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一月
1

任何行業的朋友,都可能遇到不可思議的事。當警察,更不例外。

便裝出巡的奇遇

  那天便裝出巡。入夜時分,在佐敦道碼頭附近,碰見一個中年男子─準是道友(吸毒者)!

  「站住!」短髮漢子遵命肅立。我出示證件,對方未待盤問,已直認不諱,說曾經沉淪毒海。

  我曾經參與區內的掃毒工作,吸毒的傢伙既討厭又可憐。為頂癮,偷呀搶呀固然不在話下,就是平日也沒幾個人肯聘用,久而久之,自然不務正業。幾乎所有癮君子都跟家人鬧翻,無家可歸,不是躺在陋巷,就是睡天橋底。人一旦染上毒癖,便像走進了生命的死胡同。

  「早戒掉了。」眼前這條漢子微笑道。一副被煙薰透、腐蝕得又黃又黑的爛牙露在人前。

  「戒掉?在哪裡戒?戒了多久?」我狠狠追問。那時我當差已六年,對於被我盤問的人,總不免存輕視之心,對道友就更不能留情。從前我的一位同事,就因捉拿與毒品案有關的疑犯而受傷。

  「幾年了,靠福音戒毒。」他身材瘦削,回答從容,但是沒有可能!憑經驗來判斷,他吸毒最少十年以上。這等人似有惡鬼纏身,出入監房、戒毒所,直到雙腳一伸,從此化灰;能脫胎換骨的,比率極低,幾個月之後,又多在木屋區給抓回來。這傢伙,福音戒毒?

  「阿Sir,是只靠耶穌的大能,不用飲『橙汁』(美沙酮)…」他又解釋是完全不用藥物,只求耶穌基督幫助。

  「現在幹哪一行?」我稍微放鬆一點,通衢大道之上,不該把好人當盜賊來審問。漢子詳細說出工作地點,倒也是正當職業。半信半疑的我,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和不良分子來往,便要求查看他的記事簿。

  「真信耶穌啦?」我物歸原主,希奇地追問。

  「是!」男子神氣地說。目送他─那副骨頭,和被毒品摧殘過的容顏─漸漸消失在霓虹廣告之外。當晚我一邊執行職務,一邊回憶起那小子,他眼神中流露著說不出來的自信,真是神蹟!

  神蹟還在後頭。

蒙主感召來自首

  我離開掃毒隊之後,一夜在警署當值,有便裝探員送人進來。疑犯面帶笑容,十分罕見。

  「他犯了甚麼罪?」我忍不住問。同事高聲說:「他發神經!」後來知道並不是神經漢。原來那人從前曾經行劫,近日遇到基督徒,勸其信主悔改。他果然接受,而且蒙耶穌感召,現在前來自首。

  行劫罪名一旦成立,有可能判監入獄,天下哪有如此傻瓜,甘心認罪受刑?從來只有死不認罪的逃犯,哪有因信甚麼宗教會痛改前非的呢!耶穌是誰,如此神通廣大,連警察捉拿不到的人,也能替我們送回來?

  從此,我對耶穌基督這名字肅然起敬。試想:一個吸毒者靠甚麼力量,能絕處逢生,安安樂樂的過著正常人的生活?一個劫匪,憑哪裡來的勇氣,毅然自首,寧願面對牢獄生涯?

  回想我從學堂畢業起,遇過各式疑犯:偷搶、打劫、聚賭、傷人、販毒、謀殺…不一而足。上至專業人士,下至市井流氓,從未聽過或見過哪一個拜諸天神佛的人,在生命上有如此重大的改變─肯承擔一己的罪過,肯安分守己地生活…基督徒心中,定然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而且並非「宗教崇拜」、「心靈慰藉」那麼兒戲。這耶穌基督,必是光明與善良的化身!

由於工作關係,我能接觸各類人物。多年在紀律部隊,我體驗到現代社會是個日益腐化的世界。十年八年之前,搗破色情場所,揭發的總是人間悲劇─逼良為娼;現在搜黑點,見到許多年僅十幾歲的女學生,大部分是下課後放下書包,自願為錢出賣靈魂和肉體。更有作妻子的瞞著丈夫,天天接客賺錢,只是為著多一點物質享受,添買名貴衣物,以滿足虛榮心。

搶錢世界 窮兇極惡

  這是甚麼世界?簡而言之:「搶錢世界」。開商店的使用狡詐手段,不顧良心,欺哄客人以賺錢。更有人強搶金鍊,打傷人之後被擒到,全無悔意,還兇相畢露,只怪自己運氣不濟。從前社會窮困,作盜是因逼上梁山;現在不少罪犯,曾受過高深教育,憑藉電腦等科技手法,作下罪惡滔天的大案。

  這是甚麼社會?一言以蔽之:「窮兇極惡」。暴發戶坐名貴房車,在鬧市飛馳,不理路人死活。普通市民行事也是拳頭在近,官府在遠,上茶樓、爭泊車位,可以拚個你死我活,在街上不滿意別人多望一眼,又是血濺街頭。荒謬的案件比比皆是,今天碎屍,明天縱火…正如聖經所說: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

  到我當上警長之後,工作比前吃力,我更深入思考人生的問題。我甫出生便幾乎夭折,童年時身體孱弱,誰料中學畢業後竟能當上執法者。但這一行危險性頗高,有時遇上歹徒持械作案,鬧市中根本認不出誰是良民,誰是兇徒。一旦被轟一槍,從此了了,靈魂又將何往?

  在警隊中我「四大皆空」,嫖、賭、煙、酒皆無興趣,別人一擲千金,通宵竹戰,夜夜笙歌,我則獨具雅興,以讀書、繪畫、書法為樂,但我心底明白,瘋狂賭馬,吃喝玩樂,豈能填滿人心?附庸風雅,風花雪月,斷難改人惡性。光火起來,誰不像瘋子般可怕?

  再想深一層,人為營謀私利,滿足無窮慾望,行事形同禽獸,人的價值真的那麼低賤?

活活的見證人

  一九八五年底,我還在香港大學唸書的弟弟,誠意邀請我聽福音。我這位準牙醫弟弟成為基督徒以後,心情比從前更開朗,待人更和善,讀書也更加努力,心中好像常有一團溫暖的火在燃燒。我隨他往聚會,當晚的題目是:「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主耶穌)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捫心自問,終日勞苦奔波,日間每見路人,就暗想這人有沒有犯法?有沒有攻擊性武器?老前輩更教我們,巡邏時要常回頭望,以防被人襲擊,甚至奪槍,因此時刻步步為營。

  平素見盡人間的慘劇、人性的卑污,教育、法律都不能使人坦誠相對,以愛相繫。可是,一個又一個自己親身遇見的基督徒,都是活生生的見證人─與我萍水相逢的前劫匪,曾是吸毒、絕望的可憐蟲,以至和我一同成長的親人,有理想、有學問、有前途的弟弟─都異口同聲見證主耶穌能赦免他們,寶愛他們,重視他們,還說主能活在人裡面,天天更新他們的心靈。

重估人的價值

  兩年後,一個黎明,我獨自在山頂跑步。晨光熹微,綠草如茵,海港從沉睡中緩緩甦醒。吸一口清新空氣,世界好美麗!當時的情景,使我回想第二次聽福音,欣然接受救主後的改變。主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凡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人生中恐懼、憂慮,無時或已,但我兩年多前的抉擇,帶給我的是一片旭日般的光輝。

  輕風拂臉,舒暢中自覺創造主正在身旁,我能把生活中大小重擔交託祂。到如今我從未後悔,只悔信得太晚。有了祂,我對這黑暗的世界有了新的看法。過去認為大地蒙塵,人類再無希望,但現在深知宇宙中尚有善良的力量,助我和惡勢力對抗。信主並非「看破紅塵」,反而是重新肯定了人的價值,尋著了創造主放在人性裡至善的靈性與良知。

  如果全港的市民都信主,都擁有這新生命,這城市會多麼潔淨!到時候,大概我亦無用武之地。我也真希望自己能活在一個不用武力的地上,人人相愛,心相連,手相牽,翻開明天的報紙,再讀不出暴力和仇恨。

盼望那古老的十字架

  回想一次教會傳福音,我和一位弟兄同心安排佈道會的工作。他從前犯案纍纍,信主後懊悔認罪,痛改前非,與黑幫斷絕來往。過去我們彼此站在對立地位,各為其主,一個靠犯法維生,一個以執法為職,如今在基督裡一同事奉同一位主,握手言歡,共敘暢談,像親兄弟一樣心心相契。

  真的,科技文明縮短了交通的時間,卻未能減少人與人之間心靈的距離;電子儀器節省了警方破案的時間,卻未能減低人犯罪的動機;先進的影音技術使人極視聽之娛,卻未帶給人一顆更真誠的愛心。

  但基督釘死在十架上,流出愛的血,代表祂對我們全然的寬恕和無條件的收納,震撼千萬人的心,使人對祂赤誠的降服。當人控訴祂,要把祂置於死地,主卻向父神禱告:「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從此人類相殘的歷史中,才能出現千萬個彼此赦免、脫罪更新的人。但願你也能成為其中的一個,像我,也像我所遇見的幾位奇妙的基督徒一樣。

  「你們知道主曾顯現,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基督)並沒有罪。」(約翰壹書三章5節)

  「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約翰壹書三章16節)

  「凡認耶穌為神兒子的,神就住在他裡面…」(約翰壹書四章15節)

─本文見證人於一九七七年加入紀律部隊

心靈的健康

甚麼是無價之寶?

極品的紫貂皮裘?王羲之「蘭亭序」的真跡?千年野生的人參王?

都不是。

紅歌星米高積遜花巨款買下醫學用的氣體箱,每天進去躺一躺,希望常保青春;英國女皇伊利沙伯一世臨終說,寧願以她擁有的一切換取片刻生命!可見活力和健康,比任何權勢、名譽、地位、珍寶更貴重。

為了維持人類健康,腎病專家、癌病學者等竭盡心力,研究治療的方法。龐大的醫療隊伍亦夜以繼日,盡忠職守,為人類身體健康而奮鬥。

有強健的體格固然重要,不過如果精神困擾,即使再強壯的體魄也是枉然。可見人有健康的身心,而寓於健全的體魄,才算是無價之寶。

真的,光明磊落,大公無私,愛人如己,坦坦蕩蕩,輕輕鬆鬆的生活,一生能以寬容、微笑迎苦難,告別時遺留真誠與愛心在人間,這是多美好的事!

可惜人類不只有生理的疾病,更有心靈的疾病。現實的悲劇、人生的閱歷啟示我們,埋在人性裡的是仇恨、貪婪、自私、驕傲、虛偽、邪淫…病徵是虛空、猜忌、愁苦、煩悶、浮誇、孤獨…「心病」一發作,怒火會燒盡摯愛的親情,財利能磨損深厚的友誼,情慾會毀滅美滿的家庭,貪念可斷送如日方中的前程…

根深蒂固、看不見卻又存在的病毒,正蔓延在人的心靈。醫生治好傳染病,誰又能根治人內心的創傷,消除人裡面的疾病?世上又有甚麼靈丹妙藥,可保人心靈安康?

先改變自己的內心,才能改良世界。執業醫生的目標,是治好人的肉身;基督的任務,是醫好人的心靈。祂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祂要賜人新心,把新靈放在人裡面,為心靈有病的人帶來內在的更新。

箴言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今天,您的心真喜樂嗎?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