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信息

二月
15

讀經:啟示錄一章1-3、9、12-18節

 每一次我們聚集的時候,我總覺得這是主莫大的憐憫。主告訴我們:「我必快來!」但是到了廿一世紀,我們的主好像遲延,還沒有回來。我們裡面都清楚,不是主不願意回來,問題是在我們身上──我們還未準備好,所以主一再給我們機會。盼望每一位弟兄姊妹都妝飾整齊,能與主相配,這樣主必快快回來。

教會的使命

 這次聚集我覺得主要我們一同來看「耶穌基督的見證」,這句詞語記載在啟示錄,耶穌基督把這個啟示特特的交給教會。我們知道在舊約時代,神揀選了亞伯拉罕,再揀選了以色列家,之後把以色列民從埃及領出來,帶領他們到迦南地。到了西乃山的時候,神賜給他們十條誡命;藉著十誡,神要把他們作成祂的百姓,祂要住在他們中間。換言之,天上的神要把祂自己的名字交給以色列家,要他們在地上為神作見證。

 神託付以色列家,但他們失敗了;因著神的愛,祂就派獨生兒子來到地上。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聖殿已經重建,但裡面沒有約櫃,即外面是敬拜的地方,裡面卻是虛空。我們的主才是真正神的殿,因為神住在祂裡面,祂與父原為一,祂在地上為神作了美好的見證,也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恩。然後在五旬節聖靈降下,產生了教會,主耶穌就將祂的見證交託給教會。

 教會在地上只有一個使命,就是要為耶穌基督作見證;如果不能為耶穌基督作見證,教會就失敗。以色列人失敗了,神盼望祂的教會能夠完成這個見證。啟示錄是聖經最末後的一卷書,我們看到神特別重視耶穌基督的見證,但今天我們對耶穌基督的見證有多少認識?達到甚麼地步呢?

注目主基督

 啟示錄一章記載,約翰為神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被充軍到拔摩海島上。當時正值第一世紀末葉,約翰本來在小亞細亞一帶服事,卻被羅馬皇帝放逐。拔摩海島位於愛琴海,在天朗氣清的日子,約翰能夠從這海島上看見小亞細亞的岸邊。當主日,約翰不用做苦工的時候,我們可以想像他可能坐在一塊石頭上,面向小亞細亞。他必定掛念在小亞細亞的一些教會,因為那是他老年事奉的地方。這時他突然聽見後面有大聲音,就轉過身來,看見七個金燈台,燈台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

 當日約翰看見天上的異象,看見了升天的基督和七個金燈台。金燈台代表教會,所以七個金燈台就是代表當時小亞細亞的七個教會。當然小亞細亞不止有七個教會,這七個教會乃是代表第一世紀末,教會在地上的情形。此外,由於啟示錄是一卷預言書,所以這七個教會也代表教會時期的七個階段,從第一世紀末了直到主再來。

 約翰看見七個金燈台,但沒有描寫這七個金燈台,反而詳細描寫在金燈台中間的人子。由此可知,雖然教會是神所愛的,但是神要我們注意的,不是教會,而是祂的愛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我們常有一種誤解:神把教會的真理指示給我們,因此我們往往注重教會過於主。許多時候,我們因著看見教會的真理,就以教會為中心,思想怎樣建立教會,如何令教會豐富…但教會不是為著自己而存在,乃是為著基督而存在。惟有基督是我們的旌旗,所以我們要認識耶穌基督的見證。

榮耀的基督

 約翰看見燈台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13節),為甚麼不直接說看見「一位人子」呢?但以理書七章13-14節亦有同樣描述:但以理在異象中,看見「一位像人子的」,被帶到神面前,神就把一切權柄都給了祂。為甚麼說「像人子」呢?因為在舊約時代,主耶穌作為神的兒子,還未來到地上為人。那麼在啟示錄裡,為何仍說「好像人子」?因為主已經升天,回到父面前,所以約翰說看見「一位好像人子」。

 主「身穿長衣,直垂到腳」(13節),「長衣」指祭司的衣服。主在地上的時候,是神的使者,被神差派到世間完成救恩;祂升到天上後,就成為我們的大祭司。祂不單是我們個人的大祭司,亦是教會的大祭司;若果我們不認識這位大祭司,就不能成為基督徒。今天我們能成為基督徒,不單因主耶穌在地上作了神的使者,成全救法,亦因祂升天成為我們的大祭司,長久為我們禱告;凡靠著祂進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

 「胸間束著金帶」(13節),「金帶」代表作祭司,因為祭司需要一條帶子束著長衣,才能盡祭司的職分。金帶不是束在腰間,而是束在胸前,是因為主的救恩已完成(祂的肋骨被刺),這是表明祂的愛,祂愛我們到底,要把祂作成的一切作在我們身上。

 「祂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14節)主充滿智慧,祂是智慧源頭,並且眼目如同火焰,在祂眼中沒有一件事是不清楚的,祂能看見我們裡面深處。

 約翰福音一章40-42節記載,西門的兄弟安得烈領他去見耶穌,「耶穌看見他」,「看見」的原文意思是耶穌看他整個人,一直看到他裡面,說:「你是西門。」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嗎?但是主耶穌說:「你要稱為彼得。」意思是:「你要成為彼得,因著神的恩典,你要成為一塊小石,與其他小石一同被建造在磐石上。」萬物在主面前都是赤露敞開,我們可以瞞過人,但不能瞞過主,主一直看到我們裡面深處。

 「腳好像在爐中鍛鍊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15節)「銅」在聖經裡代表審判,正如銅祭壇是審判罪的時候所用。凡是主的眼目所看見,祂的腳便站在那處,那就是審判的時候。眾水的聲音,表明聲音何等有力。

 「祂右手拿著七星,從祂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16節)「七星」是指教會的使者(20節),表明教會負責人要向主負責,並且主用右手扶持他們。「兩刃的利劍」指神的話滿有能力,能分開靈與魂。「面貌如同烈日放光」,表明主裡面的美麗從祂臉上顯露出來。

基督是一切

 約翰看見主升天的形像,就仆倒在祂腳前,像死了一樣。在地上沒有一個人好像約翰那樣與主親近,他認識主遠超過所有人。在事奉神的人中間,很難找到一位像老約翰一樣的僕人,但當他看見基督是教會的大祭司,就深感慚愧;雖然他忠心服事,為教會賣命,但是與主相比,仍有天淵之別。同樣,我們也會為教會賣命,但是想到主對教會的愛,我們就好像約翰仆到在地,像死了一樣。

 主用右手按著約翰,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1718節)耶穌基督的見證,就是說祂是首先的,是末後的,又是那存活的。祂不單是一切的開始,亦都是一切的結束,這是祂的見證。若果我們有耶穌基督的見證,這番話應該在我們身上成為事實,就是說主是我們的首先,又是我們的末後,一切都要歸給祂。

 我們的一切舉動,是否都是從祂開始?還是我們自己起意去做?縱使是為主而做,亦不一定是從祂開始,可能是從我們天然的肉體出來。我們的事奉,是否都是出於祂的啟示,都是由祂的靈帶領,並且結果都歸於祂?或是我們照著自己的意見去做,甚至偷竊祂的榮耀歸給自己?在一生之中,我們一切事情都要由主開始,所有經過都是靠著祂,一切總結和榮耀都是歸給祂,沒有一點是出於我們自己,這就是耶穌基督的見證。祂是永活的主,是生命的源頭,我們一切都是依靠祂。

 主說:「我曾死過。」這是指著主耶穌基督來到地上為人的光景,祂順服父神一直到死,並且死在十字架上。今天基督的死在我們身上是道理,還是經歷?我們在日常生活裡是否與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復活?主為我們死了,又復活了,並且活到永永遠遠。主活在我們裡面是到永遠,並且祂拿著死亡與陰間的鑰匙;因著祂已經得勝,我們也可以宣告得勝。

總結

 「耶穌基督的見證」不是一句話,而是我們生命裡的一個事實。為耶穌基督作見證,不單是在言語上,還要在我們的生活經歷上。若果我們沒有這種經歷,講出來的話都是沒有能力的;若果有這種真正的經歷,那麼耶穌基督的見證就大有能力,撒但看見這個見證就退去。今天在教會裡,我們不要忘記教會的元首是基督,我們不是高舉教會,而是高舉耶穌基督,祂的名是超乎萬名之上的名,感謝讚美主!

(全教會特別聚會第一堂信息摘錄,江守道弟兄講,未經講者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