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見證集

三月
1

「為何我榮華富貴,你就和我同行,地上有你我二人的腳印。

如今我窮途潦倒,你竟離我而去,地上只留我一人的足跡?」

畫水無魚空作浪﹐繡花雖好不聞香,

富貴於我若浮雲﹐人生意義是何在?

愛子罹疾 危在旦夕

 一九八四年,愛子因內出血住院,昏迷了整整三天,性命岌岌可危。由於流血不止,生死機會參半。

 那一晚我的心如掛著鉛塊,又徬徨又恐懼。沒想到歸途的偶遇,竟然改變我的餘生。

摯愛親情誰可比

 逝者如斯,不舍晝夜,誰又能令壽數多加一刻?

 外子和我都出身於大家庭。祖父是清朝高官,我亦因此有六位祖母。外公是西醫,家母也是產科醫生。家父曾任煙酒稅局局長,我在廣州真光中學讀書時寄宿,往返學校都乘搭私家汽船,好不風光。在軍、政、商各界都有跟我們相熟的世叔伯當權。

 幾十年來,我們夫婦經歷過大小的時局變動,驚濤駭浪並沒有把我倆推倒。可是此刻愛子瀕臨絕境,心中藏著一份母親的摯愛,濃情如山洪洶湧,頓覺骨肉親情,人間至寶,絕非塵世福樂可比。

 外子是生意人,當夜本與我外出應酬,但愛子垂危未醒,哪來心情玩樂!丈夫出去後,那種令人不寒而慄的寂靜,使我生出莫名的恐懼。

 從醫院出來,故意改乘公共汽車,然後抄小路回家,或許路上能消除一點患得患失的痛苦。

金錢萬能 卻非全能

 財富是萬能的工具,幾十年來我體驗良多:它能使賢士折腰,令眾生顯奴顏,為生活增添樂趣。可是生死關頭,我才悟出金錢並非全能。一切娛樂和享受盡皆虛渺。現在是否能用金錢,換取兒子寶貴的生命呢?

徬徨無告

 夜茫茫,千頭萬緒!

 黃金、股票、名騎師的賽馬「貼士」…於我夫復何用?在返家途中,一個女孩子送來一份福音單張。平日忙於應酬玩樂,不是賭馬便是搓麻將,有空便各處去旅行。即使用勞斯萊斯接送,也無時間去禮拜堂。然而,在這彷徨恐懼的晚上,我卻身不由己的去了。

 若你不信鬼神,倒不是希奇的事。不過基督徒的禱告,卻未可輕視。坐在最後一排,滿以為藉此消磨時間,想不到在全然陌生的地方,處身於素未謀面的會眾中,沒有衣香鬢影、觥籌交錯的風光場面;但所講的,卻盡是我的寫照,說透我的心境。

 每句話,道出多年來流連在燈紅酒綠中脆弱的我。傳道人是否預知我坐在這裡,老早為我寫好講稿,更對我一生瞭如指掌?抑或耶穌基督真是無所不知的真神,今晚要來呼喚我、幫助我?

 回想外公、母親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懸壺濟世、捨己為人。許多年前,外子和我已經受浸表示信主耶穌。後來浮沉於世,轉瞬間過了三十七年,信仰一事早已拋在九霄雲外。

內心共鳴黯然淚下

 傳道人講完了,低下頭來祈禱。我忍不住走到講台前,對他說:「我兒子病了,躺在醫院裡。我心情沉重,極其憂慮,請為他禱告。」

 傳道人問過病者姓名,開始禱告,還未說完三句話,我就被主耶穌的靈感動,忽然不由自主的開聲,在百多人面前流淚祈禱。

 那時我已經是五十九歲的婦人了,內心的感受,卻像個頑劣的孩子,亂闖之中,忽然被父親揪起來,重重責備一番。一記耳光把我驚醒,心裡千般憂慮向主訴。

 頑童非到飢餓,不會主動去尋父母;人非到絕境,也難得歸向造物主。我的心如蠟熔化,懇切地向主耶穌傾訴內心的情意,足有五十分鐘之久。

如釋重負

 心安了。憐憫、慈愛的主接過我的重擔,兒子必能化險為夷。

 祂的名叫「耶穌」,要將人從罪惡、魔鬼、死亡裡拯救出來。

 當夜女兒在家等門,早就等得發慌,還以為出了甚麼亂子,但見我春風滿面,便打趣道:「這麼開心,難道拾到鈔票不成?」「比拾到鈔票還要快樂得多!」隨即把奇妙的經歷告訴她。

 不久兒子果然脫離危險,身體恢復正常,再投入工作,次年更信主受浸。經此奇妙的遭遇,我到夏威夷度假,繼往美國各處走走,好把緊張的情緒放鬆一下。行程中,我對人生和信仰深深反省,一方面領悟到人生人死都在耶穌基督的手中;另一方面,深切的體會,令我對這位肉眼看不見的造物主深信不疑——人的價值,不在乎家道豐富,是在於純潔高超的靈性生活。

 香煙、麻將、賽馬…對我再不是那麼重要,反而心靈深處一股聯於永恆的生命力,從此為我帶來鼓舞和盼望。

摯愛老伴 溘然長逝

 八六年初,又是我一生最痛苦難忘的時刻。和我共處四十多年的丈夫,突然發現患上肺癌,短短兩個月便撒手塵寰。這給我們全家多大的打擊!不過他末期對主耶穌的信靠,彌留之際的安祥,並我所經歷的平靜安息,實非筆墨所能描述。後來能幹的大女兒也毅然決志信主,與此不無關係

富貴浮雲

 亡夫出身大家族,在香港聖保羅中學畢業後,往緬甸營商,為人固執倨傲,膽色過人。中日戰爭期間,從險峻的滇緬公路冒死運輸物資進中國,獲利以百倍計,財富滾滾而來,到撤退時要用餅乾箱運走家族的黃金。在香港,生意上雖幾起幾落,總算有點成績。以他少年得志,雄心萬丈,自負自信的人,主耶穌在他身上一樣顯為實在。住院檢查,病情未披露,他已表示一切交給主耶穌。

 那時他六十六歲,平生運籌帷幄,無往而不利,可是人豈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入院前有誰知道會就此訣別?到此時他自知時候不多,就帶著虛弱的身體,勉強想簽署一些重要文件。他一生奮發,處理不同業務,此刻卻連簽上自己的名字,也無氣力完成。

 聰明才智,人間珍寶,豈是萬能?

彌留之際

 最後他在平靜之中,仍迫切要求教會的弟兄來為他祈禱。離世前有一天,他滿懷信心,開朗地笑著,並伸出大拇指,說:「我勝過了魔鬼!」

 我和家人跪下同心禱告。到他臨終前頻說:「我要走了,我要走了!」我說:「你見到耶穌才好走呀!」

 他緊握著聖經,直到擠下最後一滴本已乾涸的眼淚。前面死亡的路,沒有人知道是怎樣的!我帶著淚水安慰他:「不要怕,有耶穌與你同在…」

最後一程

 人生最後一段旅程,不是孤身上路,能有主同行,實是福氣。我靠著基督,也順利辦妥後事。一位護士對我說:「目睹許多人離世,家人哭聲震天,絕望痛苦,但你卻好鎮定。我知道你是虔誠基督徒,所以十分安息。」

 基督徒是睡了,不是死了;是再見,不是永別。我的心安然!

 主說在世上我們有苦難,但在祂裡面有平安,丈夫去世,感情上難免若有所失。從前彼此談笑,叫他千萬別留下我一人在世。他說男人大多命較短,所以總會比我先走。為此我曾反覆思量,一旦別鳳離鸞,定必寂寞淒涼。一生倚仗,陡然消失,今後的日子怎樣過?

 幸而我有耶穌!

患難見主恩

 感謝主,祂沒有撇下孤兒寡婦。天地悠悠,苦痛難免,大千世界,烽火流離,諸事難以盡明。但有主的人不畏獨行,不怕路途崎嶇,有信心承擔苦楚。內心的寧靜與平安,未因獨處而稍減。兒女長成,經常出外公幹,不能常伴身旁,但我再不懼怕黑夜,反而常常呼求主名。兩年來從不用吞服安眠藥,仍能安睡保持喜樂。

 不是心中無傷痕,卻是聖經所說:「耶和華阿!惟有你能幫助…」(代下十四11)是祂在我心靈裡,成了恩典,成了力量,使我永不感力窮。

 正如新約聖經說:「我們有這寶貝(主耶穌)放在瓦器裡(脆弱的人),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林後四7-9)

 人生苦短,悲歡離合,在所難免。今日親人摯愛,大多散居異地他鄉,能勉我前行者,惟有耶穌,祂是我良朋,時刻不離我身。過去雖有錦衣美食,心靈深處何曾滿足?今天有了耶穌基督,我才享受到金錢所不能買到的喜樂:一無掛慮,可以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一切所要的告訴神。(腓四6)

 如果你所有的快樂和珍寶,不過是種種能用金錢來購買的商品,它們就不會是至寶,既不耐用也不耐享。如今我的快樂卻是長存的、不變的,因神已把一個永恆的寶貝,放在我心裡。

 你若要得此無價之寶,何妨鄭重向主耶穌說:「主耶穌啊,求你赦免我的罪污,使我能把你接到心裡,作我人生旅程中的寶貝。」

——見證人的丈夫於八六年患肺癌離世。本文記述她如何在最後一段日子,鼓勵四十多年患難與共的丈夫面對死亡,勇敢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金子經過熬煉,才顯出不朽;人生歷經痛楚,才顯出造物主埋在人性裡的光輝。

版權屬 香港教會書室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