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九月
1

懸壺二十餘年的眼科醫生,在香港酒樓賣點心的真實故事。

杏林世家

  我生長在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父親是醫生,一九四九年之前在內地開辦醫院。我自小生活在優越的環境裡,無憂無慮。一九五四年我讀完醫學院之後,在大陸做了二十多年眼科醫生,一直養尊處優,受到病人的尊重與愛戴。想不到來到香港,幾經波折,竟一度淪為酒樓賣點心的老太婆。

  我本是個追求完美人生的人,但在三十年的強權統治下,所經所歷、所見所聞都令人心灰意冷。人生並不如想像的那樣美好,人與人之間充滿了虛偽與詭詐,人世間沒有溫暖和愛,誰人可信?誰人可靠?

  一九七九年初,我偕大兒子來到香港;沒有野心,不存奢望,只求擺脫往日痛苦的回憶,希望能在「東方之珠」找到自由和溫暖。

窮途末路

  但現實是殘酷的。我和所有穿過鐵幕來港的知識分子一樣,找不到適合的工作,面臨生活上的困難,在這畸型社會裡,為著一日三餐而奔波。沒有前途,沒有希望。

  不久,我在一家眼鏡公司找到工作,一做就是三年。小兒是藝術家,母子二人賺錢,生活倒還過得去。但好景不常,去年八月,兒子去了法國。他走後,我已感寂寞與孤單了,豈料,接下來老闆又解僱了我。事出突然,自尊心和情感受到了很大的創傷。我再次到處尋找工作,求職信發了一封又一封,卻石沉大海;工作找了一份又一份,竟四處碰壁。我徬徨、失望,嚐到了被社會遺棄、被世人唾棄的滋味。一個多月之久,我睡不著、吃不下,整天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最後陷入精神崩潰,甚至多次想自殺。

溫暖的家

  正要跨這一步的時候,有位朋友勸我說:「妳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不如去教會聽聽道理。」我問明地址,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一大早就去了。到了那裡,一位男士很和氣的前來招呼我,當時就有一股暖流湧來。後來又走來一位女士,也是面帶笑容,和藹可親,使我想起自己的媽媽。頓時眼淚奪眶而出,真想伏在她的肩上痛哭一場。三年來,我看夠了老闆的黑面孔、同事的長面孔,也看夠了路人的冷面孔;今天我卻在這裡看到另一個世界,另一種人,另一種面孔,他們友善、慈愛、溫暖。找到了!找到了!愛在這裡。

  當時我的心百感交集,說不出是甚麼滋味。是悲?是喜?眼淚仍不斷的湧出。

愛的救主

  我坐在那裡,和許多人一起聚會。記得當天有首詩歌唱道:「主耶穌捨棄了天上的福分,又失去世上的賞賜,為來尋找迷羊。」又唱道:「祂的道路實在孤單,沒有同心,沒有同伴;祂的所有患難憂愁,惟祂自己和神知道。」「祂就如此零丁孤苦,頭戴荊冕,身受鞭傷,為我之故,來髑髏地。」以前我以為自己是孤單、寂寞的,誰知主耶穌比我更孤單、更寂寞;祂本應坐在高天之上,但為著尋找我這迷途的羔羊,寧願捨棄一切。哦,主耶穌,你真是愛我!今天你尋回我了!

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

  那天唸了兩段聖經,一段是:「並我們心中天良的虧欠已經灑去,身體用清水洗淨了,就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神面前。」另一段是:「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我就默默地禱告說:「主阿,我是個罪人,今天我的確是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神面前;主阿,我也是坦然無懼的來到你面前。主阿,求你憐憫我!」

  會後正好有「愛筵」(教會在愛中一同用飯),我本想走,但有人把我留下參加「愛筵」;我心裡很高興,因為他們沒有把我當作外人。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好好的吃過飯了,當時也顧不得甚麼禮節、體統,胃口大開,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頓,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

  回到家裡真是喜樂,把門窗統統打開,趕走所有的黑暗與死亡,讓陽光照射進來。得著了!哦,生命啊,多奇妙的生命!我得著了主耶穌奇妙的生命,我得著了主耶穌奇妙的生命!

兩次賣點心的體驗

  回想從前找不到工作,實在沒辦法,就去一家酒樓賣點心。上班那天,我一身白衫黑褲,推著點心車,心裡已不是滋味了。廚房的大師傅又欺我是新手,每換一次點心就罵我一次,而領班和老太婆們又要我大聲喊:「蝦餃!燒賣!」真是受盡欺凌。推著車子,穿插在食客中間,又怕遇到熟人,只好低著頭,輕輕的叫著:「蝦餃,燒賣。」恨不得地上有個窟窿讓我鑽下去才好。一面推車一面想,堂堂一個大醫生,來到香港,想不到為了混口飯吃,竟淪落到和這些無知識的老太婆一同賣起點心來,真是感到羞恥!愈想愈委屈,好不容易捱到下班,回到家裡抱著枕頭大哭了一場,決定再也不幹了。這樣又閒蕩了兩天。

  星期天,就在去聚會所的路上,路過一家酒樓,要請賣點心的;我因找不到工作,只得又去應徵,領班囑我星期一上班。當天,我清楚信了耶穌,滿有平安與喜樂,第二天來到酒樓,本來沉重的車子變得何等輕省!原先不敢大聲叫賣,現在口裡大聲叫著:「蝦餃,燒賣!」心中卻是:「主阿!主耶穌!」原先的恥辱也一掃而光,現今只有榮耀,因為有主與我同在了!

  接著,我要受浸了,這是件大事。受浸就是要了結過去。主讓我清楚看見,酒樓的工作不能再做下去了,它影響我參加聚會。此外,酒樓又是個是非之地,人事複雜。他們整天講粗俗的話,做淫穢的事;我是基督徒,怎麼可以和這些人混在一起?我就禱告,求主讓我脫離這個罪惡的地方,並且向主表示,一旦離開就再也不踏進酒樓一步。

主必看顧

  主聽了我的禱告,就在受浸前三天,我收到某公司的覆信。感謝讚美主!祂為我預備了-切。現在我不但有合適的工作,而且有充足的時間過教會生活。

  雖然我得救不久,但已清楚看到主在我身上所作的。我已不再消沉,也不再感到空虛和寂寞。我的小房間充滿了喜樂,一人獨處更易與主親近。我完全從過去的捆綁中釋放出來,過著正常的教會生活。弟兄姊妹們愛我,主更愛我。

  感謝主,在這邪惡的世代,在這最後的日子,主救了我,祂還要帶領、保守我,直到祂再來。

  朋友們,以上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但願未信主的,或半信半疑的,在看完這篇見證後,對你們能有小小的觸動。時候不多了,快來信耶穌,祂是我的救主,也是你的救主。我願與你們一同分享在基督裡的平安與喜樂。

(本文見證人於一九七九年從上海移居香港)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