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九月
1

正因為帆船沒有輪子,所以才能夠乘風破浪。

 一顆跳躍的心,關鎖在軟弱的軀體裡;天性好動的他要以拐杖、輪椅來走路,加上哮喘病無情的摧殘,小小的心靈有何感受?

 八七年三月,本書編輯部收到一位年僅十三歲中一學生的來函,道出他親身的體驗。記者就此先後走訪他一家,藉本文特別向讀者披露逆境中的人如何以樂觀的態度面對艱難,並報導許家如何藉信仰的力量,滿了喜樂和盼望。

美麗的新世界,在輪椅上

 七歲時上學,發現整條街的人惟有自己坐輪椅。有人說:為甚麼他不走路,是否懶惰?奇異的目光從四方八面盯著我。

 忽然間我像矮了一截!一生中頭一次感到很不舒服﹣﹣我領會到異於常人的苦惱。

最可怕的惡夢,長大成人

 由於心情欠佳,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自問:為甚麼?

 我埋怨、憤怒、扔東西出氣。我本來愛到山頂、公園、書店,愛抱玩具,爸媽也常抱我到處跑。當時我暗自思量:長大成人之後不能再跟著爹娘,怎麼辦?

氧氣箱的祝福,不能行動

 母親憶述我出生時一切正常,只是體重稍輕,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放在氧氣箱裡。天曉得出了甚麼岔子,今天少兩個,明天又少兩個,最後只剩下我。

 到兩歲時,家人才發覺我腰、腿都軟弱無力,老是坐不牢,站不穩。醫生推斷是初出世時某些人為的錯誤(極可能是缺氧)造成神經系統受損;管理行動的腦細胞受了損傷。幸好總算保存了生命,腦部其他方面的功能也都正常。

慈母的投訴,發憤忘食

 我大哥、姊弟都勤奮上進,學業有成。哥哥下學期便要進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讀電腦,姊姊現在也忙於應付醫學院的期考。我自小就從他們身上知道世界沒有端來就喫的飯,更沒有躺著進入一流學府的天才學生。因此我拚命讀書,每天未溫習完不肯喫飯。我年紀小﹐媽好心痛,時常焦急得用電話向老師投訴。

 老師的評語是孩子知識豐富,學習專心,吸收力、理解力都不錯,這是好現象。媽也不便再說甚麼了。

哮喘病的摧殘,全家共苦

 哮喘病也幾乎要我的命!多次危急,半夜裡全家總動員,抱我到醫院注射搶救。每次發作都像要斷氣,不能忍受一點雜音攪擾,有一次足足住院兩個月。十三歲之前的我,差不多上兩星期課就休息一星期。

 家母最辛苦。每週兩次陪我接受治療,每早七點半登車上學,直陪我到下午四點回家,多少眼淚!這些年間遍訪名醫﹣﹣推拿、針灸、手術、物理治療都試過了。

 如果問我生活中甚麼事情最不方便,那就是思想比說話、行動都快;考試時手不聽話,寫得很慢,動作困難,力不從心,沒辦法,因為是先天的缺陷。老師也特許我多用時間來答卷。

疾病中的祈禱,活到今天

 我家是印尼華僑,母親娘家世代都是基督徒,一家八十三人都相信主耶穌。我從小就學習祈禱,一個人在家裡,關上電視就把心裡的話告訴主。雖然我對祂認識不深,但在哮喘病發時,一分鐘喘一百次、呼吸時有痰且帶著聲音,喉頭、氣管像給人用力捏住,全世界都幫不了我,我便求主耶穌幫助,結果活到今天。

 到去年底,我內心開始有很強的催促,要尋求聖經的真理,認識基督,更渴慕和一群明白真理的人來往,不再孤獨,我為此向主耶穌懇求了很久,到八七年四月,我和我一家都清楚得著主了。

逍遙人的煩惱,任意妄為

 有一天偶然在門外拾到一張「生命泉」,裡面記載一位留學生的故事。我讀後非常感動。四肢健全的人,逍遙自在地到外國讀書,卻發現無論在那裡,人都是同樣邪惡,心靈並不自由。

 我也發現同樣的道理,傷殘者和健全的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但同樣有邪惡的一面,例如貪心、偏見、怒氣等等。每次我幫助別人之前,必定問有何利益。我知道我自私。

造物主的心腸,憐憫慈愛

 後來我鼓起勇氣,用三個鐘頭寫信給印發那些福音見證的基督徒,渴望從他們知道更多。不久收到電話,有人要來探我。我又心急又高興,幾乎跳起來。

 來家訪的正是我讀過那篇文章的見證人,彼此一見如故。我傾吐生活中的困難,他告訴我許多事情都不是人能掌管,只有主耶穌﹣﹣宇宙的真神﹣﹣祂掌管萬有,祂的心滿了愛。

失去馬兒,焉知非福

 是的,古時有一句成語,叫作「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塞翁的孩子若非斷了腿,就要在戰爭中死去;我若不是行動不便,怎麼會奮鬥?

 「無論是誰,順境逆境中都需要主」,青年人告訴我。談了一會,讀了聖經羅馬書十章9節:「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祂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接著我鄭重地祈禱接受主耶穌作救主。我清楚、確定的知道我得救了!

風雨中的熬煉,生命成長

 一週後,教會的聚會講到聖經中一篇詩篇,描述人在挫折、熬煉中生命成長,認識真神,在各樣患難中更能站立得穩。這使我得著很大的鼓舞。

 聚會完了,一家人交談起來,我對嚴肅的爸爸說:「我不強迫你們,但我是必定去這教會的了。」父親不斷地點頭說:「是的,是的,我也不想離開。」母親表示到現在才知道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一切話。

真理的追尋,誰肯放棄?

 老實說,爸媽也坦然承認,上幾代雖然都信主,但他們自己不過是「掛名」的基督徒,其實並未真正接受主進入內心,如今才醒悟過來。

 受浸那天,爸抱我下水,我不懂游泳,平日畏水,那天卻全不懼怕。這個浸證明我是有永恆生命的人了。神聖的生命又豈是世上短暫的事物可比?

 好久沒有那麼快樂了,從水裡上來,看見爸爸媽媽從未笑得那麼可愛!天色像更藍,人生像更有希望。

希望在人間,主活我裡

 從前我看街上的行人都像木頭人,遇到人輕視我,我更不屑回顧他們一眼。如今遇到人人都像對我微笑。我也常歡笑,老師問起原因,回道:因為信主受浸了,好快樂。我還與同學分享喜樂的緣由﹣﹣主耶穌活在我裡面。

世界沒有變,是我和家人的心境變了。

 從前我雖樂觀,仍不免自卑,擔心前途,對成績、分數看得很重,拿到九十九分也苦惱,現在把一生交在主手裡,凡事盡力而為,不怕得失,輕鬆得多了。

 以前讀書時間長便覺苦悶,現在邊讀邊祈禱。從前想到將來便煩惱,難怪沒有神的人容易走上絕路。我雖有三部 WALKMAN,都不能使我快樂。現在我即或不能再走動,但是有主就不同了。

 爸也改變了許多,從前嚴肅、古板,信主後心情開朗,常有喜樂,星期天清早起來便要去聚會,平日下班就讀聖經…

缺陷中的祝福,主仍不棄

 我祈求主耶穌,如果不讓我自由行走,就許我為祂作見證。世上的確有人把身體有毛病的人當垃圾,但我也記得主在地上的時候,祂被人辱罵、恥笑,卻不還口,我算甚麼呢?祂卻愛我。

 曾有人問我,有否覺得世界對我不公平,神對我更不公平?其實何謂不公平呢?小小的痛苦都經不起嗎?地球上還有更多人在痛苦之中啊!辛苦一點不要緊,是創造主要給我磨煉。怎麼知道缺陷不是一種祝福呢?

急難中的拯救,衷心感銘

 信主之後,有一次坐輪椅走下坡路,控制不好,輪椅急衝而去,我連忙叫主耶穌,結果及時煞住,安然無事。同學們問我是否瘋了,那麼危急仍叫主。我心裡只有感謝主。

 我算甚麼?神竟顧念我﹐給生命、賜氣息,我衷心感激祂。

 編後記:以下是記者訪問見證人父母的摘錄,願讀者能從其中領悟到愛心的偉大和信仰所帶來的無比勇氣。

與孩子朝夕同奮鬥

 走訪許家,女主人神采飛揚。還沒有坐好,許太已經手舞足蹈的談起兒子來。

 「多災多難,怎麼照顧?」我們問。

 「不知多少眼淚。」她略為停頓,對我們詳細講出十多年來與孩子共同奮鬥的歷史。醫院、輪椅、哮喘…我們不禁肅然起敬。

 「孩子智力非常好,無所不學,無所不愛,讀書、小說、電腦、音樂、下棋…大概除了雙腿跑不動,其他就跟哥哥姊姊一樣,甚麼也不肯輸給別人。」

 如果人人都要為自己開路,安如的路真不好走。五歲投考特殊學校,當時校長、社工、老師五六個人共同面試。

沒有輪子,如何行走?

 「船是不是在地上走的?」他們問。

 「不,在海裡走。沒輪子它怎能在路上走?」坐輪椅的孩子一本正經。大家都笑了,像被小小的哲學家教訓一頓。

 許太接著說:「他智力良好,聰穎好學,雖然說話、動作都很緩慢,但思想敏捷,處事絕不含糊,以乎不像才十三歲的小孩。」

 火熱的太陽反而促進植物的生命力,患難同樣催迫人發揮生存的潛能。

 「信主之後,一家有何改變?」記者問。

步步都是恩典

 許太笑容滿面,說:「從前我們夫婦不過是掛名教友,現在接受了主的靈,就有基督﹣﹣一位活的神住在裡面,使我們歌唱、讚美。從前埋怨為何有這種不幸的遭遇臨到我,真倒霉!如今再沒有不必要的埋怨和掛慮了。」

 眉清目秀的孩子在全神貫注,細聽母親每句話。

 「他比同樣的孩子進步多了,是主的恩典。許多人處此情景,身體會一年比一年差,他現能在家中扶杖慢慢的走幾步,就是走不遠。」

人的祕密在人裡面有甚麼

 人的軀體可以自由,但並不代表人真有自由。世上有多少四肢健全、自由往來的人,卻缺少像許氏一家人那種彼此承擔別人痛苦的摯愛,缺少靈裡無限的生命和活力。多少人的外表如同精緻的錦盒,裝潢華麗,打開來卻只是一塊冰冷的石頭,多空虛!另一些人表面看來很平凡,甚至有缺點,裡面卻是紅寶石,多榮耀!

 人的祕密和價值,就在於他裡面藏著甚麼。

 許先生是老實人,他說:「孩子信主之後,有一顆愛主的心,我們夫妻也受他影響。他現在學會了體諒別人,與人坦誠相處。從前甚麼都是別人不對,現在他反過來常常勸我們夫婦倆凡事忍讓,愛惜光陰。」

 「現在他每天下課回家高聲讚美神,呼求主名,有時早上六點多起來便呼叫主耶穌,把我們都吵醒了,好氣人!」許太打趣地說。安如也笑了。

 這就是他們真實的見證。

 本文由許安如同學口述,本書記者筆錄、整理而成。全文經見證人及其父母修訂。

 (編者註:許氏一家現已返回印尼定居)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