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抬耶和華約櫃的祭司在約但河中的乾地上站定,以色列眾人都從乾地上過去,直到國民盡都過了約但河。(書三17)

  舊約中以色列人的事,幾乎都是預表新約的基督徒。在他們,是歷史的事實;在我們,乃是屬靈之事的實際。在他們,是以色列人共同的經過;在我們,是指古今中外基督徒全體,就是教會。不過我們每個人,也當有個人的、親身的經歷。

過河的意義

  以色列人過約但河進入迦南美地這件事,預表基督徒的一個重要經歷。他們過約但河,在時間上,是出了埃及之後四十年;在地點上,是從此跨進了目的地,所以比他們過紅海脫離埃及更重要,更有積極的意義。神曾用神蹟使他們過了紅海,也用神蹟帶他們過約但河。兩次不同的神蹟,指明有兩種不同的意義。

  追究起來,他們原可不必過約但河,就能進入迦南美地。他們在西乃山編組成軍後,又有帳幕中神的同在,大可憑信心,從加低斯那裡直入迦南。但是他們不信靠神,所以退回曠野,多飄流了三十八年。他們在曠野飄流的時候,那一代的人,除了兩個人之外,都死在曠野,未能進入迦南美地。他們雖然脫離了埃及,得救了,但是未能進入目的地,半途而廢,這是他們的教訓,也是今天基督徒的警惕。

  雖然進入迦南的都是新一代的人,但是神仍要新一代的人,一面不忘記他們父親輩的失敗,一面要明白神的心意,所以在過約但河的時候,特意為他們行了神蹟,叫他們知道,要得地為業,不是一件隨便和無所謂的事,必須鄭重的過河,才能戰取那地,建立國度,事奉神。

  這件事也是啟示基督徒,我們信了主,罪得赦免,得到永生,並不是到此為止。基督還要帶我們向前去,去得今天的迦南地。若是我們蒙恩後,不追求長進,反而與世人同流合污,放縱自己的肉體,凡事只為自己,只照自己的喜好去作,不顧神的旨意,不建立教會,就如以色列人在曠野飄流一樣,最後也必紛紛倒斃。這種倒斃,不是指滅亡說的,乃是指這樣的人雖生猶死,生命如同浪費。

  過約但河的以色列人都是新生的、精壯的,所以只有活在新生命中的,定意走主道路的人,過今天的約但河,才能進入今天的迦南地,開疆拓土,建立神的國度,事奉神。

新的開始

  當日約書亞率領全體以色列人,準備過約但河,約書亞記三章記著:「百姓離開帳棚,要過約但河的時候,抬約櫃的祭司,乃在百姓的前頭。他們到了約但河,腳一入水…那從上往下流的水,便在極遠之地,撒拉但旁的亞當城那裡停住,立起成壘…下流的水,全然斷絕,於是百姓在耶利哥的對面過去了。抬耶和華約櫃的祭司,在約但河中的乾地上站定,以色列眾人都從乾地上過去,直到國民盡都過了約但河。」

  約書亞記四章又記載他們過河的時候,「…揀選十二個人,每支派一人…從約但河中,祭司腳站定的地方,取十二塊石頭帶過去…這些石頭在你們(以色列人)中間,可以作為證據…約書亞另把十二塊石頭,立在約但河中,在抬約櫃的祭司腳站立的地方…」神雖然使河水分開,以色列人走乾地過去,但是算他們是經過水而死,又從水中新生出來的人,就像那十二塊石頭一樣。舊的埋葬在水裡,新的從水中取出來,帶到迦南地。

  從過約但河起,以色列人的歷史才算正式開始。過了約但河才能進攻仇敵,從仇敵手中奪取土地,建立事奉神的國家。有許多基督徒以為過約但河是預表今日信徒之死,一下到約但河就是斷氣,斷氣之後就魂歸天國美地。這種說法不但不符合事實,而且荒謬無憑,曲解神的旨意。過約但河是以色列人的正式起頭,也預表基督徒生活的正式起頭。只有過了約但河的基督徒,才能打敗黑暗權勢,攻破撒但的營壘,建立神的國和神的家,就是在地上的教會。

埋葬肉體

  約但河水是預表一種死,但不是我們壽終正寢的死,乃是基督在十字架上那包羅萬有的死。如加拉太五章二十四節所說:「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

  以色列中倒斃在曠野的人,就是我們身上的肉體、邪情、私慾,是不能為主爭戰,更不能在神國裡事奉神的,所以在基督的死裡消除了。我們的肉體、邪情、私慾,都在基督裡死了,不可帶到教會中。為此我們都當過一次屬靈的約但河,把那些肉體之類埋葬在死裡。

  怎樣埋葬法呢?從前他們過約但河的時候,是先把約櫃抬下水,水才立起成壘。約櫃又最後抬出來,河水隨即合起來,湧流如常。約櫃即是基督,我們能以埋葬,乃是因著基督;基督死,我們也在他裡面死。我們的肉體、邪情、惡慾,也就與基督一同死了、葬了。聖靈又把這事實實際的作到我們身上,把肉體等治死,不帶到教會的事奉裡。

  故此,基督徒不可以僅僅得救為滿足,還要過約但河,埋葬了肉體、邪情、私慾等,進入迦南美地,就是建立教會,事奉神,以生命吞滅死亡,以亮光照明黑暗,把神的國帶到地上來。主呼召今天的聖徒,個個都作過約但河的人。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