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信息

八月
10

合神心意

 今年學青特會的主題是「緊貼神心的人」,內容是從大衛的人生,來看合神心意的人之特點。大衛是一個很獨特的人,神對他的評價是:「…我尋得耶西的兒子大衛,他是合我心意的人,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徒十三22)按這經文,大衛有三個獨特之處:第一,神親自為他作見證。神親自見證大衛,並為他的人生作總結及註腳。人對大衛有何評論及看法都不重要,最重要是神怎樣看他。

 第二,是合神心意的「人」。神對大衛的評價,不是基於他的所作,而是基於他的所是──合神心意的人。我們或許蒙主的憐憫,做了些合神心意的事,同時卻有更多不合神心意的地方。然而,神每次題起大衛就很喜悅,心弦就被鼓動。「合神心意的人」的英譯是A man after God’s heart,意思是「緊貼神心的人」。大衛讓神先摸著他的心,以致他亦能摸著神的心,他與神是心心相印的。大衛的一生有高有低、起伏不定,但他的心一直緊貼神的心,這是他最可貴之處。神說:「我尋得…」在大衛的世代之前,神一直尋找合他心意的人,渴望得著這樣的人。直到一天,神說他尋得了!就是耶西的兒子,神見證他是緊貼神心的人。

 第三,凡事要遵行神的旨意。「神的旨意」最簡單的表述就是「神要甚麼」,大衛凡事要遵行神的旨意,即是大衛要神所要的。大衛是一個正常人,當然有自己的所求所要,但他與眾不同之處,就是要神所要的;他緊貼神心,他的揀選、傾向及愛慕都是以神為依歸。他首先不是問:「我要甚麼?」乃是問:「神要甚麼?」不是想到「我現在怎樣?」而是想到「神現在如何?」

 其中最摸著神心的,就是他作王的時候,不單感受到自己安舒,更是體察到神內心的需要,說:「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神的約櫃反在幔子裡。」(撒下七2)他從自己的安舒裡,領略到神還未安舒;他有居所,但想到神還未有居所;他滿足,但意識到神還未滿足。他要滿足神,要討神的喜悅,所以神對大衛有這樣的評價。

完全的心

 大衛是緊貼神心的人,關鍵在於他的心。列王紀上十一章4節記載:「所羅門年老的時候,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不效法他父親大衛誠誠實實的順服耶和華他的神。」「誠誠實實的順服」英譯是perfect heart,可譯為「大衛向耶和華存一顆完全的心」。大衛的行為並不完全,其人生有一個很大的污點,曾落入罪惡的深淵裡,但他的心卻是完全的,不過這也不是指他的心聖潔無瑕,沒有污穢及詭詐,否則他就不會犯罪。那麼為何聖經說他有一顆完全的心呢?這是指大衛對神的態度:他的心完全向著神,在一切的環境、遭遇及心情裡,仍然堅定地揀選神。他緊貼神,與神從不分離,這就是完全。

 反觀所羅門,有神賜的智慧,有神兩次向他顯現,能夠為神建造聖殿,有才幹有魄力。這樣的人雖曾做過合神心意的事,但仍可能被引誘而偏離神。可見才幹、恩賜、異象、屬靈的功績雖然重要,但比這一切更重要的,就是完全的心。雖然大衛在某些方面不及所羅門,但他向神那顆完全的心遠勝所羅門,這是神最喜悅大衛的地方,亦是他最難能可貴之處。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的(箴四23),「心」能夠決定一個人將來成為怎樣的人,決定他的方向。大衛的心完全向著神,因此成為一個非常觸動神心的人。

 大衛自年幼的時候就已被神得著,因此他一生都被神得著。神能夠在他生命裡建立、造就、成全他,以致他成為緊貼神心的人,甚至神膏立他作以色列的王,照著神的旨意服事那一世代的人,這一切的關鍵在於幼年時神已在他心裡播下種子。詩篇七十一篇很可能是大衛的禱告,他在年老時回憶自己能夠有這樣的人生,是因為自年幼以來,神就教訓他、影響他(17節)。他的心接受神的教訓、被神得著,直到他年老髮白的時候。由此可見,年幼階段會影響人的一生。

心向著神

 具體而言,大衛的心如何完全向著神呢?包括以下五方面:

 第一,愛慕神。「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詩十六2)對大衛而言,神是他的主宰、中心和滿足。他的生命是降服於神,讓神作主,由神支配,受神帶領。大衛何時對神有這樣的心呢?這節用了「曾」這個字,表示他年輕的時候,就向神有如此認定表白。他在神以外,不再尋求別的好處,單單以神為樂為滿足,因此宣告:「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5節)神是大衛的一切,他的心完全歸給神、愛慕神,所以才有這樣的回應。

 第二,主觀地經歷過神。「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臺。」(詩十八2)這節聖經不單講出對神多種稱呼,並且每一個稱呼都有「我的」。這不是對神客觀的形容,而是大衛在經歷裡,主觀地體會神是「我的」。本詩的標題,說到神拯救大衛脫離掃羅之手的日子,即是被掃羅追殺的時候。這漫長的受苦時期,叫他對神有許多主觀的體會。其實早在大衛牧羊的時候,他已主觀地經歷過神的拯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撒上十七34-37)。這段歷史可以視作大衛在神面前的屬靈歷史,講出大衛對神有甚麼認識和經歷。若非他自己說出來,是沒有人知道的。我們都需要像大衛一樣,與神有一段隱藏的歷史,對神有主觀的經歷,能夠宣告「耶和華是我的…」

 第三,愛慕神的話。從詩篇十九篇7-10節中,我們看見大衛認識到神話語的價值,因而產生愛慕。神的話對他來說,是比金子可羨慕,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本詩很可能是大衛作牧羊人時寫的,1-6節讚歎神的偉大,7-10節論述神話語的價值和甘甜。大衛牧羊的時候,一面觀賞大自然,一面沉浸在神的話裡,在神的律例中自樂,因而經歷神的話在他身上的功效:能甦醒人心,能使他有智慧,能快活他的心,能明亮他的眼目,並且發現神的話存到永遠,全然公義。他的心不但向神打開,也向神的話打開,讓神的話塑造他的心靈,建立他的生命,使他漸漸變成一個緊貼神心的人。

 第四,關切神的需要。「我們在以法他聽過約櫃,我們在基列耶琳就尋見了。」(詩一三二6另譯)詩人有大衛的靈,講出大衛的心願:關心神的居所,留意神的需要。以法他即伯利恆,是大衛成長的地方,他從小就留心約櫃的消息。約櫃本來應在示羅,卻被非士利人擄去,後來停放在基列耶琳(參撒上四1-七1),從此沒有人理會。約櫃象徵神的同在和神的見證,這表示曾有一段長時間再沒有人關心神的同在和神的見證。然而,當大衛仍是童子的時候,就留意約櫃的下落,以致他作王後,立即將神的約櫃送回大衛城。大衛是一個關心神需要的人。

 第五,委身於聖民。「論到世上的聖民,他們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悅的。」(詩十六3)大衛愛神,所以也愛神的子民,並為此委身,無論聖民是何光景,他都視自己為他們的一分子。撒母耳記上十七章記載,當大衛聽見歌利亞辱罵永生神的軍隊,就願意站出來,因為神的子民受辱,即是自己受辱。他不是指責別人,也非冷眼旁觀,而是挺身而出,將自己與神的子民連為一體。

 今天我們對神都有愛慕,但對神的教會有沒有這種認同感、委身感?讓我們不單關心自己的屬靈情況,也關心身邊的同伴,是否一同被主得著。若果我們對同伴有承擔,就會有使命感,這會叫我們的生命提升。大衛能夠被神選立為王,治理整個以色列民族,就是源於他年幼的時候,對同胞有這種認同感和承擔感。

向神打開

 以上五方面的特質就像種子一樣,從小埋藏在大衛心裡,在他成長的過程中發芽生長,長出對神更深的經歷及委身,使他成為緊貼神心的人。

 這些生命的特質能夠在大衛身上成長,在於兩個關鍵:第一,心向神打開;第二,處身在幼年時期。大衛的經歷告訴我們:幼年決定人的一生,大衛幼年時,心就向神打開,讓這些素質在他生命裡萌芽、發展,以致影響他的人生。

 幼年的時候,心是柔軟、單純、清澈的。我們需要常常保守心的清潔,向神敞開,因這會影響將來。我們的心是要讓神在我們裡面越過越增加,還是讓世界的東西在我們裡面越過越霸佔呢?若讓世界慢慢來霸佔,就會被玷污和敗壞,損害整個人生,所以神要在我們年少的階段,得著我們的心。願我們好像大衛一樣愛慕神,抓住每一件事來主觀地經歷神,愛慕神話語,關切神的需要,關心神的聖民。求主得著我們的心,都是這樣向神敞開。

(學青特會信息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