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五月
1

  他曾經兩次大難不死:一次鮮血直冒;另一次汽車失事飛下山坡。

  冥冥之中難道真有主宰?萬事萬物的背後,誰主浮沉?

一絲裂痕闖大禍

   兩年前我在尖沙嘴東部清拆樓宇,工程發生意外,使我幾乎變成終身殘廢。

   裝修和室內設計的工作既吃力又危險。當時要搬動一大塊巨型沉重的玻璃,我是管工,自然身先士卒,和另外兩位工人使勁地抬著走。

   玻璃之上只要出現一絲裂痕,就可能惹來大禍。工場內,碎裂的玻璃片隨時是殺人的利器。所以一般都採用經藥水加工的「安全玻璃」,倘受到撞擊或破裂時,整塊玻璃便立刻爆裂成許多小粒,避免鋒利的碎片插在人身上。

玻璃碎粒如雨下

   不知甚麼時候,走在最前的人手一鬆,跟著的人也支撐不住,而我卻是殿後的一個。

   電光火石之間,常識告訴我凶險就在前面!急忙用手擋住臉面,身子往後急彈,爆裂的碎粒已經像雨點般射來─這只不過是一秒鐘內的事。

手筋斷了

   碎點落定,我竟然逃過大難,有一顆碎粒射到手腕,也沒痛楚。沉寂片時,忽然後面傳來女孩子的高聲尖叫。

  「呀─」回首看見在附近工作的少女驚恐的盯著我,我的手!鮮血從手腕湧出來,已經把我襟前染了一片殷紅。忙用另一隻手按住傷處,包紮起來,在場的經理先生急急用藥棉替我止血,送到醫院時左手拇指已不能動彈。

   醫生嚴肅地說:「手筋斷了!」骨科的主任醫生更嚇我一跳,衝口而出:「不妙,趕快住院,準備動手術。」

誰掌管我們一生?

   醒來之後,一想糟透了,可能一輩子難再正常幹活。惟有收拾生財工具,準備轉行另謀出路。

   一個多月後到醫院拆線,醫生忠告說:「你命大,用物理治療,努力努力,或者能局部復原。」萬萬想不到今天手部的功能竟能恢復九成多。世事真的出人意外。

   冥冥中是不是真有一位看不見的主宰,在掌管我的一生?

「你讀甚麼勞什子聖經」

   事情還得追溯到舍弟的故事。他本來是「乖乖仔」,不早不晚正在考試期間信了耶穌。一家人因為他上陣應考,早已緊張得團團轉。好小子,平日已苦讀到深夜,現在竟然忙裡偷閒,讀起有關聖經的書籍來。

   作哥哥的看在眼裡,禁不住火起心頭。回想我中學畢業便投身社會,月入才九百大元,鬱鬱不得志;後來往地盤苦幹,二十歲才當學徒,師傅是舊式教法,月薪六百元兼無假期,睡在店裡,十一月仍要捱冷水浴,那幾年還要上夜校呢!自己無升學機會,總想弟弟好好求上進,如今見他沒半點考生該有的「憂鬱相」,還讀甚麼勞什子聖經,看來逍遙自在。每當我辛勞一整天,回家便常罵他沒出息,真想動手教訓他一頓。奇怪,這小子總是默然不語,要不就說:「信主頂好,我也帶你去聽聽。」好氣!不過他的信心也實在令我印象深刻。到後來遇到「即造廠」的主管,更為我帶來生命中新的啟示。

「即造廠」管你死活

   那時接到一間機構的生意,訂單來得急,工程催得緊,所以給它起名為「即造廠」─即叫即造,管你死活!一趕工便是幾個月,主管工作熱誠,幹勁沖天,不依期完工便不罷休,我們惟有拚命幹。

   每張訂單都像是「即興之作」,且限令即日完工!我能變戲法嗎?有時忍不住一肚子氣,便罵起負責人來。胖胖的主管也是妙人,被罵不還口,還有說有笑,真有耐力。他不擺架子,與下屬打成一片,後來我們更向他挑戰打桌球,不料對方深藏不露,殺得我們片甲不留。

捨近取遠「搭錯車」

   工程終於完成。最後一個工作天我請主管驗貨之後,正待收工大吉,忽然聽到辦公室的門開了。

  「師傅祥,住在哪兒?用車順道送你一程吧!」主管先生道。

   一場朋友,又有免費車可坐,自然樂意。「怎麼不走隧道,卻用汽車渡輪?」原來他是虔誠的基督徒,現在特意捨近取遠,好在車上向我傳講福音。

  「有沒有想過你從哪裡來…」又問又講,還請我去聽福音。

  「有空就去吧!」我應酬幾句,悔恨自己「搭錯車」,心想但求脫得了身便萬事皆休。

信主可能有好處

   我知道他約我去聽福音的那個晚上,正是他們公司的週年紀念晚宴,心想可能跟我開玩笑吧。不料他一本正經地套用做生意的口吻說:「來吧,聽了也無損失,信了主卻可能有好處…」

   倒未聽過基督徒如此請人聽福音,一點宗教味道也沒有。不過確有其道理。弟弟信了耶穌,最忙碌的時候仍讀有關聖經的書籍,也不見得有損失,反而胸有成竹,無憂無慮,結果還考上了電子工程系,叫我再罵不出口,真要寫個「服」字。

小毛頭大可放心

   我在社會上混了一段日子,也見過不少人物,學得凡事乖巧、小心,當晚回到家裡獨自思量。我和這位主管先生不過在工作上認識了一段短時間,自己只是小毛頭,何況生意往來亦告一段落,按理沒甚麼利用價值。以他的人品、地位、成就,我思前想後始終找不出理由;他熱心向我傳道,大概真的希望我認識真理吧!

   再想深一層,信仰的力量和影響真厲害,竟然會感召他向我傳福音。

   到約定之日,傳呼機果然「啤啤」作響,當晚他真的放下了應酬,陪我去聽主的道。雖然我很疲倦,仍然非常感動。

全神貫注撿人錯處

  「『耶穌』這個名字,意思是祂要把祂的百姓從罪惡裡拯救出來…」年輕人神情飽滿,懇切地傳講。我全神貫注地聆聽,好撿人家的錯處。

  「人人都有病,是『犯罪病』,沒有人上過犯罪大學,但是人人都擅長做壞事…」對呀,我中學三年級時已經有三天不回家的紀錄了!

  「立志為善由得你,行出來卻由不得你。」對呀,當年開舞會,上的士高,打Band樣樣精通,就是提不起勁讀書。那一次在碼頭毆鬥,我還給警察追了幾條街!

  「心臟出了毛病,要找心臟科醫生;人有了犯罪病,要找神的兒子耶穌基督…」我像看見從前自己出入煙霧瀰漫的低級場所。

  「我(主耶穌)來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豈不是正要來召我?

  「有病的人自然有徵兆,人裡面有罪的性情,自然有犯罪的傾向,更有諸般的罪行…」難怪我老是改不好。

打死我也不肯信

   詩歌是那麼輕快,唱和的人真情流露,「我是個罪人蒙主恩…我愛我救主,心中樂歡騰,我這蒙恩人不能不說明,讓我再說明用盡聲音,我是一個罪人蒙主恩。」請我來的主管先生也唱得起勁,比我從前在樂隊中唱流行曲還要投入。他也是罪人?

   為甚麼要接受主耶穌?三言兩語就被勸服,豈不是毫無面子?

  「『他(主耶穌)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主流出的血洗淨你的罪,祂神聖的生命更能拯救你脫離罪;血消除你的罪行,生命對付你的罪性…」哦,信主原來跟求籤、拜偶像不同,基督徒不重在求利益、求亨通;更要緊的是罪惡蒙主赦免,得著永遠的生命。信主那麼多好處,為甚麼不信?

  「為甚麼不信?」主管朋友為我好焦急,先是不住為我默默祈禱,繼而說:「快接受主吧,我也是先信了才慢慢加深認識,連我也接受了…」

   有許多朋友已經站起來表示接受主。我明白這不僅是一種形式,更重要是內心真誠的抉擇。我呢?口硬心軟。眾目睽睽下,不管怎麼說,就是打死我也不肯承認信主。

到底有沒有報應?

   老實說,神若按每個人的罪行來報應人,我大概早已粉身碎骨了。

   五年前我剛考到駕駛執照,好不威風,駕著地盤的老爺吉甫車送貨去,結果連人帶車衝出公路,墮下山崖。安全帶沒扣上,整個人在空中被拋出車外,死定了!

一生作為重現腦海

   頂多是三十秒,來不及想到死亡,一生的所作所為已像錄影帶般在腦海中重播一次。汽車在空中翻個跟斗,唉,二十歲便一命嗚呼,不值啊!

   人被拋出車外,掉了約十幾米深,腰部打在石頭上,全身劇痛便昏過去,之後一切便如同在夢中。

   在醫院裡也不知道拍了多少張X光照片,後來有幸生還,見到出事的汽車殘骸,心中猶有餘悸。當日如果死去,靈魂要往何處去呢?所犯過的罪孽如何了斷呢?如果主耶穌要報應我,那次我就必死無疑。

   可是感謝主,五年後的今天我仍能聽到福音,身上的舊傷已痊愈達百分之九十九。該怎麼說?

最後一次機會

  「主的寶血能赦免你的罪,救恩如此浩大,為何不接受呢?」

   罷了,我長歎一聲,好像要與世長辭,在最後一次呼召時堅決地站起來。主,我接受你作我的救主!

   當晚我回家誠心祈禱:「主阿,請帶領我,一路帶我走前面的路。主耶穌,我不想再在罪中打滾。」

鋸木時也哼詩歌

   信主的快樂豈是口舌所能夠形容!從那一刻起有主在心中,工作愉快,生活有力,罪惡脫落,如釋重負,連鋸木時也哼著詩歌。怎麼形容呢?還是那一間房子,裡面卻大大裝修一番,又光明,又潔淨,又舒適;我還是同樣的一個人,心、靈卻已徹底更新,又喜樂,又滿足,又安息!自基督來住在我心,自基督來住在我心!

粗言穢語改為呼求主名

   信主之後,每天仍舊對著大群粗漢子。這班朋友聚在一起時,大杯酒、大塊肉吃喝,粗言穢語已成習慣。平常我為了顯出工頭的權威,覺得若不在話中加上「形容詞」、「助語詞」,實在無以服眾。信主耶穌後,「出口成文」總感到不大舒服,氣惱時改口呼求主名,工人知道了都嘻嘻哈哈取笑我:「師傅祥去聚會了,信耶穌了!」

   如今我不用每天作白日夢,幻想「刀仔鋸大樹」,中六合彩或賭馬贏錢。我已得到一位不變的救主,使我滿足歡暢。我不用再求仙問佛了,家裡的佛像都扔掉,健康反而比以前更好。星期天還休息一天,俾能有更多機會認識主,而收入卻毫無減少。從前閒來無事便和朋友到處闖,甚至打架生事,現在我經常向他們傳福音,甚至向著作清潔的亞嬸,我也照樣向她作見證。

明天在主手中

   聖經說神的救恩好像筵席,預備給人飽嘗,但是有些人不肯前來享用,主人家便把街上瘸腿的、瞎眼的都召來。我知道很多朋友是遇到災難、苦痛,心情受打擊後才成為基督徒。但我感謝主,自問性情開朗,職業安定,收入頗豐,家庭溫暖,而且交遊廣闊,熱愛生命,從不覺空虛、失落,更絕無消沉或自殺之類的念頭,只為尋求真理而來,我卻成了最有福氣的人!

   今天,我的命運在全能的主耶穌基督手中,有把握,有盼望。你如何呢?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