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2期家訊

六月
13

社會有疫症,人生也會遇上瘟疫。家訊訪問了兩個家庭,看看他們在遇上這類不尋常的境遇時,是如何靠著主去應對,神又怎樣藉環境更新了家人之間的關係。

家庭A:一個病 他們仨

從小就跟媽媽去教會的嘉芙蓮姊妹,意外地發現大腿有骨癌;重病驟臨,那不是一個人的事,更是全家人的爭戰。嘉芙蓮、她的丈夫和媽媽接受家訊採訪,相同信仰、不同角色、齊心抗病,娓娓道來神在這個家的奇異恩典。


重病忽然臨到,有甚麼反應?

嘉芙蓮:等待檢查報告以確認到底癌細胞是初期還是已經擴散的那四天,第一晚睡不著,思前想後,若已擴散怎麼辦呢?我不太擔心自己,覺得現在就見主也不錯,但擔心媽媽,所以就坦誠地同弟兄交代後事,主要是要他好好照顧媽媽。

嘉芙蓮丈夫:外父前年意外離世,我們搬去和外母同住,這一年才剛恢復安穩生活,但人正說平安穩妥時,災禍就忽然臨到(帖前五3)。我是有點愕然,也不敢說一無掛慮,但卻不至於很纏累我。
對於姊妹的交代後事,我同她說:「沒那麼便宜你,神還未用完你呢!」她做切骨瘤手術前一晚,外母叫我們三個人一起禱告。我第一句就對神說:「這事是你容許的,你一定會負責任,你量過才給她,我們很放心。」我往後擔憂不多,都源於這個禱告。

嘉芙蓮媽媽:想都未想過女兒會患癌,那一刻心裡好沉重。我同神說:「神啊!求你保守她,盼望癌症是早期的。」若說沒憂慮是假的,確有很大憂慮,憑眼見而憂慮是很正常的;丈夫走了不到兩年,囡囡又發生這種事,但我沒有問過為甚麼是我的女兒,因為我相信神總有祂的意思。
結果檢查出來真的沒有擴散,裡面很感恩,神看顧我們真的無微不至。


這段日子最大的幫助和安慰來自哪裡?

嘉芙蓮:神的話很快就臨到:「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廿九11)「我的恩典夠你用的。」(林後十二9)我信得過神的手,恩典足夠我經過癌症,無論時日長短,不再憂慮,坦然交給主,平安又回來了。
由發現到現在電療,不到兩個月,回頭一望,神恩手滿佈整個過程:意外地很早發現這病,醫生、公司工作,甚至保險,神一切都預備好了,令我對神的認識和信心都多了。

嘉芙蓮丈夫:這麼多年來有一個學習,如果事情是出於神,必然有三方面條件:神的話、聖靈的感覺、環境的印證。
第一,「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五十五9)「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耶廿九11)「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路十二7)這幾句神的話常常出現在我心中。
第二,心裡有平安,不會很擔心,這是聖靈的感覺。
第三,這病由發現、治療以至保險,神都有很多保守和安排,這都是環境的印證。

嘉芙蓮媽媽:我一生經歷很多,婚姻都是靠著神走過來的,這個家若無神早就沒有了。生命是神所賜,不要用我們的思維去想神的作為。現在是最好的結果,但若真的已經擴散,就靠主去接受;要信得過神,交在祂手裡,是最好的。


這個病對家人之間的關係有甚麼影響?

嘉芙蓮:切骨瘤手術後,兩星期不能洗澡,媽媽幫我抹身。初時覺得很尷尬,但之後又覺得很甜蜜,雖然沒有直接講出來,但心裡很多謝媽媽。這段時間天天在家,和媽媽朝夕相對,傾偈時間多了,和媽媽的關係甚至比未嫁時更親密。
至於弟兄,他陪伴我很多,沒在我面前表現出憂慮,但後來才知他也有擔心。我一開始就不斷對媽媽說我很好,讓她安心;若早知弟兄有擔心,我也會多跟他講自己的感覺,釋除他的疑慮。作為病人,我寧願他們坦白同我講他們的感受,但我若是家人,我也不會對病人表露太多擔心。

嘉芙蓮丈夫:作為病人或病者家人,對於是否坦言自己的感受,有不同的考慮,但其實都是想照顧對方的感受,不想對方有壓力。
我為怕我爸媽(都已信主受浸)擔心,所以是在確知沒有擴散,才告訴他們的。他們當然怪責我沒有一早跟他們說,之後他們都有為姊妹禱告。回想起來,若早點告訴他們,再加上適當引導,他們就會有更多禱告,可藉這事幫他們同神建立關係,我現在的做法可能限制了神的工作。

嘉芙蓮媽媽:好珍惜這段和女兒相處的時間,有機會為她抹身、照顧她,是恩典;幫她抹身也沒有多少次,她稍為好一些就不需要我啦(笑)。這一年多以來雖然和女兒女婿同住,但她早出晩歸,關係不是很親密;現在可以整天對著她,很感恩神給我這段日子,親情是錢買不來的。
感謝神,祂給我們的都是最好的,有甚麼難處儘管交給祂,那怕是很嚇人的癌症,祂的恩典都會帶我們慢慢走過來,成了化裝的祝福。這位神,無人無物可以比擬。

❤️提提你 :

病人和病者家人,即使是信主的,當面對自己或家人患病,都會有憂慮和擔心,都會有負面情緒,這都是正常的。我們不要抑壓情緒,而是學習去面對,將我們的感受告訴主,求主幫助我們、賜恩典和力量給我們去面對困難。
病人和病者家人對主的信心,是他們經歷了才能見證出來的。聖徒在探望患病的聖徒及其家人時,不要先「逼」他們要對主有信心。若對方當時信心軟弱,你的要求只會令他們覺得你不明白他們的感受。

家庭B:四口家的廁紙荒

新冠肺炎打亂了所有人的步伐,疫情爆發初期,防疫物資、民生必需品缺乏,屬天的國民也要撲口罩,也要買米、買廁紙,一家人如何面對這種貼身又貼地的情境?

陳弟兄和太太及兩個分別唸中一和小五的孩子,二月時家中的廁紙量一度「告急」,眼見由七、八卷,跌到五卷、四卷。爸爸和媽媽開始時就對孩子說,要省著點用,也藉機教導他們,資源不是無限的,且不能全指望爸媽,自己也要節儉。

姊妹為著廁紙的事向神禱告,但因為不想孩子有壓力,所以只是私下禱告。姊妹說,通常遇有甚麼事,「我會自己先去擋了,先去承受。」除非那些困難是臨到孩子身上,例如生病或考試測驗,孩子有第一身感受的,她就會和孩子一起祈禱。

相對於姊妹的擔憂,弟兄就較平靜,叮囑太太放心:「口罩不會沒有的,廁紙也不會沒有的。」姊妹說:「弟兄未必用很多神的話或在信仰上來支持我,但他叫我淡定一些,就令我能安靜下來,回頭投向神、去想神的話,不會失去方向和忘記神的帶領。」

疫情下,也造就了家庭祭壇重新建立。孩子停課初期,還未有網上學習和功課,弟兄為兒子準備工作紙,孩子不喜歡就鬧情緒。姊妹建議恢復家庭祭壇,讓神的話來改變大人和小孩,於是一家四口每天睡前一起讀靈修刊物。之後,環境改變─學校安排網上作業,孩子跟著學校指引去做,也適應了爸爸的安排,再沒怨言。

❤️提提你 :

小孩子不用上學,每天被困在家中,會鬧情緒是可理解的。作家長的,可盡量陪伴他們,幫助他們適應。家長也要明白,小孩的玩耍就如成人的工作,所以在這非常時期,除了為他們安排學習知識,也可以和他們一起玩遊戲,其實在遊戲的過程中也可以有各方面的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