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七月
1

失去丈夫和三個子女的婦人,怎樣度過這四十年悠長的歲月?

試問一個人在短短一年之內,

失去了四位至親、至愛的親人,這份痛苦誰能識透?

美滿家庭

 我生長在湖北省漢口市,十八歲時嫁給一位武漢大學的畢業生,當時他才二十歲。他生情開朗,談笑風生,又聰明又能幹,所以人緣很好。婚後夫婦二人相敬如賓,婆家雖四代同堂,但也相處得很融洽,不久還生了兩個女兒。這樣的家庭算是很美滿了。

天有不測風雲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萬萬想不到,美景不過是海市蜃樓,八年後就匆匆幻滅了!

 記得那年,我的第二個女兒已漸漸懂事了。她那秀麗的臉蛋,高高的鼻子,和那雪白的皮膚,再加上一束柔細如絲的頭髮,看上去真叫人又疼又愛。撒起嬌來,向我懷裡一倒,那種又嗔又憨的樣子,活像個鬼靈精。不幸,一天她突然病了,足足咳了有一百天。我眼巴巴看著她發高燒,卻束手無策,沒有辦法救這條小性命,她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我抱著屍體哭得死去活來,呼天搶地的嚷著︰「可憐的菊珍啊!」外子雖然陪著我、安慰我,好言相勸,但又有何用?

禍不單行

 我的大女兒也是個惹人疼愛的孩子,圓圓的臉龐,有著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梳著一頭黑亮的短髮,又精神又漂亮,整天跳進跳出,問這問那,家裡有了她好不熱鬧。這孩子又特別乖巧,小小年紀就會自己照顧自己;梳洗、穿衣都不用我操心。

 俗語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真是一點兒也不錯。小女兒死後一個多月,四歲大的望珍也病了,她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床上,整天「媽媽、媽媽」的呼喚,每一聲都像針一樣扎心。後來她陣陣痙攣,過了三天,就雙眼翻白,手足無力,像洩了氣的皮球,不哼一聲的去了!這個打擊實在太大了,我頓時昏了過去……。

 就這樣,在短短的四十二天之內,我埋葬了兩個小乖乖。我已無能為力,只有含悲忍淚,等待另一個新生命的誕生。

惡夢重現

 不久我生了一個男孩,當他呱呱墮地時,我把失去兩個女兒的悲痛都置諸腦後,看到他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切都似雨過天青,旭日初升。現在我又有了生命的氣息,我把希望重新寄托這孩子身上。

 由於孩子自小身體孱弱,就更需要小心照料,加倍憐愛,呵護備至。稍有差池,全家就心驚膽戰。我疼愛他到一個地步就是把心肝挖出來、把性命喪掉也情願。

 數月後,外子因事出門。他離家後第八天,六個月大的小兒子也發起燒來。家人見這情形都慌作一團,四出找醫生,我則抱著他寸步不離,不住低聲呼喚︰「寶貝啊,好寶貝,不要離開我,千萬不能離開我啊!」從此我不眠不食,終日陪伴他。

 最後家人看我已疲憊不堪,不成人形,就不准我再抱著他,勉強我把他放到嬰兒車上。但我仍呆呆地盯著他,回想我怎樣抱著他遍遊大街小巷;又撫摸著他那短短的毛髮,作著十年、二十年後他長大成人、成家立室的美夢。當清醒過來時眼前卻是惡夢一場!我怕他死去,怕留不住這七彩繽紛的美麗幻想。半睡半醒地拉著他的小手,希望能拉住他、留住他,使他永遠不離開。但他終於還是走了。

 誰知更大、更苦、更沉重的打擊還在後面。

 埋葬了小兒子後,接著就傳來了外子遭人殺害的消息。說到這裡,真不知道用甚麼話來形容我當時的心情;若說黃連苦,那時我的心比黃連還要苦。

每逢佳節倍思親

之後我的日子就失去了歡樂,整日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每當年終除夕家家團圓時,我卻形單影隻,獨自飲泣;別的身為父母者,在兒女的歡笑聲中過年、過節,而我卻滿懷悲愴,落在痛苦的回憶中。日間還可以有親戚、朋友相伴,以打牌、宴筵來消磨時間,可是一到夜晚,酒盡人去時,只有再在漫漫長夜裡嗚咽…我雖然可以用種種娛樂麻醉自己,但卻蓋不住那滾滾而來的哀愁。在無可奈何之下,我只有去求仙拜佛,想從中得到一絲安慰。雖然如此,內心卻沒有半點平安,也沒有指望和快樂!

試試看

 抗戰期間,我兩手空空的從重慶逃來香港。為了生活,我只得替人看顧小孩,過了三十幾年幫佣生涯。

 那時我離鄉別井,心緒不寧,所以經常去黃大仙求福。我有頸痛的毛病,已連續痛了六年多了,但又捨不得花錢就醫,最後痛得連脖子也不能轉動了,真是苦不堪言。我的僱主是位基督徒,她見我痛苦的樣子,就告訴我說,耶穌能醫我的病,並給我平安。我想,我拜佛求仙這麼多年,到頭來甚麼也沒有得到,耶穌又怎能治好我呢?所以當時我並未答應她。

 可是有一天實在痛楚難當,心想,不如試試看,於是暗暗祈禱,說︰「耶穌啊,如果你真是救主,是真神,就請你醫好我。如果我仍然痛,就不信你;不痛,就信你。」

來得安息

 說也奇怪,過了兩個星期,我的脖子果然不痛了!我把這事告訴僱主,她便帶我去聽福音。在聚會的地方有人送我一張福音單張,上面寫著︰「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耶穌)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讀後心頭如放下一塊大石,多年來的創傷得著了撫慰,整個人就安息在主懷裡。

 就此我信了耶穌。那是一九四九年三月,距今足足超過四十年了。接著在一次受浸聚會裡,聽人唱到︰「已經死了,已經葬了,從今以後我完全了了。」這首詩歌真是唱到我的心裡。正如聖經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從前種種,已經完全了了。自從丈夫、兒女相繼去世以來,我的內心頭一次有了平安。跟著我寫信回故鄉,叫親友不用替我擔心,因我有了主耶穌,並且還有許多弟兄姊妹,我不再孤單了!

悠悠四十多年

 這些年來,有時往事還會在我心裡泛起陣陣漣漪,但卻從未使我動搖、絕望,因有一股新的力量住在我心裡。試想,一個孑然一身、孤苦零丁的女人,懷著一顆破碎的心來到異域,若不是又真又活的神幫助我的話,四十年悠悠寒暑又怎能安然度過?

 而今每逢過年、過節,我再也不感到難過,只要能參加教會的聚會,我就喜樂了。每次來到聚會的地方,想到可以和許多信耶穌的人一同歌唱、聚會,心裡就無比的興奮。

 現在我租了一間面積還不到一百呎的小房間,四面都沒有窗子,白天不開燈便看不見東西,但每晚回家,我就在此花兩個小時讀我心愛的聖經。如今,我仍舊自由、快樂的生活著。雖然我沒有汽車,也沒有洋房,但卻能靠著那又真又活的主耶穌,自食其力,在世度餘下的光陰。

謝謝耶穌

 來港後,我一共動過四次大小手術,卻從不懼怕膽怯,正如聖經所說︰「我們有這寶貝(耶穌)放在瓦器(信徒)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使耶穌的生(命),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哥林多後書四章7-11節)

 記得有一次施行腫瘤切除的手術,醫生問我在香港有何親人,我回答說︰「沒有呀,只有主耶穌!」我因

無親無故,在開刀前簽字時,就笑著對醫生說︰「我簽就是耶穌簽了!」

 手術順利完成後,出手術室時,我安然地感謝主耶穌,並問醫生要收多少手術費,誰知他(私家醫生)不但不收分文,還笑著說︰「你就謝謝耶穌罷!」

 親愛的讀者︰當記者訪問見證人楊李春英女士時,她回首前塵,追憶往事,禁不住黯然淚下;不過一提到基督耶穌,她就破涕為笑了!我們盼望以其親身的體驗引起讀者共鳴,在這崎嶇的世路上尋得真正的信仰。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