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見證集

五月
6


Sunny:

 我是Santosh Gurnani,出生在印度家庭,全家信奉印度教,我也跟隨母親到印度廟參拜。母親說,只要做好人就可看見神。

 可是到了小六,我發現自己不是好人!學壞了,講粗口,打架,還會偷竊!

 世事奇妙,我家住尖沙嘴一所大教堂樓上,我抱著嬉戲心態參加兒童活動,倒也熱鬧。小六的暑假我參加營會,一晚行為不檢而被導師召見,心想:「在學校裡常被罰,如今營會也要被罰,真倒楣!」

 導師沒有責罰我,而是告訴我耶穌的愛。營會的第三天,提到耶穌被釘十架,為我承受殘酷刑罰,這份大愛深深的感動了我。我們拜東拜西,內心卻懼怕不安。母親教導我,若果今世做壞人,下世就會輪迴做低等動物,完全沒有平安,我來世會變成甚麼東西呢?

 我感受到愛與平安。主耶穌又真實又親切,哇,我要耶穌!

 耶穌給我無限正能量,身邊的少年朋友胡作非為,我卻力求上進。從前即使有許多玩具,仍覺快樂是短暫的;現在有主在我心裡,我覺得住在香港好滿足!

 然而家母擔心我會被族人歧視,沒有印度女子願嫁給我。我也想過婚姻問題,機會渺茫,但竟然給我遇上了,感謝神!

Jessy:
 家父原是印度富翁,後來家道中落,欠下巨債。自此性情大變,越來越粗暴,不停飲酒麻醉自己,半夜撩事鬥非,與人打架,我就是在父親不停酗酒、不停犯事、不停被追債的環境下長大。

 父親嘗試賭博,希望賺回所失去的,卻換來一再的失望。他曾求神靈幫助,但情況越來越差。印度人宗教觀念很重,祖父在印度是大祭司,外祖父也是一名祭司,但都不能助父親重新振作。

 當年父親仍然富足的時候,有一位信主的姨媽,常向他傳基督的福音。每次來訪,父親總是惡言相向,叫她離開,但她沒有停止為我們一家禱告。家父窮途末路,姨媽再來慰問,父親覺得既已到絕路,便嘗試向主耶穌禱告。

 一念之轉,全家命運改變!姨媽隨即帶父親到教堂,家父便決志接受耶穌作救主。

 悲劇改寫,之後他悔悟過去的愚昧,恆常聚會,專心讀聖經,雖仍面對債務,被人藐視,卻經歷基督的幫助鼓舞。

 父親投靠耶穌之後,不再飲酒,神的愛叫他有力量從零開始。他由銷售員做起,慢慢儲錢,後來成為批發商。當沒有收入的時候,他就禱告:「主耶穌阿!求你祝福我的生意,我需要訂單,現在我沒有訂單。」

 許多時候禱告不久,電話就響個不停,訂單接踵而來,甚至父親要再禱告:「主阿!夠了!」他常有這些經歷,實在感受到神的大能!

 因著父親身上的神蹟,他的哥哥和姐姐也跟他上教堂──連他這樣的惡人都能改變,何況其他人?人人都能經歷神的恩典。這樣,我們全家學懂信靠主。昔日的童年陰影,令我心靈上有許多創傷,對人失去信任;有了耶穌後,我的恐懼被主耶穌慢慢挪去,叫我開始信任別人。

 基督徒在印度是受盡藐視的,是不潔淨的人。族人對家父說:「你有兩個女兒,信了耶穌,誰會娶她們呢?」但父親深信神必眷顧。

 父親離世前在印度治病,他說:「我已時日無多,要在印度傳講耶穌的愛。」他認識一位患抑鬱症的婦人,終日愁眉苦臉,所以每早晨他就對她說:「要常常喜樂,要有盼望。」並且將福音傳給她。後來她的抑鬱症痊癒了,展露笑容。

 雖然父親備受病痛煎熬,但仍不斷對人說:「人生是美好的,相信真神吧!」當他被推進手術室之際,知道自己要面對死亡,卻帶著燦爛的笑容說:「我終於得著釋放!」

 只有信耶穌的人,才能得著這樣的平安和喜樂。

 按照印度的傳統,未婚女子若失去父或母,很難出嫁,但我相信神必定為我預備。感謝神,最終迂迴曲折,我竟奇妙地與一位遠在香港成長的印度裔基督徒結婚!

 我倆邀請了不同背景和信仰的親友參加婚禮,他們都感受到神的愛超越文化和種族。「感謝神,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聖經)願人人和平相處,願世界充滿寬恕安寧!

 耶穌愛你,真的愛你!

──Sunny和Jessy伉儷從事教育工作,現時定居香港,有一個可愛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