也極忙碌,為了成功,每宗生意都全力以赴。正因為責任心重,回家後情緒自然難以保持愉快,時而抱怨這抱怨那的發悶氣。我表面上不還口,其實絕不甘心被人拿來出氣。

到後來再受不了,任性起來你幹你的,我幹我的,白天跟太太們沉迷麻將,好忘記與丈夫的不和。一天過去,晚上夫妻相對無言。如此生活,愁苦又豈足為外人道?

兒女們也叫人心煩意亂。好像女兒在外水土不服,病倒異鄉,我知道之後一面恐她遭遇不測;一面又怕外子責怪我當初支持子女放洋,所以不敢把壞消息告訴他,惟有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

親情

回想多年來親自教養子女,催上學,教寫字…一個一個小鬼頭穿起長褲、裙子到處跑動,哭喪著臉來尋找我…小子們就是一根頭髮掉在地上,我也心中有數。母女之間,感情更篤,她病倒了使我牽腸掛肚,能向誰傾吐呢?不能向枕邊人透露,免得加重他精神負荷;不能向太太團和親友訴苦,對下人更休提半句,只好獨自黯然承擔苦惱。表面上若無其事,照樣搓麻將、看電影,裡面卻心如刀割,如同置身大海中的孤舟,無求無告。怎麼辦?

大女兒是基督徒,因此家中有一本聖經。我思前想後,無計可施,隨手拿起聖經來閱讀,不料創造宇宙的真神就藉此向我啟示。

活命

那天翻到約翰福音第十章十節,那裡耶穌基督親口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原來耶穌基督到世間來,不是要人死亡痛苦,乃是要人活命,且得著豐盛的生命。

內心充滿說不出來的盼望,我知道生命的主在看顧,在引領,我有了信心,有救了,女兒必定平安脫險!

神的說話真可靠,愛女不久便平安回來。雖然身體有待康復,但已令我對耶穌感激不已。

世上的福氣我享過不少,但是從來沒有比耶穌的說話更寶貝的,遠勝千萬金銀,使我有勇氣,有盼望。當時一面照顧女兒,一面記掛其他處身異鄉的子女。

可是丈夫不滿意我信主,常借故為難,把氣出在我身上。昔日的我必然因而氣惱,但如今有了主,重重壓力並未叫我沮喪,反而令我更體驗神的能力。從此天天服侍親人,唱詩讚美,從聖經裡得到更多鼓勵、安慰,暇時閱讀靈修名著「荒漠甘泉」,使我維持滿足喜樂…轉眼之間二十年過去,一家人不僅老少平安,後來都信了主耶穌。

活神

我是一九六七年誠心接受主的。耶穌基督不像我從前所拜的啞吧偶像,祂又真又活,使我二十年之久心靈滿足,精神愉快。因為支持我生活的不再是看得見的、短暫的享樂,而是聖經的智慧和主耶穌復活的大能,所以我才能笑口常開,無憂無慮。當日外子常惡言相向,盛怒時甚至把桌子上的東西扔向我,說我再信主就不許回家,又收緊家用。在這樣惡劣的處境下,我能作甚麼呢?每次駕車出外,總先向主說:求你照顧我的家人。獨自一人時,我惟有呼求主名,享受祂賜甜美的安息。

依靠

從車廂內往外觀看,回首昔日繁華的交際應酬,無論多快活,總覺得度日如年。但神是我的保護,是我在風雨中的避難所,是我暗中之光、憂中之樂,世上有誰比祂更好、更可靠?記得我從前有一位朋友,常常在太太團中誇耀丈夫的優點,近乎英雄崇拜。但有一天丈夫不幸逝世,留下六千呎的大屋及一大筆遺產,可是兒女都遠處他鄉,天涯海角,徒呼奈何。她形單影隻,孤苦零丁,只得以環遊世界來打發時光,意志十分消沉。還有一位親戚,丈夫去世時,她滿以為兒女都學有所成,必定從外地趕回奔喪,安慰照顧她,誰知各人回來聯成一條陣錢,打擊母親,爭奪遺產。未亡人心灰意冷,寧願獨居,連佣人也不僱用。

錢財、享受固然虛幻難靠,丈夫、子女、至親又如何?如果僅靠這些人事物支持你的生命,一旦世事變遷,頓失所依,必然憂傷終老。

至寶

我現今已接近七十,經過了人生許多階段,回顧往昔,最叫我感到寶貝的,是四十九歲信主之後的二十年,因我已有了永恆的、不能被人奪去的至寶。回憶信主前後,心境、生活迥然不同。之前在上海生活平淡、刻板,自然沉悶,到香港之後,生活方式像節日裡煙花匯演,萬紫千紅,多采多姿,不過曲終人散後,復歸聲沉影寂,徒然熱鬧一番而已!

煙花

煙花再美麗,也不能填滿整個夜空,即使充滿了,也是一時的燦爛。現在我發覺充實、豐盛的人生,並不在乎每天排滿了節目,而在心靈純潔,愛心恆久,生活和諧,與親人摯誠相處,共度患難,並且與永恆的造物主契交。可惜世人醉生夢死,耽於犬馬聲色之娛,不知人生的意義。近日從報章獲悉以前相熟的一位大富翁患上絕症,而且惹上官非,身陷困境,使我唏噓不已。老朋友才智過人,生財有道,晚年卻如此下場,真像聖經所言,上流人虛空,下流人也虛空,二者放在天平之上,都歸於無有。

我二十年基督徒的生活卻甜美無比,煩惱都卸給主,晚上從未有失眠。從前對丈夫口服心不服,心裡嘰嘰咕咕,信主後對外子再無要求,只在他不如意,受挫折時給他安慰、扶持,為他的靈魂和身體祈禱。

悟道

二十年後的今天,外子漸漸明白基督徒的信仰光明積極,對我的態度也大大改變。一次遠行回來,還說在外地曾往聽道,語氣溫和愉快。我也不置評,只回一句:好。之後他不僅讀起聖經來,更誠心接受了主耶穌。他表示基督徒的信仰並非獨善其身,更是積極光明,能兼善天下。他是個熱愛生命和工作的人,說這話再中肯不過了。

外子品格正直,向來為人所稱讚,不過以前比較古板執著,主觀極強,要人事事依他。接受主後他心情輕鬆多了,人也開朗,像年輕了許多。從前夫妻間甚少談心底裡的話,如今他溫柔體諒,所以彼此有說有笑,每次遠行歸來,便分享在外的見聞。現在他不僅沒有抱怨我燒的菜不好,更不時親自下廚做菜給我品嘗,你說這樣的改變奇妙不奇妙?

太迷?

一次我參加朋友的安息聚會,是日冠蓋雲集,送殯的行列中盡是名流巨賈。他們樣樣都有,獨是沒有永不改變的耶穌基督。我心裡焦急,便即場把一批福音單張送給他們,好分享我內心盼望的緣由。難怪老同學叙舊,談笑之間有時也會取笑我信得「太迷」。不過我總是一笑置之,因為能生活光明,心中喜樂,晚上睡得安樂,人生充實、進取,有把握、有盼望,家庭和睦,信靠這樣一位主,又怎算是「迷」呢?

─見證人現年六十八歲,信主耶穌二十年。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