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六月
1

白天她跟江湖中人玩樂,晚上與鬼魅通靈。

但是她總感到心有所失,像似欠了甚麼似的。

開心快活人

 昔日的公共屋村,環境較差,常有黑社會的活動,我們這一幫人就是從這些地區熬大的。

 初中起,我這小女孩就經常和邊緣青少年混在一起,蕩到深夜才打道回家。我隨黑社會人物跑天下,當時尚流行「的士高」,我們是常客。尋歡玩樂求刺激,不時摸黑到清水灣夜觀鬥車。好像經常出現在電視劇中的黑幫「講數」(談判),騙財騙色、攜帶毒品的伎倆,我也親身目睹過。

飲酒是贏家

 家裡的人﹐那裡會想到外貌斯文的小妹妹﹐早已是抽煙、喝酒的能手! (因為家裡各人都有門匙,所以夜來我悄悄進了家門,摸黑爬上床,屋子裡大家毫不知情。)

 有一回,兩幫人起了爭執,最後武鬥改為文鬥,以酒定輸贏。可能我看來像乖乖女,便選上我來喝酒,對方以為今回必勝無疑。我毫不猶豫,咕嚕一聲,面不改容倒下肚裡,我們立刻成了贏家。人說黑社會兇殘,爭地盤也著實沒有人情可講的;騙女孩子,手法更層出不窮。我算是較幸運的一個,也許自己當時年紀還小罷,並未被「踢」入會,反而平平安安過了幾年。

靈界中流浪

 我的人生哲學是最緊要好玩。

 除了從小學開始常上大霧山學功夫,練習蔡李佛拳之外,我自小就有奇遇。從小我就有通靈的異能,靈覺敏銳,很容易感到靈界的存在。我膽子大,好奇心強,遇上古怪的物體,必定問對方是甚麼,還要求對方「現身」,俾窺全豹。

 白天刺激一番,闖蕩江湖;晚間閉上眼睛,有更好玩的在後頭。從小到長大,我每晚入夢之後,就有一個孩子來找我,在夢中帶我遍遊荒郊野嶺,遊歷各種古怪離奇的地方。我們二人在夢境中相處多年。成了好朋友,牠還教我許多事物,有時更能預卜吉凶,告訴我未來的事,比方某些約會會有危險,就先向我透露,著我不要參加。

 整整五六年就是如此過去。

那一天我獨自留在家…

 白日闖天下,睡了就在靈界流蕩,快活似神仙!將學業置諸腦後,遊戲人間。中學裡數學卻是第一名,眾人皆知,因為不用花時間溫習;其他科目卻乏善足陳。

 記得中五那一年﹐有一天獨自留在家裡,說也奇怪,忽然間心裡一片空洞,好生難過!自問已經嘗試過多姿多采的人生,但是我的心靈仍有一個莫名其妙的感覺,若有所缺。

 缺了甚麼?自己也想尋得答案。所有時間都填滿了,但是心底那個深刻的失落感卻填不滿!

天長地久 即時擁有

 二姐剛進家門,打破我的沉思。她是基督徒。看見她我不自覺地衝口而出:「二姐﹐好不好帶我到教會去聚會?」我問得突然,她吃了一驚,因為她也略略知道小妹妹已經「學壞」,怎麼會要求聚會去!

 是星期天早上,頭一次踏足基督徒聚會的地方。一位在大學裡唸牙科的學生來與我懇切傾談。我心靈不期

然被吸引,一反常態,平素反叛的性格立刻收歛起來,凡是說到主耶穌的

,我照單全收。

 簡單的福音,告訴我主耶穌基督是真神降世為人,替人的罪孽受死。只要心裡接受祂,祂立刻就來住在我心,立刻就擁有永遠的生命,祂就永不再離開我…

 原來心靈所缺的,正是這位造物之主。我便簡單接受主耶穌進心裡。

鬼朋友力阻信主

 夜裡,夢中的靈界朋友又來找我。其實在我決定參加聚會的前夕,老朋友已經來拜候我,警告我不可以和主耶穌打交道。我也曾經想過,一旦真的接受主,把祂接進來,那麼以後白天的朋黨,夢裡的靈伴,兩方「死黨」,我該如何交待?但是為了追求真理,為了填滿內心的空缺,我願付出代價。

 當晚靈界朋友先勸我不要跟隨耶穌。我性情倔強,既已得到至寶,那肯就此放棄!

 「為甚麼要聽你的!」我負氣地駁回去,跟著彼此就吵起來,對方只好跑掉。

 軟攻不成,改用硬攻。當我認真接受了主之後,那傢伙又來了,對我責罵不休,說:「早已叫你別到耶穌那一邊!」罵完了,我回答道:「我已揀定了主耶穌,不會再聽你,你走罷。」雙方再度不歡而散,對方更在盛怒中離開。

最後一巴掌

 不錯,初信主的人,心裡不免有點惆悵,才認識主一兩天,跟主耶穌還未熟諳,怎麼辦?

 憂心之中,又覺主耶穌非常愛我,比我的鬼朋友更可靠、更實際。再者,我既然信了祂,自己就沒有甚麼可作的,萬事由祂來承擔吧!

 又過了一段時間,靈界舊朋友終於作出最後一次反擊。一晚牠又帶同一班惡鬼前來討我,這次神色兇惡,向我怒罵,迫我停止信主,不許我再跟耶穌,否則便要捱打。

 我明知是在夢境,但是頭腦卻又十分清醒。經驗告訴我,夢中不會有痛楚的,所以樂得讓牠們揍一頓,反正很快便醒過來,到頭來沒我奈何!

 好傢伙,牠怒摑我一巴掌,正打在我臉龐上。我驚醒過來,摸摸面孔,呼,真是痛啊,而且還發熱呢,的確有痛的感覺。

 真不簡單,我一顆心慌了,好擔心真會出事情,怎生是好?心在狂跳,好可怕。戰兢地呆坐床上,頭一次想到與鬼為友是這麼恐怖,這麼危險!

耶穌大名榮耀有能

 不久前我曾問計於其他基督徒,他們教我大可提主耶穌的大名,鬼東西自必逃竄。

 想到此,我便坐在那裡呼喚主耶穌的名字,主耶穌,主耶穌,主耶穌,主耶穌…一連叫了數十聲,內心頗有平安感,知道祂已經在我身邊, (其實主早已在我信的時候進入我心,從未離開過。) 我才放心。

 自從這次叫主出來幫助我應付之後,鬼伴就不大來麻煩我了。最後一次是我剛好遇上身體不適(小時候有關節炎),不能像平常一樣蹦蹦跳跳,反而要受病痛纏磨。

 此刻人最軟弱,心情也不見得好,鬼魔就最會利用機會來「偷襲」,搖動人的信心 (特別進攻那些初信主的朋友)。 今次「鬼」多勢眾,牠們就在我床頭,嘲笑我說,信耶穌那裡有好處呢?你看,現在你不是病了!那裡有福氣可言,放棄罷…

 我好氣惱,竟然乘人之危!一連喊了兩聲主耶穌,且大喝牠們離開,我絕不會放棄信主的。牠們見我那麼堅決,便無可奈何地走了。

有主更多姿采

 有了主耶穌,我不再他求了。從前闖天下的江湖朋友,因為政府清拆廉租屋,他們是頭一批被遷走的。主保守了我,因此沒有再與他們來往。後來我風聞在一次爭取新地盤的「講數」(談判)中,一下子全部被捕,我也就此與他們斷絕了關係。

 信主後,幾次危機都靠主得蒙保守,從前我玩到深夜,雖是危機四伏,仍能與家人相安,也無人責備我;今天聖靈帶領我正常生活工作,反而惹人誤解。但我並沒有灰心,因為我的改變太大,別人出於關心,在所難免。現在我為人師表,在別人眼中稍微長大了,面對活潑頑皮的學生,因我內心的信仰,仍能時常保持喜樂。

 人生多姿多采,但你也可能有同樣的經歷,玩樂、刺激之餘,歎句「不外如是」,總是填不滿心靈的空缺。

 有了主,我再不用說這句惱人的話,心中有的是平安、喜樂,無以復加!

——本文見證人現職教師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