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見證集

十二月
16

 

 祈光明磊落,願滄海波平!

 前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緒方貞子(Sadako Ogata),一生悲天憫人,憑耶穌的愛排難解紛,救助各地百萬計的難民。她提醒人,活在非理性的世界中,不要天真地無限樂觀,但面對艱巨挑戰,永遠心存盼望!

我三十三年前患上胃癌,經過胃切除和化療,漸漸康復。

日子在平靜中飛快過去,我已忘記自己是個帶癌存活的病人,近期忽然驗出肝臟有個五公分的腫瘤,於是所有不快的回憶都回來了。

 我兩次患癌症的經驗告訴我,人的盡頭,只有主為我提供出路。

由於腫瘤較大,醫生建議進行局部栓塞治療,只是個治標的小手術,注射藥物到肝區,用意是把通往腫瘤的動脈血管包圍,斷絕其營養,讓它自動縮小凋亡。

治療進行到第二次,出了狀況,下腹劇痛,連續用嗎啡都止不住。回家之後,不斷服最強止痛藥。醫生說:「這次也許對藥物反應比較大,過幾天就沒事了。」

但情況惡化,痛到睡不著,吃不下,上廁所也有問題。不管坐臥,任何姿勢都極難過。體重驟降,不停打嗝,話也只在喉頭打轉,發不出聲音來。

百般無奈的當兒,一度以為熬不過去了。

痛苦兩個月後,醫生忽然醒悟,這不是反應過當,而是下腹可能受病毒感染。醫生給我改用抗生素治療,疼痛馬上停止。

世事就是如此難預料,一次誤判,叫我吃盡苦頭!

我想這明明是醫療失誤,為甚麼會臨到我?此外,這次的腫瘤是由肝炎引起,而肝炎可能在母親子宮或是童年食物不潔造成,都非我的錯,且我五個同胞姐弟都沒事,為何偏偏選中我?

 主用聖經詩篇一三九篇安慰我:「你的肺腑是我(神)所造的,你的肢體和器官尚未長成前,我都寫在冊上了。」終於明白:信仰不但使我加增勇氣和忍耐力,更使我不再害怕損失。三十多年前的醫治,我得著生的盼望;今天的醫治,我領悟對死的無懼。

帶著這樣的心情,二○一九年下半年,我第二次再來香港(上半年來過一次)。美麗的香港,那時歲月靜好,安定繁榮。可是世事幻變,地動山搖,本來和睦的東方之珠已成為困難之地,各持己見,親人反目,失去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走在大街上,不少景物全非,我回想耶穌基督曾經把一切寃屈罪惡,全背負在身上,釘死在十架,因而產生再生的能力,使不可能的變成可能。

有一種大智,有一種大能,超越仇恨,超越思辨和道理,那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寬恕和愛。只有愛能重建,只有愛能纏裹,這就是癌症病人與癌共存,莫名其妙地活下去的原因。有這份大智大愛,神蹟每日發生。最近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上任後迅速與宿敵和解,與隣國領袖擁抱。這位基督徒政治家迎難解困,結束過去死了十多萬人的戰爭,釋放數以萬計政治犯,掃除貪腐,改革經濟,帶來希望。

那裡有真誠的愛,那裡就有神蹟。

我曾經因患癌而絕望,因世局而茫然,希望在哪裡?我作為病人,明白每一天都有健康細胞轉化成癌,每一天也有癌細胞恢復健康。

三十三年的與癌同在,我知道所說的是甚麼。昔日當耶穌對枯乾手的人說:「伸出手來!」那人把手一伸,手就復了原。耶穌沒有在意病人的手枯乾多久,也沒詢問你為何搞成這樣。

神蹟出現是因著謙卑自省,執著善良,投靠耶穌,懷著單純的信望愛而行,病就好了,人間的困難也有機會消減了。

 過去我也曾和妻子南轅北轍,吵得家無寧日,兒女都在爭鬥聲中成長,因此兒子長大後常帶怒火,後來我兩夫妻和好,為孩子祈禱了十五年。他有天被主的愛感化,寬恕我這個父親,打長途電話來談了幾個鐘頭,化干戈為玉帛。

到最近我重病之中,徘徊生死,兒子從遠方特別飛回美國照顧我,十天之中,他默默地不厭煩傾聽我不清不楚的麻煩說話,扶助我上廁所和進食。多年來我們誤會對方,如今感受到對方的愛和諒解……。

今天我仍身懷重病,人生匆匆,活下去若只存你輸我贏的心態,報仇雪恨的心理,世界就永無寧日。若改變一點固有的思維,知道天理昭昭,堅持以和平仁愛去行事,也許這種信念才是無堅不摧。

而挫折失敗之後,勇者若把握手上的機會,有過即改,才是否極泰來、一元復始、萬象更新之道。

於此祝願各位讀者,無論身處何方,今年活得光明磊落,同願滄海波平!

「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羅馬書十五章13節)

葉特生

資深新聞工作者及傳媒人,現居洛杉磯,多年前因病退出香港電視圈,在各地傳揚愛的信息,鼓勵無數病人珍惜生命,逆境奮發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