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信息

時代的危機

神末後的恢復

九月
9

 約翰在啟示錄看見四個異象,最重要是首尾的兩個異象:頭一個異象是人子與燈台,最後的異象是羔羊與新婦。神讓約翰看見最中心的異象,就是七個金燈台、聖城、新婦、羔羊的妻。在神的心坎中,今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藉著基督得著教會,最終成為聖城新耶路撒冷,這是神所定規的。神一方面作工在教會,治理教會;另一方面作工在世界,審判世界,最終帶進國度和新耶路撒冷。

七教會的啟示

 教會是金燈台,有金的成分,有燈台的形狀,能夠發出亮光。教會要將三一神的榮耀光輝照射出去,在黑暗中叫人看見光、認識神,這是今天教會的託付。末世(從耶穌基督死而復活升天開始)直到如今,世界一直黑暗,黑夜只會越來越深,需要教會如同金燈台將光表明出來。

 我們要從啟示錄二至三章記載的七個教會,認識今天教會時代的光景。這七個教會最少有四方面的解釋:第一,代表當代(就是老約翰的時代)七個地方的教會光景;第二,代表當時眾教會不同的情形;第三,代表教會歷史進程的七個時期;第四,代表在現今的時代(廿一世紀),在不同的地方教會的七種情形。

 按著教會歷史進程的時期,以弗所教會代表使徒時代的教會,在主後三十至一百年;士每拿教會代表受逼迫苦害的教會,在主後一百年至第四世紀初;別迦摩教會代表與世界、政治聯合的教會時期,在主後第四世紀初至第六世紀末;推雅推喇教會不但與世界聯婚,更與異教聯合,有耶洗別異端的入侵,由女人作主,比別迦摩教會更墮落,代表教皇時期,從第六世紀直到主再來;撒狄教會是從已往的墮落逐步改變,代表改教時期的教會,從主後第十六世紀初直到主再來;非拉鐵非教會代表弟兄相愛的時期,從主後第十七世紀中葉直到主再來;老底嘉教會顯出多元化的情形,代表多元化及世俗化的教會,從第二十世紀初直到主再來,現今我們正處身於老底嘉教會時代。

老底嘉的墮落

 老底嘉教會有兩個特點:第一,主不在其中,充滿人意。主是「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直譯為「在神創造中為元首的」(啟三14),基督是新造(教會) 的元首(西一18),教會是神的傑作,是在基督耶穌裡創造而成的(弗二10)。主這樣介紹自己,正針對老底嘉教會真實的情況─這個教會不看重主,主不在其內,主沒有地位。主是創造的元首、新造的元首,但竟然在教會中沒有地位,他是站在教會門外叩門(啟三20)。教會應該有主同在,主應該在教會中行走、管理、坐在寶座上,但教會竟然將主拒諸門外!教會或個人最深的墮落,就是主不在其中,主沒有地位,這是最可憐的光景!若沒有耶穌基督,教會就不成教會,只是虛有其名。「老底嘉」的字義是眾人(或群眾)的意見、權利、自由,這情況在香港尤其明顯。我們的意見、權利、自由若代替主、超越主,就是最墮落的光景。

 主是阿們的,是誠信真實的(啟三14),這與神的屬性和神的話有關。在新約聖經中,說「阿們」最多的,就是主自己。主耶穌常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或「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實在」、「實實在在」的原文是「阿們」、「阿們阿們」,馬太、馬可和路加福音都只是說「實在」(阿們),但約翰福音常說「實實在在」(阿們阿們),這正反映末後時代的光景─教會不聽主的話,不當主的話為實在,使主和主的話在教會中沒有地位。

 「誠信」是指說話絕非「講一套,做一套」。主本身是誠信的,主的話同樣是誠信的,正如聖經說:「神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藉著他也都是實在的…」(林後一20)神的應許在耶穌基督身上是真實的、誠信的,是會成就的。我們在教會中,無論是聚會、小組、活動…都不能以人意、人權或任何學說為依歸,若將這些與聖經等量齊觀,就是教會的墮落。人以自己的經驗、學識、智慧取代主或主的話,乃是墮落的根源。老底嘉教會的墮落,正是集幾個教會墮落的因素於一身;雖然沒有尼哥拉、巴蘭、耶洗別的明顯教訓,但這些教訓的精神—以人意為依歸,出現在老底嘉教會裡,使教會的見證微弱。今天許多人不以神的話為絕對權威,反而滿有自己的意思,這是末世的危機。相反,若我們以神的話為依歸,必定好好追求、裝備、全然接受神的話。

教會的危機

 老底嘉教會的第二個特點是:主看教會為無用的,教會卻自以為了不起,這是高舉自由、開放、權利的後果。「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啟三15-16)老底嘉教會與香港一樣,缺少飲用的水,要以金錢來換取。老底嘉成為亞西亞一帶最富庶的城市,因它擁有三大經濟產業支柱:金融業(銀行、財務)、紡織工業(衣著)及醫學院(尤其眼科)。老底嘉附近有一城,名為希拉波立,當中有一炙熱的泉水,具醫療功效。當溫泉流經老底嘉,就變成溫水,沒有療效,也充滿礦物的雜質,不能飲用,但溫水流到下游一直冷卻,礦物的雜質沉澱,到某程度就成為可飲用的水。主責備老底嘉教會不冷不熱,就是指教會完全無用。教會雖然有很多事工,但顯出來的光景是無用─不能醫治人屬靈的疾病,也不能解人屬靈的乾涸,這是老底嘉教會的情形,所以要如同溫水吐出去。

 「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 」(17節)今天教會末世的危機,就是物質太豐富,應有盡有,甚至享受、娛樂充斥聖徒,滿足人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如同當日老底嘉教會,自以為富足,已經發了財。此外,今天資訊爆炸,使人自覺一樣都不缺。據統計,今天一個中學生所知道的知識,比十九世紀初的科學家所知道的還要多。屬靈方面,老底嘉教會與我們的光景是大同小異。昔日歌羅西聖徒念完了保羅的書信,便交給老底嘉的教會,叫他們也念;歌羅西聖徒也要念從老底嘉來的書信(西四16)。老底嘉和歌羅西這兩個城市相距約三十公里,故此老底嘉教應十分熟悉歌羅西書和以弗所書,就是對基督和教會的知識耳熟能詳,如同我們今天的光景。試問我們在主面前是否自以為富足,主是否成為我們人生的主宰呢?

 「…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17節)主對老底嘉教會的評價:第一,困苦:教會在痛苦、悲慘、罪惡的光景中,被所擁有的東西捆綁著(羅七24)。第二,可憐:卻不知道自己真實的情形─需要憐憫,還自以為是,如此的光景比浪子更可憐。第三,貧窮:老底嘉教會自以為富足,主卻說他是貧窮;士每拿教會是物質貧窮的教會,但主說他在屬靈上富足,對主至死忠心,這是極大的諷刺。原來屬靈的富足才是真實的富足,屬靈的貧窮才是真實的貧窮。第四,瞎眼:金燈台應該發光,如今卻瞎了眼,活在黑暗中,就是看不見自己真實的屬靈光景,以致盲目跟隨潮流,隨從今世的風俗,更不用說成為光照亮人。第五,赤身:在神面前沒有義袍,如同赤身露體那樣的羞恥。我們極需要穿上光明潔白的細麻衣,就是行事為人要有基督寶血的潔淨,有聖靈所作義的組織,使我們不至赤身。

我們的回應

 老底嘉教會的光景,主是知道的(啟三15)。主監察人的心腸肺腑,不單知道我們的言語、行為,連我們的內心、態度、意念、思想、喜好,都一一知道。主的眼目如同火焰,主的話好像口中兩刃的利劍,主要親自鑑察、審查,並親自審判、除掉教會不該有的光景。主再說:「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18節)「火煉的金子」是對主的信心,藉此讓神的性情、屬性、本質組織在我們身上,這需要付代價(買)。「買白衣穿上」指過一個純潔、無罪、聖潔、在神面前算得數的生活,好像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一樣(啟二13)。最後,我們要買眼藥擦眼睛,使我們看見自己真實的光景,並看見主和他的旨意。

 求主得著我們的心,向著主和主的話打開。求主首先在我們身上作工,我們才能為主工作。求神首先潔淨我們,察看我們裡面有沒有基督的地位,有沒有神話語的權威,或有沒有充斥人的意見、學說和觀念,被模成世界的樣子。願我們都向主禱告:「主阿,我在你面前悔改,讓你來作工。我需要向你買真正的金子、白衣、眼藥,讓你組織在我身上。」

(青年特別聚會第二堂信息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