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信息

拔摩島的異象

神末後的恢復

八月
26

 這次青年特會的主題是「神末後的恢復」,包含兩個重點:時候和工作。我們首先要認識究竟我們在甚麼時候,然後認識神在我們身上有甚麼工作。神在不同的時候有不同的工作,我們認識現今是甚麼時候,也認識神要作的工作,就會有正確的回應。

末後的日子

 我們常常聽見末世、末日,甚至有人說今年十二月廿二日是世界末日。究竟甚麼是末世?何時開始?我們現在是否處於末世?希伯來書一章1-2節題到末世,說:「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袓,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 」末世的特點就是神的兒子作中心,末世的開始就是神的兒子來到地上,即二千年前已經是末世。

 「末世」的原文是「末後的日子」(last days),說出在神的眼光中,末世是以日計算。約翰在約翰壹書二章18節說:「小子們哪,如今是末時了…」約翰叮囑所有基督徒,如今不單是「末世」(last days),更是「末時」(last hour),是末了的一個時辰。約翰寫壹書的時候,是主後九十年(接近第一世紀末期),如果那時已是末時,今天我們在廿一世紀,更是末時中的末時,人類歷史已到最末了的時候。這世界快要過去,神的工作快將完成,我們現今正處於最關鍵的時候,因為事情的終局強如事情的起頭(傳七8);任何事情能否圓滿成就,乃是看它最末了的時候。

恢復的工作

 神急切成就他的工作,撒但卻處處與神敵對,常常搶先一步,攔阻神的工作,但神永不失敗,一再恢復他的工作。「恢復」的意思是:在正常的光景中失落了,在正確的方向中偏差了,需要被帶回原初該有的情形。歷世歷代神一直恢復他的工作,以至在這末了的時代,神需要一個末後的恢復。新約有三個主要的職事,是藉著三位使徒─彼得、保羅、約翰完成。他們有不同的託付,而約翰特特為著神末後的恢復:第一,約翰是最後殉道的使徒,相比彼得和保羅活多了三十多年,這是有神的主宰。第二,約翰的著作都是與末後有關:約翰福音是最後完成的福音書,成書於主後八十多年;約翰一、二、三書是新約最後期的書信,成書於主後九十年;啟示錄是新約最末了的一卷,成書於主後九十五年。第三,約翰蒙召時正在船上補網(太四21),「補」有修補和成全之意,從殘破、偏差回復到原狀並達至完全,這就是恢復的意思。總括而言,約翰的一生是從主領受託付,把教會 (神的工作)從偏差帶回原狀並達到完全。約翰所寫的福音書和書信是修補的工作,而啟示錄是帶到完全的地步。

 為著使約翰成為神末後恢復的器皿,主對他有獨特的帶領,讓他在其人生的末段看見一個前所未有的異象,就是拔摩島的異象。異象是神恢復的起點和根據,神要在人身上有恢復的工作,首先是讓人看見異象,就是關乎神永遠的旨意。可見神在人身上首要的恢復,就是恢復人對神旨意的關心、明白和認定。整本聖經給我們的人生觀,就是人被造是為著神,替神管理萬物(創一26-27)。在宇宙的創造裡有一個優先次序,乃是以神為中心,以神為先(創一1)。我們關心神的旨意,才能明白和認定他的旨意,以他的旨意來支配我們的人生。

人子與燈台

 約翰晚年處於內憂外患的時代,外患是羅馬帝國越來越逼迫基督徒,內憂是教會的光景普遍是低落和荒涼,加上自己已屆九十高齡,仍要被放逐到拔摩海島上。這種情景很容易令人沮喪,但就在此時,神使約翰看見異象。約翰看見的異象—七個金燈台與人子(啟一12-13);人子就是升天的基督,金燈台就是榮耀的教會。約翰年青時已看見基督與教會的異象(太十六 13-19,十七1-2),晚年的時候所進一步看見的仍是這異象,這也是聖經最末了的異象。可見神心所繫、眼所注視,並且一直所要得著的,就是基督與教會。神中心的啟示是基督,基督中心的啟示是教會。基督與教會是構成福音的奧秘,這也是保羅一生所傳揚的(弗三7-9)。整本聖經所啟示的中心,就是榮耀的基督和他的教會,這值得我們花一生來認識。

 「燈台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啟一13)約翰看見的人子身穿長衣,與以賽亞所看見的一樣(賽六1)。這位身穿長衣的,是主,是大君王,是坐在寶座上掌權的,在舊約是耶和華,在新約是榮耀的人子。這位君王又是祭司,行走在七個金燈台中間。舊約只有祭司才能行走在金燈台中間,他的職任是在聖所裡經理燈台,確保燈台在黑夜發亮。主耶穌復活升天之後,就成了榮耀尊貴的大祭司,他是長遠活著,替聖徒祈求(來七20-26)。他代求的職分是使教會在地上一直顯出金燈台的樣式,確保見證的光輝不熄滅。

 另一方面,這位人子是審判者,他的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爐中煆煉光明的銅,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意思是他的眼看見不合乎他的東西,就用腳來踐踏,用劍來擊殺。啟示錄是一本審判的書,首先是對教會的審判(二至三章),因為審判是從神的家起首;然後是對全地的審判(四至十八章),七印、七號、七碗全然傾倒在地上;最後是對仇敵的審判,敵基督、假先知、龍、死亡和陰間全都扔在火湖裡,徹底的清理(十九至二十章)。接著約翰看見新天新地、聖城新耶路撒冷從天而降,帶進神旨意終極的完成。日期已經定了,這位榮耀的人子要君臨天下,審判仇敵,收復全地,帶進神的國度,完成神的旨意。

終極的顯出

 約翰轉過身來,首先看見的是七個金燈台,然後才看見人子(啟一12-13),表明整個異象的中心是人子,但人要看見基督(人子),首先是透過教會(燈台)。在啟示錄時代,教會是以燈台作象徵;黑夜才需要燈台,這說出世界是越過越黑暗。教會作為金燈台,是主在地上的代表,將耶穌基督照耀出來。世人只能藉著教會,才能認識基督;當教會顯出基督生命的大能,人就認識主。此外,基督是元首,教會是他的身體,執行元首的一切工作;沒有教會,基督就不能行使他的權柄、施行他的工作,所以教會對基督有著絕對的重要。

 神旨意終極的完成,在於聖城新耶路撒冷的出現。新耶路撒冷象徵舊約和新約古今中外所有聖徒的集大成,包括以下四方面:第一,基督的新婦、羔羊的妻 (啟廿一9):主今天的工作,是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弗五 26-27),一同顯在榮耀裡。第二,神的帳幕在人間(啟廿一3):顯出神與人互住的光景,人能夠讓神安息,人在神裡面也得著安息。教會是神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弗二22),神得著完全安息,乃在於新耶路撒冷的出現。第三,神與人互為基業(弗一10-11):新耶路撒冷是神的基業,得勝的也能承受新耶路撒冷為業,就是承受神為業(啟廿一7)。第四,是神圓滿的彰顯(啟廿一11):今天教會顯在地上是燈台,將來新耶路撒冷是新天新地的燈台,神的榮耀藉著聖城照耀在新天新地,列國要在城的光中行走,這是神榮耀終極的顯出。那時神與人都得著滿足,直到永遠。

我們的回應

 約翰看見這一系列的異象,雖身處荒涼的環境,卻得著鼓舞和盼望,能面對餘下的人生,甚至被主使用,帶進神恢復的工作,因為他知道神的旨意必定完成。約翰說:「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約壹二17)甚麼是人生的最高意義?乃是為著神的旨意─不單是追求主,更是愛教會、投身教會、持定教會、建造教會。我們不要問:「教會能為我做甚麼?」而要問:「主阿,我能為你、為教會做甚麼?」我們是神國的子民,在心志上不要自私自我,乃要關心神宏大的旨意。

 只要我們有願意的心,讓神的大能在我們心裡運行,成就他的計劃(弗三20),叫神得著榮耀,我們的人生才有意義。今日教會所需要的,是我們要成為「星」,就是教會的使者(啟一20)。星非常重要,因為七封書信是首先寫給七個教會的使者,主的說話必須藉著他們傳達;如果在教會中找不著使者,主的話就不能臨到,神在教會中恢復的工作就不能帶進。教會能成為發亮的燈台,首先要有發亮的星,就是看見異象、關心主需要的人,能煥發出生命力,影響別人。我們不單客觀地看見拔摩海島的異象,更要成為教會的使者。求主得著我們有這樣的心志,成為主右手中的星,照亮別人,讓神在我們身上有出路,能夠復興教會,帶進神末後的恢復。

(青年特別聚會第一堂信息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