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八月
1

人生變幻無常,如何以「不變」應萬變,

以下是一位青年人的真實故事。

 一個苦學生,大學畢業後要作傳道人,卻成了新聞記者、電視編導。

 疾病中目睹生命的脆弱;貧困中學會求生的祕訣,一場車禍,他親身經歷到奇妙的平安。

變幻才是永恆

 現代人遭遇太多的變數,難得安寧,如何在有生之年,尋覓不變的平安,正是迫切的課題,因為下一分鐘,世界可能已經變得無從觸摸。

 回憶五零年代末期,一家六口擠在破舊的閣樓,掙扎求存,也曾排隊到慈善機構,領取奶粉牛油…

 我們那一代,就這樣和香港共同成長。

 十六歲時,體力正達巔峰,一晚忽然大量咯血,足有五大碗之多。支氣管擴張出血使我留院四十八天,右肺且要動手術。

 面對死亡,死就死罷,反正生活又不是好過。幾十天裡彷如闖進了另一個世界。

 病房內:一個人因被淋鏹水,全身侵蝕,臉上只剩下兩團血球般的眼睛;一個罪犯患嚴重哮喘,煙還是照抽,結果跳樓身亡;一個人喉部嚥不下東西,在體外開個洞好輸送食物;一個準大學生,神智失常,隨時想自殺;一個人和我同年齡,發育好像只有十歲,心跳厲害得隨時會暴斃;一個人因為拔牙,不知怎的,面上整塊肉被撕開,從外面能看見舌頭,他的店因此要關門,妻子又在他最需要時離開了他…

 生命脆弱,人性涼薄,命運無常!

 病房內先後抬走好幾個人,上午還健談,下午已經不在了。人生!

「別怕,死不掉!」

 我動手術之前,一位見習護士常來慰問,開口便說:「別怕,死不掉!」踏進病房,永遠帶著微笑,一雙眼睜得桂圓般大。半昏半睡的病友們每見她那自信派頭,人人都得安慰,人間地獄似的病房,像給她灑下半天的陽光。

 開刀之前,她送我一本聖經 (原來是基督徒)。

 許多人大禍臨頭才投靠耶穌,而我老覺得信耶穌好幼稚,有何好信?我靠自己!抬出手術室後,母親說打止痛針會上癮。我下狠心連止痛片也不喫,晚上咬緊牙根強忍過去。沒耶穌,我也能活下去!

登陸美利堅

 一九七二年,我生命中起了突變。接過母親一點點僅有的積蓄,買了一張機票,我便往美國升學。

 離愁別緒,夜夜失眠。明天,多少個不可知的明天!暗地裡哭了又哭,體重一下子急跌十多磅。同學在美國機場接我,說像見了鬼!

 下了飛機,最終在西維珍尼亞州安頓。翌日交了學費後,袋裡只剩下五十塊美金,還未適應時差,便在大學飯堂兼職。

 第一年少修學分,全力賺學費。凌晨一時半,別人已入夢鄉,我還在飯堂幹活——拖地。我先把八百張椅子一一放上檯面,拖地後再還原。使用的超級地拖濕了水,像條睡了的大黃牛,老拉它不動。早上四點多下班,稍作休息,立即上體育課,半睡半醒之下成績還得到甲等。

大膽向神挑戰

 翌年轉往德州艾靈頓 (ARLINGTON),學費便宜,經濟上也稍穩定。到春天學校休假,和我同住的兩個活寶貝開走老爺車,跑天下去了。一片死寂的宿舍不好逗留,此時偏有基督徒開甚麼退修會,請我去幾天,好點化點化我。

 基督徒平日樂於助人,可惜愚昧迷信。好罷,就去拯救這群無知的小羊,看看我能否「替天行道」,助他們脫開宗教沉迷罷。

 「顯個神蹟給我看,我便信到五體投地!」我大膽挑戰。

 當晚睡在床上,我傲慢無禮的問:「到底有沒有聖靈?有就來呀…」

 第二晚聚會,講得好深,提到聖經中雅歌書:北風阿興起,南風阿吹來…吹到我的園子裡,我的良人,請你進入我園內…

 是凡塵裡的小人物,向造化主宰的懇求;是變幻中的人類,向永恆者的呼喊﹣﹣求祂進入脆弱的人心中。

 我坐在位上,如同在浩瀚的天空中,與宇宙至高的主面對面,只有祂和我。一種神聖莊嚴的偉大力量, (不是群眾的心理活動,也絕不是理性能解釋的感情衝動。) 忽然臨到我這無知的人,昨夜的祈求已蒙垂聽。一種人類無法抗拒的感召,我深信來自宇宙之源,天地之根。

 不,不能信主!

 回想鄰居的孩子,興高采烈的拿著木製的祈禱之手,我見了好生氣:「信甚麼?有飯喫?信耶穌搓麻將就糊了!祈禱能『自摸』嗎?」孩子給一輪搶白,信主的事從此不了了之。

 然而今次聖靈卻大獲全勝。

 主問我:你現在滿屋子的食品、飲料、咖啡從那裡偷來?你喫的大龍蝦從何得來?你腳上的皮鞋甚麼時候「試穿」回來?

 跟著還指出許多隱藏起來的髒念頭…

 神可以三言兩語就感動人,興起困難使人在痛苦中清醒過來,更能夠不費一兵一卒就把我征服。我掙開捆鎖,熱淚湧流,不是流是滾出來的。跑到眾人前面,跪下來向主說:「我願意接受主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我相信你為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三日後復活,四十日後升天,並且必定要再來。」

死亡邊緣 回顧一生

 兩個月後一晚,我駕車從小路駛出公路。黑暗之中,忽然發覺自己的車廂光亮起來,從遠處射來四條光柱﹣﹣兩部飛馳而來的汽車已近在眼前。

 「完了,死定了!幸虧我…」我想說「幸虧我信了耶穌」,但是說不出口﹐因為一種奇妙的平安感,已從頭到腳充滿我整個人。沒兩秒鐘,悲歡離合,親情奮鬥,過去二十多年的往事像電影的快鏡,飛也似的在腦海中放映了一遍。我知道可以就此結束一生,感覺是一片空白,種種閱歷都再無意義。

 可是電影到了鏡頭的最後幾格,有了主,那永恆不變的耶穌!一條腿拚命踏著油門,汽車稍微衝前 (這稍微一動卻救了我的命)。 碰碰兩聲巨響…「我去了,但有不改變的神和我同去,」我想。心裡就是平安!眼鏡飛脫,頭猛撞向前,血在流!昏迷之前有人在車外大喊:「關掉引擎!」迷惘中昏過去,但說也奇妙,一分鐘後我卻甦醒過來,死不了。因為沒買保險,也無錢住醫院,自行止血後便回家洗洗頭,包裹一下。從噩夢中醒過來,我知道神在保守。

 回憶在死亡邊緣那種無人能奪去的平安和保守,真是刻骨銘心。那莫名的平安不是我有的,乃是從主而來的。彷彿與天地萬物合一的神聖感受,使我一生一世再不能否認神的存在。車禍帶給我深刻的反省和體驗:人所追逐、奮鬥的目標何其短暫,所得的又何等虛幻!從此一首詩歌成了我的座右銘:「昨日今日直到永遠,耶穌不改變,天地萬物都在遞遷,耶穌不改變。耶穌不改變,耶穌不改變,天地萬物都在遞遷,耶穌不改變。」

 假期結束,兩個同學度假歸來,知我成了基督徒,笑得人仰馬翻,久久不已。可是以後二人也成了信主的弟兄!其中一位讀電機工程的同學長髮披肩,聰明能幹,曾經和我聯手出擊,用破玻璃瓶指著人的喉嚨,當時未鬧出人命,真是神的憐憫。想不到昔日這長髮傢伙現在竟成了傳道人呢!

投身傳播界

 主一直保守我完成學業。最艱苦時一天兼三份職,每天從凌晨十二時起,斷斷續續工作到晚上九時,有時抬著東西,人像飄呀飄的昏昏欲睡,快倒了就對主說:「主耶穌,我需要錢用啊…」透支已盡,但主耶穌卻如良朋密友,早晚不離我身旁,不但撐過去,還帶了幾位朋友信主呢!

 離開校園,一心想當傳道人,為耶穌幹一番轟轟烈烈的事。回港後申請神學院,卻被拒絕,又想申請往懲教署工作,好帶囚犯信主,也不成功 (後來才知兩者皆因極偶然的原因而告吹); 宗教人士不收留我,連監獄也不要我。

 耶穌既然不許,我便安份尋求祂的引領,正式走回本行﹣﹣投身傳播界,在這圈中為主傳福音,好履行當日的諾言。我越講耶穌,心靈越快樂,曾有一陣子較少開口見證主的大恩大德,反而在聲帶附近生了肉瘤要動手術。

 直到近年,神已答允我的祈禱,弟弟、妹妹、弟婦、母親、岳丈都信了主。最奇妙的是岳母大人,本來對耶穌基督毫無好感,後來算命先生批她的流年,說定然過不了五十九歲,她已五十八,慌起來。我就說:「快快接受主,祂能帶你過去﹐耶穌是主,祂說你能過就能過,快信,遲些就來不及了!」

 如今她老人家已過了「九關」,每星期例必參加教會聚集,熱心不已!

大時代中見世情

 世事無常,電視台也會倒閉。輾轉在電視圈工作,瞬已超過十載,人近中年,該是思考、評估一生工作的時候了。早一段日子前往換領身份證,感觸良多。同一年齡者有人衣衫襤褸,有人氣派不凡,坐在左右,有者已經禿頭,有者愁容滿面,也有坐立不安,光火罵人…。自己奮鬥半生,成功也罷,失敗也罷,都要和達官貴人、市井流氓一起親自來換證。

 一代過去又一代,人的軀體在衰殘,有一天人人都會面臨大限;面對死亡,面對審判的神。天地都要更新,惟有那些得著主耶穌的人,有不變的生命力來應變。聖經說「在祂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一17下);「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十三8)

我知誰掌管明天

 和我一起念書的舊同學、朋友,都因前途問題走得差不多了,內子是專業人才,隨時可在美國執業。人常問我走不走,我說我知道誰掌管明天,無論去留,若無神的指引,妄動就是不智,不能得神喜悅。許多遠走他鄉的朋友犧牲一切,說是為了下一代教育和前途,但平心而論,我在美國六年,並不覺得兒子在美國長大會一定比香港更好。

 那麼是否我對前途充滿信心呢?答案只有一個:我只對耶穌基督有信心,無論何時何地,無論天涯海角,祂是永世的君王,獨一的真神。

 對於我的下一代,我最愛的親人,我只能留下耶穌基督給他們。十多年前,我孤身遠赴異邦,尋求理想、知識和成功的夢想。但這一切都不能賜我真正的平安。惟有主耶穌基督能在我諸般的困難和危難中,給我不變的平安,這平安是沒有人能奪去的。

 各位讀者,你若有了祂,也能像我一樣,以「不變」應萬變——無論你在何方。

 「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篇九十篇2,12節)

 「我(耶穌基督)留下平安給你們。」(約翰福音十四27上)

——本文見證人畢業於德州艾靈頓大學工商管理系;其後修讀大眾傳播,主修電視製作,現為電視編導。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