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二月
1

金錢買不到親情溫暖,福祿長壽,永恆的情愛,海闊天空的自由…

 一九六九年八月,科學家從人造衛星發出的氣象圖,發現加勒比海上空雲層有異,一個新颶風正在形成。事前颶風凝集在墨西哥灣海面上,等到怒氣發作時,連密西西比河的堤岸也沖決。當時美國境內居民因著及早的預告,迅速向北疏散,避過了狂風烈浪。據專家說,那次風災預警,共救回五萬人的性命。

 時至今日,人造衛星不但能發現颶風的形成,還能觀測地球上任何一條街道,任何一個路人,甚至能在攝回地球的圖片中清楚看到行人手上報紙的大標題。它更能搜集從未開發過的礦區和資源,為人類提供了新的藏寶地圖,帶來新的希望。

 本文作者從事電訊系統策劃。文中敘述他個人幼年的不幸,以及長大後如何從人造衛星的科技中,領悟出生命的新境界。

誰無兄弟 情如手足

 誰無兄弟,情如手足?可是我至愛而唯一的兄長卻英年早逝。送別他的遺容後,我悲憤欲絕,怨恨上天,罵它定必是瞎了眼!

 我自幼患哮喘,大哥經常風雨不改的揹我上學。由於家貧,每週的娛樂只是一同追逐皮球玩耍,然後披著滿頭的汗水,笑著並肩回家。大哥自小拿獎學金,自然也成了弟妹們的補習老師,家裡人對他都寄以厚望,可惜不久一切希望皆成泡影。

 悲劇發生在他十七歲的那年,哥哥的大腿突然出了問題,起初還以為是一般的瘡癤而已。誰料一天黃昏時分,我踏進家門,一股令人窒息的哀情使我發呆止步。夕陽殘照,只見母親倚在窗旁,泣不成聲,痛苦地哭訴兄長的病情﹣﹣惡性淋巴腺癌!接著是長久的沉默,彷彿劊子手行刑前的一刻。寂靜良久,黑夜裡才傳出低迴的飲泣聲…

 十五歲的我緩緩清醒過來,「為甚麼是他而不是我?」

咬緊牙關 遺下榜樣

 大哥在醫院住了半年,接受放射治療使他的頭髮和眉毛逐漸脫落,到晚期病情惡化,光景更為可怕。但是他的生存意志比鋼鐵還堅強,六個月後繼續上學,照顧家人,甚至到工廠幹活。我了解大哥的心情,他是為了鼓勵稚氣未消的弟弟,咬緊牙關支持下去。他天天被病魔折磨,而我每日照顧他,也陪著母親奔波勞碌。母親為救愛子,連最後一塊錢也花盡了。但有一天,大哥終於不在了。我們由醫院回家,在歸途上,一家五口緊緊的擠在計程車上,慈母淚早已流乾。一路上沒有人吭聲,也無人敢哭泣。

誰能明白我?

 才讀中五的少年人,一夜間像經過遠行的倦客,無限滄桑。整個家庭的重擔都落到我肩頭上,內心是說不出的悲憤與無奈。每天下課,途經球場,看著小伙子熱鬧的你追我逐,球場依舊,如今伴我的又有誰人?面對前途、學業的抉擇,多麼無助與徬徨!每晚環繞我的,只有從圖書館借來的教科書。在最需要扶持、指導的年頭,誰能明白我?

 我變了,變得孤獨、冷酷,誰也不再信任。我怕若以真誠和摯愛待人,有一天會像失去哥哥那樣使我傷心。我不再踢球,從此愛騎自行車俯衝而下,好像越近死亡,就越能激起求生的意志。可是,在人生短暫的旅程中,又有甚麼是真能長久擁有的呢?猶記得當一幅白布覆蓋在哥哥的遺體上,我就永遠不再見他了。得而復失的遭遇多難受!我懷著夢想,要抓緊我所有的,要追尋永恆的東西,並擁有無窮的財富,好得著滿足。

日夜進修 成功在望

 為了走成功的捷徑,我考進工業學院,日間讀最熱門的電子工程,晚上讀土木工程。(按例不合法,但我瞞天過海,不擇手段。)幾年間傍晚趕著轉校上課,隆冬時捱飢抵餓,晚上九時多才進膳,為了雙倍的功課伏案到凌晨。我不顧是否對這兩門學科真感興趣,卻只望雙線發展,日後獨闖天下,管他合法非法,都能飛黃騰達。我成績本來不錯,也是誠實的學生,但自從大哥去世後,便成了機會主義者。

 一次見同學作弊,便不甘後人,從此成了箇中高手。聽在職同學談到工商界營私舞弊的招數,動輒撈一百幾十萬,我私下把心一橫,定下計劃,準備畢業後出賣靈魂,不擇手段去發大財。我不滿現實,怒恨正義、宗教,要在平凡的日子裡尋挑戰。但其實我心中明白,金錢買不到親情溫暖,福祿長壽,永恆的情愛,海闊天空的自由…

營營役役 仍不滿足

 畢業後剛遇建築業低潮,廉政公署又大發神威,油水已不易揩,從前定下各項「發財大計」未能如期進行,惟有另謀出路,靜待時機。

 初出道在規模宏大的電訊機構任職,公司派我專責處理金融系統的電腦部門,接觸到各類財經人士。我邊賣命幹,邊盡力拉關係,打聽最新消息好賺一筆。從旁觀察,細看這班忘我的淘金者的生活。只見他們營營役役,食無定時,睡無安寢,情緒全受時升時降的價位控制。彼此混熟以後,更知道他們收入可觀,卻毫不滿足。

 正如英國文豪蕭伯納所言:人生有兩大憾事,一是事與願違;一是得償所願。沒有的時候無所不用其極的爭奪,到成了名人、強人後,心裡依舊空洞。我不禁歎息:置身人海,終日奔波,月底拿著以血汗和腦力換來的薪酬;到老到死,人生只為鈔票,只為銀行戶口裡幾個數字嗎?

人造衛星的啟示

 一天如常踱步上班。舉目遠望公司大樓,晨光正灑在與我的工作有關係的微波天線上(這類天線收集從郊區人造衛星收發器傳來的訊號),我想到直徑三十米的巨大碟型人造衛星收發器,正矗立在海邊,每時每刻寂靜地仰望遠處大洋之上遼闊的天空,追尋著運行在藍天之外人造衛星的蹤跡。

 眼不能見、手不能摸的電波把數以萬計的貴重資料越洲傳來,塵世仍舊一切如常,天空依然遼寂,但對於我和通訊行業的人員來說,卻忙於接收由天而來的訊息。

 在學期間,有基督徒講師常向我們傳福音,當日我覺得厭煩,避之則吉。但在那一天,我記起他曾提到一段聖經說:「我觀看你(神)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 (詩篇第八篇) 忽然我體會到自己不過像飄揚在大氣層裡的微塵,像流浪在浩浩瀚海中的沙粒。宇宙中太多事物處於人類感覺的極限之外。人類把一切都投資在可見的物質世界,可是那無形的資訊領域,和宗教的心靈境界,事實上又是多麼重要!

 我想到賣命的金融從業員,當收到人造衛星送來另一地區的財經資料,便焦躁、舉手、呼叫、勞碌甚至癲狂;又想到在學期間那位基督徒講師,並他純良的基督徒朋友,他們踴躍、歡樂、寧靜、安息。他們又是否真的收到另一個世界,另一個國度傳來的寶貴訊息?

校準頻率

 我內心真有了一點啟示﹣﹣只要用合適的接收器,像選電台校準頻率,就能確實得到永生。對,主耶穌說過:「神是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翰福音四章24節)此際心境明淨如鏡,腳步放緩,誠心向主耶穌說:「主啊,如果你是又真又活的,請啟示在我心中,向我說話,進到我裡面來。」這是我頭一次向主禱告。

 次日剛巧電台介紹太空人杭思朗。他在月球上背誦的,正是聖經詩篇第八篇!我心裡不禁共鳴,許多可敬佩的科學家都從宇宙看見創造主的足跡,難道這些虔誠的基督徒都盲目無知?大自然充滿奧祕,星際體系秩序井然,氣象變化萬千;人的身體結構複雜,思想發達,感情豐富,能彼此溝通;凡此種種,誰在支配?誰在安排?

 大智之人,常帶幾分執著。前面提過那位講師,就有鍥而不捨的精神。他不但在我讀書時天天向我傳耶穌,畢業後他仍常和我聯絡。如今我悟出一點人生的奧祕,幾經思量,決定放下成見,客觀地面對信仰。想起家兄離世,人生變幻,誰不懼畏?如果有人能告訴我生存的意義、盼望,死後的歸宿,真是太好了。

是愛不是交易

 不久我應邀參加福音聚會,會中唱到描述主耶穌為人類捨命的詩歌:「在十架,在十架,我看見,主恩光,罪重擔,從我身全卸脫…臨死之前,祂喊『成了』,宣佈救工已成…」。「成了」兩個字像鐵鎚般敲進我心中,腦海中呈現救主耶穌流著鮮血,被人釘了手和足,在呼喊說「成了」。我的重擔,憂傷,罪過都放到祂身上了,祂的血水從肋旁流出,表明永遠的生命已分賜出來。對,我要站起來接受祂。藉著祂的死,我能重新得著人受造的意義﹣﹣接受神,彰顯神。

 當晚,我清楚得救了!

 為甚麼神竟會到地上為我們犧牲?在宇宙中我算甚麼?神愛世人,祂甘願來世,拯救迷失、哀傷的人。是愛,不是交易;是主觀的經歷,不是盲目的附從。祂像電波一樣看不見,而我卻實在「接收」到基督的靈。永恆的神住在我心裡了!登月的太空人說,耶穌基督﹣﹣永恆的的神﹣﹣臨到地球,遠比人類踏足月球偉大。

 宇宙有億萬顆星球,而創造主有一天竟然臨到這小行星。

 如果祂不曾住在人群中,生於憂患,死於苦刑,埋於寒墓,何能說對人有真愛呢?

 若祂未曾從死亡中復活,成為無所不在的靈,且住在卑微的人心中,又怎能說是全能的真神?

永遠難忘的旅程

 一年後,有機會揚帆出海接受特殊訓練。

 船到達了南中國海,平靜的海面翻起巨浪,魁悟的大漢一一臥倒甲板上,而我亦不住嘔吐,倚在船邊,無人能助。在惡浪滔天的苦海裡,夜難眠、飢難食。一個深夜,我筋疲力盡,面向漆黑無邊的大海,想起二千年前使徒保羅也曾在深海中呼求基督耶穌。站在船頭上,我也對大地和滄海的主盡情傾吐。「…現在雖有苦楚,若是你的美意,求你加我力量…」清涼的浪花打在臉上,一葉孤舟,蒼茫瀚海。對於我,浪聲不再是為生存而掙扎的太息,卻是天父優美的搖籃曲。

 這一程使我減了九磅,但卻使我更深體會到光明的信仰所帶來的熱誠和希望﹣﹣對生命的熱愛,對大自然的戀慕,對正義、良知的醒覺,而最重要的,更是面臨恐懼和大自然的威嚇,甚至在面對死亡時無比的勇氣。我信那復活的主時刻與我同在,正如我深信在藍天之外運行的同步衛星,不論晴雨,仍循軌道運行,發出肉眼看不到的訊息,影響全世界的大都市。

 要收到衛星拍回地球的訊息,就要用正確的收發器;要收到基督發給您的訊息,就要調整您的心靈,衷心向神說:「主,我不僅要外面信你,更要接受你到我的靈裡。」

 接受耶穌基督之後,壯志未沉、雄心未泯,卻決心不再出賣靈魂。從前我只懂利用別人,交朋友的基礎全看別人的階級和財富,如今卻能推心置腹,因而得著不少知己。從前戴著無形的假面具上班,常覺人情冷酷,現在卻以真我示人,感到溫暖洋溢,充滿希望,心靈盡是喜樂;從前常擔憂家人的健康,時有掛慮,今天有主為我安排籌算,全是平安!

 每當從辦公室遙望,遠山何等安詳,正是我信主後的寫照。能有一位愛我的主朝夕相伴,以不朽的愛臨我,以永遠的靈賜我,使我能依神的計劃和自己的良心來生活,無牽無掛,才是真正幸福快樂的人啊!

 讀者若渴慕得著主,接受祂的靈,不妨亦效法我的禱告,求主赦免你的罪孽,並進入您靈裡。因為「這道離你不遠,正在你口裡,在你心裡。就是我們所傳信主的道。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祂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羅馬書十章8、9節)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