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期家訊

九月
30

  去年我已為擇業一事禱告,由於我就讀科系的出路多為當教師,我心中卻不大願意,便向神直說:「我不願當老師,除非是你的旨意。」我一直如此禱告,直至在大學修讀了一個本科課程,神藉教授的話先給我對教育有一點點興趣,我繼而問神:「我是否真的要當教師?可是我沒有教育文憑啊!」

  暑假開始於禱告聚會,當晚為大專畢業的兄姊擇業禱告,並唱了詩歌「將你最好的獻與主」,我便把自己奉獻了。在暑假追求的課程B中,神讓我看見許多前面的兄姊是如何為教會擺上,如何藉教育工作領學生信主。神在當中給了我一點負擔,我禱告的方向較明確了。

話語供應無缺

  有一天我跟一位姊妹交通,她問及我擇業的事,我如實告訴她,她有點奇怪在我的尋求中,為何沒有神的話。她這一問如當頭棒喝,叫我懂得在神面前求一句話。自此,我就懇切在神面前求話語,不容我走在他前頭。神聽了我的禱告,天天供應新鮮的話。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七7)這是神在暑假開始時給我的應許。當我讀到這經文時,立即滿心感謝讚美主,知道他要作的事,必會作成。但時間乃是在神手中,我還以為神會快快成就,好叫我在暑假中專心追求並服事。但是,神在我身上的旨意卻不是這樣。由六月二日至八月二十三日,這兩個多月內,我沒有收到任何消息。這段時間,我的精神變得緊張,雖仍然相信神怎樣向我說,事情就要怎樣成就,但環境卻往往叫我灰心。感謝讚美主,他每天用話語供應我。「耶和華萬軍之神阿,我得著你的言語,就當作食物吃了;你的言語,是我心中的歡喜快樂;因我是稱為你名下的人。」(耶十五16)這是我親身的經歷,我看主的話是每天的食物,深知一天不吃他的話,就支持不住,甚至崩潰。因此,每次讀經時,都向神大大張口:「主啊!我需要你的話。」

專心倚靠神

  壓力不但來自自己,也來自家人。加上父母未信主,他們見我天天聚會,早出晚歸,早已有很多怨言,甚至質疑屬神的人為何前路茫茫。因著他們的話,我已經流過不少眼淚。從前我以為自己很剛強,不怕遇見風浪,自以為對神的信心也充足。但是,這個經歷把我全人都破碎了,神讓我看到我的不堪,認識到自己的脆弱。在這些日子,神的話成為我的喜樂,心想:「除了神以外,我還可以倚靠甚麼呢?」感謝主,他不但供應話語,也賜我身邊有屬靈的同伴,一直為我的事同心禱告,在神面前流淚懇求,把前路一次又一次交託,這叫我很得幫助。甚至一班少年人也為我的事一同或背後默默禱告,成為我在屬靈道路上的同路人。

為我們行了大事

  還是天天仰望,天天從神的話得力,繼續把工作奉獻。一天晨更讀到詩篇一二六篇,神說他要行大事,使外邦中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2 節)我們也說:「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他應許:「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的帶禾捆回來。」(5-6節)這經文改變了我禱告的方向,我知道神不是要我白白等待,他要在我身上行一件大事。在與肢體一同禱告中,神叫我為邀請父母參加福音聚會禱告,我又確實如此求。我知道神不但要陶造我,更要藉這事叫肢體得造就,甚至叫未信的人都看見是神的榮耀。

  八月二十四日,有一所中學邀我去面試;翌日,我立即進行了首次及第二次面試。八月二十五日,學校來電說要聘用我。我還有甚麼話可說呢?是神的憐憫。晚上,我趁機向父母分享找工作的經歷,還邀請他們第二天赴福音聚會。平日他們多會一口拒絕,還表示厭煩。但是,當晚他們卻是欣然答應,還十分重視這次聚會。八月二十六日,他們在福音聚會中信主了。

  他們自幼聽福音比我還多,只是一直硬著心不肯信。想不到神藉著我找工作一事,叫我一家蒙福,我的喜樂實在難以言喻。就如詩篇一二六篇1-2節:「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作夢的人。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當天,我與肢體們同笑、同哭,開口就只懂說:「感謝主!」 (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