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期家訊

十月
12

節錄版參看家訊pdf版

第二屆半年全日制事奉培訓課程於九月二日開課,感謝主呼召六位弟兄姊妹放下職業,撥出半年時間裝備真理,接受主的培訓。以下是他們入學的心路歷程。

學員合照,後左起:沈晉暉、顏貴輝、李卓賢;前左起:許良蘭、盧文茵、蘇海雯。


不做憂憂愁愁的財主

全時間報讀半年制課程和全時間服事主,都是要全心全意將所有時間奉獻給神。當我知道可以參加這個課程時,心情忐忑,一來從沒想過有這個機會,二來在職已久,突然放下工作感到不確定。
我是在職後才得救,所以一直很羨慕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年輕人,可以有一班同路人,一同追求真理,一同禱告,一同成長,一同敬拜。時間是不能回頭的,所以我一直都以「贖回光陰」的心態過我的教會生活,盼望能追回失去的光陰。當我知道可以報讀這個課程,不單感到榮幸,更有說不出的喜樂。

雖然我的職業不算太過纏累平常的生活,但一想到離職後的生活方式、工作上追求的理想、對工作的抱負、各方面的支出和收入,以及別人的看法,就不禁忐忑,好像有人將要奪去一些心愛的東西一樣。感謝神,妻子非常支持我。

若是神帶領 一無缺乏

經過一晩輾轉反側,翌日醒來,確實知道真的有一個揀選放在眼前。我想起曾有一位弟兄開我的玩笑,說我是一個年輕的財主。當時我有兩個想法:第一,為甚麼人家這樣看我呢?第二,耶穌要那個年輕的官變賣所有來跟從祂,年輕的官卻憂憂愁愁的走了。究竟最終我是否憂憂愁愁呢?當天早上我跪在牀頭禱告:「若是神帶領,沒有一樣我會缺乏,求神給我信心。我信,但信心不足,求主幫助。」禱告將自己一切交給神,神會負責任的。禱告之後,我有一份出人意外的平安。

由於許久沒有上學和學習,不免有些壓力,或是記性不足,或是心思不能集中。我可能是年紀最大的學員,求神幫助我,給我渴慕的心,將勤補拙,好好裝備神的話,好好珍惜這半年裡的每一段時間。(賢)

 

必揀上好的福分

二○○七年,我在香港大球場佈道會中決志信主。雖然沒有穩定地聚會,但一直相信天父聽我禱告,祂看顧保守我。到了一二年,因著感情問題、家庭關係、升學壓力,令我反思人生的意義,於是向中學老師和小學舊同學請教有關信仰的問題。重考中學文憑試之後,我便跟隨小學舊同學參加大專聚會和分區主日聚會,踏上信仰之路。感謝主一直拖帶,藉一切人事物讓我更多認識祂,我的教會生活也穩定起來。然而,已往的問題仍然存在。直到一天晚上,我有彷如在谷底的感覺,知道自己不能獨自承受這種壓力,於是致電一位大專服事,一同禱告交託神,內心隨即充滿平安。自此我一步步把問題交託神,在信仰路上經歷祂。

多方經歷神

感謝神,大專第一年有許許多多弟兄姊妹看顧我。本來以為孤獨地渡過大專生活,因為許多朋友比我先入學,想不到大專四年,教會生活給了我最大的歸屬感。我第一次參加的教會營會是大專迎新營,被主不保留的愛大大感動。大專時期,與弟兄姊妹一同晨更,我漸漸學懂讀聖經,每天親近神。每位肢體都很熟悉聖經,激勵我立定追求神的心志。在學業上,也經歷神賜智慧給我。

第二年要揀選主修科,我經歷主的信實,祂帶領我入報心儀的科目,滿心感恩!與未信的同學相處,雖然面對許多信仰上的衝擊,但感謝主賜我單純的心,願意分別出來,以不同的態度看待大專生活。服事方面,我向主尋求,主就呼召我投入兒童服事。

大專第三年,我被主話提醒,要更多操練。一方面參加大專成全追求,更深認識聖經不同書卷的內容;另一方面,心裡一直有聲音叫我入住弟兄之家,在生活中更多分別出來,追求聖潔,與弟兄們一同過教會生活。弟兄之家的生活十分難忘,我第一次在神面前認真奉獻自己。讀到大衛的一生,我被神摸著,神的恩竟可把一個平凡人抬舉為王。雖然我的經歷不如聖經人物,但自己的生命轉變也叫我對神發出感激。與弟兄們生活,在相處上有許多學習,彼此扶持,每週三晚一同禱告,何等的美!雖有誤會與磨擦,但主仍叫我們和睦。我認識肢體的不同,也激勵了我要更多操練。
一六年,神成就萬事,使我竟能獲選到英國交流。我探訪當地教會,與當地聖徒一同傳福音,同過教會生活。在英國大半年的生活,是我主與我交通最深的一段日子。對比香港,在英國缺少追求和團體,我學習建立個人與主的關係,將每週主日信息記在心裡,並建立寫日記的習慣。我領會到人只是在世寄居,而教會生活十分寶貴。

一七年,即大專最後一年,我面對學業上的重大挑戰。這是最忙的一年,與論文和做實驗佔據了許多時間,但主的恩典夠用,也有同伴幫助我。做論文功課時,多次蒙主帶領,過了許多關,十分順利。最感恩的是,主使我在最後一學期反彈,剛剛好可以一級榮譽畢業。一個成績本來很差的人竟在四年大專生涯中,因著神而有如此改變,要人看到神的作為!

奉獻是有犧牲有取捨

進入職場兩年,對神多有經歷。蒙神多方引領,帶了媽媽信主,也開始和一位姊妹交往。雖然追求的心減退了,但仍記得當初立志。職青聚會中,多次被修讀全時間課程的聖徒分享感動,知道愛主是現在,要趁時而作。我開始禱告尋求,打算在二○年報讀兩年制全時間課程。與服事討論後,服事建議我先讀半年全時間,再讀兩年全時間,循序漸進地追求,因為我扎根不夠深,未曾參加週四晚追求,直接讀兩年制會較吃力。起初我不明白為何有這個安排,也為此感困惑,因為我未準備好讀半年制,最重要是影響我的職業規劃。我在入職後三年內要完成專業試前的訓練計劃,我已經完成了兩年,進度十分良好,而我在公司裡與同事、上司相處很好,深信為期三年的計劃必能順利完成;若報讀半年制,計劃會受到打岔。

當我繼續尋求,神一路向我啟示祂的豐富、祂的價值,叫我不能不追求祂,要把自己上好的獻給神。回想自己蒙恩得救全因為神,現在所有的全是神所賜,我為何對神有保留?服事也提醒我,奉獻是有犧牲、有取捨的!在決定的過程中有起有跌,一時被職業前途抓住了心,一時又被主愛感動。然而,若要二選一,深知必是揀選上好的福分!經過多次交通和尋求後,決定報讀半年全時間課程。

報讀這個課程,必能更多賺得基督,必定對我有益。我有三個具體心願:第一,生命被陶造,藉著生活操練,更多被主話陶造我成為合神心意的人;第二,真理裝備,藉分別長時間認真追求,更清楚聖經的中心思想,更準確明白神的心意;第三,福音的裝備,即使對人有負擔,但裝備不夠,想說也說不出,或說得不清晰,所以要好好學習傳福音。求主記念小子的所求所想,最要緊是按祂的心意成就在小子身上!感謝讚美主!(暉)

 

神藉環境給我寶貴機會

我在二○○六年信主受浸,至今已經十三年了,還記得當日受浸見證──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就是基督耶穌。信主後我便進入職場,沒有經過大專的操練,但主在職場中為我補課,陶造我性格,鍛煉我意志,叫我也有生命的學習。然而有時候我聽見有弟兄能夠參與全時間訓練,心中都有一點羨慕,深願能全心全人活在主裡面。當然我會在職場中學習與主同行,並且我知道主給我恩賜,是要我在專業上去服事人。因此,我沒有很大的渴求必定要參與全時間事奉課程。

在這十多年教會生活,我很感恩,主給我不少學習機會,我在青年聚會、兒童聚會、福音班、成長班等等都有服事機會。這些服事操練令我明白,只有神的話能叫人成長,人若沒有神的話,就沒有真實的生命成長。因此,主吸引我在職場時也堅持繼續參加聖經追求。與弟兄姊妹追求神的話,不單止叫我聖經知識增長,更重要是幫助我在複雜混濁的職場中維持清明的異象。

工作和家庭的事務叫我屬靈生活不穩定,加上近年於新蒲崗區有更多操練分享神話語的機會,自感裝備不足,未能用神的話叫教會得益處。感恩的是,主在工作中興起環境,這一兩年間,我的上司、同事一一離職,到今年八月只剩下我一人和將會入職的新同事,這些人事變動令整個工作方向和氣氛改變了不少。我本沒有很渴求轉換工作環境,但前上司邀請我協助他的新工作,我也感覺可以一試。

獲未來上司支持

在六月初主日報告中,聽見半年全日制訓練課程於九月舉行,心中突然起了一個念頭:時間上或許可以參加這課程,因為新工作還未確定幾時入職(可能是半年後),我為此跟妻子禱告,求主顯明和開路。跟肢體交通禱告後,我就與前上司分享這事,我也不希望我的事會影響到他的計劃,然而感謝神,他支持我並安排我可以在完成課程後才入職。我相信這是主藉環境給我的寶貴機會。
其實有這念頭到決定,不過兩週時間,反而決定後心中有一些疑慮,例如:家庭財政、事奉壓力、離校十多年能否應付密集式學習和操練等等。感謝神,我與妻子禱告後,主給我平安,主說:「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十二1)又想起主日所唱的一首詩歌《活祭》:「才幹金錢時間,願焚在祭壇上。」願主悅納我這微小的奉獻。

人生匆匆,沒有很多機會作這樣的奉獻,並且主是配得我們獻上一切。我的性格是安穩,循規蹈矩,對家庭富有責任感,我也不敢相信我會有這決定。我相信我能報讀課程,已經是神給我的信心功課了。

但願在這半年經歷信心的考驗,沒有收入,卻滿有平安;且能專一為主,整理作息生活,讓主的話充滿我;更希望跟聖徒一同學習配搭事奉,願榮耀歸給主!(輝)

 

基督介入我的生命

我出生在福建的農村家庭,家中有五姊妹。爸爸是一個非常重男輕女的大男人,曾經説過要跟別的人家換男孩子。我八歲那年,媽媽帶著二姐和我一心來香港與爸爸團聚,誰知來港十多年的爸爸,連一處給我們容身的地方也沒有,害得我們三母女初到香港就差點流落街頭,幸得親屬接濟,一家人擠在不夠五十呎的劏房裡。後來更發現爸爸有很多不良嗜好,嫖賭飲吹無一不好,家裡的擔子就落在媽媽一個人身上。所以我從小就思考人生及苦難:為甚麼人要活在地上?人活著有何意義?

初中的時候,一位基督徒老師帶我參加佈道會,其中最深刻的一幕是:一名吸毒多年的青年人信主後成為傑出青年。我希奇甚麼力量使他有這巨大的轉變,不就是詩歌所描繪的:「全因為你,令我一生都佳美,是你令我生命從空虛化做傳奇…」這位青年人的生命見證很吸引我,我也盼望我的人生能有所改變,不再灰暗,就在這次佈道會中我決志信主。信主後我整個人變得很喜樂,不再自怨自艾。

基督作我的依靠

初信時,我已認定主成為我一生追求的目標。記得有一次少年聚會介紹保羅,非常羨慕保羅為要得著基督,願意看萬事為糞土。雖然那時讀書很忙碌,但亦以禱告、讀經、聚會為首要,對神話語也充滿渴慕。經歷會考及高考人生的大關,雖然常感到有無形的壓力,但主的話常成為我讀書的動力。「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依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三5-6)感謝主讓我能在生命樹中心溫書,藉著與弟兄姊妹一起溫習、讀經、祈禱,主把出人意外的平安賜給我。

還記得受浸後參加一個特會,主題是「合神心意的人」,講到大衛在香帕木的宮中,想到神沒有一個安息之所,起意為神建殿,為神預備一個居所,讓神得安息之所;縱然大衛未能親自建殿,但他仍為神預備許多建殿的材料。在特會中,神呼召:「今日有誰樂意將自己獻給耶和華呢?」藉那次特會,神呼召我把自己一生奉獻給神,盼望能像大衛一樣,成為合神心意的人,一生為神的殿花費。

基督作我戀愛的中心

二○○五年大專的暑假,爸爸及一位年青的大專姊妹相繼離世,他們的離開讓我對人生有更深的沉思。同年的青年特會,主題是「催促主來的一代」。有一首詩歌《自伯大尼你與我們分手》很摸著我:「主,你能否忘記你曾經應許,你要回來,接我與你同在?但一天天又一年年的過去,我仍等候,你卻仍未回來!求你記念,我已等得好疲倦,而你歸期好像當初一樣遠!多久?多久?還有多久的時候,你才應驗應許來把我提走?」

已往覺得主來與我沒有多大關係,但那一次真的體會主快將回來,而我還沒有好好預備,於是再一次具體把自己大專的年日奉獻給主,盼望好好為主所用,在主回來之時,我能得主的稱許!
誰知奉獻後不久便面對一個很大的試煉:我遇到一位弟兄,雙方很快有好感,但因沒有好好尋求等候便開始拍拖,約一個月後服事找我們祈禱交通,建議我們為婚姻尋求等待,好好讀書及追求,暫時放下這段關係。

整個尋求等候約有兩年半之久,這段時間主對我有很多的磨煉,經歷很多人的軟弱及失敗,例如由起初打電話給弟兄,偷偷地去見弟兄,卻換來非常冷淡的對待;直到後來有一次弟兄跌斷手,在一次集合受浸聚會中遠遠見到,卻不敢上前問候,只默默地為弟兄祈禱。整個等候過程主讓我慢慢學習放手(let go and let God),不要只顧自己的需要,更多學習順服神,聽從神的話。
感謝神,藉這兩年多的學習,主提醒我婚姻是重大及測不透的事,要由主帶領。「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腓二2)「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摩三3)主更提醒我拍拖及婚姻不單是我或對方滿足,乃是主的喜樂能否滿足!感謝主叫我們的婚姻能讓祂介入,讓祂作我們戀愛的中心,叫我們學習放下自己,讓神的心意能夠成就!

基督作我一家之主

一○年打算與弟兄結婚,弟兄一直很想追求神的話,得知教會的全日制事奉培訓課程將會開課,作為姊妹的我卻沒有半點為難,認為婚期可以押後,但若錯過了讀全日制課程便會非常遺憾。一二年弟兄終於完成課程,同年九月我們結婚了。

婚後的生活起初很甜美,一年半後第一個女兒出世,相隔一年多細女出世。由在職變成全職媽媽,生活有很多變化,弟兄的服事也越來越忙,有時難免心有埋怨,但每當想到神呼召我們一家去事奉,主都叫我放下自己合理的需要,先為著神的國和神的家擺上!

基督作我追求的目標

六年的全職媽媽生活轉眼過去,兩個女兒相繼入讀幼稚園,我亦有較多屬於自己的時間。回望大專畢業之後,一直營營役役,為著生活及家庭勞碌不停。雖有事奉的心,但感覺自己很夠不上,對主的話似知非知,非悟非悟。偶然想起大專時曾立志,若有機會,要好好勤讀主的話,好好贖回光陰。有一次內地弟兄在主日分享一位姊妹的生命見證,姊妹因著堅守信仰,被未信的丈夫苦待了近三十年,被丈夫用荊棘鞭打了近百下,身上有百多根刺,姊妹仍沒有放棄信仰,繼續為丈夫祈禱,丈夫最終流涙信主。我再一次反思自己曾為信仰放棄過甚麼呢?曾為追求主放棄自由的時間或安舒的生活嗎?

教會每次開辦全日制事奉課程,我都有擺上禱告,直到前年得知有半年制事奉追求,但是不符合入學條件,亦沒有進一步查詢。直至今年的半年制事奉課程,心中有一份莫明的催促,叫我留意一下,丈夫亦替我拿了一份報名表,發現年齡居然剛符合入學條件,而且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機會呢!我立即為此向主禱告,一段時間後主對我說:「叫我們既從仇敵手中被救出來,就可以終身在祂面前,坦然無懼的用聖潔、公義事奉祂。」(路一74-75)感謝主,我可以終身在他面前,坦然無懼的用聖潔、公義事奉祂!阿利路亞!

雖有這心願,但仍有很多憂慮,因兩個女兒尚年幼,丈夫在服事上亦很忙碌,憂慮自己在事奉追求及家庭照顧上能否取得平衡,會否顧此失彼。感謝主,當我忐忑不安時,主又再三給我應時的話語及詩歌向我保證:「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路十二32)
《當人棄絕屬地賄賂》:「像我這人,王竟選召,同享祂的寶座,若我拒絕這樣榮耀,真是何其愚拙!永遠勿說這是犧牲!無論代價幾許,加略聖軍只要有分,權利已難言喻。」「起來!許算這個交易:零碎換來整體──萬事、萬物照神意旨,盡都為你效力。當你屬祂,萬有屬你,並且祂你合一;榮耀、生命豐盛無比,疑懼全都消失。」

我有很多軟弱及懼怕,擔心自己應付不來,只是一廂情願,但主話卻一再向我保證:坦然無懼,不要懼怕,因為父樂意把國賜給尋求祂的人!

有機會讀這半年的裝備課程,我盼望能成為一個更「緊」的人,不浪費光陰,好好學習查考主的話,能更宏觀去明白聖經的脈絡,好好學習傳揚福音,打好事奉的根基──「到發大水的時候,水沖那房子,房子總不能搖動,因為根基立在磐石上。」(路六48)(蘭)

 

深宵聞主呼召流淚回應

我信主的經歷沒有曲折離奇,卻是一步一步蒙救主引領。我自小在基督教學校讀書,從聖經課中認識神的存在和奇妙。雖然每次聖經課考試滿分,通曉詩歌集每首詩歌,經歷過禱告得幫助,卻未曾參加任何團契和教會聚會。直至中一時,在學校一次聖誕佈道會中,聽了詩歌見證和傳道人的分享,深被吸引。當台上傳道人呼召誰願相信耶穌,勇敢站起來表示決志,我二話不說便從座位上站起。

甜美的教會生活

老實說當日台上的分享和見證內容我已忘記得一乾二淨,但那股不能抗拒的感動,及當日站起來看到的畫面,至今仍歷歷在目。然而,我的信仰之路未有立即啟航。一直到我中四時,因意識到中五會考的壓力,從樂團師姐口中知道學校附近有一間不錯的自修室,就拜託她帶我去。那時候師姐約我週日先參加主日聚會,下午再一同溫習。傻呼呼的我就這樣第一次參加教會聚會,以及開始往後的教會生活。

中七那年,一直不能(肯)參加週六少年聚會的我,莫名的想參加聚會。主恩待我,給了我好幾位同齡的弟兄姊妹,我們當年每天一起溫習、聚會、禱告,漸漸建立了同伴的關係(直到今天我們仍非常緊密)。那一年,我報名受浸。回想起來,這個決定真的徹徹底底地改變了我往後的人生。

從前我是自卑自負,想透過別人的認同來找到自己的價值。受浸後投入教會生活,神在大專四年的栽培和訓練,一再向我揭示祂的愛和祂的心意。我毋須再往外尋找愛,祂是愛我,為我捨己。主毫不保留的大愛一再感動和激勵我,在孤單寂寞的心情中,我完全被釋放出來。我參加了教會舉辦的學青追求、訓練、聚會、晨更等一切活動,從兄姊美好的服事和自身事奉的機會中,我的性格、個性、處事方式、價值觀和屬靈的眼界漸漸被建立起來,越趨成熟。當然還有對聖經的認識和基督教世界觀的初步了解,也是在這段美好日子中點點滴滴般吸收了。

一路我蒙救主引領

我懷著簡單的信心,隨著主明確的引領,報讀了西班牙語副學士,其後又蒙主的憐憫,升讀了西班牙語學士課程。我從來沒有對這種歐洲語言有研究和興趣,但掌管明天的神就這樣帶領我去選科。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聰明,卻意想不到地被主帶到香港最高學府,讓我的見識更廣更深。誰想過這冷門的科目,竟成為神祝福的渠道。

大學三年級暑假那年,可能因為還有一年畢業,難免有快將在職的憂慮,我問主為何讓我修讀這門在香港鮮聞的科目,是否有其更高的旨意?結果,主先藉著大專服事家常閒談,讓我知道有宣教士在中南美洲以教授華人西班牙語為事奉;繼而讓我與身邊一位同學相熟,才知道她竟來自宣教士家庭,從小到過不同地方生活。稍稍了解到宣教是甚麼一回事,令我萌生了以西班牙語和英語事奉的念頭。畢業那年的暑假,我立定心志要將暑假完全獻給神,全心全意投在教會中事奉。所以,我參加整個暑期青年培訓,參與大專內地探訪、大專年刊出版,再參與了大專迎新營畢業班分享,一直服事到八月底才開始找工作。因著之前提及過的事奉方向,我向主祈求,若果祂想我以後用西班牙語服事祂,請為我安排一份能用上西班牙語的工作,好叫我不會生疏忘記。主確實恩待了我,竟真給我這罕有的工種,更賜下一名愛主的姊妹作同事,她在南美生活過,曾接待過宣教士。

時光飛逝,轉眼間我已在職七年,也預備踏入三十歲。過往的日子,主不斷施恩,又再施恩。事奉和工作都滿有恩典,而且多次呼召堅定宣教的意向,我也建立了家庭,看來一切相當美好。然而,早在三年前,我已感到在工作上有種莫名的不滿足,一度想過離職,卻不知往哪裡去。當時我猜測自己是否想去進修一門專業,有甚麼我是感興趣的,就嘗試報讀一個全時間幼兒教育課程。等候結果期間,弟兄邀請我去溫哥華教會事奉,這是我未曾想過的旅程。主開了我的眼界,讓我稍微領會到宣教士夫婦(國輝夫婦)所面對的艱難,最重要是看見他們怎樣靠主生活,隨主調度的性格。

那趟旅程出發前一天,我收到了取錄通知書,但我沒有絲毫的興奮感覺,因為當下沒有平安,我心底裡知道不是主的意思,我沒有為報讀禱告過,更枉論有主的話。所以和國輝夫婦交通後,決定不去交留位費用了。怎料一週後,當我還在美國時,接到公司的通知,要我去祕魯參與一個新計劃。我不是求學習一些新東西嗎?這個就是主給我的機會了。結果,那一年主讓我喜樂的學習新行業。可是,那種「我的人生不只是這樣」、心裡不滿足的感覺,還一直纏繞著我。試過找工作,找課程,也擺脫不了。這幾年確實和丈夫為了前途不斷的禱告,求主指引我,讓我行在祂為我而設的正路上,能活出我一直以來的呼召。

經文詩歌催促提醒

直到今年三月,為著支持觀塘區姊妹,我和丈夫出席了半年制事奉課程結業禮。當晚很被肢體們的分享感動,他們一個接一個出來見證,短短一生能為主擺上半年實在美好。加上新年前我的舅舅意外離世,令我認真思考生命的意義:If not now, never. We only live once. 接著兩週後的家小組裡,有位弟兄竟然分享他有意報名參加半年制事奉訓練,他跟我一樣對日復日工作的生活覺得無趣,認為我們的人生不應是這個樣子。我聽著當然十分阿們,也萌生了參加此課程的念頭。丈夫知道我有此意念,和我坐下計算花費,金錢上尚算可以。他卻比較擔心我會否應付得來,畢竟我已離開校園一段日子,而且他住過弟兄之家,見過弟兄們艱辛的操練,以我現時疏於操練的生活,未必可應付。我心裡確實有點作難,但仍盼望主有更清晰的帶領,使我議不反顧地往前走。

怎料當我立定心志要靜候主時,平日優閒的工作,竟突然變得異常繁重。我那週忙得不可開交,有一晚更在晚餐時睡著了,完全沒有精神好好讀經禱告。就在那晚,我臨睡前向主簡單直接禱告,說:「主啊我太累了,願你給我好好休息,讓我有精神去尋求你。」然後倒頭便睡。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當夜凌晨四時我醒來了,輾轉反側一小時還未睡著。直到五時,突然有經文清晰地閃過腦袋,就是:「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主知道我的困惱,放下職業的憂慮祂是知道的,但主說會為我預備,並且是我未曾想過的預備,只要我是愛祂的。這句清晰的話,讓我無法再待在牀上。我出到客廳正想讀經時,腦袋又浮起了一首詩歌《活祭》。我一邊唱,一邊流淚。我想起了從前在大專時,主正正用此詩歌感動我奉獻自己。我的「才幹金錢時間,願焚在祭壇上」,就是「只因你的大愛」。主的愛是如此真實地呈現在我面前,我流著淚讚美,也回應主說,我願意為祂奉獻我的才幹金錢時間,因為是祂先為我。

接著,我按教會讀經進度,翻開了路加福音三章。這章上半講到約翰為主預備道路,為人施浸;後半是耶穌的家譜。然而,中間轉接有一句,給我前所未有的亮光:「耶穌開頭傳道,年紀約有三十歲。依人看來,祂是約瑟的兒子。」(路三23)耶穌約三十歲開始改變祂的人生,而我不就正是約三十歲嗎?我立即想到,耶穌依人看來,是約瑟的兒子,理應可繼續當木匠的兒子,做一份平穩的工作,舒服的過下半生。感謝恩主沒有選擇這條路,不然我們還在沉淪中。主耶穌選擇跟從天上的父親,開始傳道的生活,過著沒有枕首地方、到處飄零的生活。

主能有這選擇,是因為祂知道自己的使命。我對照今天的生活,工作優閒,老闆喜歡我,工資也不差,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工作,那又如何?我裡面就是仍有所缺。感謝主不是在我工作顛簸時呼召我,乃是在我平順時,讓我去選擇跟隨。那一刻,我終於解決了多年的迷惘,好像終於從霧茫茫的森林找到了出路。禱告中主再給我信心,父母信主和生兒育女的事,只管交託祂,祂已為我預備。再者,能為主放下一點點的安舒(其實也是主賜的),我將來才能教導兒女甚麼是為主奉獻。以上種種的想法,全是主於凌晨時分清楚指示我的。那個早晨,是我多年來少有的GOOD morning。

翌日,撒但在我心裡攻擊起來,憂慮紛紛衝擊我。不過,主是真實的,即時向我說:「永遠別說這是犧牲!」我起來翻查詩歌本,發現更美的歌詞:「像我這人,王竟選召。」(《當人拒絕屬地賄賂》)

兩天後,有一位姊妹找我替她看一下她的離職信。我有點錯愕,因為我從來沒寫過離職信,感到好像主提醒我也要預備自己的離職信。當晚我跟她說主對我的呼召,她竟說:「我早知道。」原來早兩個月的一次交通,她提及主呼召她放下職業去全時間服事,那時我邊聽邊流淚,非常阿們她的感覺和呼召。她感受到靈裡深淵與深淵的響應,我的反應與其他肢體截然不同,她就知道主是要呼召我,只是時間的問題。另外,她一直向主求,希望在全職服事的日子裡,能有同伴一起,然後主就呼召我了。主的計劃實在太奇妙了,我們都同心讚美神!

還有很多印證,教我驚歎神的感召是真實的,所有事都在祂掌管下。我不知明天將如何,但我深知誰掌管我的明天。Everything is in His hand. 這半年我會先好好操練、追求,往後服事的方向是如何,我真沒有去想,惟願跟隨主一步一步的帶領,裝備好自己成為主合用的器皿。(茵)

 

禱告蒙光照 身心都歸回

我的得救見證

我在二○○八年末信耶穌,轉眼已經十年有多。九歲之前,我覺得自己生活幸福,與爸爸、媽媽和妹妹融洽相處。直到九歲那年,弟弟出世,開始起了變化…我發現這個家庭原來十分重男輕女,且因一些家族糾紛,與親戚斷絕關係十年之久。爸媽的脾氣也變得越來越暴躁,這個家慢慢變成暴力家庭。爸爸稍不順眼,就向我兩姊妹施以暴力,妹妹曾被打至入院縫針…
雖然我外表「好硬淨」,但內心非常缺乏安全感,在家中完全感受不到愛,所以開始在朋友身上尋找「愛」與「認同」。那時三四個月就換一班朋友,交往了一段短時間,覺得他們不能給我安全感,我又會轉朋友。

我的性格也慢慢變得非常火爆、衝動,會講粗口,甚至與男同學打架,卻在老師面前扮乖,年年都獲操行獎。我越來越反叛,不但與爸媽爭執,甚至與他們動手!後來我入讀一間基督教學校,性格沒有改變。但為著認識一些比較純良的朋友,便參加了學校團契。其實我內心非常鄙視基督徒,看見他們唱詩歌時流淚,覺得他們非常「浮誇」。
雖然我知道有神,但覺得不需要信仰,只要靠自己就好了。那時我在學校好像大家姐,好不威風!其實當時內心非常空虛,因為得不到愛和關懷,曾想過離家出走甚至自殺!那時覺得人生很灰、很絕望,很想快點出來工作,可以有能力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中五那年,因為要做宗教科功課而參加佈道會。那份功課是寫「佈道會感想」,剛巧一位基督徒老師邀請學生參加聚會,我便叫身邊的同學一齊參加。我就讀天主教小學,然後讀基督教中學,「聽耶穌」已聽了十一年,心想:「我早已認識耶穌釘十架,希望佈道會盡快結束!」

佈道會唱了一首詩歌,名叫《原來是耶穌》。歌詞說中了我內心的疑問:「是誰令我,迷霧裡覓曙光?困惑跌倒,誰願伴我去闖?是誰用愛,平伏往日創傷?貼近我心,除掉往日模樣?」這些都是我一直想得知答案的問題。當唱到「原來是耶穌,祂的愛未變…」那一刻我完全崩潰,淚流滿面。我站起來接受耶穌作救主,從前我鄙視那些唱詩歌時流淚的基督徒,現在我唱詩時同樣流淚!此後我穩定參加聚會,性格慢慢改變,不再講粗口,全心倚靠這真神!灰心無助時,我可以祈禱,還有一班教會朋友互相扶持。

信仰幫助我修補與家人的關係,雖然家人仍然十分粗暴,甚至仍然會動粗,他們沒有改變,但我改變了,不再與他們硬碰硬,開始學習體諒家人。後來我與爸爸打破僵局,兩父女漸漸多了對話。家人看見我的改變,與我的關係也改善了。現在一家人有講有笑,更會一起出外旅行。感謝神,祂在十年前拯救了我,令我知道有一位很愛我的神,令我不靠自己。

尋求報讀的過程

大專畢業後,我工作了四年,一直維持不同崗位的服事,甚至為著自己有不同的籌算。屬靈生活呢?一直因為妥協而受影響,中途更因軟弱而與神疏遠。直至近這一年,發現自己越服事越下沉,有種很枯乾的感覺。探訪外地教會和參加特會,神對我說主觀的話,是另一個人生轉捩點。

在第一堂特會,神將我帶到一個反思中:究竟我是專心愛主,還是虛度時光?當時我看見一幅畫面:我這個人已歸回耶路撒冷,像是站在主的身旁,但心和眼睛都在巴比倫。外面好像為主作工,其實心裡是為自己籌算;理性上知道要改變、要扭轉,但並沒有勇氣,而且害怕失去很多;心裡有激動的感覺,但未能坦然奉獻自己。

到了第二堂的信息,理性上知道要奉獻給主,但發現自己心裡有一道門不能讓主打開。這道門緊緊的閉著,連自己都不敢面對,更不知道其實是甚麼攔阻我全心地服事神。我帶著這個疑問離開聚會,是一個很複雜的感覺,總覺有一個攔阻。明明我很擺上時間聚會和事奉,究竟為甚麼總覺不對?晚上禱告帶著疑問和掙扎,求主讓我可解開心結。

另一天早晨聽到深刻的話。當日以色列人在重建聖殿的事上停工,但神的同在並沒有離開,而且一直等待人的回轉和復工。神的同在真正叫人不恐懼、不退縮,而且激勵人仍然為祂作見證。當時,我心裡非常清楚要歸回,非常清楚要恢復,但亦覺自己不夠深刻,心裡亦有膽怯的感覺。默想時,向神發出一個禱告,我求主賜我「赤忠忘生死」的心志,叫我不像眾人只求祝福,希望有一次深刻的呼召,求神直接來激動我的心。當我一發出禱告,眼淚如泉湧出來,心裡憂傷激動,甚至立刻跪下到主面前。哦,主啊!原來我不能讓你打開的,是「我自己」。當時主讓我看到自己的不堪和自高,只求主的祝福但不想為主捨去,主讓我看到自己要悔改。原來一直自以爲很愛主、很擺上,但其他有很多保留和抓奪。那一個禱告完全把我的心思扭轉。

學效以斯拉 定志考究神的話

後來,主讓我看到以斯拉的心志:「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又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拉七10)以斯拉定志於神的話語,他裝備遵行神的道,再將神的道教訓以色列人。特會中聽到一句很深刻的話:「為主作工的人很多,但用神的話幫助人的很少。」反思我外面有很多服事崗位,但究竟我是用神的話服事,還是用經驗和知識呢?神需要一個預備好、裝備好的器皿。當日報讀半年培訓的意念在心裡徘徊,但因已報讀其他進修課程,心情很忐忑。

到了特會最後一堂,心裡要奉獻的感覺越是強烈。當時我在營刊上寫下了奉獻的禱告,希望有機會公開向主重新的奉獻,一個鄭重而具體的奉獻。最後,我站起來具體地向主奉獻,把前途、家庭和事奉的主權都交在主的手中。當時,心裡雖然激動,卻有如釋重負的感覺。求主記念我的奉獻,一生吸引我、引導我,帶領我的一生。我亦思考以下問題:我要如何贖回這四年浪費了的光陰?我的心意是神的心意嗎?我要進修和裝備的應該是甚麼?

特會之後,將報讀半年培訓的事反覆放在禱告中,亦求主預備合適機會讓我可跟家人商量。因著家人不信,而且多次反對我聚會和不希望我太花時間在教會,所以我很緊張且沒有很大信心。回到香港後,感謝主為我預備分別與爸爸媽媽傾談的時間,我本來以為他們的反應會很激動,出乎意料之外,他們跟我衡量前途問題後,竟然讓我自己選擇,語氣非常溫和。主啊!是你作了大工!神大能的手迅速預備好一切,我決心揀選用半年的時間在神的話上好好裝備,放棄其他課程的進修機會。

我希望能分別時間贖回被我浪費了的光陰,在禱告中我不斷想起「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又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我希望這半年能讓我在主的話上扎根,建立常栽在主話中的生活。我渴慕像以斯拉定了志向,先考究並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再用神的話幫助人。此外,希望主藉著各方面的操練慢慢陶造我的性格,讓我發現自己的不足,加以改善;特別希望學習主的謙卑,以謙卑服事主、服事人。(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