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三月
1

父親吞槍自殺,母親慘死,他又患上絕症,正貧病交迫時…

五個母親

 像我這樣命途多舛的人,不自殺也要神經錯亂!

 我生在官宦之家,祖籍廣西,有五個母親,六個兄弟,兩個姊妹。當時廣西省共有六個道 (舊時地方區域,介於省與府之間), 先父曾任五道的道台(官名),是都督陸榮廷手下的紅員。

父親自殺

 我於一九一六年出生,幾年後,政局有變,陸榮廷倒台,真是樹倒猢猻散,跟著先父也走上絕路;他先用手槍打死妹妹的母親,跟著自己也吞槍自殺了,那時我才不過六歲。

 當時廣西盜賊如毛,其間我和生母、弟妹又被匪徒綁架,強行擄入山中,囚在賊窩十個月之久。悍匪要家人交出二百桿槍和鉅額白銀來贖參,後因父親已死,只出了很少的錢就放我們回家了。

慈母慘死

 十一歲那年,一天晚上,忽然有幾個人前來敲門,生母應門而出,接著就是砰、砰、砰幾聲槍聲,家母當場被亂槍射死。我在旁親眼目睹這場慘劇,眼巴巴地看著母親血肉模糊的倒在冰冷的地上,鮮血染滿了門扉,我驚恐的眼神帶著淚水,許久也不能平靜。

離鄉別井

 儘管如此,這些不幸並未影響家裡其他的成員。那時我三哥也是軍界強人,仍過著窮奢極侈、呼奴喚婢的生活。

 在這個複雜的大家庭裡,醜聞頻傳,慘事不已。許多可悲可歎的事像火山爆發似的迸發出來,使我這十三歲的孤兒,心靈上受到極大的創傷,最終我離開廣西,到上海求學。

飄泊無定

 那個年頭由偏遠的省份到上海唸書,就像到外國留學一樣。在那繁華的城市,我完成了中學,順利地進入大學。

 我是否真的開始走上坦程,前景光明,成了天之驕子呢?不,好夢只作了一年,七七蘆溝橋事變就爆發了。歷時八年的對日抗戰一開始,我便隻身從上海避難到四川,在成都繼續上大學。

絕症纏身

 但是命啊,為甚麼這樣苦?到了四川不久,我就患上了肺結核!

 五十多年前得了肺病就是得了絕症!那有甚麼特效藥?一度準備投考空軍,又是運動健將的我,如今卻大口大口的吐血,醫生對我的同學說我沒有希望了,我也對自己說,完了。

魂歸何處

 人臥病在床,不只身體難受,心靈更是痛苦!

 我本來有崇高的理想,滿以為大學畢業後,就可以自力更生闖一番事業,擺脫兒時痛苦的回憶。沒想到卻身罹惡疾,眼看就要死了。此時不免想到:死後會到那裡去?是否人死如燈滅,就此了了?以前所讀的甚麼進化論啦、生物學啦,現在都不能解決我靈魂歸宿的問題。

接受福音

 一九三九年八月十二日下午,有位從昆明來的傳道人到醫院探望我。

 他坐在床沿,耐心的向我傳福音說,一次,有一個人在廬山養病,見有許多小鳥飛進他的露台覓食,這人想和小鳥交談,互訴心曲,可是每次走近鳥群,小鳥都驚惶飛走。他暗自思量,像我這昂藏六呎的人,若要與小鳥作朋友,除非自己也變成一隻小鳥;照樣,創造天地萬物、聖潔公義的神,怎能與我們這些卑微的罪人親近呢?祂必須成為人,才可以與人親近,於是就差遣祂的兒子耶穌基督降卑為人,來到世界,從此神、人就可以接近了。

 從前我只知耶穌是一個高尚的人,祂的教訓是超凡的,那裡知道祂竟是神的兒子,降生為人,為救罪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捨命流血,三天後又復活了。

 傳道先生講了約兩小時,我聽後茅塞頓開,衷心信服,當時就接受耶穌作我的救主。

喜樂因由

 我信了耶穌之後,心裡充滿了平安和喜樂,三日後就搬離了醫院。

 試想我六歲喪父,十一歲喪母,二十一歲又患上肺癆,長年活在悲觀失望、憂慮不安之中,世上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灰暗的,又何來喜樂可言呢?

 我得救後,生命有了奇妙的大改變。我已尋到了人生的真義。主不但醫治了我創痛的心,更用祂的愛使我這飽經憂患的人得到溫暖。並且,祂還進到我的心中,作了我的生命,如同活水的泉源,在我裡面天天供應我。祂是我一切喜樂的原因。每當我想到自己竟蒙了這麼大的救恩,不禁從心裡笑出來。

 我的病並沒有完全痊愈,還時好時發。從前一吐血就內心惶恐,懼怕不安,現在病發時就禱告主,將自己交託在祂手中,信靠祂,祂就安慰我,使我在病中沒有煩躁、憂慮,心中平靜安穩,享受祂所賜的平安。為此我常向同學和教授作見證。

貧病交迫

 主耶穌曾說,我們在世上有苦難,在祂裡面有平安。抗戰勝利後,我已成家,在廣州作西藥生意,一九五0年大陸變色後,生意即告停頓。於是另謀出路,自己研究作些小型工業,但也不順利。

 此後四年一直陷於經濟窘困、生活拮据的景況中。環境越來越艱苦,以致妻子得帶著兩個幼小的兒女住到湛江親戚家裡;而我則一人留在廣州,靠變賣家裡的東西度日,最後只剩下蚊帳、棉被和毛衣等物。這期間,曾七度申請通行證來港,但始終未能成行。

 一九五六年,我已到了窮途末路,是時舊病復發,再次吐血。一個人孤苦無依,生活費用無著落,妻子又不在身旁照料,而我住的地方連廁所也沒有,夏天要抱病撐傘,艱難的徐行到兩條街外去如廁。除了隔壁一位好心的老婆婆為我煮點飯,勉強糊口外,就再沒有甚麼其他的營養了。當時真是貧病交迫,苦不堪言。一般人到了這種境地,大概不自殺也要精神崩潰了。

 感謝主,因為有了祂,我不但不灰心,反倒能有信心,亦有指望。主藉著聖經對我說話:「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這是憐恤你的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五十四章10節) 主的話何等甜美,何等穩固,何等有力量!使我度過了困境

 一九五七年我獲准來到香港。

榮耀生活

 過去的歲月雖然經歷了各種困苦和試煉,但我可以見證一件事,那就是:惟有基督是我人生的真意義,得著祂,人生就不虛空,反覺滿足,祂是我的生命、力量,是我的喜樂、平安。

 我現在的生活不再是困苦、憂傷,而是滿有榮耀和盼望!

 各位讀者,盼望您也接受主耶穌的救恩,得著福音的好處。

——本文見證人為廣西人,現年七十五歲,在教會中工作。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