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期家訊

五月
7

 最近讀畢耶利米書,百感交集。到底耶利米懷著甚麼心情領受神的話,又懷著甚麼心情回顧他一生的事工呢?

苦命先知

 耶利米身處的時代,正值神子民屬靈光景敗落,道德觀念蕩然無存。耶利米冒著生命危險,痛陳神子民的腐敗,反對當時假先知所說的平安話,幾乎招致殺身之禍;他為著神的事工,終身無妻無兒;盡力傳講神的道理,卻不能阻止國家敗亡;年老時被帶到埃及,客死異鄉…把耶利米定為舊約最命苦的先知,絕不為過。

 相比之下,耶利米書中的一眾假先知,在世日子更受百姓和官長尊重,社會地位遠高於耶利米。即使有數人被耶利米揭穿、遭神擊殺,前仆後繼的假先知仍可以傳講「平安」的信息,就算兵臨城下仍能享受「平安」的生活。

為神說話

 耶利米一生沒有成功的職事,也沒有尊貴的地位;唯一可以倚靠的,只有神同在和拯救的應許。耶利米知道他的工作出乎神,但仍會有眼淚;就算他未曾放棄、未曾退縮,他的心已經傷痕累累。

 當每次替神宣講猶大國不能避免審判,他內心必定充滿掙扎──就算深知猶大國日漸衰敗的頑疾必要被根治,他心裡不希望的被擄是唯一解藥。況且替神說話的時候,伴隨著約雅敬的追殺、西底家的刻變時翻、假先知及祭司的攻擊、官長的仇視,還有舉國百姓的反對。即使耶利米成了堅城、鐵柱、銅牆,也深知神必拯救,內心的痛苦都不會消散。

 眼見心愛的國家和人民執迷不悟,耶利米替神宣講正確、合適、必然應驗的預言,定會感到錐心之痛。然而我相信,耶利米在他人生的終結時,必不會後悔答應神的呼召。

 或許談到事工的果效、自身的遭遇時,他會掛著無奈的苦笑,但是他必不會埋怨、惱恨、慨歎神讓他當上一位受苦的先知,因為他知道他一生為誰說話,而且他也深愛神的子民。

神的責備

 今天教會真的比昔日猶大國更好嗎?雖然沒有外在有形的偶像,普遍神的子民卻被物質主義、享樂主義、利己主義等世俗學說和觀念侵蝕;對社會上的不公不義漸漸麻木,不能明辨是非;團體生活代替個人親近神,成為安撫良心的藥;家中聖經的數目,取代讀聖經的次數;甚至不少聚會團體,漸漸以人數而不是屬靈質素為目標…

 耶利米書給我最深刻的一段話是:「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說:你當站在耶和華殿的門口,在那裡宣傳這話說:你們進這些門敬拜耶和華的一切猶大人,當聽耶和華的話。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你們改正行動作為,我就使你們在這地方仍然居住。你們不要倚靠虛謊的話,說:這些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是耶和華的殿!」(耶七1-4)

 一個地方有耶和華的殿又如何?神看的不是外貌而是內心,一個充滿虛謊的敬拜場所是神所恨惡的,甚至神容讓它毀滅。今天我們是否仍舊自欺,以為有外面的信仰生活就能討神喜悅?我們會否滿足於外面的奉獻、事奉甚至豐富的屬靈資源,試圖以此取代生活中該行的公平公義呢?聽到神責備的話後,我們會否依然故我,又或是假意悔改、陽奉陰違,卻不曾憂傷痛悔、改變生活態度呢?

神的呼召

 神在每個時代都需要先知,但是大多數人只想當但以理而不是耶利米。但以理一生雖曾遭遇數次危機,但他的仕途尚算平坦,甚至穩步上揚,而他的禱告亦是以色列人能歸回的關鍵,可謂事業與事奉兩者兼得。反觀耶利米,可謂兩者兼失,既沒有仕途,事奉又沒有果效。

 耶利米之於今個時代,乃是每一個願意單單為神發言,而甘願將一切置諸度外的人。他們需要斥責神子民的各種虛謊和不義,又要因替神說話而付出相當代價,失去地位、財物甚至性命。哪怕所說的話與內心所期望的不一樣,甚至沒有人願意聽這些話,他們仍然要說出來…

若今天神向你我發出呼召,要像耶利米一樣服事祂,我們真能答應神嗎?還是我們會暗自希望,這種呼召不會臨到自己身上呢?

神阿,現在的我不能,但是在你沒有難成的事。(心)