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十一月
1

他本來有個好家庭,可惜總離不開酒色財氣,十幾年夜夜笙歌,

年三十晚也不肯歸家,好像家不是他的…

 多年前我是夜遊人,終日在外胡混;怎麼也夢想不到,今天仍能擁有個溫暖的家。家庭之於我,不再僅是房子、夫妻和孩子的組合,它還有更多、更多…

築於財勢上的家園

 一九二二年,我生於中國的天津,到今年已經六十九歲了。祖父曾是袁世凱手下的軍官,與馮國璋是結拜兄弟,家裡有財有勢,但是不見得快樂。後來時局變遷,家道中落。目睹家人從偌大的四合院搬到小屋子;從前大屋之外,日夜持槍守衛的四十名衛兵也散了,一群佣人各尋去路,建築在財勢享樂之上的家園,就此落得蒼涼。爺爺、父母相繼離世,我也在一九四七年隻身來香港投靠親戚。從十八歲起,我在造船廠幹活,有幾年跑船賺了一筆,便和朋友合資,經營衣服、疋頭的買賣。

醉臥街頭不思家

 常有朋友問:信耶穌有甚麼好處?聽福音既不給錢,更不給麵包,豈不是費時失事?讓我告訴各位,如果福音只給你鈔票麵包,這福音未免太簡單了,不值得你接受;光為了錢,為了麵包,用處不大。以我的經歷為例,從前又有錢,又不缺麵包,但是並沒有滿足啊!連我家人也沒有平安,因為家裡缺少愛。

 當日時來運到,財源廣進,錢多了應酬也多,漸漸整個人便給夜生活捆住,不跑舞廳、賭場,心裡老是不安寧。男人在外,為事業忙,妻子習以為常,也不敢吭聲。一年之中,我沒有那一個晚上在家吃頓飯。為甚麼?都往舞廳去了!十多年之久夜夜笙歌,晚晚鬧到深宵。每逢聖誕或元旦時節,我都自動失蹤,登報尋人也難得見我;年三十晚,家家團年,我卻三點才回家,及時行樂嘛! 

 我抽煙每天照例兩大包,酗酒滋事,更是兇極了,啥都喝,土砲、洋酒,一天一大瓶,醉了又嘔又吐,弄得雞犬不寧,經常醉臥街頭,醒來不知身在何處;舞小姐來得晚,便又罵又打,結果是「破財擋災」,酩酊之中警員來干涉,我拔了他的手槍,要命的鬧了一場。

「財多身子弱」

 為了方便四出活動,打球看戲,我把家也搬到娛樂區去。妻子流淚苦勸,我卻充耳不聞。每次夜歸,兒女、佣人早已熟睡,獨有內子倚門倚閭。看見孩子們睡得香甜,自己良心有愧,更怕他們長大了學我到處「夜遊」…好,立志不再胡鬧,早早回家。可惜太陽才出來不久,朋友一通電話,入夜後又告失蹤!

 天天享受人生,不亦樂乎?其實刺激一下,來得快去得更快;快樂之後有痛苦,享受之後有煩惱。才出賭館,心便煩躁起來,又跑去灌老酒,填來填去,總是不夠痛快,加上長期酒色財氣,百毒皆侵,財越多身子越弱,想想這不得了,如此下去,怕有天生意、家庭都要丟掉,於是信了個甚麼宗教,望能依教條教規戒酒戒煙…結果徒勞無益,教條全不管用,沒兩天原形畢露,甚麼也不信了。

第一百隻羊

 這時生意上有朋友常勸我接受主耶穌。我那裡有這樣傻,撇下洋酒去跑教會!朋友也不嚕囌,偶然見面閒聊,便為我家祈禱。以後又遇上另一位基督徒,一再提起耶穌基督,我仍舊推辭不加理會。

 表面上我理由多多,生意人嘛,工作忙,要賺錢,聽福音阻我發財…骨子裡自己知道自己事,滿身罪孽,無藥可救,做生意走私漏稅,生活上一塌糊塗,罷了,救我兒女妻子夠了,叫我跟土頭土腦、心地純良的基督徒混在一起,豈不污染了禮拜堂?

 朋友一點不放棄,對我說:「主耶穌救的是你這種人!若你不認有罪,那沒辦法;既然自知有罪,更非救主不可。」

 如此勸我多次,本來不加理會,但見他有主,生活實在令我佩服,沒有家庭爭執,吃飯前溫柔虔誠地祈禱,待人極其關心,有一次我因事很生氣,又想借酒消愁,他便為我祈禱,我也跟他禱告主,果然怒氣全消。

 我想改變我的人生,好罷,且去聽一聽,試一試。一聽就知道主是真的!

 當天約好晚上六時半在街頭見面,七時半仍未見他來,本該一走了之,另尋節目,又覺可惜,便按地址尋找聚會的地方,找了半小時卻找不到。八點了,走罷。心念一轉,倒不如問問主耶穌,便一邊默默對主說:「如果你要我得救,就讓我尋到,否則便拉倒。」才對主講完,抬頭一看,竟然就是聚會的地方,趕忙登樓,一進門,傳道人的手便指向我,說:「一百隻羊,迷失了一隻,主必定要找回這一隻…失迷的羊,莫非就是你?」

石心換成肉心

 還不口服心服?當晚我誠心把救主耶穌接到心裡,非常鄭重地站起來認罪悔改,接受救恩。傳道人這一指,指出了我多年內心的苦惱,也指明了得救的路。一九六零年,我得救了。

 你想我信主後第一個念頭是甚麼?非常後悔!後悔信得太晚太遲,糟蹋了身子,傷了家人,浪費了青春!第二個念頭是慶幸認識了主,能有祂作生命。有了神的生命,生活就改變;靠自己,多年改不好,神的生命一來,這顆石心、鐵心換成了肉心。我跳舞一跳十幾年,沒有真快樂。但自從接受主那天晚上開始,我嘗到喜樂,用錢也買不到的喜樂,從內心湧流到現今。一念之轉,萬事更新,不知那裡來的力量,不再喝酒,不再抽煙,沒有人叫我戒,可是我卻有了新口味。

 兩年後,前半生所有惡習完全脫落,釋放了!好輕鬆!

 「人子(主耶穌)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更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對我和我全家大小來說,這三十二年的確是豐盛人生。從前賭錢,坐下來兩天一夜是平常,好朋友搏到反目成仇,一下子輸掉別人一年多的薪水;從前赴宴,回家時兩個兒子一左一右,攙扶著我回來,我嘔吐一夜,棉被、房子都弄髒…糊裡糊塗過了三十八年,多可惜!早信主,省下的錢足夠買幾幢樓啊!

破天荒早睡早起

 三十二年滴酒不沾唇怎麼可能?是神的生命,主的力量改變我。有了主,頭一件改變可謂破天荒——每天規規矩矩,六點前回家;太太、孩子們見我改了死性,使他們得回了丈夫、爸爸,看看這耶穌實在不錯,很快便全家信主。

 往後許多年,我早睡早起,健康多了!過去夜生活太多太多,凌晨小睡片刻又趕上班,下了班拿著鈔票到處亂花,真正是「財多身子弱」,幾乎每週傷風,喝杯涼水便告著涼,打針三週之久才長四磅肉,感冒一來也就泡了湯。信主後生活正常,精神奕奕,健步如飛,到如今仍常打太極拳。安排好生意上的事務,便同信主朋友研究聖經的奧祕,星期日大清早,光明正大跑去聚會。馬場、舞廳、賭場再找不到我蹤跡,晚上留在家中,與孩子共享天倫,談天說地。妻子接受主之後,把家中大小偶像清除燒毀,從此一家八口讓基督來作一家之主,快樂逍遙,不是比發財好得多嗎?

醫生,請放心!

 三十二年來,蒙主多少恩眷,多少福氣!令我印象至深的是,小女兒出生才六個月,忽然發高燒,送到醫院一量體溫——一百零八度!護士姑娘足足量了四次,還以為探熱針出了毛病。

 女醫生搖搖頭,女兒被轉往不治的病房,一張小嘴已潰爛。我和妻子心情沉重,步出病房,惟有禱告主:「主,你知我最愛這小女兒,求你留給我。但你若喜歡接她走,我也不強求。」

 禱告完心中平靜,生出信心,我回過頭去安慰那位女醫生:「醫生別怕,放心好了,孩子必定不死。」她聞言頗感詫異,問起緣由,方才明白。女醫生也是基督徒,從此也天天為我女兒禱告。十三天之後,女兒不但平安出院,身體也未因長期高燒而殘廢。今天她已長大成人,學業有成,從不忘記主救回她的大恩。

 如今我們一家八口,正像聖經中的挪亞一家,全家得救,相愛相親。我把小女兒取名「愛」,表示有主才有愛。試想我以前怎麼能愛?家人請我一同去散散步我也沒空,都排滿了!所以家庭有沒有愛,不在乎有錢沒有錢,而在乎有沒有愛的源頭,就是神自己。

有神生命是真福

 若非多年前把握良機,接受救主,生命改變,我六個兒女必然在困苦、憂慮、冷酷中長大,更沒有好榜樣,一家八口怨恨不知有幾多。到現在八口從無吵架,喜氣洋溢,絕無代溝。姻親們皆是基督徒,更免去婆媳、翁婿等難題,沒有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事情發生。

 十年前我在外地經商,經營珠寶鑽石,合夥人因得罪當地權貴,把我牽連在內,遲遲不能返港。一家人為我迫切禱告,教會也不住記念我。大兒子本來已擇日訂婚,諸事就緒,但因我的事未了,便和信主的女朋友商量,若我一天未返,就仍把婚事擱置。我在外地記掛親人,追念主恩,回顧多年經歷,不禁黯然淚下。心亂如麻,心靈反而因苦難而更新淨化,口中唱詩讚美——「求主天天扶持我,給我力量保守我…」因此精神重新振作,又再能應付危難。

 人生在世,病痛、飢餓、軟弱、傷心,基督徒也在所難免,但我們卻有一個生命力在裡面托著,勝過百般苦惱。這才是信主之福啊!比得著鈔票、麵包,意義深長多了。

一家之「主」

 有了一家之「主」,比世人追求眼前福好得多了。我大兒子大學畢業後成了傳道人,兩個女兒在教會中負責司琴,我作招待,妻子、兒子等也一同服事主。外面看,生活似乎平淡;裡面看,倒有說不出的滿足,不是過新年花兩塊錢能買回來的那個「福」字,那個福即使貼在家裡,沒有賜福的神、生命的主,不過是自欺欺人。

 人有了主,便得到有福的盼望;家庭、社會有了主,更可止息紛爭。有一次我有一間店虧了本,董事提議關門大吉,把欠債一筆勾消,法律上債主們也沒奈何。但主耶穌提醒我不可令人血本無歸,結果還清巨款才結束營業。你說信主的人不是福澤天下,連債主也蒙福嗎?

 別以為信主耶穌甚麼也不能作,其實甚麼都能作,不過不是自己隨便作,乃是有一個新生命——創造天地的主,至高的神——祂的生命帶著我們來作。我的舊朋友常笑我不再任意而行,這也不作,那也不作,其實不是不可為,而是凡事要由主作主。七三年股市暴跌,許多朋友痛定思痛,深深反省,反而羨慕我信主的生活真好。

 我蒙福已三十二年,多年來照常

生活工作,心頭的喜樂,卻是歷久常新。各位讀者,你若要改變人生,把福氣帶給你一家,只要敞開心懷,照你本相,來就耶穌。祂無所不在,要賜你喜樂的生命,引你走光明的前途。

 有了祂,你和你一家都要改變,必定蒙福。

--本文見證人為商人,現年六十九歲,天津人,信主耶穌三十二年。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