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七月
1

父親患腸癌去世,作女兒的為他道出心聲。

 一轉眼又到五月二十七了,這個日子是我永誌難忘的,因為那年的同一天,家裡有兩樁重大的事:上午伯父出殯,下午我和弟弟受浸。還記得伯父去世的那天,家父和我一同幫著他家人辦理後事,這是我有生以來頭一次參與別人的喪事。我們在醫院裡盡力安慰死者的親屬,眼看著這個美滿的家庭,如今只剩下孤兒寡婦,眼淚汪汪、無可奈何的接受這個痛苦的事實。面對此情此景,我只能默默的為他們祈禱,求神眷顧這一家大小。

 可是作夢也沒想到,事隔半年,我竟然要為我所愛的父親辦喪事了,所不同於前次喪禮的是主耶穌確實撫慰了傷心的人。若不是得著基督作救主,我想沒有一個作兒女的能忍受失去慈父的痛苦,也沒有一個作父親的能泰然自若的面對死亡。我深信家父若活著的話,他必定要親筆寫出蒙神恩典的見證!

回到不變的家

 我從小就聽過很多耶穌的故事,略略知道在這廣闊的宇宙中有一位永恆的真神,所以有段時間我天天祈禱。可是年事稍長後,我開始朝著另一個方向探索,我憑著年輕人的本錢,上好的時光、充沛的精力、十足的幹勁,滿心好奇的要在這新奇的世界裡闖一闖。我對自己說,我要尋找前人所未曾找到的烏托邦。

 此後的七、八年,我不停的向前闖,凡是年輕人的活動我都積極參加。我增廣了見聞,服務了社會。健康的生活塑造了我開朗樂觀的個性。

 直到一個農曆新年,有位基督徒老師邀請我聚會,我才想起主耶穌來。那天我剛步入會場,便被釘在牆上的四個工整大字——「耶穌是主」吸引住了。鮮紅色的字,襯著天藍色的牆壁,一片柔和、舒暢。我就像坐在家中一樣,毫無拘束。

父親罹患腸癌

 說真的,除了神的家之外,世上再沒有不變的家,即使是中國古代的名門望族,沒有一個是歷久不衰的。八五年初,父親因身體不適便往求醫,醫生初步診斷是患了膽石症。近年來膽石症的患者很多,一般只要接受藥物治療或手術割除即可痊癒。可是後來再進一步檢驗,這才發現是得了腸癌。這個消息恍如晴天霹靂,實在令我震驚不已。這豈不是像宣判了父親的死刑?此後家中便蒙上了一層陰影。

人到中年

 想起爸爸我總感悲痛。爸是個有學識、有修養的人,大家都說他是好好先生。他在大酒店裡擔任人事部的要職,對同事如同自己的親人。他有著高大的身材,長方的臉孔,微禿的前額,加上開朗、熱誠的性格和彬彬有禮的君子風度,使他甚得人愛戴。酒店裡遇有甚麼活動,他總是興致勃勃的張羅,從主持到頒獎大都由他一手包辦。

 試想,男人到了四十八歲,能擁有愛他的妻子、孝順的子女、共患難的朋友和同事,以及成功的事業,總該稱心滿意了罷?可是誰又能知道人到中年的辛酸呢?

 記得爸抱病初期,有一天我邀請英文老師來家裡便飯。那天我和老師並排坐著,爸媽坐在我們對面,大家暢談了很多事。飯後老師問我,在家作功課時,如遇有不懂的地方,是否去請教爸爸。其實爸因忙於工作,在我升上中三之後,就沒空教孩子們的功課了。他無可奈何的對老師說:「他們都已長大了,現在不再需要我了。」話語間流露出的那種惘然若失的心情是我難以體會的。

不知道在作甚麼?

 還有一次,我陪爸去照x光,事後一起去茶樓喫點心。我凝視著辛勞了半生的父親,忍不住問道:「爸,您每天究竟在忙甚麼?」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卻換來了意想不到的回答。他說:「我不知道自己在忙甚麼,但我卻很想知道…」這也許是今日社會大眾共同的心聲。不知道活著的意義;不知道為甚麼天天奔波於住所與辦公室;不知道為甚麼應酬一批又一批的人;不知道為甚麼處理一堆又一堆的文件,不知道人生在世到底是為了甚麼。

 我想起了半身不遂、臥床多年的婆婆,她雖年老多病,但仍堅信主耶穌,在患難中依然為我們全家祈禱。每次爸為她作完一件事,她總是說:「願神祝福你們一家。」她死時非常安祥,給爸爸留下很深的印象。爸爸知道信耶穌是好的,但又怕一旦接受了救主,就要脫離許多世俗的事務,所以一直說:「我不能信,我總不能掛羊頭賣狗肉嘛。」媽媽深愛著爸爸,凡事順從他,所以在信主的事上也就以「他不信,我也不能信;他若信,我就跟著信」為藉口,兩人遲遲不肯接受主。如今爸爸得了絕症,放下了酒店的職務,有的是時間來細想人生的問題了。病中的日子裡,爸爸一定想得很多,因為他畢竟是個有學識、有頭腦的人,又是走在人生最後的一段路程上,豈能不思考生命的意義呢?

 記得那天爸爸在醫院作完第一次小手術,從手術室推出來時,臉上那種痛苦的表情是我從未見過的。連日來我和十五歲的小弟弟不知為他祈禱了多少次。我湊近他的耳邊,流著淚問他說:「爸,你願意接受耶穌嗎?」他微微地點點頭,但後來又反悔了。我很清楚,一個有數十年人生閱歷,再加上對信仰有許多誤解的人,是不容易立時轉變的。我不只一次對他說,我尋到了人生的真諦;惟有這位來到人間的神——耶穌基督,祂曾戰勝死亡,從死裡復活,今天仍與信祂的人同在;有一天祂還要回到這個地上,建立祂的國度。

最長的一夜

 那晚爸的痛楚並沒有減輕,學識、閱歷、金錢、地位,甚至至親好友的關懷,對他都已沒有半點用處,他像斷了線的風箏,即將消失在地平線之外,落在人所不知的地方。幽暗的病房裡只剩下母親陪伴著他。幾十年的恩愛夫妻,眼看著就要永別,怎能不肝腸寸斷?就在這絕望悲傷的夜晚,兩人不禁擁抱在一起,讓淚水盡情的流著。「啊,主耶穌!啊,主耶穌!啊,主耶穌!」這是他們唯一所能的禱告,也是發自內心最真摯的呼求。就此爸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

 「一宿雖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我以淚水和向神的呼求送走了黑夜。翌晨當我送粥到醫院去時,赫然發現爸爸精神奕奕的躺在床上,他見到我來,高興的對我說:「讚美主!」

我簡直難以相信,這就是我多年來所認識的父親。我親耳聽到他對神的讚美,哦,他已經接受耶穌基督作救主了!他的靈魂得救了!媽告訴我昨夜發生的事,我只有敬拜神的作為。人並非都會患上癌症,但是人人都有一死,強者或者能活到七十、八十,弱者也許只有十來個年頭,死亡何時臨到,何時就是人生的盡頭。惟有那些得著神永恆生命的人,才能無懼於死亡。

最後的十六天

 爸在醫院裡度過了最後的十六天,便安然離世歸主。癌症的痛楚令人難熬,過一天就像過一整年。當他入睡時,我伴在床邊,猜想他在病中會思考些甚麼。是四十多年如煙的往事,還是他死後的歸宿?不,這些猜測都不對。好多次他一覺醒來,總愛和我一同唱詩讚美神。

 「讚美父乃祝福之源,讚美子將救贖成全,讚美靈來實施、運行,讚美聖父、聖子、聖靈!

 讚美父是永活源頭,讚美子作生命湧流,讚美靈已流入我心,讚美三一神是我分。」

 他尤其感激神的憐憫和祂的大愛。

 我看著爸嚥下最後一口氣。臨終前,媽問他有甚麼話要留下,他說:「沒甚麼可說的了,我已經得著主耶穌,祂是我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朋友,現在我只想休息一下。」

 爸的死為我們留下一個活的見證,教會中弟兄姊妹的幫忙,無比的溫暖,令我們一家感激不盡。媽媽在辦完喪事之後不久也信主受浸,愉快地生活在教會中。

 最後,我深切盼望爸爸的遺願能早日實現,那就是:「願神的愛臨及每一個人;願人人都能分享基督的愛。」

——本文見證人現從事電腦行業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