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號聲

十一月
21

這是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顯出他的榮耀來;他的門徒就信他了。(約二11)

  約翰福音記載耶穌所行的神蹟,有它獨特的取材,並且預表它特別的意義,所以約翰所記載的事不稱作「神蹟」,可以翻作信號,或是表號,意思是說,主耶穌不但作了一件出奇的事,並且他作的事乃是個信號,表現一種重要的意義。

  主耶穌以水變酒,稱為他所作的頭一件神蹟、頭一個信號。告訴我們說,這件事不但是奇事,而且這事發生的地方、時間,以及故事中的每一樣東西,都有專指的意義。應當藉著這件事,認識主耶穌到世上來的目的,對我們有甚麼關係。

人的光景

  約翰福音第二章一至五節說:「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耶穌的母親在那裡,耶穌和他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席。酒用盡了,耶穌的母親對他說,他們沒有酒了。耶穌說,母親,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他母親對用人說,他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作甚麼。」

  第三日,暗示基督將來要在第三日復活,這件事的真義,要在他復活後實際完成,現在是個表號。加利利,是粗野的地區,常被人藐視。迦拿,原文的意思是蘆葦,表示脆弱如同蘆葦。事情發生的地點,是在被人藐視的弱小人群中。

  娶親的筵席,象徵人生得意時候的歡樂。世界各地,都認為婚姻是人生大事,在結婚時也都大擺筵席,與眾親友一同享受人生得意時候的快樂。

  那一次他們快樂的原因在於結婚,快樂的憑藉在於筵席,而筵席上快樂的關鍵在於酒。只是好景不常,發覺酒用盡了,眼看筵席就要冷場,主人客人都要掃興而歸,快樂要變成淒涼。

  人生也常常這樣。人不過是蘆葦,原本脆弱,難得有甚麼喜樂。忽然遇到一個機會,或是升入大學,或是得了份好職業,或是升了級,或是找到了理想的愛人…叫你覺得得意、快樂,如同結婚喜筵一樣。但正當歡樂不久,發覺某種不能抗拒的原因,叫你徒感失望、快樂消失,如同婚筵剛開始,酒卻用盡了一樣。

生命的改變

  那次迦拿的婚宴,幸好有主耶穌在那裡。馬利亞知道只要有主在場,主有能力處理這個局面,所以對用人說,他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作甚麼。

  六節到十節說:「照猶太人潔淨的規矩,有六口石缸擺在那裡,每口可以盛兩三桶水。耶穌對用人說,把缸倒滿了水。他們就倒滿了,直到缸口。耶穌又說,現在可以舀出來,送給管筵席的,他們就送了去。管筵席的嘗了那水變的酒,並不知道是那裡來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來,對他說,人都是先擺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擺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

  這裡六口石缸,還是象徵人,因為人在第六天的時候被造為器皿。這缸原是盛水的,象徵人的生命如同缸中的水,只可用來洗客人的腳,作禮貌上的用途,現在用完了,空在那裡。這時候,酒用盡了,缸中的水也用盡了,象徵人的生命空虛、死沉,人生歡樂也就散失。

  主說,把水倒滿,直到缸口。這一次倒進來的水,是主吩咐的,雖然還是水,卻和以前不相同了,經過主話吩咐過的,人的生命就要改變。石缸仍舊是石缸,石缸裡的水,經過主耶穌的話,變成美酒。

生命的主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主耶穌要來作甚麼事。他不是來改良社會風氣,也不是為人群謀福利,也不是提倡人類道德,或是勸人行善、濟貧。他來為要改變人的生命。

  人生為甚麼沒有真正的快樂呢?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人的生命脆弱,沒有活力,自然沒有多少生之樂趣。很快樂的事,臨到你身,你覺得也不過如此,對任何事,提不起多少興趣。就像一個沉重的病人,你把山珍海錯放在他口邊,非但他覺不出食物的香甜,反而覺得厭煩,因為他因病失去生命的活力,對美味不覺有興趣。

  我們本來的生命,如同病人,沒有多少活力,也沒有多少值得快樂的東西。就是像婚筵這樣的事臨到,稍為快樂一點,立刻又覺得夠了,沒有甚麼意思,生命的酒,用到見底。

  主耶穌不來改良我們,他要作徹底的解決,改變我們的人生。他把裝滿了石缸的水,改變為比前更好的美酒。管筵席的嘗了這水變的酒說,這是上好的酒。象徵說,以前的快樂,不過是次等的快樂。現在主賜的生命快樂,才是上等的快樂。

  我們相信基督的人,能作見證說,我們的生命起了大改變。我以前的生命像病人,天天躺在病床上,無精打采的過生活。但是我得到了基督,我的生命就大改變,我就像大病痊愈的人。有一個復活的生命能力臨到我,我恢復了生命的喜樂,比未病之前更健康、更活潑。此後沒有一件事叫我悲觀失望,反而前途充滿了光明。我的日常生活有充足的美酒,因為這生命中有主的愛和主的光。

  主耶穌把水變成酒,也把他的榮耀顯了出來,象徵說,主耶穌從死裡復活,就顯出他的榮耀。我們也是這樣,我們本來沒有一點榮耀,所顯出的都是生命的脆弱和死沉。但是有了主之後,我們也有了復活的生命,這復活的生命也要從我們身上顯出,叫我們天天生活有活力,有喜樂,並且帶著光明,顯出主的榮耀,作生命之主的見證。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