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十一月
1

宇宙玄祕莫測,奧妙的事,未為人識者,多如牛毛。

 相師說陳柏四十九歲之後的事根本看不透,算命先生也斷言他那年後再無下文。本文採訪的時候他早已逃過災劫,而且已屆八十七歲,三代同堂。四十九歲那年到底發生了甚麼可怕的事?他逢凶化吉,原因何在?

 一九八七年七月,本刊記者訪問陳柏和他的女兒趙陳翔羢女士。內文由陳老先生口述,本刊記者筆錄整理而成。全文經見證人及其女兒修訂。

四十九後 命運難測

 宇宙玄祕莫測,奧妙的力量和事物,未為人識者,多如牛毛。

 在大半個世紀之前,我還是個少年人,一天心血來潮,獨自往看相。相師端詳再三,斷不了疑案,猶豫道:「奇怪,閣下命局奇詭,四十九歲以後的事無可奉告。」

 好奇心驅使我再尋訪別的批命先生、占卜術士和掌紋專家,竟然異口同聲表示,從未遇過這等奇相。總之,四十九之後的我無相可看,無掌可觀,無命可算。

 難道過不了五十便大禍臨頭?為何相師也啞口無言?冥冥中是否還有另一領域,非常人甚至術士所能看透?

魚雷擊中 險死還生

 從少年到中年,我都在戰爭的陰影下生活。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隨英國的戰艦、貨船出海,走過許多驚險航道。一次在地中海亞歷山大港附近船被魚雷擊中,我掉進深海裡,不知經過多久才被救起來。

 二次大戰末期,我用多年的積蓄——一小箱美鈔——往印度孟買開餐館。當地衛生環境極差,我未曾客死異鄉,倒算是奇跡。至日本人投降,我才買棹還鄉。

命途多舛 劫數難逃

 如果常人講的「命」是先天的稟賦,「運」是後天的際遇,我的命運實在難測。逃過兩次大戰的殺戮,沒有在饑荒中餓死,該是最幸運的了。怎料可怕的事還在後頭。

 時光匆匆,四十八歲時,和友人合股在香港開設了一間古董店,由我負責賬目。將近年底,快四十九歲了,從前看相的舊事本已忘懷。為趕月結,不得已工作到半夜。忽然一陣眩暈,只覺天旋地轉,頭昏腦脹,連眼前的文件亦無法辨認,整個腦袋像被一重厚厚的布幔遮蓋著,極之難受。

 從那晚起,我開始失眠。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痛苦直到天亮,有時頭部又昏又痛,終日呻吟床第,群醫束手,查不出是何疾病。

 過了年便是四十九歲,三十年前相師迷惘的神情依稀在目。我實在害怕在一夜間便忽然消失在世上。

吉凶未卜 禍福難料

 千辛萬苦找到一位名醫,在大機構當顧問,也是我同鄉,該可靠了,能證明我有病了罷。診斷之後,醫生仍說我沒有毛病。

 「沒病!沒病怎麼會滿天星斗,腳步虛浮,走路也要人攙扶?」

 醫生再耐心檢查一遍。「實在沒有毛病。」

 「真的有病,頭上的東西在轉,快窒息了!」我惱了。

 「那裡有病!」醫生氣了,「我說沒病就沒病!」兩個人爭論不休。「快給我注射針藥。」病人嚷著。

再世華佗 妙手回春

 彭!醫生拍檯正容道:「病可沒有,好不好你接受主耶穌?」

 「信主耶穌能治病嗎?」我滿腹疑問。也曾聽說這醫生是基督徒,每天診症前先祈禱然後看病,真是「怪華佗。」

 「若每個病人來都說他無病,我豈不是要關門?我看你身體確實健康,問題不在肉身的疾病。只有主耶穌能拯救你。」

 到下次再見他,劈頭第一句就問我是否接受了耶穌作救主。

 「耶穌不管用,聽了仍舊頭暈。」

 「這次我講道,再來聽罷。」醫生親自主講,好歹也得捧捧場。如是者一連數次,頭還是一樣的昏。醫生的女兒是護士,她也勸我趕快接受耶穌基督作救主。

 「祂既是真神,有大能大力,從死人中復活,而且無所不在,就接受祂好了。『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現在就受浸罷。」

 世上有些人的生命,會因一次抉擇,運轉乾坤,我本人的離奇遭遇,正是最好的明證。

 信主受浸,從水裡上來,更衣之後,才發覺頭不再昏,「病」好了!

 主耶穌啊,我讚美你,你是又真又活的神。本來像厚厚蓋在頭上的「帽子」忽然脫落,又緊又受壓的感受消失了,整個人清爽輕鬆,精神奕奕。

運轉乾坤 豁然開朗

 走運了,因信「已經出死入生了」。從那天開始,就在全能者的主宰之下。我恍然大悟,難怪四十九歲之後的際遇,相師們盡都啞口無言——因我已經在基督裡。

 舊人、舊事、舊我都在水裡了結,與基督一同埋葬,主奇妙的醫治使我身心舒暢愉快,真有神啊!

 有主之後,良心敏銳,從前二十塊錢的古董我隨口叫價無數倍,把廢鐵說成夏商文物、唐宋奇珍。如今主住在我裡面,每次想撒謊總難啟齒。合股人說我存心破壞,氣得把我的聖經也扔在地上。其實是主神聖的生命改變了我,使我誠實不欺,光明磊落。至終道不同不相與謀,只得分道揚鑣,各走各路。

 快五十歲了,能再幹些甚麼?惟有求主耶穌開路。三年之久失業貧困,甚至連枕頭的地方也沒有,有一年除夕晚更有絕糧之苦。不過心中一直有無限安息,神藉聖經給我鼓勵:「我賜你們一個證據,你們今年要喫自生的,明年也要喫自長的,至於後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喫其中的果子。」(以賽亞書卅七章30節)

 三年後便有解救的希望?

錢盡糧絕 末路窮途

 第三年果然有轉機。我和人合資織造人造絲綾,出售給裱畫家,生活總算安穩。此時妻女已從鄉間來港,生活費由我獨力負擔。想不到當時人造絲綾不受歡迎,存貨只能廢棄一旁,織工的薪金、利息卻不能拖欠。貧賤夫妻,絕境中相對無言,欲哭無淚。轉念間忽然閃出死的念頭。

山窮水盡 柳暗花明

 夫妻二人既商議好自盡,不禁抱頭痛哭,又不忍遺下幼女,便打算以大磨石綁在各人身上,沉入深海。出發前卻讀到名著「荒漠甘泉」七月二十日那篇,說:「…你對於禱告已經灰心了麼?快不要這樣…報好信的使者已在路上了…」

 我知我們的禱告已蒙垂聽,還要忍耐不多時,應許就來到門前。又記起得救時主對我說過:「不要怕,只要信」(路加福音八章50節)

 知道困難正是主暫時的考驗,我便對妻子說:「快去燒飯吧!」

 當年八月十五日,一家航空公司的職員到訪,指定收購人造絲綾。我把「廢物」搬出來,對主耶穌感激不已,幾乎掉下淚來。貨款足夠購回一批真絲。其時正值美國禁運內陸貨物,香港裱畫家需購入港製絲綾作裱畫,才可銷售美國。我因此成了獨家生意,貨如輪轉,一家從此風平浪靜,直到女兒出閣亦衣食無憂。

兩代蒙恩 三代得福

 女兒、女婿都是基督徒,三個孫女活潑可愛,家庭生活和諧幸福。女婿早年也遇過生意上的挫折,但逆境中主親自成了全家的鼓勵和盼望,使我們更互愛互助。如今雨過天青,又是一番事業。

一息尚存 歌頌不休

 今年我已八十八歲,前幾年病魔纏身,肉身痛苦難當,活在世上似乎再無用處。可是每當我拿起放大鏡來讀我破舊的聖經,又有無限安慰:「神阿,你曾試驗我們,熬煉我們,如熬煉銀子一樣。」 (詩篇六十六篇10節) 外面的我天天衰殘,但我裡面的新生命——耶穌基督的靈——卻使我日日更新。

 每晚入睡之前,我總如嬰孩般,

把一切——我的生命、氣息,並所有

交託在全能者手中。有時會對祂說:我老了,可以接我到你那裡去了。

 人間一切,於我終歸無用,盡歸虛空,然而因主的慈愛,每早晨我仍發歌聲。是創造的神,從死裡復活的主,住在我裡面,成了我的喜樂和滿足。

 一息尚存,一脈尚動,我仍要歌頌神。祂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

——本文見證人現已返回中國內地定居

 編者的話:

 從陳柏的遭遇看聖經的奧祕

 陳柏老先生的遭遇,說明了聖經的真理。

 神創造天地、人類以至走獸昆蟲,原是極其美好的。可惜從頭一個人亞當背棄神犯罪起,天地、人類都被神咒詛。這是公義之神對不義世界的審判。

兩大集團

 聖經說,在神眼中,宇宙間有兩大集團,第一個是由頭一個犯罪的人亞當所代表,在他裡面天地皆受咒詛,結局就是死亡;第二個是由神的兒子基督耶穌所代表,在祂裡面宇宙萬有都蒙祝福。多年前陳老先生看相,相師所能見的,是他從亞當遺傳而來的舊人。所以在亞當之外(四十九歲信主之後)的事物他們便無從識透。

 真神——基督耶穌——到人間來,是要把人的命運從亞當裡救出來。

生來命苦

 筆者有位朋友在三藩市,多年前是軍官,年輕時不信鬼神命運。有一年軍中來了個精通算命的新兵,據說排一排八字便能說出人一生運程。我朋友好奇地問他卜算到底準不準,對方坦言未必靈驗,但斬釘截鐵地說,從未算出一個人是好命的,人人都是苦命!

 不錯,人的命不算也苦,即使富可敵國,若在亞當裡,生老病死還是難免。

 耶穌基督怎樣拯救你脫離在亞當裡的苦命呢?祂本來超凡入聖,無犯罪無玷污,從聖靈成孕,毋須承受亞當裡的咒詛。可是祂愛人類,毅然被釘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受了咒詛」,付出了生命的重價,救贖全人類脫離咒詛。

 在亞當裡,人痛苦、虛空,命定勞苦、愁煩,享樂轉眼成空,最後更要歸於塵土。人在亞當裡就如同在破產的公司裡工作,人人受株連,即使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也是倒霉,徒歎命苦。

全新境界

 耶穌基督帶著不屬亞當的血統來到人間,為你受了咒詛和死亡。你若相信祂、接受祂為救主,就從亞當裡被神遷到基督裡。

 陳柏老先生當年一接受主,舊人、舊事就都結束,被放在基督裡,得著了新的生命——基督的靈。他在亞當的集團裡從此除名,相師術士也就束手無策,再也看不到他的運程。

 「(神)預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羅馬書八章30節)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