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十二月
1

有限的人追尋無限的真理,豈能窺其全豹?

 她從小住佛堂,喫長齋,與極嚴謹的宗教結下不解之緣。每天燒香、叩頭,背讀儒、釋、道的古書,頻頻往各佛堂扶乩,能使仙佛顯靈,更有神佛附身。

 十多年來一心求道,本想終身在教內負起代天宣化之職。可是她幾年前卻毅然放棄清規戒律,完全脫離往日的宗教生活,重投現實社會,成為一個喜樂的基督徒。

 一九八七年十月,本書記者訪問這位年輕人,讓她詳述多年來奇異的宗教生活與內心的掙扎。內文由當事人口述,本書編者筆錄整理而成。全文經見證人審閱校訂。

佛堂中長大的小女孩

 今日的我是中學教師。面對莘莘學子,看著成長中的嫩苗,常勾起我無限的回憶。

 現代社會中極少人像我這樣,童年、少年、青年三個階段,都與極嚴謹的宗教結下不解緣。

 有感人生疾苦,家母多年前信奉了一個宗教,後來姊姊和我也先後追隨她,成為教中的要人,分別住在港九不同的佛堂。

殊途同歸 超脫求道

 我教中人相信,世上五大宗教,本來殊途同歸,而本教則是一切宗教的根源,集合各教之精髓,超乎一切宗教之上,且由各方仙佛暗中助化而成。因為人人皆有佛性,遇上明師(教中光明之師)指點,行功立德,便能超生了死,免去輪迴,返回極樂。五教聖人為助人明心見性,更以開沙(扶乩)、借竅(上人身體說話)等法臨壇批示教訓文章,使人超脫得道。

扶乩配演 沙上通靈

 我六歲入教,十一歲住進佛堂。每天早午晚焚香拜禮,叩頭數百,背誦儒、釋、道的經書,苦修靜坐,彷彿時光倒流,回到遠古的世界。

 每週幾晚都有講道時間,各人散去之後,夜裡十一、二時我還要和其他「乩手」學習配演開乩。原來教內有不同的職責,其中一種負責與仙佛通靈,稱為乩手,開乩時乩手便閉目在沙上寫字,自己卻毫無知覺。我和姊姊從小就負責這職位。

滿天神佛 真神?假道?

 那時自覺替天行道,與佛有緣,甘心樂意離開家庭住進佛堂,從此十三年不再喫肉。乩手因為通鬼神,負重任,在佛堂內生活嚴謹,不能隨便外出,本來更不能出外讀書,我倒算是很例外。雖然僥倖有機會進學校,不過學業上甚多波折,多年來只能斷斷續續上學。我因為在教內長年開乩配演,有時早午晚三次之多,十分忙碌,若非求知慾強,一直堅持進修,力求拓闊視野,開廣胸襟,相信一輩子也不能分辨真神假道。

仙佛當眾附身

 十四歲到十六歲是我「全盛時期」,有時連續五晚開班講道,晚上便有仙佛當眾上我身,濟公、觀音、關公、五教聖人…總之滿天神佛,上身時我威風凜凜,如受奇異力量驅使,或教訓督責,或批示玄妙奧義,說出人心思念,不過所講的也並非時常準確。

 我們一家常到不同的佛堂開乩講道,母親負責幾間佛堂,而我追隨的前人 (入教久,修行高者) 也是道行最深的,所以無論自己或道親們,都認為我將來必會成為教內的中流砥柱。

 有時也想到外面的世界,但十多年的薰陶,令我感到有形有相的世界盡皆虛假,八苦的出路惟有藉禪、佛求道超脫,了卻此生後便不再輪迴,永遠解脫。

年事漸長 疑問重重

 中學畢業後,我堅持升學,一直到師範行將畢業,仍舊住在佛堂,可是思想上卻遇到莫大沖擊。

 年事漸長,心中對所信的疑問重重。我信宇宙之中有神,有造化之主,但上身顯靈的卻是滿天神佛,不禁自問:世界是否由一位最高的創造主來計劃和掌管?墮落的人類由祂拯救,抑或如我教中人所說,各教聖人都曾在不同時代來拯救世人,不過他們早已功成身退,如今都不再是救主了,現在只有我教才是真理?既然創造主是最高的,為甚麼教內從未有人說要與創造者接觸,卻要我時常與仙佛來往呢?再想深一層,附在我身上的,到底是「仙佛」,還是鬼怪呢?

道統源流查不清

 最令我困惑的是,窮根究柢始終查不清本教的歷史源流。道統中所提人物、歷代教主的資料也頗多矛盾,雖然把中外各大宗教的創始人如達摩、六祖…等都納入道統之內,但只借用其經書,取其片段來支持己說,教內也無自己的聖典。我想:若理論也沒有根據,那麼我多年所持守、奉行的,又有何意義!

 此時同學們常戲稱我為「齋婆」,我並不以為意,反而是一群熱誠開朗的基督徒所傳的福音,使我對信仰深自反省。

千古之祕 全屬子虛?

 他們講來講去,就是一位耶穌基督。我飽讀各界聖人經典,初聽基督徒所言,真覺膚淺。於是你講聖經,我談佛經,彼此交流交流,辯論辯論。

 越談論心中越矛盾。我怕面對現實,如果十多年來所信的並非真理,能放得下嗎?從小已自命為普渡眾生的橋樑,受千古不傳之奧祕,有朝發覺全屬子虛烏有,我能勇敢的承認嗎?

從小許下長齋願

 很多問題令我不住沉思。既然說五教源出於「道」,殊途同歸,但佛家要人修行積德,基督徒相信因信稱義,二者南轅北轍,得救之法有天淵之別。開乩借竅雖然刺激,卻對修行無大助益﹑也不能賜我生命力。試想我從小許下長齋願和諸般戒律,長年苦修,在道親與同學面前,我是完全的善人,但捫心自問,心中多少自私、虛偽與仇恨,幾許人我是非!即使助人得道時,也存著為己積德之心﹑又如何能超脫呢?

前世孽根 今生承受?

 得道固然好,但稍有差池,存絲毫的貪慾,多年道果豈非一朝喪盡?成不了仙佛,了不了因果,斷不了輪迴,會否成為遊魂野鬼?十多年來雖常打坐、冥想,有片時的心理安寧,卻從未有半點平安。反觀基督徒生活積極,心靈平安喜樂,不像我們遇到挫折,便推說是自己甚或先人,在前世、三世種下了孽根,今生承受,態度非常消極。

 一位基督徒同學說我既求道,何不親自認識耶穌基督呢?本想因循下去,在佛堂過此一生,但聽她的鼓勵,為求心安理得,免至瞎修一場,便開始在佛堂內偷偷讀聖經。

佛堂之內研讀聖經

 一次讀到新約馬太福音七章七節,主耶穌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這些話震撼了我的心,禁不住向主耶穌挑戰,我說:「如果你才是真神,求你顯示給我看啊,因為你說過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可以尋見,我叩門你就給我開門。如果你是真神,就應該給我看見。」

 此後我仍舊扶乩配演,但已非常厭倦這種形式和作法。八六年的暑假,我理性地反覆分析多年獻身的宗教,覺得許多立論都難成立。我仍住在佛堂,內心卻極其痛苦、矛盾。

 一晚又在佛堂內讀有關基督徒信仰的書,書名是「聖經是神默示的嗎」?裡面用極多合情合理、歷史科學等證據,證明聖經是創造主的說話;而死而復活的基督耶穌才是宇宙的真神。

求主耶穌開恩憐憫

 我跟著書末的一個祈禱,試著告訴主耶穌說:「創造字宙獨一的真神啊…求你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求你因你兒子耶穌基督代替罪人流血受死的緣故,不再定我的罪,赦免我的過犯。神啊,我信你的兒子已經為我的罪替我受了審判,釘死在十字架上,流出寶血洗淨我一切的罪。」

 「主耶穌啊,我願意接受你作我的救主,現在我打開我的心門,求你進到我的心裡。奉主耶穌的名,阿們!」

冥想通靈 無法相比

 從前也曾向濟公和仙佛禱告,這次的對象和感受卻截然不同。之後我照常上課,但一個早上,事務繁多,內心卻生出無限平靜,持續良久,極其舒暢、安息,遠超打坐、冥想和一切通靈的奇異感受。

 是耶穌基督的回應!

修道十多年,平安何處尋?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的一個晚上,我坐在香港體育館裡,和上萬的朋友一同細聽基督的福音,大會的主題是「平安何處尋」。

 傳道人說電影明星沒有平安,因為怕衰老;總統沒有平安,因為怕被轟下台;許多人修行十多年,也一樣沒有平安!

 啊!這句話直刺我心底。對了,我正是修行十多年,那裡有平安?

 一念為善就成佛,一念為惡就成魔。若上一分鐘成佛,下一分鐘又可能成魔,不是可怕之極?即使我所信的是真道,也有人修幾世尚未成道;若非真道,就更永難成道了!

 真理何在?平安何尋?我惘然若失。

 「…是要叫你們在我(基督)裡面有平安…」(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

 修行不能有平安,不能叫人解脫,不能給人得救的把握。只有在耶穌基督裡才能尋到平安,才能得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四章12節)

 終於找著這個平安的源頭,尋到宇宙終極的真理,我雀躍,我歡欣,忍不住熱淚盈眶。我下定決心相信接受主,就在這一個晚上!

朝聞道,夕死可矣

 和數百位朋友來到佈道的台前,我哭得厲害,步步都是淚!疑慮盡消,是喜樂的眼淚,是尋道者得「道」的熱淚。我如同尋回失散了好多年的摯親,一邊走一邊禱告,說:「主啊,我繞了多少迂迴的路,終於回到你的身邊,最終我找到了,找到了。」

 深處湧出喜樂,是主耶穌新的生命。神聖的生命臨到我心我靈,絕非修道、開乩、齋戒所能求得的。

 從體育館出來,步履輕盈,世界好像改變了、真實了。再沒有枷鎖,再沒有規條,也無需甚麼「三寶」,因我已得著宇宙的至寶!當晚回到佛堂,我仍不住對主說:「感謝主帶領我,使我最終能回到你裡面,讓我認識真神…。」

道來尋人,惟有基督

 所有宗教都是人去尋求真理,尋求無限,尋求真、善、美。各教聖人、教主正是要求解脫,得真道。可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真道超凡,誰能闡釋,聖人也不敢明確說明。有限的人欲追尋無限的真理,豈能窺其全豹?

 但感謝神,耶穌基督宣告自己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且是自有永有的獨一真神。祂曾親來世間,將真理的全部給我們看見。這不是人尋道,卻是道來尋人。無限者啟示我們有限的人類,何等超然、偉大的啟示!讚美主!

平安長存 喜樂滿溢

 不久我遷出佛堂,結束了多年燒香叩頭的生涯,從此享受主所賜的自由。流光逝水,瞬息已過幾年,心內仍是平安長存,喜樂滿溢,許多祈禱也蒙主垂聽,連從前一同開乩配演的一位朋友也接受了耶穌基督。真感謝主。

 有人為我憂心,怕從前的邪靈會再找我麻煩。其實我已被救到神的國裡,我裡面有主的生命,無所懼怕。正如聖經說:「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加拉太書五章1節) 祂必保護,祂必看顧。

不是傳心法 乃是賜生命

 直到如今,每逢向主耶穌傾吐心中的情意,感謝祂的大恩大愛時,我就禁不住流淚。不是我能向善、能修道,是祂的生命實實在在的活在我裡面,開我眼導我走向光明,牽我手助我投入社群。祂不是僅僅指出一條通道,傳授一門心法,然後命人各自修行。耶穌基督乃是要住到信祂之人的靈裡,使人得救,使人成聖,使人得著神聖、永恆、無限的生命。

 我願世上有心尋道者,都來信靠祂,接受創始成終的耶穌。阿們。

——見證人畢業於工商師範學院,後往英國進修。現為中學教師。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