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信息

異象的人生

異象.託付.人生

六月
3

 在職特會第一、二堂說到異象與託付,就是基督和教會。我們的異象是關乎全宇宙的,貫徹古今中外、萬事萬物。這個異象的長闊高深,遠超乎我們所想像的,乃是基督自己那測不透的豐富,並且他要得著教會(基督的身體),成為那充滿萬有者的豐滿。這位充滿萬有者,是全宇宙的創造者、救贖者,乃萬事萬物的源頭,一切都是為著他、藉著他、靠著他,最終也歸於他。

 在神的心坎裡有一個永遠的計劃,當他向我們打開這個計劃,就成為我們的異象、人生的託付。這異象是從前隱藏在創造萬物之神裡的奧祕(弗三9),後來藉著聖靈的啟示,向聖使徒和先知顯明了。當這個異象顯明出來,人才曉得神有這個心意,是關乎全宇宙萬物的,更是關乎他所造的人。求主開啟我們,使我們看見這個異象,成為我們人生的異象,也成了我們從神所領受的託付。

如何得著異象

 人如何得著異象?彼得晚年的時候,回憶他在山上親眼看見主的威榮,一生無法磨滅(彼後一16-18)。保羅原本極力反對基督和教會,可說是最難得著異象的人,但他在大馬色的路上遇見主,從此一生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約翰晚年的時候,在拔摩海島上看見榮耀基督的異象,得著末了的啟示。

 從這些例子中,我們看見人遇見主就得著異象,並且一生受其支配。當然這乃是神的憐憫,他若不來遇見人,人就永不能認識他;但感謝神,因他樂意將他的兒子啟示在人裡頭(加一15-16)。今天是聖靈的時代,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開啟;我們可以求他賜下智慧與啟示的靈,叫我們真知道他。今天也是神將他的話語已經完全啟示出來的時代,神全備的話(新舊約聖經)已賜給我們,叫我們明白他的心意。換言之,藉著在我們裡面的聖靈,以及神啟示出來的話語─聖經,我們就得以蒙光照,在靈裡遇見他、聽到他,而領受從他來的異象,過一個有異象有託付的人生。

蒙神光照的人

 我們從希伯來書十章,看見了從前那些有異象的人是怎樣過他們異象的人生。「你們要追念往日,蒙了光照以後所忍受大爭戰的各樣苦難。」(來十32)「蒙光照」是指聖靈在人裡面,叫人的眼睛被開啟,看見屬靈的事。希伯來書的信徒看見了神的旨意,並為此而活;他們的人生乃要遵行神的旨意(36節),正如大衛按神的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代的人(徒十三36)。他們看見了自己有更美長存的家業(34節),看見了屬靈的大賞賜(35節),看見了神的應許─當人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36節)。他們還看見了主的再來,並不遲延(37節)。希伯來書的信徒蒙神光照,他們看見了、領受了神的旨意,因而過著不一樣的人生,他們的揀選和道路與世人完全相反。

 在他們身上我們看見了被異象支配的人的特徵:他們忍受苦難,一面被毀謗,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32-33節);他們的家業被人奪去,也甘心忍受 (34節)。他們有勇敢(坦然無懼)的心(35節);有忍耐(36節);也有信心(38節);他們展現了不一樣的人生。

信心的人生

 接著希伯來書十一章就列舉了如同雲彩的見證人,他們的人生被異象所支配,得主的喜悅,也激勵了歷世歷代的信徒。這些見證人的特點,總歸在於「信」,他們因此而得著美好的證據,就是得著神的稱讚。他們因信而活,在信心裡走人生的道路;靈裡看見了屬靈事物的確切、實在,從此不憑眼見、感受和外面環境而生活,只憑著裡面屬靈的眼睛所看見的而生活。「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1)雖然是未見,但對於蒙開啟的人,這些事是千真萬確的,他們整個的人生就是為此而活。一個被異象支配的人生,乃是一個信心的人生,在「信」裡面把握看不見的,照著神的心意而活。

 十一章藉所羅列的見證人,充分說明了這信心的特點,在開頭與結尾(2、39節)先指出了他們蒙神稱許的原因,中間就把他們的人生扼要地描繪出來,例如亞伯拉罕和摩西。

信心的見證人

 亞伯拉罕的「信」,始於他在米所波大米還未住哈蘭的時候,榮耀的神向他顯現(徒七2)。他被開啟,認識這位向他顯現的神,從此他的信心興起,連於榮耀的神。他離開吾珥是信心的回應,吾珥是繁華之地,他卻因信而揀選離開,離開的時候,還不知道往哪裡去,但卻遵命出去(來十一8)。這不過是起頭,他還有許多的天然和肉體—滯留哈蘭、帶同羅得、下埃及、生以實瑪利,但神一再向他顯現,使他的信心被提升,直到他所有的能力和倚靠全都失去,神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創十七1)「作完全人」就是不靠自己,只信靠神。異象的人生就是信心的人生,即完全憑著神、倚靠神。最終亞伯拉罕達至成熟,從奉獻以撒一事,顯明他完全倚靠神,相信並服從他、敬畏他,又完全愛他(來十一19;羅四17)。

 摩西的父母因著信,把摩西藏起來,使他的性命得以保存;他倆對神的信心、敬畏和認識,成為摩西的榜樣,使他也對神產生信心。摩西因著信,離開埃及,不怕王怒(來十一27),與其父母的信心一樣,不怕王命(23節)。摩西因著信,就揀選不做法老女兒之子,反而作奴隸之子;他不揀選財富、享受,反而揀選凌辱、受苦。摩西的揀選是因著他有異象:他寧可 (揀選)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25節),看(仔細計算)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因他想望(定睛望著、凝視)所要得的賞賜(26節)。當人看見了那不能看見的主,也就認識了埃及的本質,作出了一個永遠不會後悔的選擇—把一個繁華的超級大國丟在背後。隨後四十年,他被放在一邊,被神雕琢、磨練,看見自己不過是一叢荊棘,一無是處,這時神就呼召他,成就神的美意。最終神給他的一生評價:他忠心於神的託付,在神的全家全然盡忠(來三2、5)。

 從這兩位代表人物身上,我們看見了有異象的人生乃是信心的人生—憑信把握不見,轉眼不看虛假;在價值觀和揀選上與世人迥異的人生;也是一個不斷接受神訓練陶造的人生。

 教會歷史上有無數如此的見證人,其中一位叫威廉波頓(William Borden),他生在富貴之家,父母都是基督徒,七歲時藉叨雷傳福音而信主。他一直領受聖經的教導,對神的愛慕與日俱增。當他十六歲高中畢業時,就奉獻自己作宣教士。他向父母和朋友表明對神的心願:人生向著神是完全「沒有保留」,並寫在自己的聖經上。他讀耶魯大學時,看見校園的屬靈氣氛非常薄弱,就結伴禱告、查經。他畢業時,全校千多人大多參加了這樣的禱告和查經。二十世紀初,他準備前赴中國內地向異教徒傳福音,這時他又在聖經上寫上「沒有後退」。隨後到埃及讀阿拉伯語,卻患上脊髓腦膜炎,一個月後離世,終年廿五歲。他離世前,在聖經上再寫上「沒有後悔」。廿五年的人生雖然短暫,但威廉波頓卻是過著異象的人生,他回應神、愛神、為著神,過著沒有保留、沒有後退、沒有後悔的人生。

 另一位叫李愛銳(Eric Liddell),他在敬畏主的家庭長大,有一次父親對他說:「贏取金牌不是最重要,最要緊的是如何跑你人生的路程,正如聖經所說:你們也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得著獎賞。」他長大後成為出色運動員,代表國家參加一九二四年在巴黎舉行的奧林匹克運動會。當年的一百米賽跑在主日舉行,他因要分別為聖給主,就放棄了參賽,隨即受到眾人和國家的壓力。李愛銳說:「我愛我的神,一生只為著我的神,我不是為著自己的榮譽。」後來他轉而參加了並非專長的四百米賽事,為神而跑,靠神而跑,終於得著金牌。之後他往中國內陸宣教,遇上日本侵華,被困在集中營。他原本可以返回自己的國家,但他揀選不離開,為要事奉主、得著中國人,最終在集中營裡離世,他的遺言是:「完全的降服。」一個向著神、回應神、一生愛神的人,就照著神給他所看見的完全擺上,他的人生是榮耀的人生。

總結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來十二1-2)歷世歷代許多信心的見證人,是我們的榜樣,激勵我們仰望耶穌,奔跑天路,過異象的人生,願神得著我們。

(在職特別聚會青年組第三堂信息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