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十月
1

主修核子工程的大學生,怎樣衝出理性的樊籠,

毅然作出信仰上的抉擇?

 一九八五年,本書編者有機會在紐約和年輕學者葉堂宇先生暢談他讀書的心得、生活的理想以及令他成功的祕訣。葉君本來是讀核子科學的,一九八三年進入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修讀「作業研究」(Operational Research) 碩士學位,後在紐約壬色列理工學院 (Rensell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攻讀「管理資訊系統」(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博士課程。不過誰也想不到,他從前竟是個酒鬼!到底他是怎樣步上正道的呢?以下是經過整理的訪問內容。

「作業研究」與「管理資訊系統」

 已經是紐約時間晚上十一點了,來接葉氏夫婦的汽車還遲遲未到,於是我利用這個機會和他們傾談起來。

 「葉先生,您能不能向讀者簡要的講解一下『作業研究』和『管理資訊系統』這兩門學科的內容究竟是甚麼?」我問這位略帶倦容的留學生。

 葉君托了一下眼鏡,笑道:「其實這兩門學科並沒有甚麼特別高深的學問。『作業研究』是用科學的方法找出一個規律,算出一個數學模式來解決自然界、社會、政府、國家和工商機構所出現的特殊難題。課程內容主要是將有關問題的定性 (Quality)和量性(Quantity)之間的變化找出來,然後計算出一個數學模式,再從這模式中擬出典型難題的現象,從中取得最理想、最有效(Optimal)的解決方案。

 至於『管理資訊系統』(MIS) 是把所有微觀(Micro) 得來的資訊匯集起來,整理組織成為宏觀(Macro) 資訊,經過分析後再推算出一個精密的數學系統。目前不論是政府或是工商業的決策人員,在擬定各種長遠規劃之前,都要掌握這些資料。他們收集所有可能應用的規劃方案,然後用數學系統推算出各種方案及其一切可能帶來的結果,最後再加以系統化,找出一個最佳的答案﹣﹣用最低的成本,謀取最大的利益。

 上述兩門學科對當代複雜的行政、軍事、經濟以至社會決策都日益重要。」

成功的祕訣

 「聽說您的研究工作很成功。請問您成功的祕訣是甚麼?」

 「要成功一定要有理想、有遠見和有計劃。我從小就勉勵自己,要付出熱誠,開創出美好的人生。我把二十歲到六十歲這段時間每年要完成的事,以及如何去完成,並要達到甚麼標準,都一一寫下來。在學業方面,我定下甚麼時候大學畢業,甚麼時候得碩士、博士學位。對家庭我也有一套計劃,就如應當如何孝順、供養父母等等,甚至連未來配偶的品貌、學識等條件亦都訂有細則,以備按圖索驥。除了長遠的計劃之外,還有三、五年短期打算,如此按部就班,循序漸進,必能闖出光明的前途。」

 我的目光不禁轉向新婚不久的葉太,打趣道:「不知尊夫人各方面是否完全符合您的條件?」

 「她是設計師,總算不過也不失…」(眾笑)

從三個學術角度看信仰

 「言歸正傳。我知道您是虔誠的基督徒,您究竟如何從所學的各種學術知識中來看您的信仰呢?」

 「宇宙太奧祕、太宏偉了,即使集歷代之才,窮一生之力,仍然研究不了、探測不盡。我越研究越發現,從星體的運行到社會的發展等種種現象,都說明宇宙中必有一位睿智不凡、作事精密且能被人認識的主宰。」

誰推動頭一個原子

 「當我主修『核子工程』時,對物質的原子分裂和有機細胞分裂的原理略有涉獵。後者說,人的成長是由細胞不停的分裂和繁殖所致。因此每個人頭一個細胞的由來都可追溯而得知。但是,若說人類是進化的產物,那麼第一個可分裂的細胞是從何而來?它自行分裂之後,又怎能有意識地產生出千千萬萬不同種的生物呢?聖經上說,神『從一本造出萬族』,創造了萬物之後,就叫他們『各從其類』。現今生物的『種』雖會改變,但『類』卻不變,這真是太合乎聖經了,叫我不得不信服。有位紐約州立大學的生化系教授對我說,他越研究人類的遺傳基因就越篤信耶穌基督;越清楚生命現象的基本結構和功能,就越信服上主智慧的工作,所以他常常求告主耶穌的名,還經常開四個鐘頭車去參加教會的聚會,並且笑口常開…」

 「對不起,您似乎離題了。」

 「哦,我們再回頭來談核子工程。這一類學科要對微觀宇宙有深入的了解。原子分裂是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如此類推。有時我不禁納悶,心想:頭一個原子到底從何而來?是誰推動它,使它在微觀宇宙中轉動?又是甚麼力量使得原子之間彼此吸引呢?」

萬事萬物都有程式

 「到我進哥倫比亞大學讀『作業研究』時,又得以從另一個角度認識到創造主的大能。我以研讀此學科的方法來看世上的事物,深覺神似乎早已為自然界的萬物定下了一個數學模式,甚至連科學家亦不明其所以。就在那時,我觀察到人類的天性、動物的本能、植物的生態等等,不禁要問:為甚麼他們能在不知不覺間運用如此複雜的生存『系統』呢?這一切似乎都有一定的程式,並且經過精密的計算。我只能深深佩服那位有無窮智慧的設計者,惟有祂才能為萬物定下如此奇妙的模式,為一切生物選出最理想、最有效的生存方案。」

「得救系統」

 「現在再從『管理資訊系統』這門學科來看神的計劃。聖經中提到神的智慧和安排時說:『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就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這恩典是神用諸般智慧聰明,充充足足賞給我們的。』(以弗所書一章4-8節) 由此可見,神為了要將祂的生命賜給人,使人成為神的兒子,就早已替每個人編寫了一套極精密的程式,並且依此對每個人有特殊的帶領。我暫且叫此程式為神的微觀計劃﹣﹣神為每個人所設立的『得救系統』。這些定好的計劃使不同的人能對神有不同的體驗。如此龐大的系統遠遠跨越了人類的歷史,它從已過的永遠到將來的永遠;在未有世界之先,神為每個人所定下的微觀計劃,到時間裡便實施在各人身上。至終神要將祂所揀選的人對祂的經歷匯集起來,成為聖經所說的『聖城新耶路撒冷』,有神居住在其中,這豈不是發展成神的宏觀計劃了嗎?所以人生最上算、最有眼光、最有效的選擇,就是有份於神這龐大的規劃。耶穌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進神的國。』要微觀、宏觀都有份於神的旨意,就是接受神永恆的生命,一生在教會生活中經歷神、認識神,直到新耶路撒冷。至於不信主耶穌的人之所以『滅亡』,就是因為他們置身於神那有系統的偉大計劃之外,好像數學上的累贅(Redundance),又像混亂而無意義的(Misorder)資訊,最終要從整個系統中刪除。」

酒癮纏身

 「現在可否講講您信耶穌的經過?神是用甚麼『程式』帶您進入祂偉大的系統裡的?」我笑著問。

 「說來話長。前面曾提過,我為自己的一生定下了一套計劃,但『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自己千算萬算也抵不過神的一算。由於家中共有五個兄弟姊妹,所以父母無暇好好管教我,以致養成了任意妄為的性格。我憑自己的努力升上了大學,日間除了偶爾缺課之外,一切都很正常,在人看來我好似前途無量;但到了晚上,一離開校園便到處亂跑,跳舞、玩樂、花天酒地,甚至與流氓為伍,跟著他們去幹見不得人的事。此後,我染上了酒癮,甚麼酒都喝:白蘭地、威士忌、啤酒、米酒、雙鹿、五加皮、高粱、烏梅、竹葉青、紹興老酒,甚至虎骨酒…,每飲就是五百 C.C.,喝醉時就甚麼都不知道了,等酒醒之後才知道自己曾經用鞋打人,用腳踢人、嘔吐…,經常連黃膽水都吐了出來。有時一醉就是三天三夜,頭痛得好厲害,怎麼睡也不舒服,真是十分苦惱。到後來甚至清醒時手也會發抖,認識我的人都說:『真是個酒鬼。』眼看我的人生大計就要泡湯了,於是決心戒酒;可是戒了多次都沒成功,每次同學一激將,就不能自制,又喝了起來。爸媽看到這種情形不禁歎道:『生下這樣的孩子,真不知怎麼辦?』本來我準備天天在圖書館裡鑽研功課的,可是卻喝了三年酒,到考試時只有作弊過關。

 我自己也知道,這樣喝下去會自毀前程。為求解脫,只得求助於佛經,但仍無效。(如果修正果必須唸如此艱深的經文,那誰能得救呢?) 內心深覺對不起親人、對不起自己…,可是內疚又有何用?我雖有良知,卻無良能;雖有科學頭腦,卻無聖者的智慧。

 一天,有位朋友請我去聽福音。我向來對基督教沒有甚麼好感,從小就在禮拜堂裡放鞭炮,把聖經倒過來讀。那天在福音聚會中有一位姓呂的基督徒作見證。他曾是台灣鼎鼎大名的竊賊,後來洗心革面,改過自新。呂先生說他從前和一班壞朋友交往,一次無意中殺了人,被囚獄中,有位傳道人一直寫信將耶穌的事蹟告訴他,但他卻認為這不過是一派胡言。

 直到收到第一百五十封信時,才深受感動。一天,有個犯人突然暴斃,而他在幾分鐘前才和那犯人談過話。於是慌忙跑去把那人推呀搖呀的,但是怎麼都不能弄醒。他不明白為甚麼幾分鐘前還好端端的一個人,一轉眼就死了。這時不禁想到人生在世到底為了甚麼?死後又往何處去呢?他曾逃過獄、打死人、殺人,雖是誤殺,也難逃其罪;又怕將來會判死刑,死後不知到那裡去。

 傳道人信上的話再次提醒他,叫他看到自己的罪,並且產生了接受主耶穌的需要。從此每天一起床就跪地禱告、讀聖經、唱詩。其他囚犯也深受感動,跟著一同禱告,也為他代禱。到判刑的那天,法官因找到了新證據,竟判他無罪。出獄後,他便四處向人傳福音。我聽福音時,他已是神學院二年級的學生了。

 事有湊巧,原來從前看管呂先生的監獄長官正是我的朋友,他告訴我說,當時那監獄裡的犯人都是兇狠殘暴之徒,隨時都可能殺人,為此看守的人都要手持卡賓槍,稍有不對即以亂槍掃射。最令我感歎的是,兩年前這位監獄長官把初入囚牢的呂先生看得連野狗都不如,可是兩年後,那長官自己也被惡習纏身,而他所看管的囚犯卻因有了主耶穌,成了良善的新人,過著光明、積極的生活。

 我因為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因此當傳道人問誰要信耶穌時,我就站了起來,求主耶穌幫我戒酒。

 我想像他這樣的人尚且可來信靠基督,何況我呢!難道自己真要讓酒精毀了大好的一生?不,我要靠救主的大能脫離墮落的生活。

 從那天起,我再沒有喝過半滴酒,連啤酒也不再感興趣了,因為我有了新酒——耶穌,祂是新的力量和鼓舞;祂所說的話並不是修行的指南,也不是避世的理論。耶穌基督使我的人生充滿了意義,使我有力上進。若不是因著耶穌,恐怕我早已酒精中毒了!」

 談到這裡已是深夜十二點半了,來接葉氏夫婦的汽車剛抵達,訪問也就此告一段落。

 編後語:葉堂宇先生曾任教於紐約市立大學史坦登校區商業管理學系。他們夫婦盼望各界讀者看過這篇訪問後,能夠立定心志,接受耶穌基督這永恆的生命,有份於神偉大的計劃,才不枉此生。神為人所定下的「得救程式」其實非常簡單;耶穌基督已經為人的罪孽代死,您只要口裡承認耶穌是主,心裡信神叫祂從死裡復活,對 說:「主耶穌,赦免我的罪,進入我的內心,作我的救主,使我有份於你的計劃,」就必得救。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