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見證集

七月
6

 我出生在廣東省惠東縣,爸爸是教師,媽媽是家庭主婦,我是長女,有一弟一妹;家裡伯父、叔叔、大姑、小姑,加起來有十幾人。因我能歌善舞,所有人都對我寵愛有加,養成我驕傲自大、目中無人的性格。

 十六歲的時候,叔叔對我說:「深圳電子廠招聘員工,工作半年後,就可以將戶籍遷到深圳。」於是我來到深圳工作,白天在電子廠上班,檢查機器,晚上在歌舞廳當歌手,不久自己開設了時裝店。在深圳居住,我養成了吃喝玩樂的習慣,沉迷賭博,天天流連麻將桌,性情也變得暴躁,除了打架,與人爭吵更是家常便飯。

 我二十多歲就結識了現時的丈夫,他是香港人,比我小三歲,在酒樓做廚師。婚後我才知道他是個比我更嚴重的病態賭徒,在澳門賭廳把房子都輸掉了!為此我與他天天吵個不休,家無寧日!

 二○一三年我移居香港,終日無所事事,以打麻將度日,把從深圳帶來的積蓄全部輸光。有一天,我在居所樓下偶然看見一名七十多歲老人拖著報紙去回收,又看到附近的保安員大多數是長者,大為感觸:「這些老年人尚且殷勤工作,我那麼年輕,不但不上班,還沉迷賭博!」

 此時此刻,思潮起伏,我想起從前一幕景象:一家人吃飯的時候,爸爸提到吸毒的話題,又說耶穌可以幫助人戒毒和戒賭……他還未講完,媽媽便不准他講下去。若干年後,我才從爸爸的老朋友口中,知道原來爸爸是基督徒,但一直沒有表露身分。

 想起爸爸的話──信耶穌可以戒掉賭癮,我馬上問大廈的保安員:「哪裡有教會?我想去聽耶穌和認識朋友。」他們一個說東,一個說西,結果當天沒有找到教會。第二天,丈夫邀請了一位同事來吃飯,我就問他哪裡有教會,他說自己是基督徒,是最近信耶穌的。他介紹了一位女基督徒給我認識,我打電話給她,傾談之下,她在電話裡向我講解福音,並帶我禱告接受耶穌作救主。過了兩天,她邀請我參加教會的婦女聚會。

 我第一次唱的詩歌,歌名叫做《唱一首天上的歌》,歌詞說:「生命的河,喜樂的河,緩緩流進我的心窩;生命的河,喜樂的河,緩緩流進我的心窩;我要唱那一首歌,唱一首天上的歌,天上的烏雲,心裡的憂傷,全都灑落。」

 我邊唱邊流淚,忘記所有憂傷和煩惱,心想:「我唱了那麼多的歌,從未流淚,為何今天那麼激動呢?」教會裡的朋友待我很熱情,這裡有神的愛。

 自那天起,我非常期待參加教會聚會,喜愛讀聖經,到處傳講福音。不久,我也能領唱詩歌讚美主。最令我驚奇的是,我竟然不知不覺地變得很溫和,有愛心,有耐心,不再罵人,不再吵架。我偶爾打麻將,但已興趣大減;即使贏了錢,卻感到不開心。漸漸地,爛賭的我完全戒掉賭癮。

 看見我的奇妙大改變,丈夫、兒女、媽媽、妹妹一家、堂弟先後信主,所有人全都改掉惡習,應驗了聖經所言:「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十六章31節)

 二○一七年三月,我確珍患上乳癌,家人和朋友都為我傷心難過,但我沒有半點憂慮,心裡依然平靜安穩,很多基督徒不停為我的疾病向天父祈求。主耶穌很愛我,祂的手緊緊拉住我,一直陪伴我、安慰我、醫治我,令我在一次手術、六次化療、十六次電療中都沒有受到痛苦。祂還加了足夠的恩力給我,使我在幾間醫院裡傳平安、喜樂的福音,叫很多在絕望中的人得著盼望。

 患病期間,我在網上錄製了二百多首詩歌,藉此讚美主耶穌,也傳揚主的救恩,已有五萬人次收聽。主的恩典真夠用,在我做完電療後的第十八天,就可以返回工作崗位。如今已上班四個月,醫生說我恢復得特別好。

 癌症讓我親身體會:患難原是化了妝的祝福,主耶穌要我在軟弱中學習謙卑,要使我更完全,更像祂的性情。我深信一個凡事信靠主的人,主必帶領他行走正路,不會偏離。

 感謝主耶穌的憐憫和眷顧,拯救我賜我平安、喜樂和盼望。親愛的朋友,耶穌愛我,祂也愛你。願你像我一樣,得著那奇妙的救恩,高歌生命的樂歌。

──見證人郭必麗從事場務工作
「你(神)必保佑我脫離苦難,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詩篇卅二篇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