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期家訊

信息分享

醫癌醫香港 不篤灰割蓆 只靠神的愛

葉特生弟兄訪港分享

十二月
7

葉特生弟兄十一月初來港,以「奇妙的愛」為題,由個人的肝癌治療,講到香港時局、教會在動盪中的角色。弟兄巧妙地貫穿了三者的關係,問題的答案不是篤灰,不是割蓆,而是神的愛。弟兄又回應了教會只會叫人禱告是太「離地」、信主的人不分黑白的質疑,「當你禱告閉上眼睛,才是明辨是非的時候,因為你有機會聽到主說話。」

葉弟兄八十年代患胃癌蒙主醫治,但去年十月發現肝臟有個大腫瘤,今年四月治療時因感染而導致下腹疼痛了兩個月,不能睡不能吃甚至不能去廁所。

弟兄以自身經歷說,癌症是體內健康細胞變質,本是自己兄弟卻變了敵人,兩種細胞不斷鬥爭。「今日醫癌只有兩種辦法:一是篤灰,一是割蓆。」篤灰(告密),就是把兄弟篤出來,也就是化療和電療,以毒藥治死癌細胞;割蓆,就是把有害的細胞割走。不過,主卻用第三種方法醫弟兄。

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五5)「神用愛澆灌我,我突然明白,神不需要我用毒藥殺害體內細胞,也不用切割方法把兄弟隔開」,需要的就是愛,「當你愛它,它就受感動,它就會慢慢康復。」


眼睛明亮卻是死日臨到

弟兄形容現在的香港就像一個患癌病人,兩種細胞本來是兄弟,卻彼此對抗、攻擊、破壞。「要把有毒有害的排除、割捨出去,因為他們與香港無份、不是持份者?但這是否有效方法呢?」
伊甸園裡有兩棵樹:分別善惡樹、生命樹,夏娃和亞當不理神的警告,偷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眼睛就明亮了(創三1-7)。葉弟兄說,不論黃藍政見,眼睛都很明亮,他們看了很多自己想看的,但聖經卻說:「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二17)原來眼睛明亮和死拉上了關係。

「當很多知識來到時,並且要求你分辨、站立場、判是非時,原來你落在死亡陰影下,於是我知道何謂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裡面,因為神的愛是由生命而來,當我們去到生命樹泉源,感受到一些從前未感受過的。當我禱告時,神說肺腑是祂造的(詩一三九13),我感到一份很深沉的愛。」神說,你在媽媽肚裡時,祂已覆庇了你,你無論如何都在祂的愛中,無憂無慮。


奇妙的愛叫人無憂無慮

信神的人大多是求這樣求那樣,但弟兄認為「信耶穌的真正價值,是在於對損失的承受程度越來越高。我們本來以為信主是得到很多很多,其實,原來是你失去時你頂得住。」癌症病人每天都損失一些東西,這時候真正需要的是無憂無慮的愛。奇妙的愛,不只是為你犧牲,而是你出生前這份愛已經臨到你,直到你身體死後復活見主都在,這種愛是你明白不來的。有了這份奇妙的愛,你就覺得無憂無慮。「我身體如何,都不要緊,只要一切在主手中,一切都是美好的。」

今日的香港最需要是愛,要為香港這個癌症病人得著愛而禱告。「你說領導人這個樣子,有可能嗎?我覺得有可能,連王的心都在神手中,好像隴溝的水(箴廿一1),人心不斷流轉。當一個無愛的人有深入的經歷時,慢慢他的愛心增長。雖然很渺茫,但禱告有方向。願愛澆灌香港這個滿了傷痕的地方。」

從病況講到香港現況,再講到教會處境。今天有黃絲教會、藍絲教會,甚至耶絲教會(標榜自己是屬耶穌的),葉弟兄以哥林多教會分門結黨為例警惕我們,「教會內無所謂黃絲藍絲…教會是基督身體,基督是不分開的,分開就是生癌症,分開就有篤灰、就有割蓆,就活不下去。」


基督徒不辨善惡黑白?

弟兄又提到啟示錄中被放逐到拔摩島的老約翰,「我被聖靈感動,聽見在我後面有大聲音如吹號。」(啟一10)聖靈的感動和發聲應是很微小的,但這裡卻是「大聲音」,弟兄相信老約翰當時心中有很多思慮,甚至埋怨,因此聽不到微小的聖靈聲音,主需以大聲音提醒他。屬靈如老約翰都聽不見嗎?「當你一直在講藍絲黃絲時,你就聽不見了;只有我講的才對。」當人情緒化時,就需要主的聲音。

那麼,難道基督徒不分黑白、不辨是非嗎?葉弟兄斬釘截鐵地說,聖徒不是不明辨黑白,而是次序問題,我們第一個動作應是來到主面前,有生命的話、有愛,才能明辨黑白,「若不存著愛心,你的真理會斬死人,用真理把人定罪。若沒有愛,那只是道理,不是真理。你講你的道理,我講我的道理,就打到死。」


教會離地抑或改變時代?

一味叫人閉上眼睛禱告太「離地」?弟兄說:「當你閉上眼,才是明辨是非的時候,因為你有機會聽到主說話。」所以,老約翰聽見大聲音時,就「轉過身來」(啟一12),悔改了。

甚麼是鹽甚麼是光?太平日子不太需要,但在黑暗絕望時它的效果就顯出了。在香港這麼艱難的時候,正是教會顯功用之時,但須先同心合意到神面前禱告,然後神的話和愛臨到,帶著這種愛、信心出去講,香港和世界因著你而改變。教會的禱告能轉變整個時代。「感謝主,香港那麼小的地方,我們這麼少的一群人,竟可負起這麼重要的使命,其實很難得,是主高抬了我們。」

歸根結底,必須到生命樹的愛的面前,這愛心要向主求,求主的話啟示,相信主會做。「今日,主的愛幫助我們渡過這段艱難時刻,對我的病、對香港、對教會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