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7期家訊

三月
20

 我信主超過五十年,移民澳洲二十多年,在教會中投入服事。回顧已往,神多方眷顧我,伴我成長,帶領我走屬靈生命的道路。

浪子回頭

 我生於基層家庭,父母都是基督徒。父親在我出生前已離世,因此家境清貧。小時候我已參加主日學,聽過不少聖經故事,卻一直不願意相信耶穌。那時覺得自己的人生沒出路、沒前途,日子得過且過。

 當年我就讀基督教中學,校長是虔誠基督徒,規定初中及高中學生必須出席學校舉辦的佈道會。對於福音內容,我已耳熟能詳,所以總是選擇最後一排的座位。有一次傳道人講述浪子回家的故事,我仍無心聽道,但內心響起聲音:「我豈不是一個浪子嗎?」福音信息深深打動我的心,呼召時我流淚回應,決志信主。時維一九六四年,我就讀中三,至今印象難忘。

 自從得著赦罪的平安,我就喜愛參加教會聚會,並且努力追求,可是愛主的熱心維持了兩年就冷淡下來。那時要應付中五會考,為前途籌謀;加上青年時期,情緒常受外界影響;又因父親英年早逝,令我思考生死問題,腦海充滿消極、灰暗的思想…導致屬靈光景開始下滑,教會生活變成社交生活,在聚會中我與同齡肢體彼此閒談,商量會後到哪裡吃喝玩樂。

 後來順利升讀大學,在為期四個月的暑假裡,我每天到學校圖書館閱讀探討人生問題的書籍,期間仍過著社交式的教會生活。當時大學舉辦了一個為期數天的培靈會宿營,我與幾位聖徒一起參加,但目的不是由於我渴慕主,而是與同輩聯誼。第二天晚上,聖靈感動我跪下祈禱。我回想自己當初信主那一刻的景象,過去多年放縱、迷失的生活,不禁悲從中來,在神面前認罪悔改,整個人恢復過來。

操練敬虔

 大學二年級,我認識一位虔誠、生命長進的基督徒同學,他向我推介倪柝聲弟兄的著作。我非常喜愛閱讀這些屬靈書籍,內裡的文章引起我的共鳴。我與這位同學一起參加團契、查經、傳福音,後來他介紹參加我們這個團體的聚會。初來聚會,我特別感覺這裡有主的同在;聽道的時候,我心裡滿是阿們;聖徒的分享,湧流生命。自此我便留在教會中,這是神的恩典。

 當時青年的弟兄姊妹積極操練兩件事,就是禱讀主的話和呼求主的名。禱讀主話,即是以禱告讀主的話。主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靈和生命是不能分開的,只有用靈禱讀主的話,才能打開人的心門,碰到生命。藉著禱告來讀聖經,乃是享受靈糧的正路,使我們靈裡得著飽足,過得勝的生活。

 呼求主名的實行,可追溯至創世記四章26節:「塞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創四26)新約時代,掃羅要捉拿一切求告主名的信徒(徒九14)。移民澳洲後,我在聚會中改變了呼求主名的方式,乃是照著以弗所書六章18節而行:「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我們禱告的時候,必定說:「主阿!」心就歸向主,帕子就除去了(林後三14)。更進一步,不單呼求主名,並且為眾聖徒祈求。「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腓四6)腓立比書的「凡事」對應以弗所書的「隨時多方」,所以無論在任何環境,都可隨時隨地向神禱告,這就是操練靈的生活。

投身事奉

 在屬靈路上,我曾立志獻上身體為主而活,但難免有軟弱、跌倒、失敗的時候。一九七二年大學畢業後,我成為一位教師,但這並非我喜歡的工作,因此求神讓我能夠轉工。然而,神一直沒有應允我的禱告,我便向神發怨言。七五年起,我退出服事,甚至停止聚會。過了三年,我找到一份新工作,之後恢復聚會,但抱著敷衍的態度,經常遲到早退。這樣又過了兩年,我參加教會在八○年舉辦的特會。第二天晨更的時候,過去五年的種種情景,一幕幕的浮現在腦海裡。神問我:「你覺得我對你不公平嗎?你看見別人在職場一帆風順,自己只留在小學任教,就不甘心,以致埋怨。你回頭看看,我對你的帶領如何呢?」我就俯伏在地,向神說:「你是我的好牧人,一直保守、帶領我走美好的道路,使我依然站立在神家裡,這真是神的恩典!」從此我全人復興,投入教會事奉,學習配搭服事,多方經歷神的恩典和信實。

 感謝神帶領我走生命的道路,盼望弟兄姊妹都好好讀經,得著生命的餧養;靠著聖靈隨時隨在禱告,也為別人祈求;投入服事,得著神的供應。願我們都作神合用的器皿,流出活水的江河,成為別人的祝福。(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