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三月
1

本文記述一位青年人掙開魔障,邁向光明,得享大福的真實事蹟。

 出生在赤貧之家的孩子,窮得連妹妹也要送給人撫養。他從擦鞋童變成黑社會一份子﹐殺人、打劫、販毒,涉足賭場、色情場所等,無惡不作。以後又從一個天天注射白粉的「道友」和乞丐,蛻變成忘我捨己的戒毒輔導員。如今,這位曾是無家可歸,冷酷無情的浪人,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故事!

 農曆新年看見孩子們披上新衣,喜氣洋洋,便勾起我許多回憶。

難忘的往事:窮

 家父是地盤工人,多年來靠血汗維持一家生計。由於工作不穩定,收入僅足糊口,大家常吃的是豬油飯、醬油飯,根本談不上甚麼營養;住的是大坑東木屋,衣服只能蔽體。父親雖是文盲,卻常教導我們要好好讀書,才能出人頭地。

 我在赤貧的家庭生長,別人穿皮鞋,我連白布鞋也沒有。每逢新春佳節,街上的孩童都換上了新裝,自己仍然衣衫襤褸,一副寒酸相,很不是滋味。最令我幼小心靈受創的是由於家庭陷入困境,六歲的小妹妹要賣給南洋的華僑夫婦收養。一日之間就不能和她再見面。這事在我心靈中留下了烙印﹣﹣讀書沒有用,金錢最重要;有錢就不虞匱乏,不用把妹妹送給別人。這個念頭驅使我後來不顧一切地去賺錢。

擦鞋童的夢想:錢

 我十二歲時便無心向學,並且陸續還有弟妹出世,家庭經濟更百上加斤,連我也要被帶到姨媽處寄養。當時住在油麻地,沒多久認識一群流氓,經常不回家睡覺。那等年紀唯一賺錢的捷徑是替人開車門和擦皮鞋。每當車子停下,只要一個箭步走上去,拉開車門,將手掌一伸;或者提著擦鞋箱到街頭、茶樓,胡亂擦一通,一毫、五仙就到手。如此一天結算起來也有兩三塊錢,可以維持自己的生活。不過由於無權無勢,經常被人欺負,收入給拿走一大半。日間吃口麵有人來強搶,晚上睡貨車也來放火、淋水…還有「大個子」帶著手下來壓榨我時,我才知道要有錢到手,必須有權有勢。此後的許多年間,金錢和權力就成了我賣命追求的目標。

 要有勢力就要動拳頭。有人告訴我加入黑社會就沒有人敢再來欺負。我信以為真,從此便泥足深陷,無法自拔。

黑社會的買賣:殺

 我十五歲時頭一次跟「大阿哥」去殺人。那一次有人給了一筆錢要「買起」(謀殺)一個人,不能置他於死,最少也要弄成殘廢。當日旺角行人頗多,大阿哥手急眼快,用三角銼向迎面而來的人連剌三、四下,那中年人連聲慘叫,小腹鮮血湧流不止,我嚇得拔足而逃。想不到後來這類惡事竟成了我的家常便飯。以後打劫計程車,看著司機求饒的神情,甚是得意。習以為常之後,良心喪盡,連像自己父親一樣辛勞工作的地盤工友也不放過,手錶、戒指盡都搶光。

醉生夢死之後:空

 二十歲開始正式在黑道中混了個名堂,建立自己的勢力,有一班黑社會中的兄弟和我一同闖世界,經常和我出入大檔(賭場),而且還開社(經營色情場所)。為了舞女問題,經常要出面講數(談判),動手時六親不認,手法也慘無人道…

 才二十歲出頭,金錢、勢力都有了,好不風光!我也滿身酒色財氣。要錢就亮刀,收到黑錢就飽餐一頓,心情欠佳便去揍人,發洩心中悶氣。心情好便豪賭一場,面不改容。用四個字來形容便是「醉生夢死」。

 童年時的宿願達到了,金錢、權勢都有了,可是我真快樂嗎?不,那時生活腐敗顛倒,每晚通宵達旦,太陽出來時才睡覺,下午四、五點再開始活動,平日不知如何消磨日子,惟有用各種新鮮的賭法,或上最新的舞廳玩樂解悶。夜裡有時獨自躺在床上,一邊看著天花板,一邊自問:生命有甚麼意義?明天我將如何?今日所得到的到底是福氣還是幻夢?

 幾年來哪個晚上曾安枕過?白天恐懼仇家來尋仇,連吃喝也無胃口。得到物質的享受,卻失去內心的平安,贏得了所謂英雄義氣「生死之交」 (其實是酒肉朋友),卻沒有半個知心的良朋。

淪落街頭陋巷:毒

 二十二歲那年,我更染上了毒癮。多年來我混在黑人物中,也知道吸毒的可怕,但是當時正遇到感情上的打擊,失意之餘,加上死黨力言吸一口煩惱就煙消雲散,又不會上癮(其實他自己早已上癮,要靠女人維生),我把持不住,從此淪為道友,不得超生!

 吸了一個星期白粉,我還不知厲害,到離開朋友家以後,全身疲倦,腹痛難忍…電話中「義氣朋友」才說我已上癮。

 成了道友後,索性兼營白粉買賣,為此進出監房三、四次。家人恨透我,每次回家都喊打喊殺。家父最恨我,我每次回去他便以罵母親來出氣,使她哭泣不已。家父憤怒之餘,揚言若再入家門必然用刀斬死我這不肖子。

 我任由毒品擺佈,不久體力衰退,朋友盡失,淪落街頭。那時我才二十九歲,卻是容顏枯槁,又不梳洗,途人見我紛紛掩鼻而過。父親知道了,挖苦地叫我從七樓跳下去,一了百了。只是母親仍然流著淚到九龍仔的徙置區尋我,時令節期還到污穢的梯間,對這不似人形的兒子柔聲說:「喝湯罷,飯菜都在這裡。」我一邊吃飯,眼淚和著白米飯一起吞,邊喝湯邊嗚咽。

 我不甘心墮落,但好像被重重鎖鍊扣住,沒有出路。去過戒毒所四次,甚至返內地戒毒也有五、六次之多,但之後依然吸毒如故,沒有一次成功。軀體的氣息尚存,但生命卻毫無意義。爸叫我一死了之,可是我不甘心這樣了結殘生。人生還有希望嗎?世界上還有甚麼力量能救我嗎?

絕望中的生機:神

 感謝救主耶穌基督,祂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翰福音十一章25節)在世人的眼中,我不過是行屍走肉,是活死人,可是耶穌基督就是復活,祂自己就是生命!

 正在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際,我無意中讀到一張宣傳戒毒的單張說,「不憑己力,不靠藥物,只靠耶穌。」我見無路可走,便往福音戒毒的小島去試一試。

 到島上的次日,毒癮發作難當,我想離去。那裡的基督徒為我祈禱,且要我也向神祈禱。我全身骨痛,並且腹瀉,實在痛苦,但見各人為我流淚禱告,心想彼此非親非故,卻如此關心我,便決定留下試試罷。

 頭九日我完全沒進食。過去我毒癮發作時要注射兩針(一般道友是一針)才有反應,所以手臂上盡是密密麻麻的針孔,時常紅腫。現在九日沒有「上電」,像被鎖在地獄裡一樣,除了在牢獄之中,沒有比這更痛苦的了。但是到第十天痛苦漸減,我竟可以吃粥了,心裡真是樂極。

緬懷罪中之樂:走

 四個月後,我打算離開孤島。「信耶穌不適合我這種人的生活」,我想。幾個月來只為了戒毒,才跟隨信主的弟兄禱告、讀聖經,其實卻並非真心。早上收拾好衣服,準備自尋水路離去,心中還在嚮往昔日享受放縱的生活 (這時回去再吸毒的機會極大)。 誰料二位弟兄追來,在岸邊挽留,且要我開聲向主耶穌禱告。

 我說:「沒甚麼好談的,我要走了!」他們老是不放人,且禱告說:「神啊!我們不希望這位弟兄如此出去,他這時出去必然失敗,他昔日的生活沒有盼望,不能戒毒,惟有你是主宰生命的神…」

 為了應付他們,我亦惟有禱告說:「神啊,我實在不知道你是否真神,我不知道前面的路如何走,求你帶領我前面的路。」禱告完畢,站在岸邊,心裡又矛盾又茫然。一面不甘心信主,仍不斷緬懷從前的享樂;一面卻明白如此出去將一無所得,只能再過偷搶的生涯。弟兄們真誠的愛一再從淚水中流露出來,他們不想我就此出去等待滅亡。(我還未信主,怎能勝過魔鬼罪惡的力量呢?)他們懇切真誠,我也不禁流淚,於是決定留下來。

惡漢改邪歸正:變

 我雖然不肯真心投靠主耶穌,但祂卻是聽禱告的神,讓我在島上心眼得開。當時遇到不少從前在獄中狠毒非常的黑道高手,看見他們奇妙的改變,令我對基督徒所信的神刮目相看。有一個大哥昔日也像我一樣,連家人也放棄了他,但現在卻能關心別人生活。他個子高大,眼眯眯的看人,陰險之極,在獄中凡沒有單位(黑社會背景)的都被他修理,稍一不服就痛打一頓。現在竟然在道友群中助人戒毒,還說這是事奉神。一次他對我說:「你不是不認識我,我之有今日是因為有一位主宰的神幫助我,你認罪罷,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你…」這些活活的見證人令我留下極深的印象,心裡的驕傲、不信也漸消。

走出死蔭幽谷:愛

 自從安定下來之後,我也學習讀一點聖經,神的說話就是生命,能使人有得救的智慧。

 六個月後的一個晚上,我們讀到詩篇第二十三篇,說到神是我的牧者,跟隨祂就能走過絕境(大意如此)。當晚同房的人已入睡,我反覆思量,不能入睡,一生的際遇一幕幕重現眼前,自己豈非走過許多死蔭的幽谷?但主耶穌仍然愛我,保守我帶我到今天。有錢有勢有享受又如何?到頭來還不是六親斷絕。在島上這麼久,有哪位親友曾送過一粒糖給我?從前在大檔、在舞廳一擲千金無吝嗇,出入汽車代步,卻沒半個銅板給家人,想到搶走地盤工人的名廠手錶…自己的手真是滿了鮮血,差不多所有惡事都幹過了,幾乎還要自殺。誰真心愛我、掛念我,誰能救我脫離這一切黑暗的事?

 其實我在島上第十天已算戒了毒,但一直不肯將自己交給主耶穌,真心信靠祂。此刻禁不住跪下來,真心真意的向神認罪說:「神啊!求你赦免我,我願把生命交在你手中,因為我的命是從你得回來的,你才是真正的生命。我今天能在這裡,是你的保守,我信必有你的計劃,我要走在你的路上,被你使用…」

 如此禱告了幾十分鐘,一面求神赦免我數不清的罪孽;一面流淚悔改。聖經說:「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壹書一章8、9節)

 當夜我享受一覺安寧的甜睡。許多年來由於學神打,睡覺時常會忽然醒來,而且夢中不是殺人就是被人追斬,有時夜裡驚醒,也分不出身在何方——在牢獄還是在街頭?但這一夜卻無半點恐懼,放下心頭大石,又喜樂又輕鬆。

 再過一個月,我竟然關心起別的戒毒朋友,自己也希奇,長久欺詐、猜忌,自幼情感已被磨得冷酷,現在竟真心地、主動地要留下來扶助那些被社會唾棄的人,甚至為嘔吐的人清洗衣服,教他們唱詩歌、讀聖經。大半年前基督徒為我流淚,如今我卻為新來的戒毒朋友而焦急。

唯一拯救的路:信

 一次有一位孤兒受不了痛苦,鬧著要離開。我和他讀了以下一段聖經:「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 可惜他仍要我指示他離開的途徑,最後我說:「這島別無出路,到你康復有氣力時,我便告訴你唯一的出路。」到他情況好轉,我告訴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相信、接受基督,憑著主復活的大能大力勝過罪惡鬼魔,然後坐船回家!這位形容憔悴,只懂以偷搶謀生的青年,如今不僅戒了毒,結婚後更進了神學院進修,一心事奉神!

 至於我,憑主的恩典繼續在醫院輔導戒毒的病人,屈指算來已經七年,我不只戒了毒,連一切惡習都消除了。我每週工作三十九小時,藉著神福音的大能幫助過不少人,其中有些改邪歸正,重新做人,努力向學;有些在社會上安分守己﹐甚至移民外地,安居樂業。以後,神賜我一位當護士的賢慧妻子。回憶當日我向她求婚時,曾說過即使窮得只剩下一碗飯,我也要讓給她吃 (未信主前即使有兩碗飯我也一個人獨吞)。 而她卻常說人不可信,但神是可信的。因主的愛,我們能同心合意,為神而活,服務人群。我和五個弟妹從前相見如同陌路人,他們多年來沒有稱呼過我作哥哥,現今卻非常尊重我。父親往日的憎恨也化成了無限的慈愛。街坊鄰里過去見我走過便急忙拉閘,大力關門,如今卻全無鄙視,且極表關心。

屈指數算七年:福

 現在我有一子一女,都是主美好的祝福。女兒早上見我們靈修 (讀聖經、唱詩、祈禱), 問起靈修為了甚麼,我就說:「爸爸能有今日,都是神的恩典,所以要讚美歌頌祂,向祂祈禱。」有主生命的人,一切都美好歡暢。連收養過我的姨媽,從前說我一世無希望,可是我結婚之日,和兒女彌月之時,她都來道賀,問起我改變的緣由。她也喜樂地說:「怪不得,原來信了主耶穌!」

 生命的價值不在乎家道豐富,只在乎你過的日子有沒有意義。我信靠的這位永恆不變、生命之主,祂是真神又是真人;是牧人又是救主,能赦免你的罪,更新你的心。從前我雖有罪中之樂,卻失去青春、親情、自尊,換來痛苦的回憶。今天我將自己擺在祂的恩手中,有衣有食,有妻子兒女,還有神永遠的愛,又有彼此相愛的弟兄姊妹互相幫助,生活多幸福!

屬天的傳呼機:靈

 戒毒之後,我召齊舊日黑道中的兄弟,告訴他們我已信主,希望各人也悔改接受祂。如果不信也不用再找我,因為不能再幫助他們了。至於過去一同混過的黑道中人,有些早已家散人亡(像教我吸毒的那一位)。另一些偶然在路上遇見,卻原來已風生水起,有財有勢。他們一面驚訝我信主;一面勸我重出江湖。有一位知我信主已七年,並非說笑,便說:「哪裡有神?我留下傳呼機號碼給你,有事CALL我罷!」我笑道:「不用了,我有靈,可以隨時呼求主耶穌的名,我有屬天的傳呼機!」

 本書出版的時候,本文見證人已任戒毒工作十二年,現時在醫院任職。

 編後語:記者曾經走訪見證人一家。他們買了居屋,室內井井有條,一對子女活潑可愛,夫婦二人都表示即使用盡一切言辭,也難述說主耶穌的大能大愛,惟有下面一首詩歌可略述一二:

一、罪惡的鎖鍊,曾使我難當,

  我如同囚奴,掙扎枉然;

  但我今得著奇妙的釋放,

  就是主耶穌打碎鎖鍊。

二、脫離了肉體、邪情和私慾,

  脫離了嫉妒、忌恨、爭競,

  脫離了世界、虛榮並美譽,

  脫離了一切無謂人生。

三、脫離了金錢閃耀的吸力,

  脫離了剛硬、雄心、己意, 

  脫離了律法字句的絆羈;

  希奇的釋放﹐哦,何希奇!

(副)榮耀的釋放!奇妙的釋放!

  主耶穌是我榮耀救主。

  我今已脫離罪惡的捆綁,

  從今到永遠不再痛苦。

 讀者若想得釋放,蒙厚愛,有盼望,過新的生活,可效法見證人一樣,向主禱告認罪,就必蒙赦免,得著新的生命和美好的祝福。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